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弟迷奸絲襪熟母

我的名字叫黃陽,是個普通的高中生,從小就喜歡熟女的絲襪,尤其是那種深肉色的短絲襪。每次看到家中的長輩和學校的老師穿絲襪的樣子,我的雞巴就會悄悄地勃起,幻想自己用熟女長輩的絲襪腳打飛機的情節。

我的家庭是個平凡的工薪家庭。爸爸是國企員工,由於工作單位離家遠,因此每天都是早出晚歸。媽媽名叫姜紅,今年47歲,長得白白的,身材微胖,雖然不是什麽美女,但是非常有熟女的味道。媽媽原來是做絲綢銷售的,後來到了私立培訓學校做行管人員,主要是管理人員資料,幫著拍拍宣傳照片之類的。媽媽平時愛穿絲襪,連褲襪、短絲襪她都會穿,襪子的顏色有深肉色、灰色、淺肉色、黑色之類的。我從小時候就喜歡媽媽的絲襪腳了,特別是深肉色的短絲襪,就是那種棕褐色的絲襪。

從初中開始,我就偷偷地玩媽媽的絲襪,那時還把媽媽的絲襪幻想成別人的絲襪,用絲襪裹著雞巴打飛機,我最喜歡深色的襪尖劃過龜頭的感覺,經常會把精液射在媽媽的絲襪上。初三的時候接觸了黃文,從此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知道了世界上竟然還有那麽多同好,變得更加瘋狂地玩弄媽媽的絲襪了。

有一天,我的小學鐵哥們來我家玩,我發現他竟然會偷窺我媽媽。每次媽媽從房間里出來的時候,他總是目不轉睛地盯著媽媽看;當媽媽上廁所的時候,他也會躲在廁所門口,假裝路過廁所門口,實際上他是在偷聽媽媽上廁所的聲音;媽媽在房間睡覺的時候,他會趁著我上廁所的空隙,悄悄溜進媽媽房間。我從廁所出來後,正好撞見他跪在床前,偷聞我媽的短絲襪肉腳。我並沒有說破他的這些行為,甚至他偷聞媽媽絲襪的樣子讓我特別興奮。當天晚上,我夢到了媽媽穿著深肉色短絲襪躺在床上,我過去用雞巴摩擦她的肉色絲襪腳,感覺沒幾下就射了,醒來後發現遺精了。

從那天開始,我每次偷玩媽媽絲襪的時候,我都會幻想媽媽穿著短絲襪幫我或者其他人打腳槍的情節。我和別人的精液射滿了媽媽的腳底板,媽媽就穿著腳底沾滿精液的絲襪,套上鞋子去上班了,當她脫鞋子的時候,滿鞋子都是騷臭的粘濁精液。一想到媽媽的絲襪腳粘滿了精液的樣子,我就很興奮,覺得怎麽擼都擼不夠。

上了高中後,我開始喜歡迷奸這個玩法。我嘗嘗意淫媽媽被人下了迷藥,昏睡過去後,被別的男人玩弄絲襪腳,然後迷奸肏屄的情節。只是沒想到,我妄想的情節真的會發生,甚至事情的發展會完全超出我的想象。

那天是暑假,表弟來我家玩。表弟名叫陳松,今年在讀初中,他管我媽媽叫大姨。媽媽每天中午會有一個半小時的午休時間,她會回家幫我做飯,然後躺在沙發上午睡一會。

表弟是快到中午的時候到我家的,他帶了一瓶中瓶裝可樂,他把可樂放進冰箱後,告訴我說,可樂先冰一下,待會完午飯再喝。我同意了表弟的建議,就和他一起玩了電腦遊戲。

中午媽媽下班後,她看到表弟在家里,就做了三人的飯菜。吃完飯,我和表弟繼續玩遊戲,媽媽在收拾桌子。

表弟突然跑到廚房,從冰箱里拿出可樂,道:「大姨,這是我今天帶來的可樂,天氣那麽熱,正好可以喝點冰可樂,你也喝點吧。」

媽媽擦了擦額頭的細汗道:「我不渴,你和黃陽喝吧。」

表弟直接倒了三杯可樂道:「大姨,我都倒了三杯了,你就喝吧。」

「好吧,那我就喝一杯,這天氣怪熱的,陳松你去把空調開了吧。」媽媽看到表弟已經倒了三杯可樂,便笑著接過了一杯。

表弟又跑到我的房間,遞給我一杯可樂,接著回到客廳打開空調,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我有點奇怪表弟怎麽不來玩電腦了?不過正好,他不和我搶電腦玩,我自己玩個痛快。此時,我正玩得緊要關頭,便沒有去喝可樂。

媽媽喝了可樂,把碗筷洗了後,就回到客廳,坐在沙發上,和表弟一起看電視。

玩了一會後,我們被對面翻盤了,對面還發來了嘲諷的文本。我心里又氣又惱,一不小心動作太大打翻了可樂。我急忙把倒出來的可樂擦幹凈,杯子里只剩下小半杯可樂了。現在我沒了玩遊戲的興致,心里悶悶的,又有點犯困,便躺在床上打算小憩一會。

可我眼睛才閉了沒多久,就聽到表弟的腳步聲,他走到我床邊,輕聲喚道:「表哥?表哥你睡著了嗎?」

我有點迷糊,不太想理他,就假裝睡著了,不去理睬表弟。

表弟又推推我的身體,確認我確實睡著了,便嘿嘿怪笑幾聲,又離開了我的房間,順便關上了房門。

我被表弟的怪笑聲弄得困意全無,心里好奇他究竟在搞什麽鬼。於是我爬起來,悄悄地打開了房門,房門靜靜地打開了一條縫,並沒有發出「吱嘎」之類的響聲。

我看到表弟正站在沙發前,推著媽媽的胳膊,問道:「大姨,你睡著了嗎?」

「大姨?姜紅大姨?」表弟的聲音變得很亢奮。

媽媽睡得好死啊。表弟幹嘛要把我和媽媽叫醒呢?

表弟看到媽媽沒有醒來,就蹲在媽媽腳邊,用手摸著媽媽的絲襪腳,嘴里說道:「大姨,我等今天好久了,終於有機會可以好好玩玩大姨你的絲襪大白腳了。表哥那個大傻帽也喝了可樂,現在和大姨你一樣,睡得像頭死豬了。」

聽到表弟的自言自語,我心里暗暗吃驚:「難道說,表弟一直喜歡我媽媽的絲襪腳嗎?他在今天的可樂里下藥了?他不會真的想對我媽媽出手吧?」

雖然,聽到表弟說我是大傻帽,我想沖出去揍他一頓,但是看到他摸我媽絲襪腳的模樣,我心里卻產生了一種莫名的興奮感,雞巴竟然勃起了。

媽媽今天穿一件花布連衣裙,腳上是一雙深肉色的短絲襪。她睡覺時,雙手壓在腦袋下,露出了腋下濃密的腋毛。媽媽緊閉雙眼,嘴巴微張,胸口隨著呼吸的節奏不斷起伏著。

表弟撓了撓媽媽的絲襪腳底板。媽媽的腳反射性地動了動,被絲襪包裹的白皙腳趾蜷曲了一下。「姜紅大姨,你的老騷腳很怕癢嗎?姨父平時很少關註你的大白腳吧?今天就讓你的好外甥來玩玩你的絲襪臭腳吧,保證讓大姨你的絲襪老腳爽歪歪。」

我看著表弟用嘴含住了媽媽的絲襪腳,舔著腳趾、腳底板、腳後跟。他把舌頭伸到了腳趾縫之間,來回舔著,又仔細地舔了媽媽腳底的每一個老繭。不一會,媽媽的兩只腳的腳趾、腳底、腳後跟的絲襪都被表弟的口水弄濕了。

「真棒,姨媽的臭腳真夠味,比我媽的腳都要棒,不愧是四十幾歲的熟女老騷貨啊,長了一雙天生勾引男人的騷蹄子啊。」表弟舔夠了,把嘴里多余的口水擦在了絲襪的襪口處。

聽到表弟叫我媽媽是熟女老騷貨,我心里不怒反而更加興奮,而且我聽到表弟說他玩過他自己媽媽的絲襪腳,我的雞巴就脹得更厲害了。小姨一直也是我意淫自慰的對象,早就想好好玩玩小姨的絲襪美腳了,只是我向來有賊心沒賊膽,從來不敢行動罷了。我想象著小姨的樣子,用手隔著褲子摸著勃起的雞巴,繼續偷看表弟玩弄我的媽媽。

媽媽的小腿很白皙,也肉肉的。表弟摸著媽媽的小腿,嘴里嘖嘖道:「好一雙大白腿,平時我光過眼癮了,今天終於能過過手癮了。嘿嘿嘿,姨父,我在摸你老婆的大白腿哦,只有你有資格摸的大白腿現在正在被你的外甥摸哦。黃陽,你媽媽的腿在我手里,我想怎麽摸就怎麽摸,你羨慕嗎?哈哈哈。」

表弟幫媽媽把連衣裙脫了下來,媽媽露出了米黃色的內褲和胸罩。媽媽的小腹有小肚腩,肉嘟嘟的,她的胸部不大,在胸罩的塑形下,看起來還算豐滿。

表弟的手指頂著媽媽的肉屄部位,隔著內褲玩弄著媽媽的老肥屄,「姜紅大姨,你的老屄舒服嗎?是不是很喜歡外甥幫你指交啊?」

媽媽在睡夢中皺起了眉頭,她不安地扭動著身子,明顯是被表弟弄出感覺來了。她的內褲襠部漸漸地濕了,散發出一股淡淡的騷臭味。

表弟在內褲襠部舔了舔,抿嘴道:「大姨,你的騷水味和我媽的騷水味一樣,不愧是姐妹啊,不知道外婆的老屄是不是也是這個味。」

他脫下了媽媽的內褲和胸罩。媽媽的騷屄又黑又肥,正在冒著騷水,陰毛又多又密,被淫水打濕了。媽媽屁眼的褶皺是灰色的,在屁眼周圍還長了不少粗長的肛毛。

「看來,大姨的老屄被姨父肏得不少,已經是資深黑木耳了啊。」表弟對著媽媽的老騷屄評價道,「也難怪,這麽騷的肉屄,姨父怎麽會忍得住呢?要是我是姨父的話,一定天天肏大姨的老屄,每天讓大姨像母狗一樣在身下發情浪叫。」

媽媽的雙乳失去了胸罩的定型,向身體兩側拉聳著。她的乳頭和乳暈都很大,而且黑得有些發紫,乳暈周圍有不少雞皮疙瘩的凸起,黑乳頭高高翹著,正處於興奮狀態。媽媽的雙乳很白,乳房下的青筋清晰可見。

表弟咬著媽媽的乳頭吮吸著,說道:「大姨,外甥在喝你的奶奶,吃你的姨媽大奶子。這里是不是只有姨父和表哥吃過啊?現在它是屬於我的,你親外甥的。」

「嗯……」媽媽的乳房被刺激後,她發出了一聲嫵媚的呻吟,屄里的騷水分泌得更多了。

「姜紅大姨的奶子被我吃出感覺了,真是個不知羞恥的騷貨長輩,竟然被親外甥吸奶吸得發情了,你平時教訓我的長輩樣都哪去了?」表弟又把頭伸到了媽媽的腋下,嗅著媽媽胳肢窩下的腋毛,「大姨你腋下的汗味好重啊,不過我最喜歡你這里的味道了,這種熟女的腋下味道就是用來勾引男人發情的信息素啊。」

我看著聞舔媽媽腋下的表弟,心中吃驚不小,平時完全看不出來表弟還有這種愛好啊,喜歡女人咯吱窩和腋毛的味道。

表弟放下媽媽腋下後,抱著媽媽的臉吻了起來,親著媽媽的整張臉,用舌頭舔過媽媽的額頭、鼻梁、臉頰、嘴唇、耳垂、鼻孔等部位,然後他翻開了媽媽的眼皮,舔著媽媽的眼球。最後,他把舌頭伸進了媽媽嘴里,玩弄著媽媽的牙齒和舌頭,和媽媽發生著舌吻。表弟吃了不少媽媽的口水,也往媽媽嘴里吐了不少口水,還笑著說:「姨媽吃外甥口水,是老騷貨發情要吃春藥;外甥吃姨媽口水,是乖孩子征服熟女長輩,口水是賜予臭嘴姨媽的恩賜寵幸。」

「大姨,大姨……我愛你……我愛你,姜紅!我喜歡你,姜紅姨媽!」突然,表弟猛烈地吻著媽媽,嘴里開始斷斷續續地說著發情話,估計是他自己也開始發情了。他三下五除二脫下了身上的衣褲,露出了粗長的黑雞巴和大黑卵蛋,黑雞巴頂端的紫紅色龜頭正在滴著一絲粘液。

我看到表弟的大雞巴,頓時感到自愧不如,我和爸爸的雞巴還沒表弟雞巴一半長呢。剎那間,我產生了出去阻止表弟的想法,但是這個想法只維持了很短的時間,馬上我又興致勃勃地看著表弟繼續玩弄我媽媽。

表弟用龜頭蹭著媽媽的絲襪腳底板,又用兩只腳底夾住雞巴拉回摩擦著,「大姨,我愛死你的臭腳了,你的絲襪腳好棒啊,哦哦哦,好舒服,好想射精啊~」

眼前表弟玩弄媽媽絲襪腳的場面是我一直以來用來自慰的情景,沒想到今天竟然真的發生了。我感到雞巴一抽,一股精液射到了內褲上。雖然我射精了,但雞巴仍舊硬硬的,絲毫沒有軟下去的意思,我繼續隔著褲子揉搓雞巴自慰。

「哦!不行了!姜紅你的絲襪母豬蹄子太舒服了!我來了!」表弟大叫起來,雞巴內的精液射在了媽媽的絲襪腳底。他射出來的精液很多,把媽媽整個腳底板都糊住了,還有不少精液滴落在沙發上。

表弟分開媽媽的大腳趾和二腳趾,把雞巴插到兩只腳趾的縫里,用腳趾牢牢夾住了雞巴,然後他握著媽媽的腳前後動著,讓媽媽的腳趾把雞巴里的殘精擠壓出來。龜頭上噴出了不少殘精,表弟把這些殘精擦在了媽媽的絲襪腳背和腳踝處。

「老妖精,你的絲襪腳真是最棒的春藥啊。」表弟摸著媽媽的奶頭,休息了一會後,他的雞巴又高高翹起了。

他用公主抱的姿勢抱起了昏睡中的媽媽,媽媽的兩只絲襪腳和雙手無力地往下垂著亂晃。表弟在媽媽臉上親了下,笑道:「寶貝大姨,我們去你床上好好玩玩吧,我要在你和姨父平時做愛的床上肏你的老騷屄,把你的屎尿肏出來。」

表弟沒有發現我房間的門開了一條縫,他抱著我媽媽直接進了媽媽的臥室。進臥室後,表弟用腳往後一勾,關上了臥室門。

我從房間里出來,把耳朵貼在媽媽臥室門上,小心翼翼地聽著房內的動靜。臥室門的隔音效果不是很好,所以房內的聲音我能聽得很清楚。

「來吧,大姨,讓外甥幫你的老騷屄止止癢。」門內傳來了表弟的聲音。他的語氣聽起來非常興奮的樣子。

「哦……嘿……歐……」接著門內傳出表弟喘著出氣的聲音。不時還有「啪啪啪」的撞擊聲。

我猜到表弟一定已經開始奸汙我的媽媽了。那個曾經孕育過我的陰道正在被表弟玷汙,這個只有爸爸才能把雞巴插進去的地方,現在竟然被媽媽的親外甥侵犯著,他正在行使我爸爸才有的權利。我心中產生了一股無明業火,心里除了憤怒和難過外,更多的是嫉妒和羨慕。

「媽媽被迷奸了,被表弟迷奸了。」我腦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了這句話還在腦中回蕩。我摸著脹大的雞巴,想象著媽媽和表弟做愛的畫面,口里輕聲道:「姜紅,我的好媽媽,兒子的雞巴好脹啊……」

突然,房間里傳來了媽媽的聲音:「老公……」

我吃了一驚,難道媽媽醒了?

房間里,表弟的喘息聲和啪啪聲驟然停了數秒,隨即啪啪聲又繼續響起。

「老公……好猛……肏我……肏我的屄啊……你今天……好厲害……」媽媽的聲音再次響起,「用力……用力肏紅紅的屄啊……幹死紅紅……」

「媽的,老騷貨做起春夢來了,」表弟說道,「你把我當成你老公了?你老公哪有我這麽大的雞巴啊?好老婆紅紅,哈哈哈……」

原來是媽媽在做春夢,說了些夢話。我心里松了口氣,說實話我內心希望表弟再多肏一會媽媽的騷屄。話說回來,我為什麽那麽賤啊?那可是我親媽啊,但是我就是想讓表弟多肏一會,也不知道我為什麽會有這種想法。

忽然,媽媽的聲音變了:「啊!是誰!?你是誰!」

「啊!大姨……」表弟的聲音變得很慌張,「你怎麽醒了?」

「你在幹嘛?你!小畜生!我可是你親姨媽啊!」媽媽的聲音異常尖銳,還帶了點哭腔。

「媽的!你是我親姨!對!我就是要肏親姨的老騷屄!」表弟大聲說道,一副破罐子破摔的語氣。

「不可以!你快放開我!我們不可以的!」媽媽哭喊起來,「這是亂倫啊!你這個畜生!我是你姨媽!我是你親姨媽啊!」

「大姨!姨媽!你是我親姨媽!我就是要肏你,我要肏我媽媽親姐姐的老屄!」

「救命啊!來人啊!強奸了!黃陽救命啊!」媽媽呼救起來。

「嗚……嗚……」媽媽好像被捂住了嘴巴。

「不要叫了,黃陽就睡在隔壁,難道你想讓他來看親媽和表弟肏屄嗎?反正我已經肏你了,哪怕有人把你救了,也改變不了我們已經發生性關系的事實。」表弟壓低聲音道,「要是讓人知道你被親外甥強奸了,以後你可怎麽做人啊?你兒子和老公會怎麽看你?你好好想想,我松手了,你別再亂叫了。」

「不要……你放過我吧,今天的事,我不會亂說的,」媽媽低聲哭著求饒道,「你就看在我是你親姨的份上,放過我吧。」

「不行,我從小就喜歡大姨了,一直想辦了你這個長輩阿姨,今天終於能得到你了,我怎麽可能放棄呢?」表弟一面說著,一面不停地肏著媽媽,房間里的啪啪聲就沒有停過,「大姨,我勸你還是乖乖地配合吧,結束後我就會放了你。」

「呃……嗚……求求你……停下來吧……我和你是近親,又是你的長輩……你不能這樣對我啊……你會天打雷劈的,你媽媽會打死你的……」

「我媽媽?我媽媽早就迷上我的大雞巴了,不過你可不能把我們的事告訴我媽,不然她可是會吃醋的,哈哈哈……」

「你……畜生……你把你媽也給禍害了啊!你不是人!是惡魔!是畜生!我要報警抓你,要打死你這個孽障!」

我聽到表弟已經征服了小姨,心中又吃了一驚。媽媽家一共是三姐妹,媽媽是大姐姜紅,二姐是姜玲。三妹是姜秀,也就是陳松的媽媽,她開了家飯店。這姜家三姐妹都愛穿絲襪,各個都是熟女阿姨。

聽著媽媽哀嚎求饒的聲音,我感覺又要射了。

「對,我是畜生,你現在被畜生肏著,你也是畜生嗎?你是母豬,還是母狗呢?」表弟無恥道,「我們都流著姜家的血,我們是血濃於水啊。我是畜生外甥,你是牲口姨媽,我要你像母狗一樣和我交配!」

「不要!你怎麽變成這樣了?我們姜家到底造了什麽孽,生出了你這個畜生啊?」媽媽嗚嗚哭著,「哎喲!你幹嘛?別舔我的腳。」

「大姨,我喜歡死你的絲襪騷腳了,從小我就想舔你的絲襪腳,今天你這雙短絲襪騷蹄子是屬於我的,我不光要占有你的陰道,還要征服你的絲襪腳。」

「變態!舔腳賤胚!」媽媽口里低聲罵著。

「哦……好緊……大姨你那麽大年紀了,騷屄還是那麽緊啊,看來姨父的雞巴不大啊。你的奶頭好黑,好大啊,是因為被表哥和姨父吸過的關系嗎?」

媽媽沒有回答表弟的言語。

表弟又問道:「大姨,你的奶頭真好吃,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產奶?」

「你……別舔那里……」媽媽低聲呻吟道。

「哪里?大姨你不讓我舔哪里?你不把部位說出來,我怎麽知道啊?」

「就是……奶頭……你……快住手……嗚……不要……」媽媽的聲音顫抖著。

「看來,大姨的弱點是黑奶頭啊。兵法雲:以己之長攻敵之短。我必須攻擊你的弱點才行啊。看我的!」

「嗚啊!別啊!饒了我吧……求求你了……好外甥,饒了姨媽吧……別這樣……別舔了……」媽媽帶著哭腔的聲音里竟然夾雜著一絲曖昧享受的味道。

「你幹嘛把我翻過來?你要從後面進來?這種姿勢不是和……」媽媽突然驚呼道。

表弟接著媽媽話說了下去:「和狗一樣是嗎?我就是要像公狗肏母狗這樣肏你,讓你嘗嘗做母狗姨媽的滋味。」

「不……你不要……嗚!好大!快拔出去!」

「大姨舒服嗎?外甥的雞巴大嗎?是不是比姨父的大啊?」

「嗚……出去啊……別再更進來了……到底了!救命……你到底了啊……」

「大姨,你快說誰的雞巴大?不然我繼續往里面去了哦,到時候雞巴進了子宮,在你的子宮里亂撒尿,我可不管了哦。」

「你……你的大……」

「哦?你說什麽?說完整一點,是外甥的雞巴大,還是老公的雞巴大?」

「外甥的雞巴比老公的大……」媽媽啜泣著說出了這句話。

表弟興奮起來了:「好啊!就讓我用這根外甥大雞巴好好來伺候大姨的老騷屄吧。」

「啪啪啪」

「不要……饒了大姨吧……」

「啪啪啪」

「大姨,姜紅姨媽,我肏死你……肏爛你的老騷屄……」

「啪啪」我聽到兩下不同於之前的撞擊聲。

「不要打我的屁股,疼……」

「哈哈,大姨被我打屁股了,你的大白屁股被我打紅了,誰叫你亂扭屁股勾引我的?」

「啪啪啪」「啪啪」肏屄聲和打屁股聲混雜在一起,從房內傳來。

我聽到媽媽被表弟打屁股的聲音,當場射了出來,忍不住輕聲叫道:「打得好!打爛我媽的大白屁股,打得她坐不了椅子,屁股腫得穿不上內褲。」

「呃……那里是屁眼,臟……你快把手指拔出來啊……」

「大姨,我的手指好臭啊,你聞聞。你把我的手指舔幹凈,不然打爛你的屁股,捅穿你的子宮!對,就是這樣舔,大姨真乖。」

我想象著媽媽舔表弟沾滿汙垢的手指,下面又硬了起來,今天無論我怎麽射精,總是能馬上再硬起來。

「姜紅大姨,肏屄舒不舒服啊?喜歡嗎?」

「呃……哦……不……嗚……」

「你說什麽?說實話!」表弟咬牙切齒道,做愛的啪啪聲更響了。

「舒服……大姨舒服……」

「哈哈哈,大姨你終於說實話了,作為獎勵,我就使出全力來伺候你吧。」

「啊!不要……太激烈了……嗚庫庫……怎麽會……這麽舒服……我的身體……好奇怪……我……我……」媽媽的話語斷斷續續的。

「肏死你,姜紅老騷貨!肏爛你的長輩老騷屄!」

「慢點,松松你慢點……肏死姨媽了……姨媽的騷屄不行了……松松你幹死我吧……用雞巴弄死大姨吧……」

「姜紅,你的騷屄是我的!是我陳松的!你的屁眼和絲襪臭腳也是我的!還有你的大黑奶和臭腋毛全是我的,你全身都屬於我!」

「都給你,好外甥,大姨的東西都是你的……姨的屁眼、騷屄都是你的……姨的絲襪腳和奶頭全是好外甥的……我全身的騷肉都是屬於陳松的!大姨全給你!」

我聽到媽媽發情後,嘴里說的浪話,楞了好幾秒鐘。這還是我平時認識的媽媽嗎?她竟然會說出這種話來,難道這才是媽媽的本來面目?

「姜紅,我愛你!我好喜歡你,你是我的姨媽老婆,叫我老公!」

「老……老公……哎呦……太大了……弄死老婆了……好老公的雞巴好大……用力肏老婆大姨的老屄……用力……幹我啊!」

「好的!我要幹死你紅紅老婆,我要肏爛你的老騷屄!把精液送入你的陰道和子宮,肏大你的肚子,讓你懷孕,讓你生黃陽的老子宮懷上親外甥的孩子!我要你為我生孩子!幫黃陽生個親弟弟。」

「呃……啊……紅紅要為親外甥陳松生孩子……我願意懷上你的孩子……肏大姨媽的肚皮……紅紅要幫松松生兒子!」

「來了!姨媽!我要射了!你要好好接收我的精液啊!」表弟大叫起來。

媽媽也呼應道:「啊啊啊!我也到了!要吹了!要泄了啊!紅紅姨媽老婆要高潮了啊!」

隨後,房內陷入了沈靜。我貼著房門仔細聽著,不知道里面到底如何了。

過了一分鐘左右,聽到媽媽開口道:「你快下去吧,我這個姿勢真的會懷孕的。」

表弟卻說道:「我就是想讓大姨你懷孕,讓你的卵子被我的精子侵犯,讓你變成大肚子姨媽。」

「真這樣的話,我還怎麽見人啊,你這個小畜生。我要去穿衣服了,今天的事,你不準說出去,不然我不會放過你的。」

「好的,大姨,今天的事是我們兩個人之間的秘密。你的衣服還在沙發上呢。」

我聽到他們從床上下地的聲音,急忙跑回了自己房間,關好了房門,躺在床上假裝睡著了。

過了幾分鐘,有人打開我房間的門進來了。

「表哥?」原來是表弟進來了。

「嗯?」我假裝剛剛睡醒的樣子,「什麽事啊?」

「沒事,就是看看你醒了沒有。」表弟一屁股坐在電腦前玩起電腦遊戲,好像剛才他和媽媽一番風雲的事根本沒發生過一樣。

我盯著表弟看了一會,便去了客廳。媽媽已經穿好衣服,坐在沙發上呆呆地看著電視。媽媽的眼睛紅紅的,明顯剛才哭過,她呆滯地盯著電視機,明顯心思沒在電視節目上。

「媽媽,你怎麽了?怎麽在發呆,有心事嗎?」我看著發呆的媽媽,腦子里幻想著表弟迷奸媽媽的景象,雞巴勃起了。

媽媽回過神來,「沒什麽,我在看電視呢。」

「哦。」我往媽媽房間里望了一眼,房間內床上的毯子皺皺的,明顯剛才有人躺過的樣子。

回到自己房間後,我和表弟一起玩著電腦。今天下午本來媽媽要去上班的,但是出了這麽檔子事,她也沒了去上班的心情,便請了假,整個下午一直坐在沙發上發呆。

傍晚,表弟厚顏無恥地留下來和我們一起吃晚飯。我和媽媽、爸爸,還有表弟坐在餐桌的四個方向,表弟的對面正好是媽媽。整場晚餐,媽媽一直低著頭不說話,躲避著表弟的目光。表弟也不講話,一直偷偷看媽媽。爸爸則在不斷說著今天單位里發生的有趣事。我一邊回應著爸爸,一邊觀察著媽媽和表弟的反應,腦子里又幻想起媽媽被表弟迷奸、強奸的場景。

吃完飯,媽媽在廚房里洗碗,爸爸躺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睡著了。我看到表弟偷跑進廚房里去了,我心里懷疑他會去調戲媽媽,就偷偷地躲在廚房門外偷聽。

「陳松,你幹嘛?你姨父和表哥都在外面呢。」媽媽低聲道。

表弟也壓低聲音:「好大姨,你的腿好白,好滑啊。」

「你別這樣,我在洗碗呢。你別摸我腿啊,別掀我裙子……」

「你洗你的,我摸我的。不會被發現,嘻嘻嘻。」

「不要……別摸那里……我要叫人了,你快住手。」

「大姨,你想喊姨父和表哥來這里看你被我摸得發情的樣子嗎?」

「你!你無賴……你別摸我屁眼啊……」

「大姨,你幫我吃吃雞巴,讓我快點射出來,這樣我就放過你。」

「你這個混蛋,你為什麽要這樣對我?」媽媽的聲音開始嗚咽。

過了一會,廚房里傳來「吸溜,吸溜」聲,以及表弟的呻吟聲:「哦,爽啊,大姨的臭嘴真是棒啊,技術不錯嘛,你經常幫姨父口交是嗎?」

「吸溜」「吸溜」「嘖嘖」「吸溜」「哦,出來了。大姨,你這個老妖精,嘴巴那麽能吸啊。張嘴給我看看,不錯就是這樣。動動舌頭,攪一下精液,對對,就是這樣。咽下去吧。」

「這樣可以了吧?你快把你那東西收起來,滾出去吧。」媽媽啜泣著說道。

我聽到表弟拴皮帶的聲音,馬上躲回了自己的房間,腦子里全是媽媽幫表弟口交的畫面,雖然我沒看到口交的場景,但是我完全能想象得出來,我忍不住用手擼著高高翹起的雞巴。

晚上表弟住在了我家,他和我睡一張床。半夜的時候,我醒過來發現表弟不在旁邊。我走到客廳里聽到廁所里有動靜,就貼在廁所門上偷聽。

廁所里傳來了媽媽和表弟交媾的聲音。此時媽媽好像已經被肏得發情了,一直輕聲叫喚著「好老公,陳松爸爸,幹死女兒姜紅,肏死大姨」之類的話語。而表弟則是喘著出氣,一言不發的樣子,像牛一樣肏著媽媽的騷屄。

我聽了一會,聽到表弟和媽媽雙雙到達高潮後,便回到自己的床上裝睡。表弟回來後,我也一直假裝睡著。後半夜,我失眠了,一直想著媽媽和表弟的事,不知道以後事情會怎麽發展,但我能肯定表弟不會放過我媽媽的。我對於表弟做的事,既羨慕又有點生氣。每當我想起表弟對媽媽的所作所為時,我都會感到很興奮,媽媽被人侵犯,我的內心雖然會生氣,不過更多的是一種莫名的快感。我打算靜觀其變,以旁觀者的角度觀察事態的發展,雖然這樣做很對不起可伶的媽媽,我不配做媽媽的兒子,但是我真的好喜歡媽媽被人迷奸、強奸。我親愛的媽媽,對不起了,原諒你的窩囊兒子吧。

第二天一早,表弟就回家了。此後,直到我去念大學,表弟隔三差五就會來我家寄租,我知道每次他來的日子,媽媽總是會變得很異樣。一開始媽媽躲著表弟,看到表弟就慌得不得了,但是慢慢地媽媽開始變得和表弟親近起來,她有時會有意無意地提起表弟。後來,表弟來我家的時候,媽媽不再像以前一樣不安了,她會看著表弟媚笑,甚至會和表弟用眼神交流。

在高三畢業的那個暑假,我在爸媽的房間里偷偷裝了針孔攝像機,主要是想偷拍媽媽和表弟偷情的畫面,順便拍一些爸爸和媽媽做愛的視頻。但是令我意外的是,我不光拍到了媽媽和表弟偷情的視頻,在視頻里還出現了我二姨姜玲和三姨姜秀的身影。

視頻拍攝的時間是在某天中午,那天我和爸爸都不在家。二姨姜玲赤裸著身子,只穿了一雙水晶短黑絲襪,她緊閉著雙眼,昏睡在媽媽的床上。媽媽和三姨姜秀也脫得赤條條的,媽媽只穿著深肉色的短絲襪,小姨穿了灰色的短絲襪。

針孔攝像機裝在電視下面的木櫃里,媽媽和小姨躺在二姨的左右兩側,她們的臉正對著電視機,就好像對著鏡頭似的。

「老公,你快來嘛。」「好兒子,來媽媽這里,媽媽寵你。」媽媽和小姨對著臥室門口招呼著。

數秒後,表弟出現在畫面中,他也脫光了衣服,只是下身穿了一條紫色的連褲開檔絲襪,粗大的雞巴從褲襪檔口處高高翹起著。

「老婆,媽媽,松松來了。」表弟跳上床,摸著媽媽和小姨的老奶子。

「討厭,今天的主角是你二姨,你別老是玩我們。」小姨笑著拍打著兒子的手。

表弟把註意力集中在二姨姜玲身上,點頭道:「多虧了大姨老婆和媽媽老婆迷暈了姜玲這個老騷貨,我才能有機會好好玩玩這個老屄。今天我就要達成迷奸姜家三姐妹的偉大壯舉。」

表弟說著話,就撲在了昏睡的姜玲身上,他迫不及待地把雞巴捅入了姜玲的老屄之中。之前媽媽和小姨已經用手指扣過二姨的騷屄了,所以現在二姨的騷屄濕漉漉的,還往外冒著白漿。

表弟一邊肏著二姨的騷屄,一邊舉起二姨的腿,用嘴舔著二姨的黑絲襪腳底。媽媽跪在表弟的背後,自覺地幫表弟舔屁眼。小姨一屁股坐在自己二姐頭上,用騷屄頂著二姨的鼻子玩耍。

「嗯……嗚……」昏睡中的二姨皺著眉頭,嘴里不斷發出呻吟,也不知道她是爽呢,還是痛苦呢,又或者二者兼而有之。

肏了整整半個小時,他們的姿勢已經換了三次了,表弟還沒有射出來,他仍舊兇猛地撞擊著二姨的騷屄。

突然間,二姨輕呢一聲,竟然醒了過來。她意識到發生了什麽後,露出了一副完全不敢相信的表情。

「大姐?三妹?松松?你們……在幹什麽?」二姨並沒有掙紮,任由表弟肏著自己,她楞楞地看著脫得赤裸裸的姐姐和妹妹,根本沒回過神來。

「呀?藥下得少了。」媽媽從床頭拿過一個玻璃瓶和一塊毛巾,她把瓶子里的液體倒在了毛巾上,「妹妹你別亂動。」

「你……你要幹什麽?!」看到媽媽拿著毛巾撲過來的樣子,二姨終於開始掙紮了,「你們要幹什麽!」

小姨按著二姨的雙手,表弟壓制著二姨的雙腿。媽媽坐在二姨的肚子上,用毛巾捂住了二姨的口鼻。

「嗚嗚……」二姨徒勞地掙紮著,過了一小會,她的掙紮就變弱了。二姨翻著白眼,眼皮漸漸沈下。她努力想保持清醒,但意識越來越模糊,最後她陷入了昏睡中。

媽媽拿下毛巾,翻了翻二姨的眼皮,笑道:「這乙醚真好用,那麽快就把她弄暈了。」

表弟哈哈笑道:「好啊,就讓我來徹底征服這位睡美人姨媽吧。」

在表弟迷奸二姨的期間,二姨還醒過來兩次,但每次都被媽媽和小姨用沾了乙醚的毛巾捂暈了。可伶的二姨姜玲只能在迷迷糊糊中悲慘被自己的親外甥迷奸了。

他們一直玩到下午五點多,表弟才抱著昏睡的二姨離開了臥室,媽媽和三姨穿好衣服後,也離開了臥室。

我看完視頻,對著屏幕,第三次射出了精液,喘著粗氣點開了下一天的視頻……

後來我去念了大學。我的大學在外省,只有寒暑假才會回家。所以,我並不清楚表弟和媽媽她們的最新進展。

直到有一天,我接到爸爸的電話。他告訴我,他和媽媽離婚了,原因是媽媽出軌了。我問爸爸,媽媽是和誰出軌的,爸爸並沒有告訴我,只是在一個勁地嘆氣。我心里猜到了七八分,多半是表弟和媽媽的奸情被撞破了。

我請了假,坐火車趕回家里。家里只有爸爸在,媽媽已經搬走了。爸爸的眼睛紅紅的,並沒有提起媽媽出軌的事,只是和我草草地聊了一下他和媽媽離婚後的打算。我安慰了爸爸一番,就離開家,去了媽媽在外面新租的屋子。

我敲了門後,來開門的是一位比媽媽大幾歲的老阿姨,她留著頭燙成棕色的短發,穿了條白色側開裙子和黑色上衣,腳上是一雙肉色的短絲襪和紅色涼拖。她叫王麗,是我媽以前的同事,也是我媽的好朋友。

我看到王麗阿姨的絲襪腳後,雞巴竟然有勃起的沖動,「王阿姨好。」

「是黃陽啊,你快進來吧。你媽媽剛和你爸爸那個啥了,你正好來安慰她一下。」王麗阿姨帶我進了媽媽的臥室。

臥室里媽媽坐在床邊,二姨和小姨則坐在她對面的椅子上,表弟也在屋內。表弟一看到我來了,無意間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我瞥了表弟一眼,心里冷笑數聲,便坐在媽媽身邊,摟著媽媽的腰,假意安慰媽媽,實際上我一直在偷偷瞄著在場的四位熟婦的絲襪腳。

待了一會後,我便以要回去再安慰一下爸爸為理由,起身告辭了。王麗阿姨本來想和我一起走的,但是她被媽媽硬留下了,非要她再陪一會。

我看到放在床頭的玻璃瓶子和白色毛巾,又看到表弟舔著嘴唇看王麗阿姨的樣子,心里已經明白了之後這里將會發生的事。

我離開了媽媽家,並沒有回家,漫無目的地走在馬路上。爸爸和媽媽會離婚是我沒料到的,因為我壓根就沒想過媽媽和表弟的事會敗露。其實我早該想到,天下無不透風的墻,這種事一直做下去的話,遲早會暴露的。我踢著路邊的小石子,想起了媽媽、二姨、小姨看表弟眼神,真是令我嫉妒羨慕恨啊。我偷眼看著路邊走過的穿絲襪的各位阿姨,把這些阿姨的樣子和媽媽三姐妹的形象重合起來幻想,下面又漸漸硬了起來。

不久後,我又回到了學校繼續念書。直到我畢業前夕,我收到了一封媽媽結婚的請柬,媽媽結婚的對象就是表弟。我請假回了老家,媽媽的婚宴擺在小姨開的小飯店里,親戚朋友幾乎都沒來,一共只擺了兩桌,而且這兩桌還沒坐滿。

媽媽姜紅穿著大紅色的旗袍,腳上是一雙深肉色的短絲襪和黑色的高跟鞋。她把頭發盤了起來,臉上化著濃妝,她的小腹凸起著,明顯是懷孕了。

二姨姜玲穿了紅色的連衣裙,腳上穿了黑色的短絲襪和一雙白色的涼鞋,她也懷孕了,肚子凸得大大的。

小姨姜秀穿了紫色的禮服,下身是黑色的長襪,腳穿一雙大紅色魚嘴高跟鞋。她正挺著懷孕的大肚子給大家發煙。

表弟陳松穿了一套黑色的西裝,戴了根花領帶,樂呵呵地給大家敬酒。

在座的人全都表情很自然,沒有流露出絲毫的不自在。我環顧著酒席上的眾人,心中已經了然,這些會來參加媽媽和表弟婚禮的人,多半也都是些淫亂放蕩,亂搞男女關系的人吧。

坐在我邊上的王麗阿姨笑著對我說道:「黃陽,聽說你二姨和小姨也離婚了?你兩位姨父和她們還吵得挺兇的是嗎?」

我看著王麗阿姨高高凸起的肚子,笑道:「這我倒不是很清楚,最近我學業忙,很少管家里的事。」

這時,坐在王麗阿姨另一邊的一個胖子往王麗的碗里夾了一些菜,他笑道:「媽,你多吃點這個,你不是最近喜歡吃酸的嘛,這個味道好。」

我認識這個胖子,他叫徐偉,是王麗的兒子,我從小就跟著他玩。長大後,我們的聯系就少了,要不是他喊「媽媽」,我都差點認不出他來。

徐偉摟著王麗的腰,另一只手摸著王麗的肚子,笑道:「媽,孩子在動呢。」

王麗掃了我一眼,用手拍著徐偉的手道:「你壞死了,那麽多人呢,回去再弄。」

我假裝沒看見王麗母子的互動,把目光轉向媽媽和表弟。媽媽也看向我來,她紅著臉舉杯向我點頭致意。

我剛拿起酒杯打算回敬,表弟就看到了我,他冷笑著摟著媽媽,用嘴親在了媽媽的嘴上。媽媽收回在我身上的視線,深情地望著表弟,二人抱在一起,在眾人的起哄聲中,激烈地舌吻著。

飯後,我起身告辭離開。表弟摸著媽媽的肚子,笑著在我耳邊低聲說道:「表哥,你媽的老屄真他媽的刺激,我要永遠肏你媽屄,我他媽是你爸爸,我要幫你生個弟弟。」

媽媽在一旁笑道:「你們兩兄弟在嘀嘀咕咕什麽啊?很久沒見了,有很多話說嗎?陽陽待會來我們家新房玩吧,和陳松好好敘敘舊。」

我搖著頭拒絕了。

當我走出飯店時,淚水劃過了我的臉頰,心里只有一個念頭:我媽被表弟奪走了,真他媽逼刺激。

如果上天再給我一次機會,讓我選擇當年是否要阻止表弟的話,我還是會選擇靜觀其變。

(完)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