SM迷情之戀

傑,我男友,我知道他有SM的傾向,不過我沒什麼興趣,想不到那一天,他竟然在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的情況下,對我做了這樣的事!

(第一天)

晚上十點過後,跟往常一樣,我從上班的地方走出來,那是一家大型的百貨公司,我在三樓的少女服飾櫃工作,他每晚都來接我下班,今晚當然也一樣,我遠遠就看到他的車停在對面。公司的制服穿在身上還未換下,白色公主袖襯衫、粉紅色的短背心、窄裙,雙腿套著米色透明絲襪,蹬著一雙白色高跟涼鞋,穿過來來往往的車陣,我進入了車內。跟往常一樣,閒聊了幾句話,他便加足油門往前駛去,車子很快的就穿過鬧市,進入產業道路。

「妮!今晚我想來點不一樣的,好嗎?」

我還沒意會出他的意思,他就將車子停在路邊,這兒車子不多,而且在昏暗的路燈下,一股不愉快的感覺油然而生。

「傑,我不懂你這句話的意思耶,你想做什麼?」

「很好玩的,來!你先跟我到後座你就知道了……」

一臉茫然的我,不知道他倒底想幹什麼?反正平常也是他拿主意,就依他吧!我到了後座。他見我低身進了車子,突然用力從背後抓住我的雙手,把我推倒在座椅上!

「妮!從現在起,你就當不認識我,我們玩點特別的羅!」一陣淫笑聲……「你要對我怎麼樣?我……」他不待我把話講完,就拿了一塊白布塞入我的嘴,並把我的雙手扭到背後,拿出一堆麻繩,挑出一條較長的,把我的雙手反綁起來,隨後並在手臂與身子上繞了幾圈,緊緊縛住我的手臂與身體,接下來他又挑一條短一點的,把我的雙腳併攏捆起來,為了避免口中的布條松落,他又拿出一塊長的白布條,繞過我的雙唇,讓我咬在嘴裡,用力拉往頸後結起,把口中的布塊固定住,我只感到喉嚨一陣陣的難受,但叫不出聲來……

「好了,你現在逃也逃不了,叫也叫不出來,我們就好好度過這幾天吧!」

 

我最後一次看了他那奇怪的眼神,之後我的眼睛也被他用布蒙了起來,我拚命搖著頭抵抗,但還是沒有用,只能任由他擺佈。在一片漆黑中,大約行駛了半小時,沿路上收音機一直播著歌曲,我也聽不見車外的聲音,只隱約聽的到他口中不時哼呀哼的,最後有一陣鐵門拉動的聲音,他把車停了進去!

我被反綁的雙手和雙腳,已經麻木的不聽指揮,他打開車門,把我拉出來時,我的雙腳不知覺的跪了下去,他索性把我扛在肩上,一陣開門、關門聲,我被放在地毯上。不知道是緊張、害怕還是不安,我竟覺得疲憊,意志漸漸模糊,終於我昏了過去。

被一陣講話聲喚醒,睜開雙眼,我眼睛的布已被解開,環顧四周,是一個陌生的房間,側耳一聽,傑正在隔壁房間打電話。

「是這樣的,她身體不太舒服,要連續請三天病假,不能上班了!」

啊?原來他私自幫我跟公司請了三天假,還假造我生病的理由,他到底要做什麼?我扭動著身驅,渾身的麻繩,已經緊縛在我身上一整夜了,我的手腳,麻木的似乎沒有感覺。「喔!妮,你醒了呀,睡的好嗎?」傑從門外走進來。

「嗚~~~唔~~~嗚嗯!」我想說話,但嘴巴被布塊塞著,另外咬在雙唇間,還綁著布條。

「喔!我差點忘了,你不能講話,來!我幫你解開,透透氣,我的乖寶貝兒!」我嘴上的布條被解開,口中塞著的布塊也被拿出來,早被口水浸的濕透了。

「傑!你想要幹什麼?不要這樣,快把我手腳解開,求求你……」

我哀求著。「嘿,你錯了,你身上的東西可要陪你度過這三天喔,還是早點習慣它吧!」

「什麼?你要我這樣過三天?手腳被綁著過三天?」

「當然羅,很好玩的,來!我給你弄吃的東西,你等會兒!」

望著他轉身的背影,我意會到我往後三天的情形,我淚流滿面。他用一隻大盤子,盛了一點澱粉類的東西,和著一些流質的汁液,感覺上像是狗食。

放在遠遠的地上,然後對我招換著。「來!這是你這三天的進食方式,自己想辦法爬過來吃,不吃可會餓死喔!」又是一陣淫笑聲。

隨著他揚長而去的身影,我不禁低聲啜泣,想像自己被當狗一樣的餵食,雖不想如此被糟蹋,但難忍饑渴,又不得不吃,我扭動著身子,緩緩的向那盤狗食爬去,吃了起來,再也顧不得形像了。由於手腳被反綁,只能用嘴貼近盤子進食,那個樣子,連狗都不如。突然,我想到早上他在打電話,對了!電話不就在房間外嗎?

我趕緊放開盤子,奮不顧身的往房門外爬去,只要我能撥出電話,給任何人都行,只要有人知道我不是生病請假,自然有人會來救我的。

但是手腳被綁著,實在無法站起來,勉強掙扎著站了起來,跳不到幾步又跌倒在地,只有匍伏前進,短短幾步路的距離,剎那間像無法到達般的遠,不過這是我唯一的希望。費了大半天的功夫,我終於爬到電話桌的前面,我用腳拌住電話線,用力扯了下來,電話機摔到地板上,我扭動身驅向後轉,用反綁著的雙手,按了熟記的朋友玲的電話號碼。「鈴~~~~~鈴~~~~~」隨著對方電話的震鈴聲,我心跳越來越快!

「快呀!快來接呀,任何人都好,只要有人知道我被綁在這兒。」忽然,一隻大手從背後抱住我,同時一個圓圓像球一樣的東西塞入我的嘴中,隨即用皮扣固定在頸後,在那同時,對方電話有人接聽了。

「喂,請問找哪位?」我聽出那是玲的聲音,當然,傑也知道那是玲。「喂,玲呀,我是傑,妮妮生病請假了,身體不太舒服,這三天公司就偏勞你了,不好意思!」

(天呀!連玲也被騙了,救命呀!玲!)

當然這幾句話玲是聽不到的,那球塞住我的嘴巴,根本說不出話。

「啊!那要不要緊,她現在能說話嗎?我跟她講幾句話。」

「嗚~~~~嗯~~~~」我拚命想大聲叫!「喔!不太方便喔!她現在不方便說話!」

傑說這幾話的同時,一邊從頸後用力拉著皮帶,我嘴裡的球深陷入喉嚨中。

「喔!那不勉強羅!記得去看醫生,還有,今晚我去看她,你來接我好了!」

(啊~~~玲,你千萬不要來,你上當了!)

「好啊!那今晚我在你們公司前等你,再一起來看妮妮!」聽到玲允諾的答覆,我眼淚流了出來,我害了她!

「嘿嘿!不錯嘛,幫你找個伴兒,我也省的麻煩,呵……想打電話求救,看我怎麼修理你!」啪啪啪!幾下耳光,傑沒從罵過我,更別說把我手腳捆綁起來打我,這是第一遭。

「給你一點懲罰,中午沒飯吃,也不給水喝,看你還敢不聽話。」

我又被帶回房間,眼睛再度被蒙上,不同的,只是嘴裡的布變成了硬球,口水不停的自球上的洞流出來,乾的難受的喉嚨、麻痹無知覺的手腳,我無力的癱在地毯上。

再次被驚醒,是小腹內尿脹的感覺,遭糕,想小便,怎麼辦?從昨晚到現在都還沒如廁,終於無法忍耐想上廁所,可是現在怎麼解?

手腳被麻繩捆綁著,傑到哪兒去了,我縮著身子,強忍著!

「唔~~~~~~嗚~~~~~嗚!」

我盡力自喉嚨深處發出最大的呻吟聲,想讓傑聽到。

可是一分鐘、兩分鐘過去了,傑絲毫不見蹤跡,你到底去哪裡了?強忍著尿脹的壓力,我在地板上翻來覆去,急欲小便,卻無法掙脫繩索束縛,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救命呀!誰來幫我解開繩子,我快忍不住了,我要上廁所!)我仰著身子,企圖減輕那股腫脹的感覺,雙腿用力夾緊,下體私處也想盡辦法用力,我甚至把被捆綁的雙腿往胸前緊縮起來,我不要尿出來!

終於,我還是忍不住,尿液像洩洪般的噴灑而出,濕濕熱熱的感覺,從小褲底透過褲襪,經由雙臀間傾泄而出,隨著大腿內側,濕透短裙,流到地板上,大約流了近一分鐘,第一次感受到那種無地自容的羞愧,我竟然尿褲褲,而且是在這個模樣下,真是羞死了!啪!啪!幾聲,雖然眼睛被蒙住,但我也感覺得出來那是相機閃光燈的聲響,有人拿著相機對著我拍照,那是誰?是傑嗎?

「哈….終於受不了尿出來!我就是故意要讓你尿在這裡,怎樣,好不好玩?」

扯下蒙著我眼睛的布條,傑無情的繼續拍著照片,我拚命搖頭抵抗,可是無法阻擋他,只能任由他拍下我狼狽的樣子。原來這一切他早有預謀,剛剛我在地上翻覆、掙扎,他一定躲在角落看得一清二楚,傑!你為何要這樣折磨我?為何要這樣對待我?

「呵….真可愛,尿褲褲唷,來!我來幫你洗乾淨,乖喔!呵….」穿過長廊,我被抱到浴室,傑把我放在浴室地板上,用力把我的上衣、短裙、涼鞋都脫了下來,上衣由於手臂被緊縛著,所以傑用剪刀剪破,連同胸罩一併扯下,露出豐腴尖挺的雙乳,現在我身上只剩小褲褲、褲襪,當然還有那捆得像粽子般的繩、以及塞在口中的球。

拉下我的褲襪,接下來,傑用剪刀慢慢把我的小褲褲剪開,那被尿液濕透的小褲褲,拿起來還可見到尿液如雨般的滴下,轉過身,我口中的球被解開拿出來,正想清清喉嚨時,沒想到卻馬上又被塞入一團布塊,天呀!

我的小褲褲塞進我的嘴巴,那尿液的味道直嗆到我的喉嚨中,隨即被固定住,這回用的是我的褲襪,我難受的閉上眼睛,不過傑沒有就此放過我,他拿出水管往我身上沖,我全身濕透。

「呵….洗乾淨點,不然會有味道的!」

接下來是更殘酷的,傑拿出一架電扇,打開電源,冷風往我身上直灌,濕透的身體,在強風吹襲下,令我冷的直發抖,我全身蜷縮著,掙扎著躲到角落,無情的風不停的往我身上吹,我卻連喊叫也沒辦法,我一直流著眼淚。

在一陣殘酷的淩虐後,我的手腳終於被解開,不過我並沒有因此得到自由,是晚餐時間到了,我被帶到房間,安置在一張有靠背的木椅上,雙手沒有麻繩束縛,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手銬,將我的雙手反銬在椅背,雙腳併攏綁在椅腳的橫桿上,嘴裡的小褲被拿出來,我連忙吐了幾口,那股刺鼻、噁心感真難受,傑跟早上一樣,拿了一隻盤子,裝了點食物,一口一口的喂我,我這時的心情,哪吃的下?

「啊!時間差不多了,吃完後,我該去接你的好朋友來陪你了,你乖乖在家裡等我回來。」「傑!我求你,放過玲,我隨便你怎樣都可以,只求你放過玲….」

他像沒聽見一樣,轉過身,整理整理麻繩,隨手又拿出那個球,抓住我的下巴,用力的把球塞入我的嘴,仍舊用皮帶扣住,然後拿一條麻繩將我的上半身緊縛在椅背,胸乳被勒得更腫脹尖挺。

「玲也是個漂亮的女孩,我會好好待她的,待會兒你最好乖一點,不要隨便發出聲音,否則要你好看!」

接著是重重的一掌,打在我的後頸部,我覺得眼前一片昏眩,我又昏了過去。不知過了多久,我逐漸恢復意識,朦朧朧的睜開雙眼,眼前一位漂亮的女孩,熟悉的身影,是玲!我頓時像獲救一般,顧不了塞在嘴裡的球,拚命想發出聲音!「嗚嗯~~~~嗚!嗚~~~~~~」(玲,快救我,快幫我解開!)我心裡想著。可是出乎意料的,玲並沒有馬上將我解開,她只是望著我,露出淺淺的微笑。她走近我的身邊,看了看我,又繞到我的背後,撫弄著我的長髮,挑逗般的說。

「妮!你好漂亮,我喜歡你現在這個樣子,真的!」又是一陣甜甜的微笑。(玲,你瘋了,我們快一起逃吧!待會兒傑回來了我們都走不了。)

玲聽不到我的話,只看到我流著淚、搖著頭,掙扎著擺動身子,自喉嚨深處發出嗚咽的聲音。接下來的情景,幾乎讓我完全絕望,我萬萬沒想到,竟會發生這種事!玲緩緩走到我面前,我從頭到腳看著她,她穿著一襲白色無袖連身窄裙,緊緊的裹住那傲人的曲線,烏黑亮麗的長髮,披在左胸前,臉蛋上著淡淡的妝,水汪汪的大眼,甜甜的酒窩,帶著挑逗般的微笑;腳上穿的是一雙白色細根的高根鞋,修長勻稱的雙腿,透過一層薄薄的膚色褲襪,更吸引人。她緩緩的把雙手放到背後,展露出模特兒般的身影。

在那同時,傑出現在我的身後,手裡拿著麻繩,往玲走過去,毫不費力的把玲的雙手反綁起來,同樣的繩子繞過胸前,在胸乳上下兩側捆緊,接下來開始捆綁玲的雙腳,綁好腳後玲被推著跪在我前面。

「呵……比起你來,玲聽話多了,本以為她也會奮力抵抗,打算在車上就想將她綁起來,沒想到她卻十分配合,還要求在你面前綁給你看,原來玲跟我一樣,有SM的傾向,呵….真是巧遇呀!」

「妮!我真的希望有個男人來捆綁我、折磨我,我好喜歡!」玲笑著說。接下來是令人慾火噴張的一幕,傑把褲子脫了下來,他那硬挺的肉棒早昂著頭,隨後喝令玲張開嘴,把那肉棒吞了進去,看著玲吸吮著的神情,我用力咬著口中的球,內心一陣激湯。

 

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倆人來回的抽送,越來越激動,終於傑射了出來,射在玲的臉上,滿臉都是,玲用舌頭舔著臉上的熱熱的精液,傑拿起他的內褲,蹲下來替玲擦著臉,擦著擦著,從額頭擦到嘴邊,順手將沾滿精液的內褲塞入玲的嘴中,再用另一條布綁緊,將內褲固定在嘴裡,此時的玲也無法說話了。

到此我抱著逃走的希望,已完全幻滅,把玲的眼睛用布條蒙上後,傑拿來一根電動陽具,狠狠插入玲的私處,打開電源,聽到小馬達的轉動聲,看到玲蜷縮在我腳跟前,那股陶醉的滿足感,我又流下眼淚,就這樣在馬達聲、玲的浪叫聲中,度過我的第二個夜晚。

(第二天)

清晨的陽光從窗戶投射進來,我感覺虛弱無力的身體,整個人癱在椅子上,腦袋裡一片空白,什麼也不去思考。玲躺在地板上過了一夜,電動陽具因為電池的電力耗盡,已停止轉動,在眼前的這個女孩,是一個熟悉的身影,但此時卻覺得異常的陌生。傑從房間走了出來,裸露著上半身,手裡拿著一根皮鞭,看著我,也看著玲,他用腳踢著玲,玲發出幾聲呻吟,傑叱喝著,揮動手中的鞭子,無情的落在玲的身上,玲發出幾聲痛苦的哀嚎,扭動著身子,蜷縮起來。

「起來了,今天還有不同的遊戲等著你們玩呢!」我身上的麻繩被解開,只剩手銬還有嘴裡的球。我首先被帶到另一個房間,那應該算是一個倉庫,只不過多放了張床,接著我的雙手還有一隻腳被高高的吊起,身上一絲不掛,吊著的疼痛令我難受,我因只靠一隻腳站著而不平衡,彷佛一個玩偶,在空中湯來湯去。

接著玲也被帶進來,傑推著她往前走,但並沒有解開她手腳上的繩子,所以玲就一跳一跳的進到房間裡,折騰了半天,玲被推倒在床上,這才被解開手腳,嘴巴的內褲、眼睛的布也被拿下來。我嘴裡的球此時也被拿出,用同樣的方式吃過早餐後,玲的衣服、鞋襪被脫個精光,光溜溜的身子,又被五花大綁起來,這次傑用好幾條麻繩,在玲的身上捆綁出像龜甲般的花樣,連下體也用麻繩緊緊勒住,靠近私處敏感帶還將麻繩打了結,玲俯臥在床上,腳則被彎屈到背後,跟反綁的雙手緊縛在一起,動彈不得,接著口中一樣被塞了個球,用皮帶扣在腦後,口水馬上不停的流出來。接著殘忍的遊戲開始了,傑點了兩根蠟燭,火紅的燭光,蠟油一滴滴的落在玲的背後、臀部,轉過身,尖挺的乳房一樣不放過,滴在身上的蠟油就像刺青般一樣,玲受不了高熱而哀嚎著,我則不忍心看下去。

「傑!我求你放過玲,不要再折磨她了,她已經痛苦的無法忍受了….」

傑轉過頭來瞪著我,將蠟燭夾在玲的兩腿間,走近我,狠狠給我兩個巴掌,隨手拿起玲的小褲,塞進我的嘴中,再用玲的褲襪在我嘴上繞了幾圈,把小褲固定在我嘴巴,令我不能說話。「你最好給我安份點,怎樣?是不是也想來點懲罰,好!」

重新換過電池的電動陽具,插進我的私處,開始運轉,頓時令我全身酥軟,在我體內鑽呀鑽的,一股興奮的快感油然而生,我不停的扭動著,第一次體驗到那種被虐的愉悅,從未有的特殊感覺,逐漸的,我失去反抗的力量,在這種奇特的感覺中,茫然的失去自我,一點也不想抗拒它。未待蠟燭燒盡,玲的身上已佈滿油蠟痕跡,滿臉的淚水,卻顯露出一種滿足的感覺。傑開始用皮鞭抽打著,每一鞭落在玲的身上,就打落了幾個油蠟的痕跡,玲也跟著嚎叫起來,繞著床邊,皮鞭不停的揮動,玲的身體也不斷的抽搐著,連抽數十鞭,打得玲全身紅腫,油蠟的痕跡也因此脫落。

整個上午就在一片哀嚎聲中度過,玲也虛脫了,整個人癱倒在床上。下午,我仍然一絲不掛,所幸全身的束縛都被除下,不過為了防止我逃走,傑用一個大型的鐵籠子把我關起來,他還命令我不得大聲喊叫,否則又要把我綁起來、塞住嘴,所以為了不想被捆綁,我也就乖乖聽話。另一方面玲則被關在另一個鐵籠子,不過她就沒我幸運,除了全身的衣物被剝光之外,雙手依然反綁在背後,雙腳也併攏綁緊,嘴巴塞著球,動彈不得的躺在鐵籠子裡,全身紅腫未消,虛弱的身體,惹人愛憐。大約傍晚時分,傑拿了一堆東西進來,看來像是醫院用來浣腸的工具,一支特大的注射筒、一個便盆、一些不知名的器具,全部擺開放在玲的籠子前,接著玲被帶出籠子,像一條狗般的趴在地上,屁股翹的高高的,那支注射筒吸滿了液體,大約有幾百西西吧!一筒又一筒的從玲的後門灌進去,玲皺著眉頭,忍受著不自在的痛苦,一連灌了幾次,傑放下注射筒,把便盆拿來,放在地上,一隻手抓著玲的頭髮,另一隻手則用力拍打著玲的臀部,我看到玲用力咬著嘴裡的球,緊閉著雙眼,不消幾分鐘,感覺玲的腹部聲聲作響,剛才灌進的液體,連同一些排泄物,全部傾泄而出,滿滿的一個便盆,傑看了看,得意的笑著,玲則面露虛脫的倦容,趴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傑還不放過,硬將玲的頭抓過來壓向便盆,幾乎近的可以接觸到那令人作惡的排泄物,玲反抗著搖著頭,嘴裡一陣陣怒吼,但卻叫不出聲音。

「呵….看看你自己瀉出來的東西,味道如何呀?哈….」

玲瞪著他看,不料反被打了一耳光,摔倒在地上,便盆也翻個精光,整個房間充滿難聞的異味。

「好吧!今晚你們就在這房間忍受一夜的臭味吧!敢不聽話,修理你們!」

剛轉身要離開時,傑突然回頭看著我,淫笑的說著。

「啊!差點便宜你了,還好!否則不讓你太好過了。」

結果不難想像,我的手腳又被緊緊的捆綁起來,塞住嘴,關在鐵籠子,隨後傑揚長而去。就這樣,度過這一個夜晚。

(第三天)

被綁來這兒已經整整三天了,受盡前所未有的淩虐與委屈,身體的拘束不自由,心理的羞愧與無助,從來沒有這樣的體驗,好像到了一個新的世界,接觸到一些全新的事物。玲是我共事的好友,從以前深深的情誼,突然間,我感覺對她有那麼一絲絲的愛憐,發現她原來不是我想像的那樣,覺得她被綁起來,真的好美好美。

不知道是習慣了,還是我真的熱愛,對於身上的束縛,我已經能夠接受,甚至已經愛上它,我發現,我逐漸喜歡這樣的束縛,我喜歡被綁、被緊緊的捆綁。

今天是最後一天了,一大早,傑把我們倆人的身體都清洗乾淨,我們倆一點都沒有反抗,洗澡時,還互相潑著水花。洗完澡後傑把我們帶到房間,床上擺著兩套衣服、內衣褲、化妝箱、高跟鞋、褲襪等,分別要我們穿上,首先打粉底化妝,塗上紫色的眼影與口紅,穿上內衣褲、褲襪,接著穿上衣服,那是一件極短的黑色皮衣緊身窄裙,穿在身上真是惹火,然後配上那雙極性感的高跟鞋,看著鏡中的我們,忍不住都要被吸引,傑告訴我們,今天要帶我們去見SM界的「女王」,玲高興的叫了起來,我則搞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不過據玲後來告訴我,女王是不輕易見人的,能見到她是我們的福氣,所以機會難得,一定要好好表現。

我們倆人的手都被手銬反銬,嘴裡也塞著球,不一會兒,女王的車來接我們,坐進車裡,眼睛還要被蒙上,據說是不讓我們知道女王的住所,真是神秘。車子行駛約一個小時後,停了下來,我跟玲被帶出來,走進室內,蒙著眼睛的布才被解開。那是一個非常富麗的大廳,寬敞的幾乎可以停幾十部車,兩旁站著西裝筆挺的男士,傑帶著我們向前走去,最後到了一座圓抬前面停了下來,有位女士坐在上頭,約莫四十至五十歲左右,兩旁女侍隨從,在腳跟前躺著兩位濃妝的美女,全身光溜溜的,手腳緊縛著麻繩,口裡同樣塞著球,流下來的口水已弄濕地毯,傑有禮貌的鞠了個躬後,單腳跪了下來。

「女王陛下,我把您要看的人帶過來了。」

原來她就是女王,她上下仔細的看了看我跟玲。

「都長得不錯嘛!挺可愛的,身材也很好!」

女王滿意的說著,隨後示意身邊的女侍,女侍點點頭,往我們走下來。我們的手銬被打開,這時另一位女侍托著盤子走過來,盤子上面放著幾條麻繩。

兩個女侍一人拉一個,把我們的雙手反綁起來,她們熟練的動作令人稱奇,不消幾分鐘,我跟玲已經全身被五花大綁,押著跪在女王前面,低著頭,口水不停的流出,接著一位大漢走來,手裡拿著皮鞭,往我們身上抽了數十下,我跟玲都發出痛苦的哀嚎聲,眼淚不禁流下。接著我們平躺在地上,雙腳被另一條麻繩捆綁後,緩緩的被拉起,逐漸變成倒吊的姿態,覺得腦部充血得難受,我們倒吊在空中,稍一掙扎晃動,皮鞭就不留情的落在身上,滿廳都是我們的叫聲,傑則在一旁觀賞。

被拷打後,我們倆又雙雙跪在地上,兩位男士走上前來,解開我們嘴裡的球,同時也解開自己的褲子,掏出硬挺的肉棒,分別塞入我跟玲的嘴裡,我第一次感受到那東西在我嘴裡的感覺,玲則因為曾受傑的調教,已十分熟練的開始吸吮起來,我則緩緩抽送著,感受那肉棒頂住我的喉嚨深處,我不時用舌去舔那圓滑的頭兒,那男士也因為我這樣的舉動,發出滿足的聲音。抽送幾分鐘後,我感覺到肉棒瞬間更硬翹、更粗大,那男士發出一陣叫聲,隨即我口中的硬物像抽搐般的抖動,最後一陣猛插,我感覺熱熱滑滑的液體沖進我的喉嚨,滿嘴都是,射了幾下,那男士把肉棒抽出,精液還不停的猛射著,這回是射在我的臉上,同時,玲的男人也射了出來,我們兩人都被噴的滿臉,女王高興的點點頭,對我們的表現非常滿意。

「你們兩個不錯,我喜歡你們,歡迎加入SM界,今後你們將被賦予任務,讓我們SM界更發揚光大!」

隨後女王進去休息,我跟玲又被帶出來,同樣戴上手銬、嘴球,蒙上眼睛,車子又將我們帶離開,往我們原來的地方回去。往後的幾天,我跟玲像平常一樣,繼續回到公司上班,這段不平凡的經歷,我們從沒跟別的女孩提起,偶爾跟玲在公司碰面,倆人有默契般的微笑著,這三天改變了我的人生,也改變了我一些看法,我將公司制服的窄裙改得更短更窄,穿上絲襪,走起路來兩腿間的磨擦,產生無比的快感。我跟玲,除了友誼外,更添了分色彩,有時我們相約在家裡、或甚至中午休息外出至賓館,倆人互相捆綁、淩虐對方,一起享受那愉悅的感覺!傑越來越愛我了,我下班後,傑都直接將我接到他的住所,進行我們的SM遊戲,有時甚至就將車停在路邊,在車上玩了起來,就在他善長的繩索捆綁下,我迷失在SM的世界裡….。

我喜歡,我喜歡被綁,在寂寞的夜裡,捆綁我、折磨我,讓我享受被虐的愉悅!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