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婦的贖罪

懸掛的水晶燈隨風搖晃,折射著午後日落,落在大理石點點發光,儼白的雕刻石像、鑲邊的落地窗、充滿濃濃歐洲風味的建築裡,正瀰漫著截然曖昧激情的氣味。

「親…親愛的,再快點、快點,阿阿…恩阿…。」女子嬌喘著。

「寶貝,你好緊、好舒服。」

男子雙手扣緊女子纖細的腰間,從她背後抽插著她緊致的陰部,隨著男子的沖刺,彎著腰的女子,胸前兩團渾圓不斷搖動著,每一次陰道跟雄雞緊密的結合,下下都碰觸到她的花核,使她身體陣陣的顫慄。

「不…不行了,阿阿…嗯…我不要了…嗯阿。」白皙的皮膚下,因激情而泛起淡淡的粉紅。

「真的不要了嗎?」

男子故意停下動作,邪惡的笑著看她。他知道她愛假裝害羞,他上了她那麼多次,每次都總在快高潮的時候喊不要。

「你真討厭。」女子害羞的打了他一下。

男子大笑一下,繼續了先前的動作,這次更瘋狂的加速,讓身下的女子尖叫不斷,直到她高潮的不斷抖動身體。

女子名叫凱蒂,原是時尚模特兒,年紀輕輕就嫁入豪門,20歲的她與丈夫足足相差40歲,足以作她阿公了,在床第方面無法滿足正值青春的她,趁丈夫出差期間,常與園丁阿華私通。

在性愛方面是箇中高手的阿華,總是挑逗著她的每一個感官,他的撫摸、舔舐著陰蒂,以及各種姿勢的深入,都讓凱蒂體會到前所未有的感覺。

當初她其實是個安分守己的家庭主婦,直到那天夜裡的強暴…

*******************************************************************************

那是跨年的前夕,宅裡所有的僕人都放假,到市區裡觀賞跨年的煙火,丈夫已出差一個多月沒回家,雖天天通話,但仍彌補不了凱蒂心裡的空虛。

剛泡完澡的凱蒂,濡濕絲綢的睡衣,服貼顯現出她姣好的身材,她平躺在法國進口的雙人床上,緩慢的撫摸自己的胸部,時而揉轉大胸,時而扭捏乳頭,不滿足的她,摩娑著每一吋肌膚,從胸部到肚臍、再到腹部,一直往下到粉色的蕾絲底褲,隔著底褲不斷的摩擦、按壓那刺激的花心,隨著自己的撫摸愈來愈快,喘息聲也逐漸急促,嫣紅的雙頰,蹙著眉享受的一波波的快感,直至底褲滲出淫穢的汁蜜,她加快手指的摩擦,嬌喘更大,直到達到高潮的頂點。

「阿…。」

凱蒂闔眼的攤在床上,胸部因剛才的興奮還上下喘息著,完全沒有注意到在門口有道灼熱的眼光一直在欣賞這血脈賁張的畫面。

阿華早在應聘園丁時,就深深被這美麗的女主人給吸引,混血著法國血統,讓她擁有模特兒高挑身材,傲人的上圍、纖細的腰以及緊緻的雙臀,但是凱蒂平時非常囂張跋扈,鄙視那些女僕、工人粗俗、骯髒,對他們看都不看一眼,他雖然覬覦她的美色,但也都是在暗地躲著偷看她。

如今看到這春心蕩漾的場景,再也忍不住想解放小弟弟的脹痛,突然竄出一把摀住凱蒂的嘴巴,一手在她胸前亂抓。

凱蒂微瞇的雙眼霎時睜大,叫喊聲被阿華的手給掩蓋著,不停發出嗚嗚…的聲音,雙手則不停的掙扎著。

阿華的本是粗工,健壯的體魄輕易就壓住柔軟的身體,一手仍摀住她的嘴,另一手已開始脫下她蕾絲內褲。

凱蒂知道阿華的下一步便是要做甚麼,驚慌的扭動身體,想從他身下掙脫出來,哪知他乾脆直接把蕾絲撕碎,平壓在她的背上,兩人上下緊密的貼著,硬直的雞巴直接頂著她的私處。

感受他沉重的壓迫,只見他大手從下腹微抬起她的臀部,在她還來不及反應時,便把以脹紅許久的雞巴背後擠進她深處。

「不要──。」

一陣刺痛劃過凱蒂,還沒準備好接受巨屌的她,難受的直喊不要,蠕動著身軀,想逃離他的鉗制。

凱蒂新婚沒多久,加上甚少的房事,那陰道仍有如處女的緊緻,當阿華的雄器硬深深的插入時,緊窄的陰道仍因撕裂而微微出血。

「老闆娘,舒服嗎?」阿華淫笑著看著身下扭曲的胴體。

凱蒂疼到說不出話來。摀住她的手輕輕放開,看著她一張小臉糾結在一起,飽滿的紅唇微開呻吟著。

阿華含住她的小嘴,凱蒂厭惡的想要推開他,他有力的手掌扣住她的後腦,只能任他不斷攪和、吸允她的口中的密汁,丁香小舌被他不斷往外吸,疼的她不斷推他。

趴在她身上的阿華,緩慢動著下身,那雄雞穿過她夾緊的雙腿,直往她洞口插去,隨著他抽插,腿內側沾上許多濕黏的體液,液體愈流愈多…愈來愈濕…

疼痛過後,凱蒂緊接感受到的是撞擊到頂點的酥麻,每次撞擊就像電流流過全身,顫抖的身體,讓她不自覺得舒服叫出聲來。

「嗯嗯…嗯阿…嗯阿……。」

噗滋!
噗滋!

阿華看到她紅彤彤的臉頰,知道她開始享受他帶來的快感,將她翻回正面,抬起細長的腿、扣住腰間,向前深深插入小穴。他低下頭,含著以硬挺的乳頭,由吸允到輕咬著,強烈的感官刺激著凱蒂,這是丈夫從來沒有給過的感覺。

抽插慢慢加速,愈來愈快…。凱蒂不由得拱起胸,蹙著眉淫叫著,胸前的豐滿因著他的動作前後快速搖動著,「不……嗯阿…。」

直至她感受到阿華的一陣抽蓄,滿滿的液體滾進她的子宮深處,她則因為高潮仍一陣一陣的抖動著。

這時,阿華從口袋拿起手機,喀擦!喀擦!

「老闆娘,你樣子性感到我都捨不得跟別人分享,如果你把我們之間的事情說出去,明天你就會在各大媒體上看到,屆時老闆也不要你了,你要回到模特兒界也不可能了。」

他邪笑的將剛拍的照片翻轉給她看,惱怒的凱蒂身手一抓,想要搶走他手上的手機,哪知阿華的動作卻比她快,拿著手機一躍至床邊,轉身離開。

凱蒂既憤怒又害怕,嫁給那老頭無非是為了錢,當初答應嫁他,是因病重的母親可以得到妥善的治療,而年幼的弟弟也能得到良好的教育,如果東窗事發,她的一切努力都白費了。

於是她隱忍了阿華對她的強暴,然而阿華卻食髓知味似的,以手上的照片再三威脅她與他做愛。

起初,她憤怒、羞恥,不甘願的配合著他,而慢慢的她也愛上這高潮的滋味。

*******************************************************************************
幾個月下來,她跟阿華已不知道做過幾次,這種偷吃的滋味更是刺激。

凱蒂偎在阿華的胸膛,剛完事的她還有點喘。而他則把玩著她粉嫩的乳暈,輕輕的滑過她的乳頭,讓她剛興奮完的下體,又流出黏稠的汁液。

「你很討厭耶!」她嬌羞的推開他的手。

就在此時,碰──

玄關的門被重重的打開,直衝進來的不是誰正是凱蒂的丈夫,身後跟著四五個人,分別是宅裡的男僕人及司機,他們每人手上皆拿著攝像機對著前面正遮掩二人拍攝。

丈夫狠踹了阿華,一群僕人便圍著阿華猛打,而後衝了過來就給凱蒂一巴掌。

「你這他媽的賤女人!」

男人的巴掌力道很強,凱蒂嘴角被打出血來,但她沒時間喊痛,連爬帶跪的到丈夫的腳下,哭喊著。

「老公,我錯了…嗚嗚…我錯了…對不起,你原諒我一次吧!」她抱著丈夫的腳,害怕丈夫會因此而跟她離婚。

被打得奄奄一息的阿華被帶離開,至於是死是活,凱蒂已經無暇去管別人了。

丈夫一把拽著凱蒂的頭髮往前拖,凱蒂尖叫著,雙手握住著丈夫的手,隨著他的拖拉,使她豐滿胸胸圃搖擺著,雙腳因為在地上掙扎,那粉嫩的私密處若隱若現,讓現場觀賞的男僕不由得跨下緊繃起來。

丈夫拖拉她直致臥室,他拉下拉鍊,露出他的雞巴,壓著她頭貼近。

「你給我好好含著。」

凱蒂從來沒有給人吹過,高傲驕傲的她,覺得這種事很骯髒,就連阿華好幾次要她做,她都不肯,丈夫當然也知道,把她捧在手心上的他,只要是她不想要的,從來也沒有免強過她,如今他竟然要她口交。

凱蒂因為害怕丈夫一氣之下提出離婚,她的家人都還需要他的金援,於是委屈的緩慢張開口,含下老公雞巴,一邊啜泣一邊吸允著。

「吸,吸快點。」

丈夫抱住她的頭,前後加快速度,一陣抽蓄後全射到她的口中,她噁心的想要吐出來。

「你要是敢吐出來,你媽跟你弟,你自己就看著辦。」

凱蒂壓下噁心的念頭,很狠咽下去。

丈夫滿意的看著她吞下去,捏著她的下巴抬起,陰狠得跟她說。

「你他媽得很喜歡給人操,是吧!」

凱蒂邊哭邊搖頭,無法說任何反駁的話,她不知道丈夫說的這句話是甚麼意思,只能拼了命的搖頭。

而她未來悲慘的命運又該會如何…

*****************************************************************************

諾大的房間間,迴盪著女子的哭泣聲。

自那天起,丈夫發現她的背叛後,她已被軟禁三天了,除了一天三餐的傭人外,她再也沒見過任何人。

凱蒂心情從恐懼、害怕,直到絕望,一雙哭紅得杏眼,望著窗外的月光。

扣扣!她知道是小菁送飯來,她期待得從床上站起。

小菁年幼曾遭火吻,臉上凹凸不平的得疤痕,讓凱蒂非常嫌惡她,如今她被困在這裡,卻不得不求情她。

「小菁,老爺有問起我了嗎?」她急切的詢問。

「夫人,老爺…他只說夫人不能出去,其他甚麼都沒說。」小菁小心翼翼的看著凱蒂。

凱蒂失望的退了一步,隨即惱怒得揮掃桌上,鏗鏘地撒落一地飯菜。

「不──,都是你們,都是你們,你們全部聯合起來陷害我。」

接著,她隨手抓起桌上的杯子,就往門口丟去。

小菁尖叫得想閃躲,仍被碎裂的玻璃劃過手臂,白嫩的手臂很快流出鮮紅的血液,她只能默默得低著頭,眼眸閃過一絲恨意。

凱蒂沒有注意到其他事物,徒自沉醉在悲傷當中。

小菁收拾好凌亂的房間離開房間,但過沒多久,卻手拿一盒像是禮物的盒子進來。

「夫人…老爺說,要你穿這件衣服跟他去參加聚會。」

凱蒂望著那盒禮物,高興的接過。老爺原諒她了,他跟之前一樣帶她去豪華餐廳,享受著高級美酒,他一定是原諒她了。

她迅速換下丈夫要她換上的衣服,但是她愈換愈奇怪。

黑色無袖的緊身皮衣、黑色皮手套、黑色皮靴,黑色絲襪以及不能再短的皮制短褲,亮紅的丁字褲,怎麼看也不像是要參加聚會的樣子,倒是像A片裡SM的模樣。

「這真的是老爺要你給我換上的?」她很是疑惑。

「嗯嗯,老爺說你趕快換上之後,就先到聚會場地,他隨後就到。」

凱蒂心裡很是疑惑,看著這身詭異的服裝,總覺得哪裡不對勁,但是這是三天來,老爺唯一主動跟她聯絡。

她乘上專屬的轎車到達會場,進入大廳後,她更是覺得奇怪。昏暗的大廳閃爍著彩色的霓虹燈,一間間包廂緊閉著門戶,像是要隱藏甚麼,迷離曖昧的音樂,聽得讓人心跳加速。

「阿顧,你確定是這裡嗎?」她詢問司機。

「恩,老闆說你先進去等他,他開會完很快就會過來」

凱蒂隨然疑惑,但是也不敢為被丈夫的命令。拿了包箱鑰匙進入包廂,裡面微濕的霧氣從正中央得溫水泳池冒出,鮮紅色的加大雙人床顯得刺眼,她緩慢前進直到她看到一些她不認識的器具,有鞭子、男性生殖器具、鐵夾子、手銬等等。

她鐵青了臉,轉身就想從門口逃走,此時卻近來了兩個中年男子,凱蒂認識他們,他們是丈夫的合作夥伴,每次的宴會都可以看到他們用猥褻的目光盯著她看,像是要把她生吞剝。

「你…你們也是來參加聚會的嗎?」她膽怯的問。

「聚會?哈哈哈哈。」兩人對看一下,接著狂笑著。

「我…我想出去。」

「想走,老子可是花了很多錢。」較胖的那個男子一把抓住凱蒂的手,貼著她的臉頰,淫穢得看著她。

「你們幹甚麼?快放開我。」

凱蒂另一手推著她,無奈力氣太小仍被他拖扔在那張鮮紅的床。

「我們可是折抵了20%得合約獲利,才讓你家老總捨得讓你來服務我們呢~」胖子勾起她的下巴,望著她含淚的雙眼。

「不會的…不可能,你們騙我,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胖子與另一個平頭男子拉著掙扎的凱蒂,一前往到那性愛器具的區域,兩人一手一邊將她手腳扣上手銬及腳銬,讓她呈大字型,黑色緊身衣緊繃得讓人血脈賁張。

胖子猥褻得拿著剪刀過來,凱蒂害怕得求饒他們。胖子沿著她乳暈形狀剪開,兩個乳頭霎時彈跳出來,黑色皮衣少了兩個圈。再來,他蹲下,剪開她的底褲,粉嫩的陰部嶄露無遺,刺激著他們視覺感官。

「我會報警,你們會完蛋,快放了我,快放了我。」冰冷的剪刀劃過她的肌膚,讓她害怕得不停發抖。

「老總說,若你不從的話,你媽跟你弟…。」

這下凱蒂確定了的確是她丈夫安排過來得了。

在她還在震驚丈夫的無情時,胖子一嘴含住她乳頭,不停得吸允、輕咬,凱蒂咬著下唇不自己發出聲音,他另一隻手伸到她的私處,指腹摩擦陰蒂,然後伸出中指往她的陰道插入,濕軟的肉壁包覆著手指,讓他下腹的雞巴逐漸變硬。

刑具下有張黑色皮床,胖子讓她躺在上面,她被禁錮的手腳仍被鎖著,無論她如何掙扎,只讓她手腳多了幾條紅腫。

胖子讓她的雙腿開至極限,他蹲下舔舐著兩片鮑魚中凸起的頂點,平頭男子手上拿著跳蛋放在她的陰蒂處,太多的刺激讓她忍不住叫出來。

「阿…阿阿…‧」

「馬的,老總說你愛被操,還是真的。」

平頭接著帶刺的長條物,毫無預警得直插入她的陰道,還不適應得她尖叫著,「不要─。」

「我才插進去,你他媽的就那麼爽啦!」

平頭加快手上得抽插,凱蒂疼痛的扭腰,手腳的掙扎讓鍊條撞擊不斷發出噹噹聲,隨著抽插愈來愈快,體內的汁液愈來愈多,噗滋!噗滋!讓她激動的抖動身體,舒服的叫出聲音。

「恩阿…阿阿…。」

平頭抽插了幾分鐘後終於停止,她以為結束了,只看到平頭拿著鞭條走了過來。

啪!啪!

「阿─阿─」

平頭拿著皮鞭朝她私密處抽了兩下,抽鞭到敏感的陰蒂,甩下的瞬間,她瘋狂尖叫的縮緊身體,疼痛使她雙手握緊緊皺著眉,而下腹留下火紅的兩道痕跡

「爽吧!爽吧!哈哈哈哈。」平頭像是受到刺激似的,更是狂顛得抽鞭著她。

「阿─阿─痛…阿─。」

「媽的,我受不了了,我先來。」

胖子一把推開平頭,將雞巴順著小穴滑入子宮頸。平頭不以為意的坐在旁邊觀賞著。

「不…不要…嗚嗚…不…嗚。」

隨著胖子前後的抽插,摩擦著剛剛被鞭紅的傷口,讓她下體更加紅腫,疼痛使她不斷的往後縮,胖子卻一把抓回,扣住她臀部,快速的抽插。

不能動彈的凱蒂,只能承受每下撞擊到頂點深處的刺激,使她收縮的陰道分泌更多的汁液,疼痛中帶點快感,每次碰撞身體都不由得顫抖一下。

「嗯嗯……嗯阿…恩…。」

她無力的配合著胖子的抽插,愈來愈快…愈來愈深,愈多的撞擊讓她叫得更大聲,直到胖子抖了一下全全射入,熱黏的精液從陰道口慢慢流出。

平頭此時拿起許多夾子,夾在凱蒂的乳頭、乳房、陰道、陰蒂上,前前後後夾了二十隻不止,然後─

「阿─。」

一把扯下的同時,凱蒂感覺同時有人再撕碎自己身體似的,瘋狂哭喊著,身體微冒出汗水,不停的抽蓄著身體。

「哈哈哈哈哈。」

平頭似乎一點都不想幹她,只想不斷凌虐她,聽著她痛苦得尖叫,刺激的他更加興奮,他拿著剛剛棍棒硬是塞往她的口中,一直推擠到她喉嚨,凱蒂不斷得嘔噁,眼淚不停流。

「你這樣會玩死她的。」胖子皺眉推開平頭,一把抽出她口中的長棍。

平頭無所謂的回到器具區,找其他可以讓他興奮的工具。凱蒂不斷的咳嗽,大口呼吸著空氣,驚恐著看著他的背影,害怕他又拿甚麼道具折磨她。

平頭手上拿著有如剛剛的長棍,只是不是棍而是帶有鋸齒狀的三角型長條,扳起凱蒂的屁股,從她菊花狠狠往裡面戳。

「阿─,痛…好痛…放開我…我不要了…求求你們。」

聽到慘叫聲的平頭,更加興奮得抽插她肛門,血漬沾在長條棒上,凱蒂疼得一陣一陣抽蓄,覺得她今天會死在這裡。

胖子也拿了長棍插入她的陰道,就這樣前後抽插得,凱蒂繃起身體,緊抓著鍊條,小臉疼得皺起來,緊咬著牙忍受每次插入得疼痛。

胖子看她快昏厥過去了,於是讓她休息一下。

凱蒂無力攤在刑具上,身體因為剛剛的抽插很不停抽蓄。

緊接休息完後,平頭又開始抽鞭著她,她淚水交加的瘋狂尖叫,無論他如何叫,只激的他更加用力的抽鞭。

他們玩了四個多小時,凱蒂終於承受不了昏厥過去,大腿跟下腹看得見帶有血絲的鞭痕,手腳因剛剛的掙扎留下一圈一圈的腫紅,肛門跟陰道還插著條狀物,前跟後的小穴因為多次的抽插而破皮流血,血漬在她大腿清晰可見,不知道哭了多久,眼睛紅腫還噙著淚。

胖子看著血跡斑斑、慘不忍睹的凱蒂,看向一旁的平頭搖搖頭。這傢夥簡直是個變態。

而平頭卻帶著瘋狂的笑容,看著滿身是血的凱蒂更加得興奮,想再聽她那痛苦的叫喊聲,愈讓他想要瘋狂抽鞭她。

胖子看著平頭還想繼續搞她,一把拉住他往門口走,怕在搞下去真的鬧出人命來。

凱蒂已經失去知覺,滿身是傷得昏厥著…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