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巨乳兩姐妹

資訊研究所畢業的我,跟著從小到大的死黨,幫他竊取對手黑幫的資料,上週偷到新藥女神之淚的配方,同時IP被追上了,緊急將資料傳給死黨後,立刻由死黨預先準備的密道逃走,來到數百公裏遠的北部。

今天收到死黨改良的女神之淚跟一堆迷藥。

他傳訊說:等藥上市賺錢,再幫我建一間電腦室。

收到他的藥跟戶頭的錢,短期應該沒問題了。

走上公寓的樓梯,隔壁的老伯快速下樓,他的老婆在後面拉著大行李箱慢慢走。

我走過去接過行李箱說:大嬸我來幫妳,大嬸笑說:新來的攝影師,謝謝啦!一路陪她拿到附近的社區公園,一群老人已經在等了。

大嬸跟我說,他們是要參加社區舉辦的國內溫泉旅行,她笑著接過行李後,我跟她揮手告別,心中卻想著她兩個貌美的女兒。

回到3樓,拿了工具後,輕鬆打開她家門. 剛由大嬸口中套出,剛畢業的姐姐,去拍廣告了,要5- 6點才回來。

大二的妹妹下午的課到4點,到家也是5- 6點了。

現在還不到10點,先在所有的水跟飲料內都下了迷藥,接著在所有房間都架了微型攝影機. 忙完也11點了,先走進大姐香慈的房間,裡面有張她穿著泳裝的全身照。

健康的古銅色搭配甜美的臉蛋,由衣櫃取出她的奶罩,哇!34D,比我前女友的32C大上許多。

離開姐姐的房間,我進到妹妹方慈的房間,姐妹都是高挑美人,妹妹長得較平庸,但是她的奶,上次在樓梯擦身而過,豐滿又有彈性。

打開她的衣櫃一看,不得了,這是兩個帽子還是奶罩啊!一看36G,硬了,硬了。

忍不住用奶罩稍微清槍,將一切佈置妥當,拿了她父母放在門後的備用鑰匙,我回隔壁我的房子。

閉眼先睡了。

嗶嗶嗶,我被吵醒了,下意識按向鬧鐘。

不對,是隔壁的開門警示,有妹回來了。

我立刻打開監控裝置,客廳,沒有。

廚房,沒有。

兩人房間沒有。

奇怪,難道。

我打開餐廳旁浴室的畫面,一黑一白兩個美女出現. 她們正挽起頭髮放入浴帽內,接著兩人脫衣了,妹妹脫下連身裙,姐姐則是脫下U領跟短褲,我的眼睜大,她們也沒讓我失望,奶罩跟內褲很快也都離體. 香慈的奶頭是淺淺的棕色,方慈則是粉紅的。

兩女在浴室互摸玩耍,我看了幾乎要出動五姑娘。

此時,方慈突然問了一句,香慈突然抱著妹妹大哭,不停顫抖的古銅色肉體,讓人好想衝過去安慰。

但想到兩女都高達170,185的我可能壓制不了。

我確認電腦仍在錄影,走出房間去洗澡。

20分鐘後回到電腦前,發現浴室已經沒人了。

轉到客廳果然兩女都在,都穿著偏厚的浴袍,身材雖被遮住,但很引人遐想。

此時發現,香慈正猛灌紅酒,不禁心中暗自喊了聲糟糕。

紅酒是我唯一沒下迷藥的,畢竟迷藥不多又要下足量。

到是方慈拿著果汁陪喝,身體卻已陷入沙發,沒過多久方慈已放下空掉的杯子,斜靠在沙發上睡覺香慈卻仍一杯杯將紅酒喝下肚,看看時間已經8點了,我耐心等她喝下最後兩瓶。

她喝完後,起身離開,我翻動畫面時,她已回到客廳,將毛毯給妹妹蓋上,自己又拿起一瓶XO。

看她搖搖晃晃的樣子,我感覺時機成熟,快步抵達她家大門. 小心的插入鑰匙,輕輕一轉,咦!沒鎖. 抽出鑰匙小心的轉開,她家的門口到客廳還隔著陽臺,入門後我趴下爬到陽臺另一端,拉門後面就是客廳,將女神之淚握在手心,輕輕試拉拉門,果然也沒上鎖. 用力一拉開,立刻衝向沙發上的香慈,她剛抬頭看到我衝向她,嚇得張口要叫,我將春藥投入她的口中。

反手將她浴袍脫去,浴袍下的她衹穿著一條薄紗內褲。

她的身體被我推向方慈在的沙發,香慈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我狠狠的說:儘管叫,在有人來前妳們兩個就……香慈瞬間沒了力氣,哭著說:不要動妹妹。

我伸手放在她的內褲上,她發抖的推開我的手。

我起身撲向方慈,香慈立刻由後方把我抱著,我在她不注意時將另一顆女神之淚投入方慈口中。

我回頭看著可愛的香慈說:想好了?她筆直站著,雙眼閉上,直發抖。

我從容的脫去自己身上的衣物,將她放倒下來。

將她的內褲脫下,香慈的陰毛十分短小。

我發現她已經開始濕了,用手撐開她的嫩穴,不禁眉頭一皺。

香慈的處女膜已經破了,感覺我停手了,她也知道我發現了。

哭著說:我還是處女。

她哭著解釋,兩天前她主演的廣告拍完,導演請大家吃飯,席間大家狂對她敬酒,她有點暈,因此導演將她帶到鄰近空的小包廂,開始對她上下其手,由於她穿連身裙,導演輕易將她內褲脫去。

導演用手指挖她的陰道,因為他也喝了不少,一時太用力,手指戳破她的處女膜,香慈也痛醒。

看到導演的手指跟下體的劇痛,她拿起杯子砸在導演頭上,逃了出去。

一路逃到妹妹的學校附近,最後倒在妹妹身上。

看她的神情,我信了。

輕輕愛撫她的陰核說:別怕,我會輕輕的。

接著含著她的淺棕色乳頭. 在藥的效力下,她的神智十分清醒,下體卻開始流水。

口中也發出喔!喔!喔!,我讓她仰躺在地毯上,分開她緊實的雙腿。

溫暖的陰道,將陽具包覆,溫熱的淫水成了最好的潤滑劑,雙手捏著她的D奶,巨砲一次次深入淺出,用雙腿將她大腿夾緊,陽具加速的抽動,她緊實的大腿,溫暖的陰道,晃動的乳房,跟甜美的俏臉。

陽具似乎又大了幾分。

我在她耳邊說:我想射了。

她原本已沈浸再性愛的臉,突然變得驚恐,直說:不行,今天是危險期。

我將已幾近癱軟的她,翻了過來,抬高臀部再次進入她的陰戶。

被我由後方侵入的她,一下子衝上高潮,口中不要不要的聲音漸漸小去。

在酒精,春藥跟高潮的攻擊下,她暈了過去。

我沒有在她體內射精,因為沙發上的方慈已經醒了,小聲的求我不要內射她的姐姐。

我起身拿起香慈的毛毯給她蓋上,爬上沙發將臉靠近方慈說:妳看到了,我沒在妳姐體內射精,要怎麼報答我?方慈收起眼淚看著我說:妳不會放過我對嗎?我的手進入她毛毯,穿過浴袍握在她的36G上。

方慈說:我還是處女,也比姐姐身裁好,想內射也可以。

妳放過姐姐。

我笑說:先驗驗貨,讓我滿意的話,今天可以放過妳姐。

方慈閉上了眼,我將她身上的毛毯跟浴袍脫去,與姐姐小麥色的肌膚不同,她的身體是白皙如雪,輕輕揉著她的胸部,肌膚如絲綢,用力捏下卻又充滿彈力。

方慈輕吐了一聲:嗯。

我的手按向她內褲的前端。

好濕喔!讓她仰躺在沙發上,將濕透的內褲脫下,拿到她的臉前。

說:這麼濕了,很想要嗎?她顫抖說:沒有抬起她的左大腿,跨在沙發的椅背,方慈羞紅了臉。

手指撥開她濃密陰毛,撐開陰戶,拍攝她的處女膜,她的淫水隨著拍攝不停湧出。

陽具靠在她的乳溝慢慢抽動,滑嫩的觸感讓它完全覺醒。

將陽具下移,原本看呆的她,求饒的說:太粗了,放不進去的。

我將淫液沾在手指上,靠近她的眼說:這麼濕,沒問題的。

另一手扶著陽具,龜頭穿過濃密黑森林,進入陰唇。

果然是有夠緊,還好夠濕不然還不好進。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