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裡頭的甜蜜教學

(1)

光陰似箭,歲月如梭。

自從上次小羅對妹妹在房間內玩起惡搞小遊戲後,時間也過了一年了。小羅升上了國二,妹妹小玲也升上了國一,正式邁入了青春期的國中生涯。這短短的一年期間,小羅的身高竟然暴漲到180CM,這算不算是巨人症啊?才國二的學生,身高就快180CM,這簡直是讓人難以想像。

再說起妹妹小玲,幸好沒這麼誇張,不過也快160CM了,以同年紀的女孩來說,這也算是相當高的。總之,這一年以內,小玲的身高上雖然變化不大,但其它方面的發育,尤其是第二性徵的出現,可說是相當顯著。

什麼叫做第二性徵呢?簡單來說就是:一是乳房隆起;二是臀部突出;三是皮膚變得細膩光滑柔軟,體態豐滿,這也顯示了女性的婀娜多姿;四便是月經來潮。

所以囉,現在的小玲憑藉著身高上的優點,更襯托出一位這樣有著豆蔻年紀的少女原本不該具有的、但現在卻甚為修長的體態。13歲的小玲就是具有這樣的得天獨厚條件。

時間來到了那一年的夏季,某天放學後……

小羅還是如往常一樣,利用腳踏車來當上下學的交通工具,今天也是同樣的情形。由於今天有上體育課,而且目前又是屬於艷陽高照的夏季,所以在激烈的運動下,會滿身黏答答的臭汗是司空見慣的事。所以回家的第一件事,往往就是先洗個痛痛快快的澡。

「我回來啦!」今天率先回到家的小羅,還是一如往常習慣性的叫著。

「咦?沒人在家啊?」

平常這個時間點上,除了爸爸可能會因工作的忙碌或應酬的關係外而不在,但是媽媽一定會在家裡,但也不知為何……好像也不在。

心裡正納悶著的小羅,還是照著往常的習慣,先到廚房的冰箱裡拿瓶清涼的飲料來暢快一下再說。正想打開冰箱之際,眼尖的小羅一眼就瞧見了冰箱上頭正貼了一張便利紙,還夾著一張五百元的鈔票。

紙條上正寫著:

『小羅,媽媽今天有事可能會晚一點才回來,錢先給你,晚餐,你就跟小玲自己打理一下吧!媽媽留』

「喔,原來如此啊,難怪會不在……」

看完紙條後的小羅,也順便打開冰箱拿取飲料,接著小羅就邊走邊喝,邊走回到自己的房間。進入之後,小羅還環視了一下房間四週,跟妹妹的書桌上,沒有她的書包,所以也確定了她目前還沒回家。

「小玲,還沒到家啊……」

但是話說回來,雖然都已經過了一年,小羅跟小玲各也成長了一歲,但卻依然沒有分房而睡,這樣對青春時期的少男少女來說,的確是不太合適的現象。

但對小羅來說,他可壓根兒沒想過要分房,只是因為他對於自己的親妹妹有著一股超乎常人的執著情愫,那是一段不該被容許的情,也是一股不該被放縱的慾啊!可是,小羅卻無法停止那種錯亂的情感,每每處在同一室的時空中時,他總是迷失在對於自己的妹妹那份迷戀之中……

『不管了,洗澡要緊,渾身臭汗實在有夠難受。』沒看到親愛的妹妹,小羅的臉上似乎有點失望。進浴室前,小羅先行脫了個精光。進浴室後,那赤裸裸的男體,便開始享受起淋浴時所產生的暢快感。

就在小羅洗澡開始不久後,小玲也回來了。

「我回來了∼∼」小玲跟小羅有同樣的習慣。這也許也是一種報平安的方式吧,也算是一種禮節的表現,尤其這種禮節在日本是很常見的現象,常看日劇的人或許可以發現到。話回到小玲身上,她發現到家裡竟然會沒有人回應……

「好累喔!咦?怎麼沒人啊?哥哥呢?」

話說下去,還真不愧是兄妹,連回家後的第一習慣也是一樣。小玲也是先進了廚房,找起清涼的飲料來喝,所以當開啟冰箱拿飲料的那一刻,也是同樣發現到了媽媽的所留的便利貼。所以在瞭解了情況以後,小玲首先接著便是走回房間去,先丟下那個沈重的書包再說,於是邊喝邊走著……

走著走著也進到了房間裡頭,當面對到房間裡頭,那亂丟一通的書包、衣服啦,想也知道是怎麼回事。是啊,那正是小羅怎樣也糾正不過來的壞習慣啊!

小玲在房間裡頭沒瞧見半個人影,不過,光是看著那些被亂丟在地上的校服再加上浴室中的發出的沖水聲,對目前情況的瞭解,也已經是一目瞭然了。

「咦?哥你已經回來了啊!怎麼都不應個聲?」小玲向著浴室的方向發出聲音,不過並沒有得到回應,於是小玲又走到了浴室門口,對著門扣了兩聲後說:「哥∼∼在洗澡啊?」

這下子小羅總算聽見了:「是啊!要一起洗嗎?呵呵……」

「好啊∼∼等等喔!我去拿換洗的衣物。」

「咦!?」

本來只是一句玩笑話,誰知道小玲竟會答應得如此爽快,這的的確確讓小羅錯愕了好一下下。不過,就在下一秒後,小羅滿臉就露出了竊喜的笑容,腦海裡也馬上浮現出了幾年前的回憶畫面,那是兩人都還沒升上國中時候的事,小羅清楚地記得,那時兩人時常一同洗澡,甚至還邊洗邊嘻鬧,所以浴室裡老是充斥著兄妹倆的嘻鬧聲……

思緒還在神遊中的小羅,忽然就被「喀!」的一聲開門聲音給強迫地拉回到現實來。沒錯,是浴室的門打開了,還伴隨著一聲嘹亮又好聽的聲音。

「我進來了喔∼∼」

只見小玲滿臉笑容地走了進去,從小玲臉上無邪的笑容,絲毫看不到有尷尬的成份存在。也許小玲自己沒意識到,自己跟哥哥的發育狀況已不再是那純真年代時期的小孩子階段了,所以跟哥哥洗澡,似乎一點問題都沒有。腦子裡只有天真念頭的妹妹,就單純地只是想著要跟哥哥一起洗個香香澡而已。

可是反觀小羅,卻是到了會對異性的身體產生好奇心的年紀。再說起小羅,目前最常接觸也最常碰面的異性,莫過於是於媽媽與小玲兩個女人。對於媽媽,小羅哪敢造次啊,也不可能拿自己的媽媽來研究。所以囉,年紀最的小玲,思想最純潔的妹妹,就這樣變成了小羅的首選目標。

話說回到小玲進入浴室後,便逕自開始寬衣解帶時,卻一點也沒注意到在哥哥那雙濃眉大眼中,正散發著異樣的光輝,就這樣在小羅的眼前把衣服一件又一件地脫下……

這時候的小羅,更是看到連大氣喘都不敢喘,只敢在一旁斜斜地瞄著。首先見到的是,妹妹首脫的便是裙子,那是一件黑色樣式普通的學生裙。只見當那裙子往下一脫,展現在小羅眼前的就是一雙美得無法形容的腿,腿形修長不說,那白皙的肌膚之下,簡直沒有絲毫傷痕。

再往上瞧去,那是一件小熊圖樣的白色小褲褲,雖包裹著少女的神秘地帶,卻隱隱約約地見到溪谷的輪廓;當小玲妹妹轉身之際,小羅也驚訝地發現到,那已不再是小鬼的臀部,而是隨著逐漸發育,逐漸突出的兩片小蜜臀。

光是看到這裡,小小羅的能量就已經充電到了80%。

小玲完全沒注意到哥哥的情況,不,或者該說是小羅掩飾得很好,早在妹妹沒進浴室大門之前,就已經跳入了浴缸之中。那是個只能容納一人的家庭式小浴缸,所以小玲根本沒意識到,目前是多麼令人尷尬臉紅的時刻啊!

脫掉了裙子之後,接下來便是上衣,那是一件水手服式的校服。不脫還好,哇塞!光是脫掉的那一剎那,小小羅的能量指數就暴增到了90%。

沒錯!小玲自從升上國中後,就不得不開始得穿上胸罩了。小羅想想,這大概是營養充足的緣故吧,總之,小玲的胸部發育,似乎是比同年紀的女孩還要快了一些些。目前雖然是隔著胸罩看,還不知大小形狀是如何,但光從那外圍的輪廓來判斷,確實不難想像,底下必定是發育良好的情形。

再接下來,小玲便開始動手脫起胸罩來了,那是一件前扣式的胸罩,所以小玲很輕而易舉地,也沒花多少時間就脫掉了……可惜的是,那是背對著小羅而脫的,雖然沒法瞧見正面的風光,可是,就在當妹妹把胸罩往洗衣籃一丟時,卻也是春光一度外洩的剎那,那呼之欲出的半對乳房,正有如月亮從烏雲漫佈的情況下,當無心的風吹拂而過之後,那悄悄露出的半邊月。

一剎那,小小羅的能量指數就到達了極限100%!!

雖然,妹妹依然是背對著小羅,這或許是小玲也有著那麼一點點的不好意思吧!不過,小玲還是繼續脫了下去,接著便是那身上僅剩的一件小熊圖樣的小褲褲……(2)

光了!全都脫光了!小玲現在正赤裸裸地站在小羅眼前。

那是一個有著一頭披肩的長髮,有著纖細的肩胛骨,有著冰肌玉膚,有著修長細腿,以及有著微翹的圓臀,雖僅僅是背對著而已,那體態均勻的俏模樣,已經讓小羅的魂魄飛於九天之外。

沒錯!這時候的小小羅能量指數已經破表了!正雄糾糾氣昂昂地……埋藏在水中。也多虧了浴缸,讓小羅免陷於窘境之中。不過,小羅還是忍不住猛吞起口水來,眼睛更是瞪得大大的猛盯著妹妹的嬌軀瞧。

可是就在小羅還忘情地欣賞著妹妹的背影之時,妹妹一個突然的轉身動作,只是為了拿瓶洗髮精,那是被放在浴缸的角落邊緣上頭。就是那瓶洗髮精達成了小羅多年來的願望,從此那瓶洗髮精就被小羅當成了寶貝收藏……

從正面觀看著小玲,只見有著小巧的臉蛋,有著精緻的五官,有著一頭漂亮的瀏海,瀏海之下更有著一雙迷人的靈魂之窗。綜觀臉蛋,可愛之下卻有幾分稚氣未脫的模樣,那正是無邪的表徵啊!

無邪的少女,卻有著一對令人垂涎的雙乳,其實說垂涎並非指的是它有多大多豐滿,而是指小羅所看到的,正是他的人生以來的第一次。第一次如願以償,真實的瞧見。這跟以前在網路上所看到的成熟女孩裸照,是截然不同的感觸。

小玲雖沒有大人成熟般的雙乳,但那種半隆半熟的形狀,均勻的圓潤度,以及雪白的膚質之下,在那對乳房的中心點上,還結了兩顆像是粉紅小果實般的乳首。得償所願地瞧見到此刻美景的那一刻起,小羅已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現在渾身充滿著一股幸福的飄飄感。

同時也在小玲移動之間,那纖細的小蠻腰,引動著微翹的粉臀,讓那忽隱忽現的少女秘密地帶,就在那平坦的小腹之下,頂著一塊稀疏又微捲的三角形,像捉迷藏似地,一下出現,一下又消失,這還真是吊足了小羅的胃口啊!

「哥!幹嘛一直盯著我看?」小玲無意間也注意到哥哥的視線,似乎是一直看著自己的身體某處,這一點也的確讓小玲開始感到不好意思。畢竟是少女了,也不再是以前的小孩子,對外界的觀感也變得多些敏感……

不過,就算是如此,小玲在心態上還是脫離不了孩提時期的天真浪漫,當看見小羅現在的蠢樣,心裡頭就不由自主覺得笑了起來。

「哥啊!你現在的樣子,真的有點傻傻的耶!哈……」

「呃……對不起啦!哈哈!大概我們太久沒一起洗澡了,有點不習慣吧!哈哈……」也察覺到自己有點失態的小羅,趕緊跟小玲打起馬虎眼來了。

不過,幸好小玲對這一切並不以為意,只想著趕快洗完澡就好。於是拿了洗髮精之後,便是小玲站在浴室中的梳洗台前,一面看著台上鏡子中的自己,一邊專心揉洗自己那頭烏黑亮麗的秀髮。

話又說到了小羅,視線始終無法從小玲的身上轉移,但如果什麼話都不說,只是一直盯著她,那不免會過於怪異吧,所以小羅特意製造起話題來。

「我說小玲啊,妳的身體好像跟小時候不太一樣了喔!」

眼觀小玲仍是專心洗頭,看來妹妹對於自己的秀髮可說是相當呵護到家喔!這時候頭髮上的泡沫,眼看也快沾到眼睛上了,於是小玲只好閉著眼睛回答。

「嗯?……是哪裡不一樣啊?」

「比如說,就像妳的胸部啊,好像也變大了……」

這時候原本一直洗著頭的小玲,聽到哥哥的問題後,也停下了揉洗的動作,並且擦掉了那已經沾在自己眼睛上的泡沫後,雙手下移到胸部前,托高了那不大不小的乳房說:「這個嗎?嗯,我也覺得好像慢慢變大了說,好奇怪喔!」

喔!小玲的這個舉動,又讓小羅激起了幻想的漣漪,連小小羅也忍不住因此而興奮抖跳了一下。

「小玲,過來我這邊吧,讓哥哥來幫妳沖水,好嗎?」

「好啊∼∼」小玲開心地就一口答應了,絲毫沒有察覺到,哥哥那體貼的外表下,內心有著股蠢蠢欲動的邪念。

接著小玲便照著哥哥的指示,在靠近小羅泡的浴缸旁邊,正面對著哥哥,身體成90度般的彎曲著,然後把頭湊到了哥哥手邊。同樣地,小羅也拿起了蓮篷頭,一邊幫她沖水,一邊輕撫著髮絲。漸漸地,原本還是滿頭泡沫秀髮,慢慢還原成原本的烏黑亮麗。

「沖好了!」

「謝謝哥哥!」小玲很有禮貌的答謝。

「妳這個小鬼頭,兄妹不需要那麼客氣啦!呵呵……對了,哥哥順便也幫妳塗香皂吧!好不好啊?」

不愧是鬼頭鬼腦的小羅,這會兒更是趁著機會,打蛇隨棍上,而且還搶先一步在小玲前,從浴缸中起身拿起了妹妹正準備拿的香皂。可是……小羅卻有一點疏忽了,因為從小羅仰泡的浴缸,到可以拿到香皂的距離,這距離,得必須要小羅起身離開浴缸才行。所以……就……

「咦!……」忽聞小玲的一聲驚呼,且向後倒退了一大步。

「唉喲!怎麼啦∼∼我以前不也是常常幫妳洗嗎?還害羞啊!就讓哥哥幫妳擦香皂,有什麼關係呢?」

「不是……這個意思啦!是哥哥……你……你……那個地方……怎麼……」

小玲忽然吃驚的表情,而且還用手指,指著小羅身體的某個部位,抖著聲音說。原來這一切都是小羅疏忽,這忽然起身的動作,簡直完全忘記了「小小羅」目前的情況,可是昂然挺立於天地之間!

這一幕對小玲來說,那條目前呈現生龍活虎狀態中的小小羅,跟自己記憶中在那小學時期一起洗澡時所見的,簡直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體積;也由於是第一次看見,驚愕的表情是在所難免的。

小羅看到妹妹錯愕的臉後,心知大為不妙,才想到自己那個小小羅已經曝光了。不過幸好反應機伶的小羅一會就想到了說辭,於是用著鎮靜的口吻,對妹妹說:「咳!別緊張啦!男生只要長大後,連這個地方也會跟著長大的,所以這是很正常的現象喔!」

「是……這樣嗎?」半信半疑中的小玲,口氣中明顯依舊帶著不安的情緒。

「對啊!就是這樣。還有喔……妳看……就像現在的胸部是不是也變大了,跟以前也不一樣了,不是嗎?」小羅一邊說,一邊指著妹妹的胸部說。

小玲在聽了哥哥的說辭以後,也看看了自己正下方那一對小乳房,若有所思地點點頭,一時之間似乎是也接受了哥哥的說法,然後接著說:「真的耶!原來男生跟女生長大了後,身體都會有變化呀,真是好神奇喔!」

看著妹妹的表情與語氣,似乎對男女生理構造上的差異有了好奇心,於是小羅現在就決定要當起健康教育的老師來了,這……還真是佛心來的……就這樣小羅開始滔滔不絕地說了下去。

「小玲,妳再看一下妳尿尿的地方,是不是也開始長了許多捲毛?還有喔,妳看我這裡也是,也有著一樣的毛。所以說,在這裡會慢慢起變化,就表示我們已經開始長大了,已不再算是小孩子了……」

不過很特別的是,當小玲聽到哥哥說著「已不再算是小孩子了」這句話時,小玲臉上的表情似乎有些異常地高興。相信每個人孩提之時,都會有著希望自己快快長大的願望,也許就是這樣的心理因素下,小玲當聽到有人說自己已經長大了,也就表示了被人肯定了自己。所以將心比心之下,被肯定的結果,一定是相當地開心。小玲就是如此……

「想想也是耶……以前剛長出來的時候,我也覺得好奇怪,怎麼這個地方也會有毛……」

小玲邊說著,用手邊輕拉了一下自己的小毛毛,拉直再放開……小玲似乎是想了一會後,就突然把焦點擺在了哥哥身上,也看著哥哥那長滿毛的地方。

「哥哥的毛……為什麼比我多啊?」

「笨蛋!那是當然的啊……我比妳大一歲,難道妳忘了嗎?」

「嚧!」聽到被哥哥罵笨蛋的小玲,反而向哥哥伸了伸舌頭,做鬼臉回報。當然小羅也是不甘示弱,馬上又「嚧」了回去,接著兄妹兩人就開始了你「嚧」過來、我「嚧」過去的嘻鬧。可是沒多久,小玲卻突然開了口說話,而且口氣還有些支支吾吾地說:「哥……嗯……還有呀……我……」

「嗯?」一時之間,小羅還摸不著頭緒時,無意間卻看到了小玲的臉上似乎起了紅潤的跡像。沒錯!小玲竟然臉紅了。

小玲雖紅著臉,但還是繼續說了:「哥……我可以摸一下你那個地方嗎?我只是好奇啦!」

「當然可以啊!那……有什麼問題。」聽到妹妹大膽的言語,小羅內心中也不禁起了一陣波瀾。

得到了哥哥的允許後,小玲也大膽地向前邁進了一大步,而小羅就坐在浴缸邊沿上等著妹妹的到來。小玲就定位之後,半蹲在地上,臉上露著靦腆的表情,眼睛盯著那眼前咫呎之處,已經紅透半邊天的「小小羅」,只見那前端部位,就像是頂血紅色的磨菇傘,傘下是筆直的圓筒狀物體。

小玲的纖纖玉手在握住的一剎那,才感覺到眼前之物竟有幾分熟燙感。也許是第一次觸摸,顫抖的小手在碰到那根物體的表皮時,雖一度縮回,但隨後卻又因心中那按捺不住的好奇心,再度握住了它。

忽然之間,小玲的腦海裡閃起了一道光芒,光芒開啟了一扇記憶之門,而鑰匙正是……自己現在握在手中,那根「小小羅」所傳來的溫熱觸感,遙遠的記憶被喚醒了。

「啊?!我知道了!」

小玲高調的聲音,同時也喚醒了正沈醉在妹妹那細嫩的手感之中的小羅。小羅一臉納悶地問:「咦?知道什麼?」

這時候小玲一臉古靈精怪的表情,嘴角上露出了一絲絲竊笑,接著看著小羅的臉,然後就直接了當地說:「原來啊!哥哥以前啊∼∼要我猜的東西,就是這根東西,對吧?嘻嘻……」

「啊!」小羅一陣錯愕。

小玲沒等哥哥回話,馬上又說了:「我說哥哥啊……咳∼∼獎品要什麼時候給我呀?嘻嘻……」

小羅壓根沒想到,小玲竟會對遊戲時所承諾的獎品如此地執著,記得還有獎品這一段戲碼。

『看來……這小鬼,非得海撈我一票,不然不行的樣子。』小羅想到也不禁苦笑了起來。可是,旋即之後,又在小羅的腦海中又閃起了一絲對策。

『嘻嘻……要獎品是吧?行!就給妳獎品吧!嘻嘻……』 (3)

「唉唉……真是想不到,時間都過了這麼久了,小玲竟然還猜得到啊,小玲真是聰明啊!」小羅用著稱許的口吻,摸了摸妹妹的頭說。

「嘻∼∼那獎品呢?我要獎品啦∼∼」

「嘖……嘖……真是拿妳沒辦法。要獎品的話,妳就先閉上眼睛吧!」

「呃?要閉眼睛啊……那……好吧!」

這一會兒,小玲順從地聽著哥哥的指示,要她閉起眼睛來,她也乖乖照做,且無絲毫多想。小羅見她是如此地乖巧,但卻又鬼靈精怪,那一臉俏皮天真的樣子,呵護之心油然而生。再見到她那緊閉雙眼、正抿著小嘴等待著獎品的模樣,而且臉上的雙頰還隱隱約約透露著微紅的顏色,整個人看起來就是那麼可愛。

沒錯!小玲就是這麼無邪,竟沒有想到一個關鍵點,那就是兩個赤裸的少男少女處在浴室之中,身無長物的情形之下,這……這……還能得到什麼獎品呢?想到這,小羅也不禁感嘆妹妹的單純,愛憐之心更是油然而生。

當再看到那小巧的臉上那張櫻桃的小嘴時,小羅再也按捺不住蠢蠢欲動的念頭,於是說了:「獎品要來了喔……千萬不可以偷偷張開眼睛喔!」

「喔……」

就在小玲回話「喔」的一聲之間,語氣未畢,小羅的唇瞬間就覆蓋上了妹妹那張微開的小嘴……

「唔!?」這突然的襲擊,頓時讓小玲有如驚弓之鳥一般,表情驚愕不已。緊閉的雙眼,也因哥哥的這突來之舉,更是嚇得張開了眼,同時腦袋瞬間也呈現一片空白的狀態。沒錯!這就是俗話所說的:嚇呆了!

再加上小羅的強襲之吻,緊密又不留空隙。對這種情況下的小玲來說,已經開始覺得快喘不過氣來了,於是抗拒了……

當小玲正想挪動身子後退的時候,才發現到自己柔弱的雙肩,正被哥哥那雙有力的手緊緊地搭著,就這樣動彈不得了。

再說起這個第一次的「吻」,以小羅跟小玲兩人來說,絕對是初體驗。第一次嘗試吻著別人的小羅,顯然完全不懂任何技巧,現在只是把嘴唇緊黏在妹妹的唇上而已;而第一次被吻的小玲,表情更是木然,完全無法理解哥哥所做的事。

所以……這個時候小玲害怕了!害怕到已經有了淚珠正在眼眶裡打轉兒……

也在這個時候,小羅從小玲柔弱的雙肩上,透過自己搭著的手,感覺到妹妹的身體彷彿在顫抖著。睜開了眼瞧瞧之後,妹妹正瞪大著眼睛看著自己,眼眶裡還滾著淚水。

一股罪惡感,忽然地襲上了小羅的心頭,小羅趕緊放開了妹妹。唇一分的同時,淚水也自妹妹的臉頰上,悄悄地滑落了下來,這次換小羅傻了。

「小玲……」

「……」小玲沈默不語。

「對不起!我……我……」

「……」小玲依然沈默不語,但撲朔的淚珠卻已滴落。

「對不起啦∼∼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對不起……」

看見小玲掉下了淚來,這下子小羅更是慌到不行,連忙鞠躬哈腰著,一臉愧疚地認錯。小羅心想這下可慘了,剛剛這一親芳澤的舉動,想不到妹妹會有這麼大的反彈,竟還哭了起來。這下真的是「代誌」大條了。(代誌:台語,意指事情。)

「哥∼∼你……幹嘛突然這樣啦!」小玲終於打破了沈默。

「對不起啦∼∼都是……哥哥一時的衝動,請原諒哥哥吧!」小羅一臉誠懇道。

這股沈重的罪惡感,再加上看到眼前妹妹楚楚可憐的樣子,「小小羅」此時就像洩了氣的皮球般,也回復到了最初的狀態。

其實……小玲並非是真的想責怪起哥哥,只是小羅剛剛的強拉著自己又來個突然之吻,差點讓自己喘不過氣來。雖然小玲有從電視上看過男女接吻的鏡頭,但自己畢竟還是個小女孩,哪能體會那種箇中滋味?

「哥……你剛剛為什麼要吻我?」看著哥哥一臉惶恐的樣子,又滿臉愧疚的表情,小玲似乎也原諒了哥哥剛剛的舉動,所以口氣已經有了些緩和。

「我……我……我只是覺得小玲剛剛的表情,實……實在是太過於可愛,所以……我忍不住才……」

小羅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抹去了妹妹臉上殘留著的淚痕。這個溫柔的舉動,似乎也平緩了妹妹不安的情緒。

冷靜之後的小玲接著說了:「哥,剛剛那個是我的初吻欸!」

「對不起∼∼我錯了!哥哥我……一定會補償妳的,妳就原諒我吧!」也不知道小羅是否是真心地想請求原諒,不過他現在的表情,還真是十分誠懇。

「哥,其實……我也不是真的要怪你啦!只是剛才哥哥的樣子……很可怕,也嚇得人家差點喘不過氣來,是真的很難受,所以我才……」小玲緩緩道來。

「對不起!都怪哥哥太激動了……」小羅撫了撫小玲的頭髮,看著妹妹的眼睛,又道了一次歉。

「沒關係了啦……哥。」小玲也看著哥哥,發現到哥哥的雙眼中也正閃爍著溫柔的光輝。(題外話:小羅不當演員,還真是可惜啊!為什麼呢?各位看倌繼續往下看就曉得了。)

「不過……」小羅說話停頓的同時,連撫摸頭髮的動作也停下了。

「咦?不過什麼?」小玲疑惑地看著哥哥。

「不過,這一切都該怪妳……」小羅的口氣突然嚴肅了起來。

「為什麼啊!?」這會小玲更不解了。

小羅用逗趣式的口氣說:「因為……小玲實在太可愛了咩!」然後又在小玲的鼻頭上輕捏了一下。

「討厭啦∼∼臭哥哥……」一下子,小玲也被小羅的話弄得哭笑不得,只能先揮開在自己鼻頭上的那隻臭手,不過,小羅的動作更快,老早就閃開了。

「好了,我不鬧妳了,我們先洗完這個澡吧!」

「好啊∼∼」小玲終於又恢復了原先天真的模樣,笑著回話。可是接下來,小玲竟又笑咪咪地跟小羅講說:「哥……那我的獎品呢?」

『不是吧?這小鬼,壓根兒只想著要獎品,天啊……』

小羅只好又打著馬虎眼說:「剛剛那個吻,就是獎品啊!」

「啊!剛剛那個……就是獎品啊?人家不要啦∼∼而且剛才的感覺,一點都不好呀!」

「咦?是哪裡不好,說給哥哥聽聽看吧!」

「我也不知道啦……反正就是怪怪的……」說著說著,小玲竟然就臉紅了起來。

「那我們再重新來一次,妳再跟我說哪裡怪怪的,這樣可以吧?」

「啊!還要再一次呀……」小玲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沒有馬上拒絕他,反而是胸口裡的那顆心臟,一直「噗通、噗通」地跳動個不停。

基本上來說,若是厭惡一個人,當然是不會有想吻或被吻的衝動。況且,對現在的小玲來說,她可是一點都不討厭哥哥。因為從小到大以來,也只有小羅最了解她,也最疼愛她,也最常接近她……

「那……我還要閉眼睛嗎?」小玲水汪汪的眼睛,直視著小羅說。

「當然啊!難道妳都沒看電視中,每次有接吻鏡頭時,男的跟女的不也都是閉著眼睛的嗎?」

「啊……好像真的是這樣沒錯……」小玲斜著頭,半歪著腦袋想像。

「嗯嗯……那我們就繼續囉!妳先閉著眼睛好了。」

「好吧!」語畢,小玲嬌羞地閉上了眼睛。

「那,我要來了喔!準備好了嗎?」小羅見妹妹眼一閉後,臉上還沾著幾分羞紅的色彩,內心中早已是激動不已了。

「嗯……」小玲沒有說話,只用鼻音輕聲地回應。

剎那間,時間就好像停止了一般,小玲只感受到有一股溫暖的體溫,正逐漸接近自己的嘴唇。小玲也屏息以待,就像是那花兒,正等著辛勤的蜜蜂前來探取蜜粉的滋味般。

也許是大家都已有了心理準備,當唇覆蓋住唇的時候,小玲與小羅都體驗到了,那是與前次完全不同的感受,是相當溫暖的包覆。沒錯,小玲感受到是,哥哥那厚實的嘴唇,傳達了雄性的氣息;而小羅感受到的是,妹妹那滋潤的朱唇,傳達了甜蜜的滋味。

這甜蜜的滋味,也開始讓小羅從忘情地,轉變成貪婪地吸吮起妹妹的香唇。而小玲似乎也感受了,哥哥那急劇升高的熱情,也學起小羅的動作,一會是上唇片,一會兒是下唇片,最後又緊緊地覆蓋在一塊兒。

舌頭不知何時也加入了這場纏鬥盛會。小羅的舌頭,首先敲開了妹妹的唇齒之間,還在白牙與臉頰兩側的肉壁上不停地摸索著,彷彿在探索著什麼似的。

不明所以的小玲,雖然不知道哥哥這樣做有什麼意義,但反觀自己的舌頭,卻好像突然有了靈魂似的,竟也找尋起哥哥那亂竄的舌頭。

一會之後,舌頭與舌頭遇著了,剛開始只是寒暄問暖,沒想到越到後面,卻有如不打不相識般,從小玲的嘴裡打到了小羅的嘴裡,再從小羅的嘴中打回到小玲的嘴中……

沒想到,第二次的吻竟會如此地鹹濕,舌分之後的兩人,甚至還貪婪地用嘴唇相互吸吮彼此嘴上殘留的液體了,最後才依依不捨地放開。

「哥……」唇分之後,小玲的眼神就像喝醉酒似的迷惘。

「怎麼樣?這個獎品還滿意嗎?」小羅看著妹妹的眼神後,頗為得意的說。

「嗯!有種……好舒服,但卻又好奇怪的感覺喔!」小玲一臉羞紅道。

「嗯嗯!那就好,那麼……我們繼續洗澡吧!」

「好!」

小羅拿起香皂後說:「來吧,我幫妳擦香皂吧!」

「嗯……」點頭回應的妹妹,臉上那羞紅的神色依舊絲毫未減,反而有更嬌紅的現象。這一切,小羅看在眼裡時,已經點滴在心頭了……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