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雷的情色檔案

這是一個發生在三胞胎身上的故事,哥哥叫雷罡儒,弟弟叫雷罡毅,老麼是妹妹叫雷雅惠,這三兄妹不但一樣都長的高大,而且男的帥女的美,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在民國七十七年時,這三兄妹都剛升國三,也是面臨升學壓力的開始,父母都希望他們能考上好學校,但因為他們的成績都不錯,父母也很放心,沒想到才開學沒多久,他們三人竟同時長水痘,在沒有辨法的情況下,父母也只好替他們向學校請了假,雖然意外的放了假,但是從他們父母眼中可以看到他們怕這一請假會影響三兄妹的課業。

但由於父親是個大老闆,他們的家境很富裕,原本三兄妹打算趁請假的這幾天好好的休息,沒想到父母卻臨時請了家教到家裡來教書,害他們空歡喜一場。

父母依然如往日一大早就出了門,三兄妹吃了早餐,就坐在客廳等家教來上課,九點一到家教就來了,小妹開了門後,有一位女生走了進來,看她的模樣,應該是位大學生,瘦瘦高高的,身材很勻稱,穿著短袖上衣和長褲。

她一進門就立刻幫三兄妹上課,不知道是父母錢給的很多還是有對她嚴格要求,第一天就是一頓疲勞轟炸,害小妹抱怨說〝哥,這比我們去上學還累,也不想想我們是病人。〞

第二天更慘,由於水痘都脹大了,而且全身發癢,只要稍為一碰水痘就會破掉,但是又癢的想抓,根本無心上課,在家教無奈的安慰下,三兄妹度過了上午,但到了下午,太陽更炎熱,他們根本無法忍受,小妹第一個受不了,故事就是從這發展下去…(為節省時間,雷罡毅由我代替,其它則是哥哥和小妹)在家教忘我的講授著課本上的習題時,小妹突然站了起來,二話不說就脫掉了上衣,可能因為長水痘的關係,她連胸罩也沒穿,一下子就把兩粒發育不錯的乳房展露在我們兄弟面前,我和哥頓時看呆了。

〝哥,你們都不會癢啊!〞

聽小妹一叫,我和哥異口同聲的回答〝會癢啊!〞

〝那衣服濕濕的黏在身上你們都沒怎樣呀?〞

我和哥不服氣的站了起來,也把上衣脫了說〝很難過呀!〞

這時助教目瞪口呆,急急忙忙的拿衣服遮在小妹胸前說〝妳是女生,不可以這樣…〞

沒想到小妹說〝老師,妳看我身上的水痘都破了,那已經很痛了,結果衣服吸了汗水,碰到傷口更痛,我怎麼受的了…〞

小妹說著說著,竟連緊身短褲也說了,我看到她底下是光溜溜的一片。

家教這時更緊張,拿著衣服不知道要擋上面還是擋下面,我看看哥後,也一起把褲子都脫了,我們三個這下都赤裸裸了。

家教發現我們也脫了,一回頭看到我們兄弟的肉棒,害羞的背對著我們,雙手還是不停上下的替小妹遮掩。

但在她的動作下,我和哥看著小妹忽隱忽現的身體,肉棒竟不知不覺的硬了。

小妹看到後竟說〝哥,你們下面那隻怎麼翹那麼高?〞

家教這時回過頭,看到我們兄弟的肉棒,不但嚇的尖叫,連手上的衣服都丟了,一臉驚慌失惜。

小妹好奇的跑過來抓著我們的肉棒,搖一搖後問我們〝哥,怎麼硬邦邦的,而且那麼大一隻?〞

她這一問我也不知道怎麼回答,只是感覺被摸的很爽,結果家教竟然拉走小妹,叫小妹不可以這麼做,然後對我們說〝你們要不穿衣服也可以,但是還是要繼續上課。〞

但是因為肉棒硬了,脹脹的坐著上課很難過,我忍不住對家教說〝老師,這隻硬在這怎麼上課?〞

〝用水…〞

她剛說用水就發現好像不對,因為小妹還是光溜溜的,即使用水冷靜後還是會再勃起。

她想了想後說〝先說好你們不可以說出去,我就想辨法幫你們解決…〞

我們三個只好答應。

結果家教走過來跪在我們兄弟面前,一手抓著一隻肉棒,就上下套弄起來,我和哥都舒服的叫了出來,她使勁的弄了五六分鐘,我有一種想上廁所的感覺,想和家教講,但她弄的太快了,我根本說不出口,緊接著我就感覺肉棒噴出了一陣陣熱熱的液體。

我噴完後看看哥,他也和我一樣噴了很多白色的液體,我發現這並不是尿,而且射的時候很爽。

〝哥,這是什麼,你們射了好多出來耶?〞

小妹好奇的摸著我龜頭上的精液問著。

〝妹妹,這是精液,是男生用來傳宗接代的東西!〞

沒想到家教會替我們解釋。

〝喔…老師,把精液射出來的感覺好棒…〞

我和哥異口同聲的說。

〝你們是第一次射精呀!〞

家教睜大眼睛看著我們,我和哥都點點頭。

〝好了,可以上課了吧!〞

家教擦了擦手後,還雙手互相揉著,好像很酸的樣子。

這時小妹替我們先說了〝老師,哥哥他們的那裡還是硬的…〞

家教緊張的轉過頭來,看到我們兄弟的肉棒都還硬著,很無奈的搖搖頭說〝我該怎麼辦…不讓他們…不能上課…〞

我們看到家教在考慮了一會後,開始脫掉她身上的衣服,沒多久她也赤裸裸的在我們面前。

她雖然瘦,奶子卻很大,圓滾滾的,下面的陰毛也比小妹來的多。

〝哇…老師的好大,耶…老師的頭怎麼硬硬的…〞

小妹好奇的捏著家教的乳頭。

家教的身體縮了一下,看了看我們才說〝這和妳哥哥的那裡一樣,興奮的時候都會硬起來…〞

看到小妹和家教一直聊天,我忍不住的問〝老師,妳不是要幫我們解決…〞

家教緊張了一下,心情也回到正題,我們聽到她口中唸唸有詞〝那兩根肉棒這麼大隻,我的經驗又不多,插進去會不會有事…〞

她又看了看我們兄弟倆,最後還是走了過來,她臉紅的說〝老師幫你們解決,但是你們記住…一定要輕一點,知道嗎?〞

我們兄弟不知道她的意思,只是順著她點點頭,她便又握著我們的肉棒套弄起來。

一會兒,她開始用嘴巴輪流吸我們的肉棒,一下子肉棒就濕淋淋的,接著她要我到她身後,嘴巴不停吸著哥的肉棒。

〝把你的肉棒插進中間那個小洞…記得…輕一點…〞

她回頭對著我說,然後又轉頭吸哥的肉棒。

我跪在她身後,看到她翹高的屁股中間有一個小洞和一道濕淋淋的肉縫,我心中想〝家教說插進小洞,那應該是上面這個吧…〞

我便把龜頭貼在她的屁眼上,然後就稍為的往前頂,結果她一聲大叫,又回過頭來說〝不是那個洞,是下面那個…〞

我立刻回她〝老師,下面那個又沒有洞…〞

她含著哥的肉棒,咿咿喔喔的說〝你撥開就看的到…〞

我懷疑的伸手撥開那道肉縫,好像真的有洞,我便用力的把它拉開,家教抖了一下,沒說什麼,我這才看清楚那裡面還有一摺一摺的小穴,整個濕淋淋的,我便問〝老師,是這個嗎?〞

我順手把手指插了進去…〝啊…就是那…〞

家教的身體又抖了一下,我看她還是繼續吸著哥的肉棒,便照著她的話,把龜頭往她兩片肉唇中間插了進去…我看到肉唇陷了下去,接著被龜頭擠開,肉棒就滑了一些進去,家教〝嗯…〞

的叫了一聲,我感覺裡面好濕好滑好溫暖,而且夾的好緊。

由於感覺很棒,我接著把肉棒深入,才插進半截多,家教就喊著〝喔…頂到了…啊…嗯…〞

我也真的感覺撞到的東西,但看到家教沒怎麼樣,我就接著往裡面插,家教也只是含著哥的肉棒嗯嗯的叫著。

好不容易都插了進去,我看到家教都不理我,只是一昧的吸著哥的肉棒,我在想接下來要幹什麼時,突然想到被家教用手和嘴套弄時很舒服,一時也沒考慮那麼多,就扶著家教的屁股開始抽插起來,她也跟著我的動作叫了出來。

我心想我做對了,就繼續插著家教,體驗這種舒服透頂的感覺,一會我發現她小穴越來越多水,我插起來也越來越順,而且我還發現在插入時,龜頭頂到深處那種磨擦的感覺更是爽,我竟然不知不覺的越插越快,越插越大力。

〝啊…插死我了…輕一點…嗯…啊…〞

當我發現家教發出那種呼天搶地的叫聲時,我驚慌失措的停下來,結果家教小穴竟然一陣緊縮,接著噴了一堆水出來,我連忙問〝老師,妳怎麼流那麼多水出來…〞

她在一陣急促的呼吸後告訴我〝老師被你插到高潮了…那些水就是高潮時會噴出來的水,就像是你們會射精一樣…〞

〝喔…〞

我似懂非懂的回答後,我看到哥看著我,以我們兄弟的默契和心電感應,我知道哥也想試一下插在小穴裡是什麼滋味,於是我抽出了肉棒,家教卻好像嚇了一跳似的叫著〝等一下,你怎麼拔出來了…你還沒射精…〞

我便告訴她〝老師,我哥也想試一下…〞

她看到哥也走到她身後,就立刻對我說〝那你先等一下,等你哥射了你再來,要不然我吃不消…〞

家教似乎對剛才一邊口交,一邊被幹感到吃不消,我也只好站在旁邊等。

哥很快的也把肉棒插了進去,可能是剛被我插到高潮的關係,小穴很濕,哥很快就像我之前插的那麼激烈,插的家教大呼小叫,淫水都流了滿地。

這時我突然感覺肉棒又被套弄,低頭一看是小妹在弄,我問她〝小妹,妳在幹什麼?〞

她回答〝我看你們剛才玩的很高興的樣子,我在這裡等的很無聊,就想跟哥玩玩看。〞

我好奇的問〝妳要玩什麼?〞

她說〝現在哥和老師玩的那個…〞

我心想〝耶,對呀,小妹也有一個洞,幹嘛要等哥玩完…〞

這兄妹即將發生關係,卻不知這是所謂的亂倫…於是我要小妹也像家教一樣趴著,我發現小妹的和家教不一樣,肉縫緊緊的閉著,而且沒有濕淋淋的。

我也撥開了小妹的肉唇,和家教一樣是粉色的,上面只有一層略濕的黏膜,我便對小妹說〝小妹,妳這裡乾乾的,濕濕的比較好插耶…〞

小妹一聽便問我〝那怎麼辦?〞

我一時不知怎麼回答,臨時反應的說〝那倒點水好了…〞

小妹也點點頭。

我便拿著杯子順著小妹的屁股溝把水倒下去,然後在她肉唇上拍一拍,小妹笑著說〝好癢…〞

我接著稍為撐開她的肉唇,也潑了些水在肉縫裡,整個小穴便濕淋淋的。

我見可以了,便對小妹說〝這樣就行了,哥要插進去喔…〞

她又點點頭。

於是我又握著肉棒,將龜頭往小妹的肉棒塞去,龜頭一樣陷入小妹的肉縫中,我聽到小妹也是〝嗯…〞

的一聲後,我便往前插,我感覺小妹的小穴好緊,不像家教那麼好插入,而且我也沒想到小妹竟大叫〝啊…好痛…哥…快拔出來…〞

家教和哥可能幹的太激烈,並沒有聽到小妹的叫聲,我也只是低頭問她〝真的會痛嗎?老師並不會呀?〞

並沒有立刻把肉棒抽出來。

小妹回答〝真的很痛嘛!〞

我想了想便隨口告訴她〝可能你年紀比較小,所以比較緊,忍一下痛應該就可以像老師那樣了!〞

小妹信以為真,點點頭說〝好…那我忍著…哥繼續插吧!〞

由於小妹的真的很緊,我只好抓著她的屁股,一點一點的把肉棒塞進去,小妹也真的忍住了痛,整個臉脹的通紅,當我好不容易插了半截,我發現小妹的小穴也出水了,我高興的告訴她〝小妹,妳已經會流水出來了!〞

這時她才笑了說〝總算比較像老師了…〞

由於淫水的助力,肉棒的後半截插的比前面快很多,等我把肉棒都插進去後,小妹覺得比較不痛了。

接著我便開始抽動肉棒,小妹的小穴真的比家教來的舒服,這時我發現也有撞到小妹的深處,可能之前太過緊張還是小穴太緊的關係,並沒有感覺到。

小妹回應的發出了呻吟,從她叫聲的改變,似乎她也體驗到抽插時舒服的感覺,小穴的淫水也越來越多,沒多久我就像幹家教一樣激烈的幹著小妹,她也很快的像家教被我插到高潮。

這時我聽到哥的聲音變大,家教的聲音更是淒慘,她叫著〝啊…爽死了…直接…射在裡…裡面…啊…〞

接著我就看到哥的身體緊貼著家教的屁股,身體一抖一抖的,應該是射精了。

他們兩個突然變的很安靜,反倒是小妹越叫越大聲,家教似乎感覺到還有其他女生的叫聲,起先不以為意,後來突然回頭看向我這裡,她大叫一聲〝你們在幹什麼?〞

我隨口就說〝在插小洞呀!〞

她臉色頓時由紅變白,馬上推開還喘呼呼的哥哥,也不顧小穴裡的淫液滴了滿地,直接走過來對我說〝她是你妹耶!〞

我向她點點頭,抽插的動作卻從沒停過,她急著說〝你們這是亂倫!〞

我不懂,只是呆呆的看著她,就這樣僵了快十分鐘,小妹不知已經幾度高潮,我又狂插她數十下,也學哥把精液籿進了小妹的小穴裡。

家教看到又是一聲大叫〝你不可以射在裡面呀!〞

但為時以晚,我已經把精液都射進去了。

家教看到已經無法捥回,只是嘆息的搖搖頭說〝完了,我以後別想教書了,可能還會被抓去關…怎麼辦?〞

我抽出肉棒看到上面有些血絲,一會它就和哥的肉棒一樣逐漸軟化,我高興的告訴家教〝老師,這招真的有效耶!〞

家教呆了十分鐘後,小妹慢慢的清醒,她立刻跑去問小妹〝妹妹,妳有月經嗎?〞

小妹點點頭,她急著問〝什麼時後來的…〞

小妹便告訴她日期,我看到她急忙用紙筆算了算,才大聲吐氣的說〝還好是安全期…〞

接著她便告訴我們一堆大道理,我們也才知道自家人不可以有關係,但小妹卻要我們再插她,家教沒辦法,只好教我們安全期的算法,因為她知道我們不會用避孕套,或者是要用卻沒有適合的尺寸。

等她都教完後,她便要繼續上課,但沒想到我和哥卻在這段時間恢復了體力,肉棒又再度硬了,她原本想說還有小妹可以幫她解決我們的問題,但小妹卻因為小穴被我幹腫而拒絕,害她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家教嘴裡又唸唸有詞〝等一個幹完再換一個,幹完後前面的又恢復體力,又接著再幹…那不沒完沒了的把我幹到死…〞

我臨機一動,告訴她說〝老師,妳不是還有另一個小洞…〞

她一聽臉色大變的說〝那裡我被插過一次,痛死了,不行…也不看看你們的尺寸,二十幾公分耶,插進去不把我痛死才怪〞

但她左想右想,想不出更好的辦法,只好將就我的提議,這時哥搶先要插家教的屁眼,反正我對會拉出屎的洞也沒興起,讓給哥也無妨。

家教要哥坐在沙發上,接著把凡士林塗在哥的肉棒上,她自己的屁眼也抹了一些,然後背對著哥慢慢把龜頭塞進屁眼,我看著他們搞了大半天,總算讓哥把肉棒都插了進去,他們試插了幾下,覺得可以後,我也湊了上去,一下子就把肉棒長驅直入,頂的家教放聲大叫。

接著我們兄弟就一起抽動,把家教夾在中間猛幹,肏的她心花怒放,淫水直流,比起哥的位置,我顯然幸運很多,可以一邊和她親嘴,還可以捏她的大奶子。

家教似乎對兩隻巨棒一起肏她感到無法抵擋,才幹了三分多鐘,她就已經高潮了,但我們兄弟可沒心軟,持續狂肏了她快半小時,她也高潮了數十次,這時哥可能因為屁眼較緊的關係,無奈的棄械投降,把精液射進的家教的屁眼裡,但我可就慘了,由於她之前已經被我們肏過,小穴沒有原先的緊度,再加上淫水過多,隨便就能讓肉棒整隻沒入,感覺便沒有那麼好,搞的我一點洩意也沒有。

在哥退出陣線後,我把家教的雙腿前壓,使勁的肏著她挺高的小穴,家教似乎承受不了我的攻勢,洩到已經有點虛脫,大約又過了二十分鐘,我終於把精液射了進去,家教才得以喘息。

幹完後,家教休息了一會,便趁我們肉棒還軟化之際,匆匆的今天的習題教完,然後帶我們到浴室清洗,她對我們說〝今天的事千萬不可以讓你們父母知道,要不然我以後都不理你們了…〞

我們點點頭。

這時哥問她〝老師,還不知道妳叫什麼名字耶…〞

她笑了笑說〝我叫林心怡,今年大二…〞

我們一邊清洗一邊聊天,聊了一會,我們兄弟又開始對她毛手毛腳,她連忙阻止說〝你們幹了那麼多次還不滿足呀!〞

誰知哥挺著肉棒對她說〝老師,我愛上插屁眼了,妳看,我已經硬了…〞

我在家教向哥推拖時,向哥使個眼色,然後坐在馬桶上,哥看到後點點頭,將家教轉個身就朝我這推過來,我順勢一手抓著她的大奶子,另一手把她的腿拉起來,然後很快的把我的肉棒插進她那紅到發腫的小穴裡,她〝嗯…〞

的一聲軟在我身上,我趁機讓肉棒深入,然後把她屁股捧高,在緊抱著她,讓哥有時間把肉棒插進她屁眼,頓時兩隻巨屌又貫穿她的兩個洞。

家教感到肉棒都深入了,無奈的撐在水箱蓋上,任憑我們兄弟狂肏她,沒想到這次才幹到一半,哥就自動把肉棒抽出,然後我看他走向小妹,哥對小妹說〝妳要不要也來一下?〞

小妹回答〝不了,都被哥插腫了。〞

然後低頭看著自己的肉唇。

哥又說〝我不是要插那,我是說屁眼!〞

小妹聽了楞了一下,不久就點點頭。

於是我肏著家教,哥肏著小妹,四個人在浴室玩了快一小時,才沖洗淨走出來。

我們穿好衣服後,家教看到時間已經五點半了,就對我們說〝我要去上課了,明早見,記得不可以說出去喔!〞

之後就走了。

過了一個平靜的夜晚後,白晝又來臨,父親在早餐時看到我們身上的傷口都結疤了,水痘也消退了,就告訴我們今天是最後一天請假,要我們明天回校上課,還打電話讓家教知道。

在父母都出門後,小妹又提議〝我們先脫光等老師來好嗎?〞

我和哥沒意見,三人馬上就脫個精光。

我們看了看時間,家教還要二十分才來,我等的很無聊,看到小妹裸體坐在我旁邊,我便跟她說〝小妹,把腳打開,讓哥看看妳那裡有沒有怎樣?〞

小妹看看我,就把雙腿張的開開的,我便低下頭去看,她那兩片粉嫩的肉唇被我肏的有些紅腫,我有點好奇的問她〝還會痛嗎?〞

她回答〝已經沒那麼痛了。〞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伸出了手,在小妹的肉唇上摸著,小妹身體抖了幾下,笑著對我說〝哥,好癢,不要弄了,老師快來了!〞

〝小妹,哥想要看清楚妳這裡的構造,借哥看一下嘛!〞

我的手不停在肉唇上搓揉,小妹拗不過我,乾脆把腿張的更開,任憑我撥弄她的小穴,我玩弄了一會後,發現小穴漸漸流出水來,我便問小妹〝小妹,妳出水了耶,感覺怎麼?〞

〝嗯…好舒服…身體都熱了…嗯…〞

小妹興奮的扭動屁股,我也因此知道女生在興奮時會分泌出淫水,好讓肉棒能平順的在小穴裡抽插。

看著小妹不斷流出淫水的小穴,我終於忍不住的把手指插了進去,在她小穴裡拼命的攪動,搞得小穴啵啵的響。

〝啊…哥…慢點…好舒服…我快要洩了…〞

沒想到我才攪了二三分鐘,小妹的小穴就一陣一陣的抽動,接著就噴了一股淫水出來。

我抬頭看看小妹,她臉頰泛紅、呼吸急促,小嘴發出細細的叫聲,害我忍不住的向她提議〝小妹,要不要再來一次!〞

小妹被我的話嚇了一跳,接著就笑著點點頭,她低頭看看我的肉棒說〝反正哥那裡也硬了,不解決也不行呀!〞

我聽了後極為興奮,馬上把身體移到小妹的兩腿間,這時小妹很順手的握著我的肉棒,幫我打著手槍說〝哥…你的好大隻…一定要把我插上天喔…〞

然後自己把我的龜頭塞進她那極緊的小穴裡,她嗯了一聲後抱著我的脖子,等著我把肉棒深入。

〝哇…小妹,才一天妳變的這麼淫蕩呀…〞

在我感覺龜頭被那小穴夾住後,我在也忍不住,腰一挺就把肉棒深入。

果然氾濫的小穴比較容易插入,我一頂就撞到了小妹的深處,我的經驗告訴我已經進去半截了,小妹也叫的更大聲,我關心的問著小妹〝還會痛嗎?〞

她搖搖頭說〝不會,好舒服,哥…你快插…〞

我笑了笑,開始抽動肉棒,一邊抽插一邊將肉棒深入,才插了二三下,肉棒已經整隻沒入,我忍不住的狂肏她的小穴,她也以一陣一陣的高潮來回應我。

當我們玩的正爽時,我看到哥挺著肉棒走過來,我明白他要做什麼,於是我二話不說的架住小妹的雙腳,把她整個人抱了起來。

這時哥很快的從後面抱住小妹,肉棒也已經蓄勢待發,他趁小妹還沒回過神,〝啾…〞

的一聲就把龜頭擠進了屁眼裡。

〝啊…哥…你幹什麼…不要啊…〞

小妹痛的回過神,發現大哥在她身後,屁眼也感覺被巨物入侵,雖然她極力想掙脫,但在我們兄弟的夾擊下,怎麼可能讓她脫身。

由於屁眼經過大量淫水的滋潤,根本擋不住哥的攻勢,只見哥屁股一挺,肉棒就深入了半截多,這時小妹似乎知道大勢已去,也不再做無謂的掙扎,乾脆也和我們玩個過癮。

這次的三人行倒是哥佔到的便宜,由於我必須撐住小妹,所以我的手只能架著她的雙腿,哥便可以從她身後伸過手來玩弄她的奶子,但我也不吃虧,一直和小妹擁吻。

我們兄弟夾著小妹,瘋狂的抽動肉棒,把身在半空中的小妹肏的死去活來,這時門鈴響了,我看一看時間,應該是家教來了,於是我們一邊幹一邊移動的朝大門走了過去。

大門才剛打開,家教看到我們兩個做哥哥的,正用兩隻巨棒在自己妹妹的小穴和屁眼裡瘋狂抽插的畫面,就已經楞的說不出半句話,走進屋子後,臉色更是一陣紅一陣白的,她似乎也知道今天會不好過了。

今天的家教難得穿著一身白色的短洋裝來教書,看她羞怯的站在門邊,讓我心癢癢的。

於是我一邊抽插,一邊把哥和小妹往前推到沙發上後,我用力的抽出了肉棒,朝家教走了過去。

家教看到小妹一邊被哥幹著屁眼,一邊從那被我肏到開開的小穴裡流出潺潺的淫水,再加上我挺著一隻又濕又硬的肉棒走向她,她不免被嚇的一直後退。

我以極快的速度捉住家教,她大叫著說〝你幹什麼,一大早就光著身子做那種事…〞

我強硬的扯下她的內褲,笑著對她說〝老師,我們正等著妳的到來呢,妳就不要客氣了…〞

我說完後把她轉身按在餐桌上,然後掀起她的裙子,出乎我意料的,家教竟然沒有掙扎,不知是認為反抗也無用還是因為我比較溫柔的關係。

既然家教都要讓我幹了,那我客氣就是對不起自己,我扶著她白皙的屁股,龜頭從她兩片紅腫的肉唇中間狠狠的插了進去。

〝啊…〞

在她大叫一聲後,我也大吃一驚,沒想到我挺的那麼用力,肉棒卻只插進了三分之一,在我接著抽插後我才知道,是家教小穴還沒出水的關係,因為連我抽插都覺得很不順,缺少了一些潤滑的東西。

於是我停止抽動,一邊吻著家教,一邊脫掉她的衣服,除了愛撫她全身外,她那碩大的奶子更是令我愛不釋手。

在我的調情下,家教很快就濕了,我再一挺終於讓肉棒長驅直入,接著又是一陣猛攻,幹的家教發出了淫蕩的叫聲。

結果,這麼一個風光明媚的上午,就在我們四人的淫聲浪舞下度過了∼〝哥…我不行了…〞

在我今天第三度把精液射進家教的小穴後,小妹嚷嚷的叫著肚子餓了,我抬頭看看時鐘,原來已經兩點了。

〝那還不簡單,現在就到對面的麥當勞吃不就行了…〞

小妹聽哥這麼一說,立刻就過來拉著我和家教,要我們快一點。

我們沒辨法,只能隨便擦試一下,就趕緊穿上衣服,但奇的是,家教竟然找不到她的胸罩和內褲,我一想便知道這是哥的傑作,但是哥已經先出去,在沒有辨法下,家教只好只穿著白色的短洋裝出門,還好只是在對面。

雖然如此,家教依然吸引了路上行人的眼光,因為可以明顯的從她胸前看到兩粒突起的粉紅色乳頭,更誇張的是,如果仔細看,還可以看到她小穴裡的精液滴落在馬路上,大概是激情未消吧。

家教羞紅著臉走進麥當勞,哥已經買好餐點了,我們走上二樓,可能是因為用餐時間已過,再加上不是假日,整間二樓只有一位小學生。

我們四人狼吞虎嚥的吃完套餐後,哥又點了四杯大杯的可樂,我們就這樣喝著飲料聊天,暫時讓身體休息一下。

誰知道聊著聊著,坐在家教旁邊的哥又開始毛手毛腳,家教不耐煩的說〝罡儒,你不要這樣,旁邊有人在看…〞

哥轉頭看到那位小學生正盯著我們看,笑著對家教說〝只不過是一個小學生,他要就讓他看呀,難道老師會害羞啊…〞

哥說完後變本加厲,直接讓家教和那小學生面對面,然後當著他的面玩弄著家教的雙乳,家教看到小學生瞪大眼睛看著,羞紅的低下頭。

雖然我和小妹很想阻止哥的暴行,但我們知道,阻止哥只會造成更大的災難,說不定他還會在馬路上姦淫家教,所以我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不可以有所行動。

這樣的結果讓哥更為起勁,他乾脆拉下家教的洋裝,讓小學生看他如何玩弄這兩個碩大的奶子,雖然家教是千百個不願意,但身體還是有了反應,不只是乳頭立了起來,連那尚未冷卻的小穴,也開始滲出了淫水。

哥越玩越過癮,看到小學生目不轉睛的樣子,他便來個熱情大放送,趁著家教一個不注意,哥抬起家教的雙腿,露出了沒有內褲遮掩的肉唇,不但整個濕淋淋的,上面還沾滿了精液。

〝喂!小弟弟,過來這裡看個清楚呀!〞

當哥說出這句話時,在場的人無不嚇了一跳,原本以為哥只是要戲弄那位小學生,結果卻好像不是我們想的那樣,真擔心哥會做出什麼事。

果然不出所料,當小學生真的走到家教面前時,哥竟然把家教那兩片肉唇拉的開開的,把一個女生最神祕的地方都露了出來。

〝啊…罡儒,不要這樣,快住手…〞

家教羞紅著臉叫著,哥卻完全不理會,真不知道他在打什麼算盤。

〝嘿嘿…小弟弟…你想不想插插看呀!〞

有如晴天霹靂的一句話,讓家教不敢相信這是由一位國三生的嘴裡說出,他竟然要一位小學生來玩弄她的身體。

原來哥看到小學生的褲子已經股起,為了要讓小學生主動的來幹家教,哥竟然拿著吸管,插進家教的小穴裡抽動,還對著小學生說〝你看,就像這樣子插,你想不想玩…〞

事情真的發生了,沒想到那位小學生經哥這麼一問,竟毫不考慮的點著頭,家教一來無法相信,二來看到自己的淫水已經順著吸管滴了一地,她恨自己為什麼這麼淫蕩,如果當初不管我們兄弟,不就什麼事都不會發生了。

〝老師,妳先幫小弟弟吹一吹嘛…〞

家教一聽難以至信的回過頭看著哥。

〝快一點呀!難道要我下去找一些觀眾上來看表演嗎?〞

這一句威脅性的話,終於讓家教屈服,因為她知道哥真的會做出那種事,於是她起身把小學生抱到桌子上,然後拉下他的拉鍊,她看到一隻約十公分長的小肉棒,一張嘴就把它全部含住。

家教很快的吹著肉棒,好像是希望這事能快點結束,果然才吹不到一分鐘,小學生就射在家教嘴裡了,而家教也很快的吞下精液,她似乎知道哥也會要她這麼做。

她放開肉棒後,希望哥能結束這場鬧劇,但並沒有如她所願,因為那小學生射了後,肉棒還是硬邦邦的,我們隱約可以看到哥在偷笑。

〝老師,快讓他插吧!〞

雖然家教是千百個不願意,但自知難逃魔掌,還是強忍住快要奪眶而出的眼淚,斜坐在椅子上把自己的肉唇撥開,準備讓他插入。

小學生嚐到了甜頭,二話不說的急貼在家教身上,把那隻小肉棒插進了家教的小穴裡,然後就拼命的搖動屁股,幹著這位美麗的大姐姐。

不知是肉棒太小沒那麼刺激還是她強忍著,家教始終沒有發出任何叫聲,小學很快幹了三分多鐘,終於在小穴裡繳械了。

突然的一個動作,嚇了我們一跳,沒想到小妹突然一把抱起剛射精的小學生,就在隔壁桌上幫他吹了起來。

這時我也受不了了,掏出了已經硬到抖動的肉棒,直接再插進家教的小穴裡,這一擊終於讓家教發出了哼聲,因為在這公共場所,她命也要忍住,要不真的會有滿街的觀跑來看。

在我插了十多分後,小妹也開始和小學生幹了起來,而哥只是靜靜的坐在旁邊看著,真不知是否有路人在馬路上隔著透明的玻璃欣賞著我們的活春宮。

過了一陣暴風般的衝刺後,總算恢復了平靜,我轉頭看到小妹那也結束了,便抽出肉棒清理一番,這時哥又有了動作。

哥看到躺在椅子上喘息的家教,那開開的小穴也跟著一開一合著,他拿起那還有半杯的可樂,趁著家教還無力反抗,強硬的撐開她的小穴後,就把可樂倒了進去。

家教當場抖了一下,因為倒進她小穴的,除了可樂外,還有那數量頗多的冰塊,原本熱呼呼的小穴在瞬間被凍結,真讓家教不知如何是好。

〝你…嗚…〞

家教看了一下哥,看到他死命的壓著小穴,不讓可樂流出來的樣子,終於忍不住的哭了出來。

〝老師妳不要哭,可樂可是會流滿地唷…妳忍住喔…我抱妳去廁所…〞

哥看著哽咽的家教,就直接架著她的雙腿,把她扛進了男廁裡。

這時候我好奇的問著小妹〝妹,妳怎麼跑去和小學生玩…〞

小妹笑著貼著我的耳朵說〝呵呵…因為我想試試其它肉棒的滋味,尤其是那只有十公分長的肉棒,短短小小的好可愛。〞

小妹說著說著,就伸出手隔著褲子撫摸我的肉棒,接著又說〝尤其在插入的時候,我感覺那隻肉棒好像只在小穴前端搔癢著,不像哥的肉棒那樣把整個小穴都塞滿了,不過幹起來到是變特別的,呵呵…〞

哥在進男廁後就直接把家教的屁股放在洗手台上,面前的鏡子她的糗樣的映了出來,家教害怕的問著哥說〝你把我放在這裡做什麼?〞

哥笑著說〝我這是讓妳可以把小穴裡的可樂清出來呀,快點!他們還在外面等…〞

〝悉…〞

家教從鏡子上看到自己倘開小穴流出了變成泡沫狀的可樂,一陣一陣的流進了水漕,但是因為哥從兩旁壓著她的屁股,使得冰塊無法跟著一起流出來。

在剩下少許的可樂滴著後,哥拉了兩三張紙巾,揉成球狀後塞進家教的小穴,然後告訴家教〝老師,妳要死命的夾緊喔,若是在半路上鬆掉,從小穴掉了滿街的冰塊,那就很難看了…〞

家教已經難過的說不出話,只是默默的低著頭…哥帶著家教走出廁所,我們都明的到家教走的很不自然,雙腳還微微在顫抖,小妹連忙過去幫家教把洋裝穿好,然後扶著她走下樓,準備過馬路回家。

好不容易撐到電梯裡,小穴裡的冰水已經順著大腿流了下來,在大門打開後,家教很快的一手撩起裙子,一手壓著肉唇,就急急忙忙的衝進廁所。

看到這種情形,我不放心的跟進廁所,家教看到我進來後就把門關上並且鎖著,然後就抱著我痛哭。

我不停的安慰著家教,希望能在這最後一天結束之前,讓她心裡好過一點。

過了半個多小時,家教的心情緩和土許多,她靜靜的依偎在我的胸膛,輕聲的對我說〝罡毅,還是你對我比較好,不像你哥那麼變態…〞

我急忙幫我哥解釋說〝哥他只是比較貪玩而已,老師妳不要怪他。〞

老師突然抬起頭,用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我說〝不要叫我老師,叫我心怡…〞

然後吻著我的唇。

這時我也受不了了,楚楚可憐的她是這麼誘人,我的手在她的豐乳上輕輕的撫摸,她也很自然的幫我打手槍,我們倆越來越興奮,漸漸的,我脫掉身上唯一的洋裝,她也慢慢的著我的身體下滑,然後她掏出我的肉棒幫我口交。

她用力的吸吮著我粗大的肉棒,越吸越猛烈,好像要把我榨乾似的,我順勢扶著她的頭,不停的抽動肉棒,在她小嘴裡不斷的抽插,有時候還因為插的太深,弄的她差點嘔吐出來。

由於被家教吹的太爽了,我也懶得拔出來,就直接在她嘴裡幹到射出來,她也毫不保留的把我一波波的精液吞下肚。

在我爽了後,我拉起了家教,先是在她肉唇上輕撫,接著我就把手指伸進去猛摳,她很快就被我摳出了水,小穴也跟著一抽一抽的。

突然她拉住了我的手說〝罡毅,不要在玩弄我了,快點插入吧,這是我的真心話…快…用你的巨棒…滿足我…〞

她說完後轉身趴在地上,屁股翹高高的待待我的插入。

〝心怡姐,妳要我怎麼滿足妳…〞

我貼了上去,握著肉棒在她屁股上拍打。

〝用你最猛的力量,貫穿我的小穴,把我插死吧…啊…〞

她話還沒說完,我的肉棒已經以極強勁的速度長驅直入,接著我先在深處猛頂了數十回,然後就把肉棒抽出到只剩龜頭在小穴裡,在一口氣的貫進去,一次一次的刺穿她的花心。

這種方式果然很勁暴,才插個十多下,她就受不了的高潮了,這時我聽到廁所外也傳出了叫聲,應該是哥又和小妹搞上了吧。

在她高潮後,我抽出了肉棒,讓家教平躺在地上,然後又輕輕的將肉棒送入,但這次我放慢了速度,像是恩愛夫妻般的做愛著。

我親著她的小嘴,揉著她的巨乳,肉棒更是溫柔的在小穴裡抽插,雖然沒有狂抽猛送時的快感,但她依然是高潮連連,當我再度把精液射入時,我聽到她喃喃的說〝啊…射吧!射多一點,我還真希望能懷有你的小孩…〞

我聽到後嚇了一跳,頓時真希望剛才沒有把精液射進去,她看到我表情呆滯,連忙向我解釋說〝你不要誤會,我只是覺得你很溫柔又聰明,如果能用你的精液生個小孩,我也比較不會擔心又多一個像你哥這樣的人,呵呵…你放心啦!今天是安全期,就算你想要也不一定會有,更何況我也沒有要你負責呀。〞

這時我鬆了口氣,在和家教把身體洗乾淨後,我們穿上衣服走出廁所,卻不見哥和小妹的蹤影。

我看到時間已經快五點半了,便跟家教說〝心怡姐,時間也快到了,反正妳的胸罩和內褲也拿不回來,妳就先走好了!〞

家教點點頭說〝那你幫我跟他們說再見!〞

我也點點頭。

我在吻她一下後送她進了電梯,很高興不是讓家教哭著離開,但事實卻不是如此…家教走出電梯後,心情愉快的走向大門時,她突然聽到了令她害怕的聲音〝老師,妳要走了呀!〞

家教慢慢的轉過身來,發現哥已經站在她的面前,她害怕的說著〝對呀,我還要去上課,你…你怎麼還不回去…〞

〝嘿嘿…我是特地來歡送老師的…〞

家教聽到這句話,害怕的一直後退,在哥抱住她的腰後,她突感到小穴有東西入侵。

〝你…你在幹什麼…〞

家教感覺那冰冷的異物正不斷深入,哥很冷靜的說〝喔…我怕老師肚子餓,先送老師一隻玉米…〞

這時哥口中的玉米突然加快速入衝入,家教想要阻止時玉米已經沒入洞中,哥還特地用手指它推的更深入,並對家教說〝老師,這更要夾好,如果掉出來會更難看…再來是…〞

在哥把玉米塞好後,哥讓家教轉個身,這時家教才發現大門不知何時被打開了,行人正在她面前走來走去,就在她不知如何是好時,她又感覺有隻熱熱的東西在她屁眼上頂著,她便急忙夾緊屁股。

哥在知道家教刻意夾緊屁股後,小聲的對她說〝如果妳不讓我把這隻熱狗塞進去,我現在就掀起妳的裙子給路人看妳沒穿內褲的樣子…〞

家教頓時又像洩了氣的皮球,放鬆屁眼讓哥把熱狗一截一截的塞進去,哥還告訴家教說〝妳放心,熱狗不用夾緊也不會掉出來…〞

當哥把熱狗塞好後,又用手指在小穴裡摳了一會,在身體自然的反應下,小穴濕了,乳頭也直立了。

哥這時奸笑著說〝嗯…這樣別人才知道妳沒穿奶罩嘛,好極了,老師…我送妳去坐車…〞

哥說完拉著家教走到車站,還特別招了一台男校生最多的公車,就硬把家教送上那擁擠的公車。

當公車開始行駛後,家教看著車外的大哥,他的奸笑聲還圍繞在耳邊,好像訴說著她坎坷的命運還未結束…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