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后我變成了前妻

【一】

「兩位,這是你們的離婚協議,看清楚沒問題就可以在下面簽字了。」

在民政局的離婚辦理處窗口,工作人員把離婚協議遞到了我和妻子穎兒面前,看著穎兒毫不猶豫地提起筆,我心里一聲歎息,強忍著不舍也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從民政局大廳出來,我和穎兒一路默默無語,長久以來在我們之間的各種矛盾和爭吵,從辦完手續的這一刻后似乎都化成了虛無,拂過的微風傳來了妻子身上的淡淡清香,讓我忍不住總是偷偷瞄向她,和穎兒分居已經半年多了,許久沒見的她今天顯得那麽格外俏麗,一襲淡花貼身的連衣裙淨顯纖細有致的身材,裙下是淺色絲襪的大長腿,長發扎成著可愛的丸子頭,斜劉海下清純的瓜子臉化著精致的淡妝,豐滿高聳的胸前能隱約看到雪白的乳溝。老婆穎兒和明星趙麗穎長得很酷似,別人也都說她是逆生長,我們從大學認識交往再到畢業后結婚,到現在雖然經過了四年的時光洗禮,可如今二十七歲的穎兒仍像是當初那個十八九歲讓無數男生奉爲女神的美少女校花一樣。一想到已經和她離婚就讓我心中滿是各種不舍和悔恨,但也不得不承認,我們之間曾經擁有的甜蜜過去已然不複返,現在剩下的只有兩個人沈默無言。

「小北,我們就到這里吧,」在停車場前穎兒止住了腳步,「對不起,不過還是得謝謝你今天能抽空請假,過來和我把手續辦了。」

「老婆,別這麽說,」我努力壓抑著難受的心情,一時竟還沒辦法把熟悉的稱呼改過來,「你知道的,雖然我很不同意離婚,可我愛你的心沒有變,還是願意去爲你做任何事情。」

「我知道,你別說了,」穎兒沈默了一下:「小北,我們之間不合適,我相信你以后會找到比我更好的,我也希望你能幸福。」

「嗯,你也一樣,」我強迫自己換了個大度的表情:「對了老婆,你長得這麽漂亮,現在肯定有人追你吧?都分居這麽久了,該不會都有男朋友了吧。」

「怎麽會?現在我在小菲那兒住,每天工作都忙不過來,哪有時間想這些,」穎兒說的小菲是她最要好閨蜜死黨,「而且你也知道,我沒那麽容易對普通男生有感覺了。」

「哦對,老婆你不喜歡年輕小鮮肉,喜歡老男人大叔嘛,」

「哪有?」

「可不是?你和網上的那個海哥不是挺聊得來嗎?」我笑:「有沒有考慮一下?」

聽到我提起海哥,穎兒那白皙漂亮的臉蛋上立刻泛起了一抹嫣紅色,婚后那兩年我沈迷網絡遊戲,加上自己的美妝工作室生意也不太好,因爲收入的問題常常和穎兒引發矛盾爭吵,有一次妻子賭氣在婚戀的世紀佳緣網站上注冊了個離異交友的賬號,結果就這樣偶然認識了海哥。海哥名叫張海,住在離我們很遠的另一個海邊城市廈門,是個四十多歲已經離了婚的老男人,但經濟條件不錯,外表也很健壯帥氣,少女心的妻子一向也有些大叔控,就這樣漸漸和他聊了起來。久而久之兩人越來越熟,穎兒也向海哥坦白了自己隱瞞的婚姻狀況,可海哥一點也沒有責怪,反而說了很多理解安慰的話,這也更讓妻子對他好感倍增,隨著時間的過去,兩個人慢慢在網絡上變成了無話不談的知己。

其實說起來,我對妻子上婚戀網站交網友的事情並沒有反對,相反看著妻子沈浸在和別的男人微信聊天里,投入的時候像個小女孩一樣自顧自的笑,仿佛忽略了我這個老公存在的模樣,反而讓我有種隱隱難以言說的性興奮。是的,我其實是個有著淫妻綠帽情結的男人,別人都羨慕我有個長得像明星趙麗穎的老婆,可實際上只有我自己知道,因爲我的雞巴長得天生短小,在床上性事的時候總是插幾下稍不小心就滑出來匆匆射精了,根本就滿足不了穎兒的性需求。這樣久而久之下去,穎兒和我的性事也越來越少,我也只有通過看綠帽小說和黃色AV來自行手淫解決了。我也曾暗中鼓動過讓妻子認識其他異性,但穎兒對別的男生從來都是不假顔色的模樣,所以爲了滿足自己內心那點見不得光的綠帽癖,我對妻子和海哥之間的交往是放縱甚至慫恿的態度。不過可惜隨著我和穎兒之間的婚姻一路向下亮起紅燈,直到她半年前搬走跟我分居,我對她和海哥之間的情況也就不得而知了。

「什麽海哥啊?我現在沒空上網聊天,很多人都不記得了。」穎兒一口否認,這大大地讓我出乎了意料。

「不會吧?以前你和他天天聊呢,這麽快就忘了?」

穎兒似乎不想再說,她拿出了車鑰匙帶上了太陽眼鏡:「小北,你別胡思亂想那麽多了,我走了,那就這樣吧,拜拜。」

我有些無奈,戀戀不舍地看她:「那好吧,拜拜,有時間我們還能不能再見面?」穎兒打開車門發動了車子,她從我面前離開,沒有再留下一句話語。

接下來的日子里,我根本無心打理自己那間美妝店的生意,昔日沈迷的網絡遊戲也無心再玩,每天都在精神渾噩的狀態中渡過。我原以爲自己分居那麽久應該習慣了獨處,可夜闌人靜時,才蓦然意識曾經的枕邊人已經不再屬于自己,而且也不會再回到自己身邊了。我幾乎每晚都會做有關穎兒的夢,看到家里的每個角落都會想起妻子曾在這里的一颦一笑,這段期間我給穎兒發過許多信息,但不管微信還是短信都渺無回音,直到我鼓起勇氣打她的手機,沒想到她已經換了號碼,我好不容易聯系到她分居后同住的閨蜜杜小菲,一問才知道原來她早已經離開了我們的城市,當我明白已經徹底失去和穎兒的聯絡以后,我望著天空怅然若失。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已經是我和穎兒離婚的半年后。

我帶著醉意頭暈腦脹地踏出了酒吧的大門,夜空陰沈沈地,天邊隱隱響著暴雨前的悶雷聲,我看了看時間心里苦笑,還是被這幫家夥抓著喝到了午夜。

這段時間正值國慶假期,好幾個長期潛水的死黨紛紛冒頭,他們仿佛知道我離婚后心情苦悶,像約好一樣把我硬拽出來喝了好幾次酒。其實我對這方面一向不感冒,但拗不過面子還是被灌醉了好幾次,實在受不了的我今晚找了個借口溜掉了。這會我剛打開車門,后面的朋友七嘴八舌地叫住了我。

「小北,沒事吧?要喝多了我們送你吧?」

「是啊,干脆今晚別回去了,跟我們去下個場子,那兒新來了不少美女呢。」

我哪里還會回去自投羅網,笑著向他們直擺手:「沒事呢放心!你們慢慢玩,我就先回去休息了,有空咱們再約!」

「那你路上慢點,注意安全啊!」

我發動車子離開了酒吧街,雨很快下了起來,不一會就變成了嘩啦啦的傾盆暴雨,我行駛在回家的江邊堤路上,同時打開了雨刮和大燈還是能見度很低,在密閉的車廂環境里,酒精的作用讓我頭腦越來越昏沈。

不知什麽時候,迷糊的我忽然被車前兩道刺眼的大燈白光驚醒,伴隨著急速的大貨車喇叭聲,下一秒立刻爆發出了一陣巨大的撞擊聲響,我感覺自己似乎在空中飛翔,身下是黑暗湍急的江水,最后一刻留在我腦海中的,是妻子穎兒那美麗的笑容。 【二】

就在我怔怔發呆的時候,突然洗手間的門開了,一個只罩了件透明蕾絲睡裙的女孩從外面進來,她一副網紅美女的臉蛋,頭發微卷身材高挑,在那情趣裝一樣的透明睡裙下凹凸有致的性感春光幾乎纖毫畢現。我被嚇了一大跳,下意識地連忙抓過衣服要遮住自己的裸體,她不在乎地瞟了我一眼,擠開我徑直到洗漱台前拿護臉霜:「遮毛線啊?你哪兒我沒看過,放心吧,大威還沒起來。」

「大威……?」我這才認出來,這網紅美女是穎兒的閨蜜死黨杜小菲,穎兒的父母都在國外,和我分居之后就搬過跟她一塊住了,我聽說小菲是什麽平台的流量主播,平時朋友圈照片里都是一副精致網紅的模樣,平台上粉絲無數,直播做節目的時候光土豪打賞就有多少多少萬。我原來和她基本沒什麽交集,她對我這個屌絲也是普普通通甚至冷淡的態度,我真沒想到自己有天也能和她零距離接觸,可以眼睛一飽春光的機會。

「腦子秀逗了啊?我男朋友徐大威啊,」小菲一邊塗臉一邊上下打量我:「怎麽了你?今天這麽早起來還在洗手間里玩自慰,是不是昨晚我跟大威秀恩愛,讓你受不了了?」

「……啊?你怎麽知道?」我感覺自己控制不住地紅到耳朵根。

「拜托,剛才我和大威在床上做愛,你高潮的時候叫得比我還大聲呢,」小菲看著我:「你在這脫光了站著干嘛?我還以爲你要洗澡呢。」

「哦,對啊,和你說話都忘洗澡了。」

我趕忙鑽進浴簾里打開了花灑噴頭,溫暖的熱水灑遍我的全身,我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決不能讓小菲察覺到什麽。

「你昨晚又和那個海哥聊到挺晚了吧?我看你是中了那老男人的毒了,」小菲倒是大咧咧的沒在意,在外面自顧自地塗這塗那,「顧小穎,你的好姐妹現在正式警告你,再這樣下去你就遲早沒救了!」

海哥?我心里一跳,「哪有啊?你怎麽知道我跟他在聊?」我支支吾吾地。

「除了他還有誰啊?你看你,離婚都一個多星期了門也不出,平時就會抱著個破手機,我跟大威都沒你這麽黏過。」

我觸電似的震了一下:「小菲你說什麽?」

「我說你就會抱著手機和老男人網聊,已經快沒救了!」小菲掀開浴簾,惡作劇地一把抓住我胸前的豐滿乳房,「以后你這對大奶子就等著被老男人摸,被老男人揉好了,以后你懷孕有孩子了再喂他們一塊吃奶,哈哈!」她一邊說一邊還用力地捏了幾下,開心地格格直笑。

「討厭!」我連忙用手去擋,反而被小菲湊過來掐住了我的奶頭,她目光閃閃地盯著我看:「我看你有點不對勁。」

「什麽啊……?」我心虛得砰砰跳,幾乎不敢正視她的目光。

「我從來沒見過你會在洗手間自慰的,你今天怎麽這麽騷啊?」

「嗯……可能昨晚跟他聊天,有點想了吧……」我情急現編地說。

「那你說,姐妹重要還是老男人重要?」小菲盯著我。

「當然姐妹了!」我又趕忙補刀一句,「老男人算什麽啊?」

「哼,口是心非,」小菲放開了我,大大方方地脫掉了身上濕透的裙子,我仔細看著她的裸體,小菲的乳房雖然沒穎兒那麽大,陰毛也沒那麽穎兒那麽濃密,但她白皙的小腹馬甲線微露,看得出是那種經常運動的身材。

「你啊,天生綠茶,難怪小北爲你死去活來的,喜歡你的男人遲早都要被你玩死。」小菲一邊和我洗澡一邊說。

「哪有?」我臉一紅,趕忙轉換話題,「對了,今天幾月幾號星期幾啊?」我假裝不在意地問。

「八月十一號星期天啊?連幾月你都問,你這傻白甜的腦子真壞了?」

「可能是昨晚沒睡好了,今天是有點暈。」我往身上打著沐浴乳,內心卻翻滾得無以複加,我清楚記得出事那晚正是「十一」假期!這算是傳說中的時光倒流嗎?

「所以我說就嘛,跟老男人網聊和自慰都解決不了你的問題,遠水救不了近火,你現在最迫切需要的就是男人的滋潤。」她一邊說一邊用陰道沖洗器沖洗著自己的私處,我注意到小菲的陰唇和陰核都有些充血紅腫,甚至連肛門都有些紅紅地往外翻著。

「是啊,哪有你這麽不缺滋潤?」我故意說:「你看你,下面都被男人操腫了。」

「你還說呢,昨晚就因爲你,大威操了我一晚上,」小菲說:「要知道你今早跑到洗手間偷偷自慰,還不如我讓他把你強奸了。」

我心里一陣急促跳動,「昨晚關我什麽事?」

「還裝呢?昨晚你換下來的髒內褲沒洗,讓大威拿著你的內褲打手槍了,」小菲對我笑:「你不會是故意的吧?離婚單身了就眼紅我男朋友,所以就犯賤勾引他對不對?」

「哪有啊?我才沒搶你男朋友。」我脫口而出,心里又是一震,這句話是穎兒的意識下說出來的。

「呸,鬼才信你這個小綠茶,」小菲湊到我的耳邊:「你知道嗎,大威昨晚讓我穿著你的髒內褲讓他操,還一邊操一邊說也想操你呢。他說誰讓你長得像趙麗穎那麽漂亮的,他如果操你會先把你的屄操腫了,然后把精液射你臉上讓你喝,哈哈!」

我感覺陰道瞬間被刺激得熱了起來,「真的啊?」話音一落又連忙改口,「討厭,他說話怎麽這麽色?」

「男人嘛,你以爲誰都像你那個沒用的老公小北啊?」小菲轉身拿出一條白色內褲遞到了我面前,一陣熟悉的濃烈男性腥味撲鼻而來,「他真的挺想操你的,不信你聞聞。」

我看著那裹滿了黃白色粘稠精液的皺巴巴蕾絲布料,一想到別的男人一邊意淫著前妻穎兒一邊勃挺著雞巴射精,一股綠色的強烈性奮刺激立刻油然而升,「討厭,你們真會玩。」

「呵呵嫉妒吧?大威在床上會玩的多了去了,」小菲的語氣帶著炫耀:「喂,我上次和你說的,你考慮好沒有?」

「上次你說什麽了?」

「還能有什麽,就是讓大威也暫時做你男朋友的事呗。」

「啊?」我嚇了一跳。

「啊什麽呀?你看你都憋成這樣了,」小菲說:「其實我都想好了,要是你願意,我可以讓大威經常陪你一塊逛街吃飯什麽的,晚上讓他陪你睡也行,不過就是有一樣,大威他不怎麽喜歡戴套,你自己玩的時候得小心一點……」

「喂喂,我還沒同意呢好不好?」我被小菲說得心慌意亂,連忙打斷了她。

「拜托,我的大小姐,你就別在這裝玉女了好不好?」小菲對我翻了個白眼:「你以爲你真是趙麗穎呢?你都是個快三十的離婚老女人了,現在外面年輕漂亮的小姑娘那麽多,大威又帥又有錢那點不好了,你以爲人家什麽女人都能隨便看得上啊?

「不是了,我不是這意思……」

「那你到底要干嘛,你不會已經離婚了,心里還想著你那個前夫小北吧?」

「不是……」聽她提到小北,我心里一縮。

「不是就行了呗?你現在是單身,有追求自己性福的自由好不好,」小菲說:「其實說真的,小北他又沒錢又屌絲,而且還是個小雞巴,我都不知道你當初干嘛嫁給他了。」

我臉上一紅,「你怎麽知道他是小雞巴了?」

「所以啊,我說認真的,你別讓自己那麽難受了,」小菲話音一轉,認真地看我:「小穎,你要不是我好姐妹,我才舍不得和你分享男朋友呢,女人的時間就那麽幾年,對自己好一點怎麽了?」

「嗯,」我咬著嘴唇,能感到身體里穎兒的真實意識也在搖擺,我生怕控制不住連忙加了一句:「看看再說吧。」

「切,你這小綠茶,就喜歡裝白蓮花,」小菲不理我了,她擦干身體換了條裙子,「一會早點從房間出來啊,等大威醒了我們一塊吃早點。」

「好呢。」

等小菲離開了浴室,我也連忙把自己弄干淨套上睡裙跑回了房間,關好門后第一件事就是抓起了穎兒的手機,她的解鎖密碼沒換還是她的生日,我打開了她的微信,消息頂端那個名叫海的就是海哥,他們之間的最后一條信息發送是昨晚的淩晨兩點。

我的心感覺一陣陣絞痛,小菲沒說錯,穎兒離婚之后就全身心地放在了和海哥的交往上,我耐心地把聊天記錄一條條地往上翻看著,雖然所有記錄只有最近兩個月,但在我對所有信息的努力理順下,許多我渴望知道的事情終于漸漸顯現出了答案。

關于我們的離婚,穎兒給我的理由一直是我不思上進,沒有努力賺錢去好好設計我們的將來,而我不管我如何去做,始終也無法挽回妻子對我日漸一日的冷淡態度。我一直不明白這是爲什麽,可現在才知道,原來妻子和海哥之間的交往早已不是她所說的普通網友了,早在我們分居前半年,海哥從廈門來我們的城市出差談生意,穎兒就已經瞞著我跟海哥見過了面,但那次只是兩人短暫地喝了杯咖啡。而在我們分居之后,穎兒就去了一趟海哥所在的城市廈門,也是從這之后,他們之間出現了親密暧昧的話語。

在這期間發生了什麽,不言自明。

我心里的綠色火焰在熊熊燃燒,看著妻子和海哥之間那一段段的對話,心里也在一陣陣虐心的疼,這種感覺還伴隨著強烈的綠帽快感,我握著手機把頭埋在被子里深呼吸著,往后應該怎麽辦?如果說自己只是要適應穎兒的這個新身份,那其實不算太難。我和穎兒從大學認識交往再到結婚一路走來,前前后后也有好些年的時光,她的說話神態,生活習慣,興趣愛好,家庭背景,乃至銀行卡密碼我都基本上清楚,穎兒平時的工作是SOHO設計,並不需要固定的打卡上班,而且定居國外的父母還會定時轉一大筆生活費給她。而且我原來的工作是美妝師,在女孩的穿著打扮和化妝保養方面都有著一定的專業知識,所以對我來說在生活方面真沒什麽問題,不過在這之前,我還有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去確定。

我拿起穎兒的手機,找到了我自己本人的手機號碼,按下了撥通鍵,靜靜地聽著撥號音響起。

一聲……兩聲……電話接通了,那邊傳來了另外一個我的聲音:「喂?穎兒嗎?」

天哪……我的常識觀被震得稀碎,換了誰大概做夢都不會想到,有一天會自己給自己打電話吧。

「穎兒,是你嗎?說話呀?」

我抑制著心情深吸了一口氣:「小北,是我,你最近好嗎?」

「我挺好的,老婆你怎麽樣?」另一個我聲音有些顫抖激動,我突然感覺有些同情這另一個我了。

「我挺好的,在小菲這麽呢,」我說:「其實我沒什麽事,就想知道你最近怎麽樣,所以給你打個電話。」

「謝謝老婆,沒想到你還能關心我,我在家里一切都挺好的,呵呵。」電話那邊的小北開心的語氣:「那天辦完手續你不說一聲就走了,我還以爲沒機會和你聯系了呢,沒想到你還能打過來。」

你在家里好個屁,是啊,其實你是真的沒機會和我再聯系了的。

「嗯,那天我走得急,沒來得急和你說再見,你不會怪我吧?」我感覺自己心很軟,就算是自己對自己好一點吧。

「怎麽會啊?老婆,其實那天我是真舍不得你走的,你不在的這些晚上,我老是夢見你……」

「夢見我什麽了?」

「夢見……夢見你很開心的樣子。」

「我很開心的樣子?」我有些啞然失笑,我忽然感覺其實原來的自己很軟弱,哪怕到了這個地步,依然不敢對自己喜歡的人說出自己的真實想法。

「小北,其實在你的夢里,除了我還有別人吧?」

「啊?老婆你什麽意思啊?」

「你夢到我和海哥在一起了,對不對?」我忍不住說。

「啊!老婆,你怎麽知道的!」那邊小北的語氣十分吃驚,「對對,老婆,我真的夢到你和他在一起了呢!」

廢話,我自己做過的夢能不知道嗎?我換了個認真的語氣:「小北,其實我想問你一件事,你能不能跟我說實話?」

「能,老婆你問吧!」

我停頓了一下,「小北,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很喜歡戴綠帽?」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