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第一次被別人插入

我和妻子是在大學校園里認識的,彼此都是初戀。

那時候的她還是我的女友,羞澀,傳統,對性完全懵懂無知。

我們似乎是注定的姻緣,很奇怪,總也拆散不了。

大三的上學期,我想通了,放棄了對一個女神的固執地暗戀后,感情的道路瞬間就打開了。

和妻子認識的那段日子里,彷佛空氣里的每一個分子都是跳動的!我們兩有說不完的話,2007年的大學校園里,最流行發大段的短信。

我們包了800條的短信包,但是仍然要超支。

那個時候QQ還沒有這麽普遍,手機上網遠沒現在發達。

爲了多發文字,每條短信都會寫足,然后再發送。

如果單相思不算戀愛的話,我和妻子都是彼此的初戀。

從此,南部省會的大學校園里,多了一對單車情侶,后座上的妻子單純而幸福,手握單車龍頭的我,彷佛把握著我們共同的幸福,在校園的林蔭道上一路狂奔。

很快,一年過去了,妻子大學已經畢業,她幾乎沒有憂郁,選擇留在了這個城市。

我在校園附近找了一個住處,把她的行李搬了過來,我們住在了一起。

她開始第一份工作,拿著微薄的薪水,我們滿足地過著二人世界,卻不知道有一個危機一直存在。

妻子的父母並不同意她的選擇。

而妻一直沒有告訴我這個事實。

有一天晚上,我們做完愛以后,妻子告訴我,她爸爸托她叔叔給她在鄰近省份的一個旅遊城市G市找了一份工作,她爸爸一定要她去。

她問我:如果我去了,我們是不是就完了?我理智地分析了距離可能會導致的結果,然后她哭了,我們緊緊地擁抱在了一起,我也流下了淚水。

不久幾天,我帶上她的行李,送她上了南下的火車。

而我,即將面對畢業,求職和考研同時進行。

我來不及悲傷,就投入到緊張的畢業生涯中去了。

到2009年3月份,考研的成績已經公布,求職的結果也大致清晰。

我基本定了下來,還是在本校攻讀碩士學位,雖然很想馬上工作,但是2009年的金融危機的威力實在驚人,我雖四處奔波,終究工作不如人意。

定下前程的我,終于第一次買了去G市。

買最便宜的綠皮車廂,晚上10個小時車,臨晨5點到達,坐摩的到達妻子的住處。

寒風中,她穿著睡衣在小區門口等我。

看到她的那一刹那,幸福感油然而生。

我吃完了她炖的排骨湯后,急忙洗澡,而她已經在床上等著我。

我掀開被子,熟悉的體香進入我的鼻孔,我壓倒在她身上,熟練地吻上了她的唇,探索著她的香舌,妻子很配合地伸出舌頭,我們交纏在一起。

我的手指探索到妻子的私處,下面已經泛濫得不成樣子,我打趣著說:都這麽濕啦?妻子沒說話,保住了我,而小手則抓向我的陽具。

我當然已經一柱擎天了!我一插到底,妻子里面濕熱不已,她已經開始動情地扭動,太久沒有相互相互依存的肉體,火熱,激烈。

我在G市呆了五天,這五天,我似乎把一年內積攢的精華都揮灑了出來。

每天我把晚飯做好,等妻回來,吃完飯就洗澡,然后就大戰到底。

第二天早上,也必然要來一發。

暑假來了,我在G市呆了整整兩個月,正是這兩個月里,改變了我和妻子日后的生活。

G市是旅遊城市,山水甲天下。

妻子上班的時間里,我買好菜,其余的時間就是玩。

我在G市能玩的地方都玩了個遍,最后還是回到了電腦前。

最后,如朋友們猜測的,我接觸到了綠帽文。

在此之前,我看了無數的A片,但是幾乎已經到了百毒不侵的地步,再絕美的女優也引不起我的興趣,反而是綠帽文,讓我的JJ昂首挺胸,激動不已。

那個時候看的綠帽文很雜,什麽類型的都有。

我不自覺地把文中的女主角幻想成女友,經常分不清文中被民工/癡漢/同學淩辱的美女是自己的女友還是別人。

尋求刺激的我,會拿出JJ手淫,並按照色文的情節,幻想女友和猛男在做愛。

那時候最喜歡幻想的場景就是一個雞巴巨大的男人仰面躺著,而女友則全身赤裸地坐在猛男的身上,猛男的大雞巴插入在女友的陰道里。

女友自己摸著乳房,腰肢在瘋狂地扭動。

每幻想到這里,撸不過兩分鍾,就噴射了。

射完以后是無盡的空虛。

日複一日,我越發感覺自己已經陷進去了。

和女友做愛的時候,我也開始幻想。

甚至說一些讓別人一起來操她的話。

她有時候會配合,有時候會沈默。

朋友們通常會用到調教這個詞,但是這個詞用在我和女友身上並不貼切。

我在發現了自己這個癖好以后不久,就在一次深夜后的水乳交融后,深沈而真誠地告訴了女友這個事實。

我說:我要告訴你一件事,你不要害怕。

女友說:什麽事,你不要嚇我。

我說:你會接受不了,但是你千萬要相信,任何時候我都不會傷害你。

我要告訴你,是因爲我覺得我已經獨自承受不了這個壓力了。

女友:你說吧。

我:我想讓你和別人做愛。

我頓了頓,女友沒說話,我繼續說:可能是色文看多了,我特別喜歡幻想你和別人做愛,我會很興奮。

並且我現在是真切地體會到,我真的希望你和別人做,我想看到別人的雞巴插進你的陰道。

想看到你在別的男人的抽插下達到高潮。

我很愛你,愛你越多,這種怪異的想法越重。

我記得那天晚上我們聊到很晚,但是基本是我在說話。

聊天的內容我不能完全記起。

最后,女友說:你不要擔心,也不要有心里壓力。

那種色文你少看一些吧。

我明白,絕對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能說服她。

對沒有這個奇怪癖好的人來說,這無異于滅絕人倫吧!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們還是恩愛如初,我們都避免提及這個話題。

過了一段時間,我開始在我們愛愛的時候說一些找個猛男一起來干你吧的話來刺激她,而女友也開始慢慢回應我,有時候則是默許地配合。

從她的身體,我可以明確感受到,由于這些催化劑而帶來的作用。

明顯的,她下面分泌的愛液更多了,腰肢的扭動也更加瘋狂。

有時候,她會問我,你找個什麽樣的人來操我?我告訴她:你喜歡什麽樣的?我喜歡帥的,稍微胖一點的。

我說:好,那就找一個帥哥,他的JJ很粗大哦,比我的大多了。

我們兩同時把JJ插進你的陰道吧!女友很天真地說:怎麽可能同時插兩根啊。

從此,我們做愛的時候,多了一項調情的方式。

它的作用很明顯,讓我和女友都變得興奮,刺激。

但是我射精以后,則內心出現一種倦怠,甚至對淫妻這個念頭有一點反感。

本能地避免去繼續考慮這個問題,這其實是一種潛意識的逃避。

女友在清醒的時候,絕口不提淫妻的事情。

可以說,做愛的時候的意淫並沒有實質性地推動過淫妻的進展。

頂多只是讓女友想象到了這種情景,也體驗到這種方式的刺激感。

女友最終同意和我一起玩這個成人遊戲需要跨越的兩個巨大壁壘是:安全和愛情。

安全主要是顧慮社會大衆對這種荒唐行徑的批判,如果事迹敗露,肯定會名譽掃地,十分丟臉;安全的另一個方面是我們尋找的遊戲伴侶本身可能帶來的危險,包括他的健康問題和人品惡劣帶來的危機。

愛情問題則是女友最深層次的擔憂,她一直困擾的是爲何她的男友念念不忘地想讓她和別的男人上床做愛?在她對我能確信之前,她懷疑我是不是不愛她了,在設計她?或者最大的可能是我以她作爲籌碼,交換她,目的是爲了和別的女人上床。

得益于對女友心理的分析,我用一種緩慢的說服方式,逐步地解除了女友的戒備。

我在一些專門的網站上看了大量的色文,其中不乏對淫妻男女心理的分析,有一些確實很中肯;我還搜索了一些性心理的文章,獲益良多。

國外的一些色情片,把淫妻的心理描寫得很到位,比如有一部法國的電影,講述的是上流社會一個貴族,娶了一位年輕漂亮的女孩后,帶著妻子在古堡里度蜜月。

但是男主人公總是因各種原因,躲開了和新娘子做愛。

而新娘子在喝下仆人端上來的牛奶后,就奇怪地發情了,無法控制地想做愛。

第一次是和年輕的馬夫,然后是年老的管家,然后是一個女仆人,接著同時兩個下人,同時和新娘子做愛,一次又一次。

每次新娘子苦苦等待男主人回來,很甜蜜地在一起,但是剛開始要做愛的時候,就有事被打斷了。

有一次,男主人公帶著新娘子在野外,纏綿一番后,寬衣解帶,正欲行事,年輕的馬夫來了,和男主人說了幾句,男主人就離開了。

新娘哀怨地看著丈夫離開,然后跟隨馬夫來到上次他們做愛的地方,開始激烈得享受起來。

而這所有的一切,其實都是男主人的設計,並且他都全程觀看妻子與家丁的做愛過程。

新娘慢慢喜歡上了這種肉欲,她開始喜歡群交,即使不給她喝催情的牛奶,她也開始需要。

男主人最后一次看到新娘子自己從臥室里走到仆人的家中,自己解開睡衣,和仆人們搞到一起,他滿足地笑了。

最后,男人帶著妻子一路歡笑從古堡離開,車子徑直開到一個俱樂部門口,男主人帶著漂亮的妻子登堂入室,大廳里一衆男女鼓掌歡迎。

年輕的妻子微笑著脫下外套,露出了充滿活力的胴體,毫不扭捏地和其中一名男子愛撫起來。

這部電影后來女友也好奇地觀看了,她覺得真的很不錯,當然這是后話了。

我找到了一個契機。

我的持久力差,一般10分鍾不到。

女友明顯地沒有滿足。

我內心里很希望女友能得到滿足,很希望看到她得到性高潮。

但是這麽多年了,她居然沒有一次劇烈的性高潮!這和女友的體質有一定關系,但是我的原因也居多。

我告訴她,我現在還這麽年輕,以后這種情況會更加惡化,我每天都在走下坡路,而你會逐漸成熟,對性的需求會更加旺盛。

男女在性需求的走勢上完全相反。

性不和諧的問題幾乎困擾著每一對夫妻。

中年夫妻,貌合神離,夫妻各自沈浸在各自的世界里,或大吵不休,或不理不睬,性不和諧是其中一個很大的因素。

我無比真誠地表露自己的內心,把我最直接的想法毫不保留地告訴女友。

那時候是需要冒很大的風險。

對于不理解的人們,這樣的后果會導致尊嚴的喪失。

慶幸地是,女友理解了我。

我們的感情很好。

在感情上面,我們幾乎從來沒有懷疑過彼此的忠誠程度。

在說服她的時候,取得了很大的進展。

她從一開始的抗拒和懷疑,開始逐漸平和地和我討論這個話題,這很重要,說明是在理智的情形下談論這個話題了。

但是在后來,我才發現,我其實並不徹底了解她的內心,或者說我不徹底了解女人心。

當我回憶的時候,我猜測其實在很久以前的某個時間,女友就已經在內心里同意了這樣玩,但是她出于保護自己或者是謹慎的心態,她居然隱藏得很好,完全沒有表現出來,以至于在第一次她突然提出可以和單男做愛的時候,我完全懵了!第一次的經曆太刺激了,雖然我沒有親身經曆,在后面的章節我會詳細描述的。

在我讀研的第二年,女友終于決定從G市回到我上學的城市,她辭去了她父親給她安排好的工作,不顧一切地回到了我的身邊。

我在學校租了一間宿舍,和她住在了一起。

她開始認真準備職稱考試,而我除了上課,還要去做家庭教師賺生活費。

后來我們在學校附近和朋友租了一個三居室,故事的開始就從這個三居室開始了(並不是和這位朋友,哈哈)。

日子波瀾不驚地進行著,她后來進入一家外資企業做財務職員,我辭去了家庭教師的事,開始準備碩士的實驗,找工作,畢業。

偶爾約同學和朋友來到我們的住處相聚,打牌。

三居室的主臥是我們住著,里面有獨立的衛生間。

另外還有兩個次臥,期間換了幾任室友,基本都是本校的情侶(再次讓你們失望了,也不是他們)。

2012年,我畢業了。

找了幾個工作都不理想,我嘗試著去考了臨近城市的一個事業單位,居然上了,工作環境並不好,爲了糊口我也去了。

在就職培訓三個月期間,在四合院論壇里,有一個大學生加了我。

一聊,居然就是校友,由于這個原因,信任建立了起來,距離也拉進了,我和老婆都叫他小張。

那段時間內,聊了很多,得知他有一個高中時期的女友,在江蘇老家讀大學,一年難得見幾次,特別饑渴,撸得很多。

也有淫妻情結,但是應該遠沒有我程度深。

我把小張的照片給老婆看了,老婆說挺不錯的,看著挺干淨的。

我知道這是很高的評價了,因爲老婆是有輕微潔癖的人,玩這個是有心理障礙的。

老婆說不玩,可以聊聊。

我迫切地想進一步,她一點也不答應,有時候還和我急眼,我只能放棄了。

和小張聊的很多,逐步的,我讓他看完了我給老婆拍的裸照和生活照,還有我們平時記錄下來的做愛的視頻。

應該說他對老婆的身體已經很熟悉了。

我知道他很想見見我老婆,但是不知道怎麽和我提。

我也試探過老婆,問是不是可以和這個小師弟見一見?老婆並不十分情願,我實在沒辦法。

那時候阻礙最大的其實是我和老婆兩地相隔。

我培訓期間,每周回去一次。

雖然兩個城市只相隔60公里。

和小張交往了大概兩個月。

他說他想考研,想出來租房住。

他提出是否可以租下我們的一個次臥。

那個時候次臥剛好空出來一間,老婆一直在招租。

我和老婆一提,她居然想都沒想,十分爽快的答應了。

她特別指出,那方面,想都別想!她的顧慮是小張和我是同校,這關系太近了。

我滿口答應:完全聽你的,只要你不願意,我絕不勉強。

周末我回去了,聯系了小張,告訴他我們的地址,他騎車到了樓下,我和老婆迎接了他。

很明顯的看出來,他很緊張,手足無措。

而我居然也略顯尴尬。

老婆的表現很淡定,話不多。

三個人都是第一次,沒經驗。

我帶著他看了房子,他簡單看了下,說,挺好的。

然后我們聊了一些考研的事情以及研究生學習的事情,我把過來人的心得體會和他分享了一下。

小張很客氣,連連道謝。

分別的時候,他說過幾天就把東西搬過來。

于是我就給了他一套鑰匙。

我回到單位后,老婆打電話來,說小張搬進來了。

我簡單地回答說知道了。

我問她:人老實嗎?老婆說很老實啊,眼睛都不敢亂看,哈哈。

波瀾不驚地過了快兩個月,一直毫無進展,我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那時候正是快要培訓結束,要分配工作單位了。

小張白天去學校圖書館自習,晚上回來。

和我聊天的時候,我總是鼓勵他多找我老婆聊聊,他說我老婆回來后,基本就把自己關在主臥了不出來的。

我們的主臥有內置衛生間,她幾乎可以不用出來。

只在做飯的時候才會出現。

他說晚上看著我老婆的裸照打手槍,人就在旁邊卻吃不到,太痛苦了。

我也愛莫能助。

不過,小張並不像其他的單男那樣急色,他那時候的學習壓力應該也挺大,只是晚上回到房間,寂寞難耐。

周末我回到家里,和老婆急不可耐地開始了愛愛,到激動的時候,我就開始挑逗她,我說小張就在旁邊,我們叫他過來吧?她閉著眼睛,居然很清醒地拒絕了。

又一次,我們在清醒的時候說好了,老婆答應了讓小張一起操她!我激動啊,趕緊給小張打電話,我語無倫次地告訴他:你回來,你嫂子同意了。

小張說:好,我立即回來。

然后我和老婆在床上躺著,我把老婆的衣服脫了,開始撫摸她,她動情了,慢慢地開始緊張了,她遲疑了:老公,我們還是不玩了吧,我好緊張。

我說,沒事的啦,有我在呢。

我們聽見了大門的聲音,我們知道小張回來了,我也開始心跳加速,臉上火燒一樣。

老婆立即把被子蓋好了。

不久,小張敲門了,我說,進來。

他進門后,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啦。

連忙問好:師兄,姐,你們好。

我幾乎忘記我是怎麽招呼他的了,我和老婆就那麽坐在床上,蓋著被子,很熱。

小張則站在門口。

我明白我必須要推進了,否則就要黃。

于是我說,我先和你嫂子玩一會兒,你等下加入。

他說,好的。

我翻過身去抱著老婆,她滿身大汗,我去吻她的時候,她頻頻笑場。

最后,老婆說,還是算了吧,我進入不了狀態。

我們都很沮喪,只好讓他先出去。

第一次就這麽失敗了。

又過了個把月,我們還是過著雙城的日子。

一天晚上,我和老婆聊天,那天她很配合地和我聊起了淫妻的事,我們和北京的一個朋友聊了好多年了,老婆唯獨對這個男人很喜歡,並且說了以后有機會去北京,就找這個男的玩3P。

我們兩開始意淫起來。

很自然就玩起了角色扮演來。

在電話里的文字做愛結束后,我就開始上床睡覺。

一個人的日子很孤單,在這邊我租的房子很簡陋,只是作爲老婆過來的時候用于落腳的,沒有電視,沒有空調。

我只能玩手機。

打開我用于交友的QQ號碼,浏覽了一下群里的聊天記錄,和幾個聊的好的朋友說了幾句,看看時間不早了,就睡下了。

鈴鈴鈴,一陣電話響了起來(我喜歡用複古的電話鈴聲作爲手機的來電提醒),我迷迷糊糊地起來接電話,看了下,是老婆打來的,再一看,淩晨零點半多了。

老婆說:老公,你睡了啊。

我說:是啊,你怎麽還沒睡?老婆說:我今天不知道怎麽了,和你聊了電話后,就一直不想睡。

她欲言又止,但是我卻沒有體察出來。

我習慣性地打趣起來,說:你是不是思春啦?要不老公現在回來滿足一下你?老婆說:都怪你啊,你和我聊那些,現在睡不著了。

我下面都濕了,流了好多水啊。

我一聽這話,感覺到有意思,但是仍然沒有意識到實際上老婆這是在試探我。

我說:小張就在隔壁啊,你打開門叫他進來啦。

老婆說,不好吧。

小趙他們兩口子都回來了。

我這下徹底清醒了!我從床上彈了起來,嗓子不知道怎麽突然就干了。

我立即說:沒事的,都這麽晚了。

他們肯定已經睡了。

你們都關著門,根本不會知道的啦。

老婆說:會聽到啊。

小趙他們做愛的時候,我都能聽到他老婆叫的聲音呢。

原來老婆今晚上真的是性欲發作,極度想做愛啊。

后來我們分析,她說那天晚上應該是她的排卵期,因此性欲特別旺!我知道這個時候我一定要抓住機會了,我朝思暮想的日子終于來了,而且是如此的毫無征兆!幾乎是在我要放棄的情況下,我心里默默地念著:幸福來得太突然啦!我拼命地平複好自己的心情,但是我仍然感覺到自己口干舌燥,而且全是居然不可思議地開始發抖!我知道,這是我極度緊張的表現。

我說:老婆,你是不是真的準備好了?你放心,我以前和你說的,都是真誠的,我愛你,真的特別喜歡和你做愛。

但是我也特別喜歡你和別人做愛。

我喜歡看到別人壓在你的裸體上面的畫面,我也喜歡你得到快樂。

她沈默了一會兒,說:那好吧。

我快速地反應起來,說:你去把門鎖打開。

你開鎖的動作可以輕一點。

門打開以后,你就在床上等著吧。

老婆說:好吧。

電話那頭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然后又有一些雜音,過了好久,沒有動靜。

我一直在等著,時間在這一刻真的過得太慢了。

終于,老婆說話了:老公,你還在不?嗯,我在啊。

門打開了。

好的,你在床上了嗎是啊。

老婆,你現在把衣服都脫光!說完這句話,我臉上像火燒一樣,喉嚨硬了起來。

頓了頓,我繼續說:我現在給小張打電話,叫他過來。

老婆沒說話,然后又加了一句:你叫他別敲門。

我說好的。

然后就挂了電話。

我顫抖著撥通了小張的電話,電話只響了幾下,他就接了。

師兄?我直接說:你嫂子同意了。

你去她房間找他吧!啊?不好吧,趙師兄他們也在啊?我靠,居然和我老婆的借口一樣。

我說:沒事的,你嫂子已經把門打開了,你開門的動作小一點,關門也是。

她已經把衣服都脫光了。

小張支吾了幾句,就說好吧。

然后我就挂了電話。

我立即又撥通了電話,老婆很快接了。

我告訴她我已經和小張說了,他等下就進來,老婆來了一句假惺惺的:你真的說了啊!我的好老婆啊,自己都那麽想了,還這麽說,也太假了點吧,哈哈。

不過我知道這是女孩子的矜持,因此就沒戳穿她。

我自己也生怕她會打退堂鼓吧。

老婆說:我現在好緊張啊,好熱。

我說:我也是啊,全身都打顫呢!我好像聽到響動,果然,老婆說:他進來了。

然后,我就聽到一聲,晴姐,小張私下里都是喊老婆晴姐的。

老婆說:我不和你說啦。

我趕緊說,好吧,那我挂電話了。

電話挂掉后,我鑽進了被窩。

六七月的天氣,我居然全身打顫,牙齒都在打架,覺得有一點冷。

我裹緊了被窩,覺得舒服了一點。

這個時候,小張應該已經鑽進了老婆溫軟的被窩,撫摩上了老婆光滑的赤裸胴體了吧!我放下手機又拿起手機,又怕打擾了他們。

劇烈地斗爭了很久,還是忍不住打通了老婆的手機。

喂,怎麽樣啊?老婆的口吻很平淡:什麽怎麽樣啊,他就在旁邊啊。

呵呵。

進去了沒哦?還沒,他還沒硬。

那你們在干嘛在聊天啊。

你當我是傻瓜啊,孤男寡女,都赤裸裸的,躺在床上就只是聊聊天?我不甘心,繼續說:他可能是緊張,你要鼓勵鼓勵他啦。

老婆的語氣開始不耐煩,說:嗯咯,他好緊張的,全身都發抖。

又說:你別打電話來了。

雖然很受內傷,但是我很聽話地挂了電話。

時間過得太漫長了,我約等了半個小時,猜測應該已經結束了吧,但是實際沒有這麽久。

老婆說:還沒呢,他在我身上,我挂了啊。

我懂了,腦海中立即出現了小張壓在妻子身上的場景,我似乎已經看到小張的陽具插入到妻子濕漉漉的小穴里了。

奇怪的是,我沒有過多的幻想這個場景,只是輾轉反側,怎麽也睡不好。

我躺著,把手機放在我的頭部附近,眼睛一會兒閉著,一會兒睜開,看看手機,又放了下去,慢慢地開始迷糊起來。

電話響了起來,是妻子打來的。

妻子說:他出去了。

我問:做了嗎?沒有,他一直沒勃起,搞得我倒是流了好多水。

我很失望,我繼續問:那他摸你了沒?妻子說:摸了啊。

而且居然是帶著一種特別不以爲然的口氣,但是明顯有僞裝的痕迹。

我說:你的奶子給他摸了啊?我明白我是故意問得這麽具體,目的是給自己找一些刺激。

妻子簡單的回答,是的。

我不樂意了,我要求她具體一點,把過程告訴我,但是她很不情願。

軟磨硬泡,她才說了一下,她說,小張進來以后,開始在床邊手足無措的,胡亂地找話聊了幾句,妻子讓他到床上他,他才上床。

他在下面把褲子脫了,鑽進了被窩。

開始兩個人在聊天,妻子問了他一些他女友的事情,我第一次打電話的時候,他們確實在聊天。

后來,小張開始摸妻子的乳房,然后又用嘴巴舔妻子的乳頭。

妻子讓他到上面來,小張壓在妻子的身上,抱著老婆,很自然地就接吻了。

但是小張很緊張,全身發抖。

我想,這經曆對于他來說,也是很不可思議,畢竟,他作爲單男,是第一次,和我們一樣,充滿了戒備,也有恐懼,還有刺激,興奮!他怎麽也進入不了狀態,妻子告訴我她甚至用手扶著稍微勃起的陽具往自己的淫穴里送,但是硬度達不到要求,根本進不去,即使勉強進去也立即就滑了出來。

最后,小張尴尬地說抱歉,他們繼續躺著聊了一會后,妻子就讓他回去了。

聽完老婆的敘述,我還是明顯地問了一句:他是不是摸了你的陰道啊?妻子若無其事地說:摸了啊。

我還想和老婆說,但是老婆打著哈哈說,老公我困了,我睡了啊。

我沒辦法,只好挂了電話。

挂了電話后,房間又陷入了寂靜。

不一會兒,小張發來了信息:師兄,我回來了。

我急忙問:怎麽樣?雖然已經知道了他的不舉,但是我還是想知道他們的情況。

小張說:不知道,可能是太緊張了。

我說:沒關系,總算開了個頭,以后熟悉了會好起來的。

我居然還想著去安慰這個差點操了自己老婆的所謂師弟。

接著我又問:怎麽樣,你晴姐的味道如何?小張說:挺不錯啊,皮膚特別好,也很漂亮。

我心里納悶,明顯得趕緊到對方的敷衍,沒有聊天的欲望。

心里一陣嘀咕,一種不舒服的感覺湧上心頭。

于是也草草地結束了談話。

房間里又只剩下一個內心翻湧的我。

可能是太困了,我腦海中浮現出很多組畫面,有我和妻子做愛場景的,也有她和小張糾纏在一起的場景,還有一些我看色文時經常代入妻子的場景。

又回憶起這麽些年以來我說服妻子的點滴,我似乎有點不敢相信,我絕對沒有想到,妻子的第一次是這麽發生的!我又詭異地笑了起來,突然又陷入沈思。

我很期待周末的到來,這樣我就可以趕回去,和妻子,小張一起玩3P了,這是我夢寐以求的啊!那天晚上,我就是那麽胡思亂想地睡著了。

很遺憾,妻子沒有把過程詳細而帶淫蕩地敘述給我聽,那個晚上,妻子和年輕的師弟在我們那個大床上激情四射的時候,我則一個人在出租屋里輾轉反側。

盡管妻子毫無征兆的第一次激情沒有給我帶來持續的淫虐快感,但是我幾乎達到了狂喜,我知道我長久以來盼望的勝利已經到來了,等待了這麽多年,我不介意接下來的路還會有多麽曲折。

第二天起來,果然下身濕了一灘,奇怪的是居然忘記了昨晚的春夢內容。

白天妻子在上班,雖然我發了好幾條短信,但是都沒有得到她的回複。

她上班的時候,總是會忽略我的信息,即使我打電話給她,也總是被匆匆得挂斷。

妻子不在這里,我沒什麽太大的動力回到那個出租屋,于是就又睡在了單位。

省得兩頭跑,還不用自己做飯。

好不容易捱到下班,打電話給她,她說在廚房做飯呢,有什麽事吃了飯再說吧。

我早早得躺在了宿舍的床上,手里捧著手機等著老婆上線。

第二天,我沒有任何心情去聯系小張,甚至本能地避免去想起這個人。

也許這才是我們綠帽子們真實的反應吧?當然過了這段時間,仍然會抵抗不住誘惑,這種別扭的感覺也會慢慢消散。

老公。

老婆,你來啦嗯。

我的乖乖,各位朋友們,字里行間,能看出來我多麽悲劇了嗎?老婆不動聲色地和我聊著,我也只好強忍著欲望,陪她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

老婆明知道我此刻最想和她聊什麽!這個小妮子,實在是太壞了吧。

最后,我問老婆:昨晚的感覺怎麽樣啊?感覺一般吧。

小張不行啊,你是不是騙我的啊。

沒啊。

小張說他和他女友一般都能有三四十分鍾。

反正昨晚他基本沒硬起來,害得我流了好多水。

腦海中立馬出現了老婆濕漉漉的私處,我的雞巴迅速地勃起,忍不住一只手緊緊地握住陰莖套弄起來,問道:他的小丁丁有沒有插進去?他啊,沒有吧。

到底有沒有啊,怎麽是沒有,吧?算是進去了吧,中間有一下,稍微硬了起來,我就把它塞了進來。

這麽說,是你抓著小張的丁丁插進了你的陰道?是啊,可沒幾下,他又軟了。

滑了出來。

好玩嗎?不好玩,下次再也不玩了我笑嘻嘻地說:別啊,我還要回來一起玩呢。

他需要口交才能勃起的。

那不可能,我才不會給他口交,太髒了啊。

我就這樣打雞血似的一直問著,老婆有一搭沒一搭地告訴我一些細節。

很久以后,我才慢慢把那天晚上的細節還原。

原來那天晚上確實是不怎麽成功的。

小張第一次做單男,直言確實很緊張,不知道怎麽回事,總是無法勃起。

而我妻子實際上卻挺放得開。

那天晚上,草草收尾,小張回去后還在和老婆聊天,並說好第二天早上還過去。

早上的時候,小張的狀態明顯好了很多,很堅硬。

小夥子的優勢也完全體現了出來,整整操了她半個小時。

不過老婆后來告訴我,小張不怎麽會調情,上來就是一頓猛搞,而且就那麽一兩個姿勢。

體驗也不太好。

小張很快就要面臨考研了,那個時候可能也是因爲這個原因,心理壓力比較大,否則按照那個年齡的小夥子的狀態,一夜都要來三次吧,何況還是別人的老婆。

在考研前半個月,小張自己提出要搬回去學校住,說是離圖書館近。

后來考研失敗,去了上海工作。

如今他也已經結婚生子,我們偶爾還是有聯系。

他也是淫妻愛好者,並且也和妻子坦白了。

他妻子是個老師(后來的經曆告訴我女老師這個群體確實不是浪得虛名),觀念開放,也接受了。

機會合適的時候,他們會來母校看看,再來我這里,說要把他老婆的第一次也給我。

哈哈。

姑且等著這一天吧。

哦,對了。

小張也把和我老婆的故事告訴了他妻子。

大概半年后,妻子懷孕了。

她辭掉了工作,來到我的城市備孕,從此告別了CS,開啓人生的新篇章。

如今兒子已經4歲,人到中年。

一言難盡。

后來我們還是認識了不少夫妻,但是主要約單男。

因此妻子很吃醋,爲了讓她接受,我就一直忍著不約夫妻。

有一次是和三對夫妻相約去溫泉酒店玩,那個時候我兒子才剛滿月不久,是妻子生産后第一次複出約活動。

我在酒店里,就負責帶我兒子,而妻子和對方三個老公都有了肌膚之親。

我實際上對其中一個人妻是很喜歡的,這個女人大我一歲,是個鋼琴老師。

但是我沒動。

如今我們還是有聯系,是隨時可以約的狀態吧。

這次活動后,和其他兩對夫妻基本上就沒聯系了。

后來又認識了一對夫妻,現在已經是非常好的朋友了。

經常來往,還四個人建立一個微信群。

但是我們都是比較忙碌的狀態,每年大概約兩次到三次。

大多數是單約,比如他約我老婆,事后我老婆一般都會告訴我。

我也會單約他老婆。

這種狀態比較好,一個城市的,已經是知根知底了,大家都很放心。

今年我帶兒子兩人去內蒙古旅行,妻子因爲在準備CPA考試,就沒有去。

家里只有她一個人。

他就去我家里,在我床上把我老婆給搞了。

不過這都是瞞著他老婆的。

因爲他老婆也比較吃醋。

我和這個哥們挺相似的,對老婆很好,但是有些事不能告訴老婆。

沒辦法。

從來沒想過要傷害她們。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