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和端莊友妻的浪漫情色

家馨,友妻,膚白高鼻,明眸绛唇,端莊冷豔,有點冰山美人的味道,在我們這幫她老公的朋友面前常常不苟言笑。

盡管我和她已經很熟了,可是她有時見了我連招呼都不打,搞得我很尴尬。

所以雖然她是我喜歡的類型,可是因爲一是朋友的老婆,另外再加上她那恬淡如小龍女的性子,一直都不敢有什麽非分之想,存著一份可遠觀不可亵玩的心,等後來終于亵玩過以後才發現,原來冰山下面隱藏著一座小火山。

呵呵。

至于我們是如何好上的,且聽我一一道來。

其實我們在婚前就很熟了,我朋友是一個成功的商人,敬業而勤勉。

那時候正是創業階段,有時候難免會冷落到她,于是我就經常扮演朋友替身陪她出去逛街,運動甚至看電影,隻是那時候的我們很單純,單身男女在一起,居然沒有蔓延出一絲暧昧來。

可能還是朋友妻不可欺的傳統封建思想作祟,呵呵。

不過我還是感覺得到她對我的好感,不隻一次聽到過她對我外形氣質的肯定,而且每次陪她出去玩也都是她當著她老公(那時還是男朋友)的面主動欽點,而我隻有受寵若驚的份。

現在想來,如果我那時就能勇敢一點沖破束縛,說不定當時就能把她給辦了,而不用這麽多年後再行苟且,後來歡好的時候問過她這個問題,每次她都含糊其詞不言可否,直說那時絕對不敢,此是後話。

隻是後來我每次贊美她擁有一對優美的乳房的時,她感慨道當年的乳房如何更加完美,挺拔高聳,蓓蕾粉紅,此時的我常常後悔當初沒有早下殺手。

徒留遺憾。

婚後我們便不再接觸,漸行漸遠,如上所說,有時候我們見面甚至連個招呼都不打,冷如陌路。

之後我也結婚生子,漸漸彼此也難得一見了。

轉機是在我出國留學進修回來想自己創業,正好我們那個城市的高新開發區有一個留學生創業園,是留學生創業的孵化器,租金相當優惠且有稅收補貼,隻是每個單位面積太大,一個樓層。

于是我就極力慫恿朋友來這裏開個分公司。

朋友帶著家馨來實地勘察,我和她終于又見了面,多年不見,她依然年輕,因爲一直在朋友公司裏任職副總。

多了份社會的曆練,也不會象以前那麽冷若冰霜了,見面時,禮貌的笑笑,多了份成熟和優雅,更添風韻。

朋友來實地看了以後,竟然一定要我給自己留的那塊位置,不要剩下那一塊,我正要委屈求全,家馨在旁柔聲相勸,說是因爲我才有這麽便宜的租金,不可反客爲主,朋友聽了也就不再吭聲。

她的知書達理和善解人意頓時讓我砰然心動。

幾個月後,這種心動轉化成了行動,契機是我和朋友的公司開在了一個樓層的兩隔壁後,朋友和家馨也會經常來這邊公司轉轉,我們又恢複了象婚前的那種熱絡交往,我時不時就會去她們公司和她們聊天打屁。

有時候也會家馨一個人來,我們兩個在他們那寬大的辦公室裏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有天說起保持身材的話題,我說要多做運動,我就經常去健身房鍛煉,這時候家馨做了個出乎我意料的動作,一向端莊得體的她居然過來捏了捏我的手臂,說到:讓我摸摸看,有沒有肌肉。

她這一捏不要緊,把我的邪心從此勾動了起來,因爲以前單獨相處時,我們從來都是持之以禮,未逾雷池半步,嘴上戲昵調笑或許會有,卻從未肌膚相觸過。

或許她隻是出于一片天真,我卻覺得是接受到了某種信號。

之後的日子,我總是有意無意的邀請她一塊去做運動,她嘴上說好啊,但是總是缺乏行動,也許是她還是害怕和我走得太近,也許是我的信號還不夠明確,因爲我說的是,我們什麽時候一塊去做運動,她可能猜那個「我們」到底是隻有我和她呢,還是包括她老公。

也許是兩種心態都有。

我不知道。

問題是我也不能說的太明確,因爲試探階段,我隻能含糊的說「我們」,如果她有意,她應該會理解成隻有我和她。

如果無意,讓她理解成我們三個人也不會尴尬,我也怕萬一我自作多情她去朋友那邊告狀說我勾引她我就完了:)  之後發生的一件事讓我的行動更加明確了,有一天我居然接到了她打給我的電話,認識以來,她從未打電話找過我,那天居然主動打電話給我,著實讓我興奮不已。

她說公司新進了一套財務軟件,公司裏沒有人能夠操作,想讓我去給她們看看。

我屁顛屁顛的跑了過去,路上自作多情的想著她一定是找借口打電話給我,其實是想見我了。

後來我才知道這個電話原來是她老公出差前叫她打的,說如果那個財務軟件沒人搞得定,可以叫我來看看。

不過幸好是我多情了,才讓我生出了勾兌她的勇氣。

那時候蘋果剛出了ipad,我是第一時間叫美國的朋友給我寄過來的,國內那時候拿著ipad還比較稀奇。

而那個會說話的湯姆貓更是沒多少人玩過。

我在車上想了一句對她暧昧表達的話,趁著紅燈的時候錄在湯姆貓裏面。

等到了她們公司,她們公司幾個女孩子都一塊圍著電腦等著我,那天的我格外談吐幽默,風趣撩人,一邊教她們操作著軟件一邊眉飛色舞,顯然,那天的我是迷人的,在她們公司女孩們的歡聲媚眼中我也接受到了家馨的那份欣賞目光,電腦程序課完畢後。

我拿出ipad給女孩們炫耀道,我給你們看一隻多情的貓啊,于是點出湯姆貓對著家馨,隻聽得湯姆貓說到,「小妹妹,長得不錯嗎,我好喜歡你,跟我回家吧」。

大家哄笑,起哄聲中,我和家馨目光對接,暧昧頓生,一抹嬌羞飛上了她的臉頰。

于是就有了之後她真正的一次主動打電話給我,兩個月後的一天,我正和家人在郊外農家樂休閑度假,接到了她的電話,說哪天有空陪她去買個ipad,其實那時ipad行貨已經上市,蘇甯電器都能買的到,何必要用我陪,這個電話裏我讀到了她發出的信號。

這樣,我們又可以象婚前那樣單獨外出了,隻是現在的外出,應該不複那時候的單純了,一定會生出些暧昧來的,或深或淺。

那正是我期待的。

隻是那個電話過後,她便不再提起,也許,那個電話沖動過後,她又退縮了,而我卻在遙遙無期的等著。

終于有天,我等不住了,我也不管她老公會不會在她旁邊,我打電話給她,說,今天有空嗎,我陪你去買ipad. 她猶豫了一下,答應了。

這是她的一小步,卻是我們偷情事業的一大步。

那天她穿了件灰色的運動服,裏面配著白色的帽兜衫,青春猶若小姑娘一般。

我把車停在她們市區公司附近的一個銀行邊等她,她銀行辦完事出來,朝我的車飛奔過來,我理解代表著兩種心情,一是雀躍,和一個喜歡的男人去暧昧的開始,一是忐忑,因爲就在公司附近,生怕被公司的人和老公看到。

坐上車,臉紅撲撲的,問我道,去哪買。

我說去城西,去城西,一是因爲那邊有相對集中的數碼城,最主要還是因爲路途比較遠,我可以和她有更多的相處時光。

那天的行程相當愉快,我們回憶了以前的美好單獨相處時光,愉快的共進了午餐,最美妙的是,她跟我敲定了下一周一塊去打網球。

並互留了qq,我們在偷情的道路上邁開了堅實的一步。

之後的過程和所有的良家少婦的出軌路線圖一樣,按部就班而有一波三折。

第一周,我們一塊去打網球,之後她請我吃飯,期間聊起了各自的家庭生活,客氣的誇獎著對方的另一半,順便抱怨了一下自己的另一半。

話題漸涉于私,漸近于情。

並約好了下周一塊去爬山。

第二周約會前,我們都很興奮,經常早上睡不著,然後上q 給對方留言,說對過兩天爬上的規劃,這兩天的心情,她還跟我抱怨了她和朋友又發生的習慣性吵架以及她的無奈和失望,我安慰道,放下不開心,我們去走近大自然吧。

我已經安排了一個絕佳的爬山地,一定會讓你忘記俗念和煩惱的。

我的一個朋友在郊外擁有一套山地公寓,地處群山中,滿目蒼翠,空氣清新,我很有心計的設計了去那裏爬山,因爲我問朋友借了房間,爬完山,我們就可以順利成章的去房間休息。

之後,就可以看情況發展了,你懂得:)  終于等來了那個爬山日,那天的我們一身休閑裝,她戴了副寬邊太陽鏡,頗有明星範。

路上不時有人注視我們,我很得意身邊有一個漂亮的女伴(盡管她是別人的妻子),此刻她是我的女伴。

爬山的過程輕松而愉快,親近大自然是令人愉悅的事情,更愉悅的事情是還有一個心儀的異性相伴,這一路,我們有說有笑,我現在還記得我跟她開的一個玩笑,我問她,你知道杜甫的「會當淩絕頂,一覽衆山小」是什麽意思嗎,她說了正解,我說no,這句話的意思是一個人終于擁有了一個波霸的女朋友,從此別無他求,因爲再看別人的波都是如此之小。

她笑得很是燦爛,花枝亂顫,尤其是胸前的兩個小兔子,上下翻飛,那一刻,我很想能摟她入懷,可不敢,之後,我就是不斷的掙紮在要不要現在就摟她,怎麽摟,她拒絕我怎麽辦的哲學難題中。

到了山頂,有一個觀景平台,她在看風景,我站在她身後,正要伸手,她好像預感到了什麽,走到另一頭繼續欣賞風景,我再過去站她身後,終于還是沒敢。

接著,下山,我帶她去了我朋友的房間,進了房間,我們還是一前一後站著,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些什麽,空氣中散發著她身上的香水味,暗香浮動,也騷動了我的荷爾蒙,終于我伸出了我的魔爪,摟住她的一刻,她說:「XXX ,不可以,我們是有家庭的」我沒管,把她扳過來,去尋找著她的烈焰紅唇,我把舌頭渡了進去,把她的丁香勾過來,然後死死的把她的丁香吸在我的口腔中,允吸著她甘甜的舌汁,等我放開她的嘴唇去親她的脖子,她開始推我,一邊說:「不可以,我們這樣不可以,我是你朋友的妻子」我沒管,把她推到床上,沿脖子,耳後,鎖骨,在她的抗議聲中一路濕吻,最後來到了那片白色的高地,她的乳房是我見過的女性乳房中最漂亮的,白皙,飽滿,點綴著大小適中的蓓蕾,結婚多年,蓓蕾已經由粉紅變成了暗紅,但依然迷人,我一口咬住她,忘情的吸吮著,乳頭在我口中傲然挺立,堅韌不拔。

我的一隻手也爬上了另一個高地,感受著柔軟,堅韌和彈性,無以倫比的手感。

她呻吟中抗議,半推。

我依然故我,當我的手沿腹部而下,打算去侵襲低谷時,她終于堅決起來:「不可以,你瘋了,停下,我要報警了,你再不停,我真的要報警了,告你強奸我,我說到做到」在感受到她的堅決抵制後,我停了下來,我一向不喜歡對女孩子用強。

停了後,我兩默然站立,氣氛有點尴尬,我說讓我抱一下,她說不行,我說,就抱抱,不幹嗎,然後就堅決的抱著她,她笑道:「你怎麽象我兒子,那麽賴」過一回,她說:「問你個問題,你跟你老婆多久做一次」我說,現在很少做,一個月也做不了幾回,她說她也是,朋友有時候一個月都不碰她。

于是,我們繼續,我又按照剛才的流程走了一遍,親到乳房時,她又叫:「不行,朋友妻不可欺,你停下」于是我又停下。

這次沒再繼續,我們就摟著聊了些私密話題,很私密的那種,她說如果早兩年如果我勾引她,她有可能還會就範,因爲那時候跟朋友鬧離婚,感情冷到不行。

半年也沒做一次,她也有那種需要。

現在的話,不行,因爲現在和朋友關系還可以,隻是偶爾吵架,已經比以前好太多,她不能對不起他,畢竟是他在外面爲家裏奮鬥拼搏,才有她和兒子這麽好的生活條件。

那我說我們以後就隻摟摟抱抱,不往下發展,好嗎。

她說你忍得住嗎。

我想了想說:「忍不住」。

她道:「所以,我們下次不能再見面了」我問:「如果剛才我繼續,你會告我強奸嗎。

」她笑著回答:「會,你試試看。

」回去後,我也不知道她會不會再約我了,我一直短信或qq上跟她敲約會時間,她都拒絕,我以爲我們就這樣了,驚鴻一瞥的約會,然後消失無聲。

一天,早上,突然接到她的電話,問我有空嗎,陪她去吃飯。

哪還有沒空的道理,我馬上推延了所有的事情赴約。

她剛剛剪了頭發,清新而優雅。

吃飯的時候,我們又恢複了以前的持之以禮,好像上個禮拜我們根本沒親熱過。

吃完飯,我說,我們去看電影吧。

電影院裏人很少,後面幾乎沒人,我們坐在那兒,黑暗中,聞到她的體香和香水的混合味,我又心猿意馬了,我伸手把她摟過來,接吻,她也回應,再沒一點抗拒,過一回,她在我耳邊呢喃道:「我們坐到後邊去,這兒會被別人看到」。

于是,我們走到後面,不再看電影,全心全意的親熱,我們濕吻,舌頭交錯,我親吻她的脖子和耳後,把舌頭伸進她的耳洞裏,她呻吟道:「xxx ,我受不了了」于是我把她的胸前衣服打開,撩開小可愛,噙住了那對讓我心馳神往的小白兔,會當淩絕頂,一覽衆山小,我迷失在欲望的巅峰,再不管什麽場合倫理,手徑直往下,就打算解她的褲子。

她按住了我的手,說:「不行,我大姨媽來了,下次」。

之後,便是我等她說的那個下次了,可是,她又恢複了以前的說辭,我們不能這樣,不可以繼續,我們有家庭,這樣會對不起他們,我們還是結束吧諸如此類的話。

我呢苦口婆心的相勸,隻要我們開心,爲什麽要去管別人的想法呢,而且,隻要我們做的隱秘,也不會傷害任何人。

總之,她退退進進,總是敲定不了那個「下次」。

我又要再次放棄時,一天上q ,接到她的信息:明天陪我去燒香。

欣喜若狂,我知道,明天,一定是我們新的開始了,我要擁有她,不管任何倫理道德,我愛她,被那種赤裸裸的荷爾蒙驅使的原始而簡單的愛。

明天,將會是我們新的開篇。

(二)這麽多年,一直沒更新,一是沒時間,二是的確怕被熟人發現端倪。

跟家馨早就不再瓜葛,近幾年生意難做,也有些閑工夫了,想著是要把以前的紀念文章續下去,趁著還記得住一些細節。

話回上節家馨約我第二天去燒香,我早早的等在我們約定的加油站裏面的一內馬路上,滿心期待著,終于看到了她的身影出現,她跳下出租車,輕快的跑過來,拉開車門坐在我邊上,臉上寫是興奮和一點害羞。

說到:“我們不去燒香了。

”“那去哪”我明知故問。

”隨便你”她嬌羞而又大義凜然。

“那我們還是去上次的地方爬山吧”我說。

她點點頭,默許。

一腳油門,車子像個毛躁的年輕人一頭沖了出去。

我們兩個坐在車上,很少說話,想著一會要發生的事,興奮,忐忑,緊張。

她從包裏拿出一張法語CD,聽著優雅而浪漫的法語歌曲,我們兩心潮澎湃。

終于來到了目的的,那間山地公寓,我們直奔房間,一進房間,我們兩就緊緊的抱在了一起,濕舌相接,手也不閑著,我把她的衣服拉起來,揉捏著她爆滿而柔軟的乳房。

既而饑渴的吮吸著她的兩個乳頭,肆意舔撥著這兩顆相思紅豆。

她也很興奮,把我的衣服拉起來,跟她肌膚相貼。

天還有點冷,兩具火熱的肉體互相灼燒著對方,我在她耳邊輕哼:“家馨,我想跟你做愛”   “嗯哼”她已語不成句。

隻有喘氣和呻吟。

我把她拖到床邊,雙雙跌落。

身體依然糾纏,我手忙腳亂的把她的上衣脫了,也匆匆脫掉自己的上衣。

重新用嘴探尋身下的那堆白肉,從乳房,到她那道剖腹産刀疤,慢慢朝下,順手退下她的褲子到膝蓋處,嘴順勢往下走親上了她那神秘的桃花源,她的陰毛在她的白皙皮膚的映襯下,黑亮卷曲,甚是誘人,當我用舌頭劃開她的汪洋陰唇,她的身體興奮的瑟瑟發抖,哼哼連連,我舌頭撥弄她陰蒂,她歡快的大叫起來,迫不及待地把我拉上她的身體,我迅速的退掉我兩的褲子,我的陰莖彈射而出,輕輕撥開她的雙腿,我的龜頭輕易劃進了這片沼澤黑森林,終于進入了她的身體,我賣力馳騁著,她的水太多,每次抽插都是愛液的氣泡聲,我問她:“我們在幹嗎?”她繼續無意識的哼哼。

我說:”我們在钆姘頭”她大羞:“不許說” 我們繼續努力耕耘著,不再說話,空氣裏彌漫著淫糜的氣息和她尴尬的愛液泛濫帶起的啧啧聲,因爲愛液實在太多沒有了抽插的緊實感,她把我推開,起來找出衛生紙微分雙腿,用紙把她的淫液吸幹,一個端莊淑女在別的男人面前用紙擦自己的陰戶,一派淫糜畫意。

家馨把我推到床上,翻身騎上我的身體,把陰道坐進了我的肉槍。

依然有氣泡聲。

但是已經能夠感受到她的陰道壁,不像剛才滑滑地隻能感受潤滑,不一會,我就怒射在她的迷人仙洞裏。

休息片刻,我兩再戰,換著體位,躺著從後面進入,她輕擡上腿,像隻溫順的小母狗,讓我能深刺入她的穴底,我又射了一次。

接下來我們躺著說話,我說我們出去吃點飯吧,她說不用,她帶了點面包,我們就順便墊點東西不要浪費這大好春光。

我們簡單的吃了點。

無心飲食。

吃完又操了一次。

操完我們精疲力盡,繼續躺著聊天,討論印證著我們之前的暧昧猜想,不知不覺已經下午兩三點,我們該回去了不知誰說到,于是我們接吻,肉體相互擠壓著,小弟又不經誘惑的硬了起來,天哪,我是不是瘋了,難道我們要做四次,我問自己,她默默地跪起,將她的臀部對著我,陰部泊泊流水,我再無猶豫,抱著她的屁股往前一挺,四次進入了她的身體,她的屁股白皙而豐滿,靠近腰部有兩個酒窩一樣的旋,我抱著她努力沖刺,問她:“舒服嗎”她叫喚到:“嗯,我會想你的,怎麽辦,我會離不開你”我心花怒放,加緊抽插,次將精液灑進了我朋友老婆的陰道裏。

四次,我人生的巅峰以後再無如此戰績。

若幹年後我老婆也出軌,第一次偷情,也是做了四次。

飲食男女,躲不過偷情的快感刺激,淫蕩,情色,快感巅峰,沒有嘗試過偷情人生是不完美的,所以,我原諒我老婆。

也希望我朋友永遠都不知道她老婆曾經的背叛。

快感之後,留下了無盡的內疚,但是不後悔,因爲太舒服了,人生至樂。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