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殘大波美女 - 久爽小說

摧殘大波美女

想不到竟在快餐店內遇到這麼好的貨色,面前的少女大約175公分高,甜美的樣子真令人垂涎,胸前更是偉大無匹,依我的經驗看肯定有四十寸,頂得她的制服裡好像藏了兩個小西瓜似的,雪白的肌膚配合著淺淺的化妝,令人感到無比青春氣息。

長長的頭髮從後結成辮子,垂在背後,以親切的笑容照顧著每一位客人,真想好好將她摧殘。

我看了看手錶,現在是下午五時,我先回家準備一切,到今晚她下班時才好好將她玩弄。

時間已是晚上十時,少女走在最後替食店關門,只見她向其他同伴作別,便獨自往車站走去。

我當然從後跟蹤,巴士來了,我慌忙跟她一同踏上車。

我支付車資後,便跟著走到車子的上層,只見她坐在車子的靠窗位置,我走過去坐在她的身旁。

少女也沒多大注意,我留意到餘下的車程應大約還有一小時,我正好以這段時間計劃一下。

可能由於工作了一整天,少女竟在車上睡著了,美人春睡,令我心痕難待,我以手肘輕撞她,測試她睡的深淺,只見少女全無反應。

我心中暗笑,看來可先試試貨色。

我緊貼她坐著,手已伸到她的短裙上,輕輕揭開,手掌慢慢撫弄她的大腿,令一隻手則隔著制服,玩弄她的雙峰。

車上的乘客大部份都已入睡,其餘的也沒察覺我的動作。

我放心地加強撫弄,我停止在少女胸前的動作,手集中在她的腿上活動。

我貪婪地摸著她的每一分肌膚,慢慢將手移到大腿內側,她的大脾光滑而手感極佳,我將手慢慢上移,不一會已停到大腿盡頭。手指隔著內褲玩弄著她的陰部,我怕弄醒她所以不敢用力,慢慢以手指在她的陰唇上不停打圈。

我以指尖挑起她的內褲一角,將手指伸到她的陰道口,內裡已濕了一片,我用手指沾了一手她的愛液,縮回手,以舌舔我自己的手指,品

少女的分泌。

不一會,少女也醒了過來,明顯她也察覺到自已濕了一大片,卻絲毫沒發覺我做的好事,只見她羞的滿臉通紅,卻不敢當著我的面前拿東西抹乾,只好怪自己發什麼春夢,車子到站,才不好意思的急急下車。

我當然不會就此放過她,也跟著一同下車,我察看四周環境,這裡就只得一些平房,少女慢慢走進林內,村子的位置應該就在林中深處,這裡人跡罕見,四周有大樹擋著視線,是行動的好地方。

我的性慾跟隨高漲,其實這也不能怪我,美麗而好身材的少女,深夜獨自在山間走著,這些加起來是什麼?答案就是叫身為男人的我快去好好強姦她。

我拿出刀子從後追近,迅速以刀指著她,強行把她拖進樹林,少女驚覺陌生男子意圖強姦,慌忙掙紮,她的體力跟我差天共地,越掙紮我便捉得越緊。

走了五,六分鐘,我們來到一處無人的叢林,我以膠布封嘴,狠狠的給她兩巴,少女痛得忘了掙紮,手撫臉頰不停哭泣。

我將她反手縛在身旁的大樹上,卻放鬆她的雙腳,因我喜歡看到少女被姦汙,雙腿狂亂抖動的模樣。

我卻不急於玩弄她,只在翻看少女的手袋,拿出她的證件把玩,少女原來叫李嘉雯,二十一歲,手袋裡還有小許化妝品,卻沒有別的東西。

我故意叫著,竟然沒有避孕套,看來只好打真軍。

嘉雯隨即驚得面無人色,不停扭轉身體掙紮。

我走到她的面前。

急不及待嗎?

問著她,嘉雯慌忙搖頭。

你想我帶迴避孕套,嘉雯仍舊搖頭。

是了,你要我不用顧慮全力一奸。

說完便扯著她的頭髮,迫她點頭,劇痛令嘉雯萬分不願的點著頭,眼角卻流下屈辱的淚水。

這情景真的美極,我伸出舌頭將她的淚水舐去,舌尖便順勢舔在她雪白的脖子上。

我吻著,舔著她的面頰,耳珠,頸項,嘉雯的臉上滿佈我的口水。

我彎下身,扯下她的內褲,嘉雯的內褲是粉紅色的少女型,早已因我車上的撫弄而濕透。

我低下頭吻落她的陰唇,問她,我在車上玩得你很爽嗎?

嘉雯才發覺下身濕透原來是眼前禽獸所為。

嘉雯的陰戶很美,兩片粉紅色的陰唇緊緊合著,我肯定她很少作愛,我以手指分開她的陰唇,近距離觀看陰道內的情況,我很快便發現估計錯誤,嘉雯不是很少作愛,而是從未作過愛,陰道盡頭的處女膜已證實嘉雯仍屬處子之身。

很難得啊!二十一歲的美處女。

我以言語剌激著嘉雯,對於被色魔發現仍是處女,嘉雯羞得面紅耳熱。

沒人替你開苞嗎?我吃虧些,就由我替你破處開苞,我開苞經驗豐富,保證事後你有深刻回憶。

我抓著嘉雯的衣領,雙手一分,將她上身的制服硬生生撕破,露出了一件黑色的性感胸罩。

我隨即脫下她的胸罩,雙手品

嘉雯的乳質,四十寸D級,嘉雯無奈點頭,她是我姦汙過的少女當中最胸前偉大的,在她的身上充分表現了人類戰勝地深吸力的成果。

我一邊一隻揉動她的乳房,將嘉雯的乳頭含進嘴入,以舌根挑逗,我充分感到嘉雯的乳頭在我的嘴入硬漲起來,我不時以牙齒咬扯,吸啜,手指則大力扭弄著嘉雯的乳房。

我隨即脫去嘉雯剩餘的衣服,取出相機不停拍下她的裸照,嘉雯不斷扭動身體,卻不知她越掙紮,拍出來的效果則越淫亂。

是時候替嘉雯開苞了。

我以身軀緊壓著她,雙手分開她的大腿,把她整個以直立式緊壓樹上,我的陰莖

直,一部份的龜頭插進嘉雯的陰道當中。

是破處的時候了,我對嘉雯說。

然後倒數,五,四,三,二,一,隨之一頂,雞巴剛好停在處女膜前,我故意不一下轟穿她,要她

被陰莖慢慢轉穿處女膜的痛苦。

經過數分鐘的轉插,嘉雯保存了二十一年的處女膜終於被我轉穿,處女血沿著我的雞巴滴下。

看到那些血嗎,這證明你已成為真正的女人了。

一個給我操破的女人,我自從上次廣未涼子一役後,對處女緊窄的陰道抵抗力大增。我輕易衝破嘉雯陰道肉壁的防守,陰莖迅速插進陰道盡頭,不斷抽插,連串快感令嘉雯抵受不住,以她的一雙大腿緊緊夾著我的腰旁。享受快感的沖激。

我隨即以空出的雙手,大力捏弄嘉雯的巨乳,大力揉搓令她的乳房也變形,乳肉從手指間透出。

是時候給你紀念品了。

我以陰莖加速抽插,數百下強而有力的攻擊直接轟在嘉雯的子宮盡頭,她的愛液混和著處女血滴在地上。

我以你一生體內也有我的精液。

說完最喜愛的對白,我便將忍耐已久的火熱精漿盡數

在嘉雯的子宮深處。

我解開了嘉雯,經過了剛才的激戰,她已無力的躺臥地上。

我淫笑著對她說,便麼快便無力了嗎?剛才只是上半場。

說完我便坐在嘉雯身上,以她四十寸的巨乳緊緊夾著我的陰莖,另一方面要她以舌尖舔我的龜頭,四十寸的巨大壓力果然不同凡響,嘉雯輕柔的舌尖來回刺激著我。

我興奮的對她說,波霸熱狗腸,舔得乖有獎。你舔得我很爽,一於請你好好品

我的精漿。

話方說完,一道奶白的精液水柱便向著嘉雯秀麗的臉,強力射去,我迫著嘉雯舔回留在她自己面上的精液,享受著高潮的餘韻。

我要嘉雯雙手環抱大樹,而我則以手扣鎖著她,嘉雯現在已變成緊抱樹幹的模樣,我想著各式各樣的淫邪手法,想著如何去姦淫她,心裡難以取捨,就決定肛交吧。

我對嘉雯說,嘉雯聽到我還要操她的肛門,驚的全身發抖。

放心,我會很溫柔的,其實我一向也不喜歡這玩意,不過見你的菊門很美,便在你身上一試。

說完我從袋中拿出一盒牛油,對嘉雯說,這是潤滑劑啊,純植物油,不傷人畜。

我先把牛油塗在自己的陰莖上,然後用舌尖沾上牛油,舔在嘉雯的菊門上,當事前準備完成。

我從後緊抱著她,雙手揉搓著她的巨乳,我雙腿發力,強行分開嘉雯的雙腿,陰莖已頂在嘉雯的菊門口,我隨即奮力一頂,八寸長的巨大雞巴已結實的插進嘉雯緊窄的屁道內。

我急速抽插,嘉雯的屁眼竟被我操得流出血來,我以牙齒咬扯她的耳珠,雙手大力揉動她的乳房,陰莖狠狠抽插她的肛門,強大衡力令嘉雯幼嫩的陰戶在粗糙的樹皮上不斷磨擦,令初嘗人事的陰戶倍增痛楚。

紅紅的腫漲起來,嘉雯的屁道比陰道緊窄渝倍,我很快便將精液射進她的屁道內。

我滿意的離開嘉雯的身軀,長達兩小時的玩弄已令嘉雯疲累不憾,無力跪倒地上,身心的摧殘令她不禁流著淚。

我用手拍著嘉雯雪白的屁股,以言語羞辱著她。

很痛嗎,給色魔吃了處女豬的感覺如何,是否畢生難忘,不過你的屁道比陰道好操得多,我的精是不是射進你的屁眼內?

屁股被不停拍打加上肛交令屁道還流著血,連翻痛楚令嘉雯雙腿發震,竟在我的面前失禁。金黃色的尿液混和著血絲打在地上。

你在幹什麼?

原來我的好嘉雯被我玩到失禁。

你也忍了一整晚吧,你看,量很多呢。

我不停恥笑著她,然後以雞巴對準嘉雯的臉,說道,你解決完了,現在便輪到我小解。

便將尿液朝著嘉雯的臉射去,看到嘉雯整臉尿液,我的奸虐心已充分得到滿足,便收拾一切,悄悄離開。

姊妹同悲

電視台正播放著警方的消息,說今早有一名少女報案,稱三個月正值危險期,卻被色魔強姦,事主恥於報警求助,三個月後卻發現懷有色魔身孕,方才驚慌報警。

美媚警花繼續報導案件,那事主不正是張思敏嗎?

她就是三個月前身穿體育服,被我狠狠破處姦汙的少女,這樣說她懷的就正是我的骨肉了。

果然美媚警花接著說,兇徒懷疑是繼蒙面奸魔之後另一位於近期四處奸虐妙齡少女之午夜奸魔,本局正全力輯其歸案。

要捉我,恐怕你自身難保,這警花名叫徐艷,本屬重案組,據說一年前與蒙面奸魔前輩對決,竟連自己妹子的貞操也保不住,親眼看著前輩將她的妹子徐琴破處姦汙,她自己卻逃過大難,一氣之下便離開重案組,往警訊公作。

總有一天我會替奸魔前輩好好的對她施暴,可惜的是據瞭解前輩現正被太太好好看管,短期不能重出江湖。

反正無事忙,而我也想看看思敏懷我身孕的樣子,一於重臨舊地,其實我一向也有收集被我姦汙過的少女資料,連同她們的內褲,裸照,甚至錄影帶也收在密室中,我輕易便找到思敏的紀錄,看清楚地址便朝思敏的家進發。

等了接近一小時,我終於等到我想見的人,只見思敏慢慢從電梯步出。

她明顯清秀了很多,增添了一份成熟美,可能由於已成為真正的女人吧,不過她的下腹顯注突起,有了身孕明顯易見。

那個就是我的骨肉了嗎。

一瞬間,我的注意力竟被令一樣東西吸引著,緊隨思敏的身後,步出了另一位少女,她的年齡大約十八,九歲,仔細看她的臉,我發覺自己如受雷擊。

天啊!我一生也從未見過如此動人的美女,她有長長的秀髮,動人的臉容,近看簡直與聞名的女星徐若

有九分相似。

這名少女一直跟著思敏,我更聽到思敏叫她姊姊,看來她與思敏是一對姊妹。

她們一同步進居住的單位,而我則伏在門外偷聽,她們原來正在商討如何處理我的骨肉,那美姊姊一直希望思敏打掉我的骨肉,但思敏始終不肯,說小孩是無罪的,而且始終有一半是自己的血源。

我真想不到思敏竟會維護我的骨肉,看來她真是一個好女孩,她們見爭論下去也沒有結果,便提議先買晚飯回來吃,思敏本想兩姊妹同到商場購買,但她的美姊姊見她懷了身孕,便說自己一個已可,思敏因然答應。

我慌忙躲藏起來,因思敏的美姊姊隨即推門而出,我悄悄從後跟著,只見她獨自站在這層的電梯大堂。

大約是在等電梯吧!看著如此美女,我早已心痕難耐,看清四野無人,隨即便向她施襲。

我以手緊按她的嘴巴,另一手以刀指著她的頸項,少女隨即慌忙掙紮,我在她的肚上轟上兩拳,只痛得她眼淚直流,為免事敗,我隨即把她拖往天台。

我把她推倒在天台的地上,好好觀察著她,真的美艷無匹,不只九分相似,仔細看她的臉簡直與徐若

一模一樣。

我乾笑兩聲,便問她叫什麼名字,張思蓉,少女回答著我,我故作驚訝,不是徐若

嗎?

少女也明白自己與徐若

的相似,便淡淡說道,只是人有相似。

我以淫邪的目光看著她,思蓉慌張說道,你弄錯了對象,那我可以走了吧?

我笑著回答她,那有這麼容易,你給我操上四,五次又另作別論。

思蓉驚覺我的意圖,慌張地以手袋擋在身前,我步步進迫,很快便把她迫到牆角,我笑著以手撫弄她的臉頰。

忽然,我驚覺思蓉的眼中閃出詭異的目光,我隨即加強警覺,我留意到她的手慢慢抽進手袋內,我隨即一把搶過她的手袋,察看原因。

我即時明白,然後對她說,我的好思蓉,你找這個嗎?

我從她的手袋中抽出一支強力電棒。

思蓉見事敗慌張道,不是啊!你想幹什麼?

我淫笑著對她說:三個月前在這裡,我對你的妹子思敏做了些什麼,我現在便要對你做什麼。

思蓉看來仍不明白,我詳細對她解釋,那一晚替你妹妹破處的是我,她現在懷的正是我的骨肉,我是你的好妹夫啊。不過你的好妹夫想親親思蓉的美姊姊,來一個姊妹同奸,讓你們姊妹共侍一夫,也讓你懷有我的骨肉,看你還會不會叫思敏打掉我的孩子。

思蓉的驚慌更甚,忙說不再叫思敏打掉孩子,只求我放過她。

我笑著對她說,你答應我一件事,我便放過你。

思蓉想也不想,一口答應。我接著對她說,你的好妹夫因思敏懷孕,堆積的精液無處好用,只想借你的肉洞,打上四,五炮,你身為姊姊,當然會答應吧!

思蓉慌忙把我推開,含著淚說,思敏就在家裡,不如你再去奸她一次。

想不到為求脫身,思蓉竟連親妹子也出賣。

我笑著對她說:第一,思敏懷著我的骨肉,為了我的孩子,暫時我不會對她亂來。第二,你與鼎鼎大名的美女徐若

簡直一模一樣,我對你的興趣更大呢!

我把思蓉壓在牆上,以手扣把她雙手反手扣起,便急不及待的吻在思蓉的朱唇上,我的手也不閒著,隔著衣服在思蓉又大又

的乳房上反覆搓弄。

手感真的很好,我估計她的質量,俟問思蓉,是36寸D級吧!思蓉無奈點頭。

思蓉不但樣子甜美,而且身材極好,這令我更為慾火高漲,我雙手抓著她的衣領,用力向外一分,再用力扯掉思蓉的胸圍,接著脫去她的迷你裙,小心地除掉她的粉紅花邊內褲,收進袋中,我的收藏品有多一件了。

我取出相機拍照,然後指著相機對思蓉說,裡面滿載你的裸照,或許別人會認為是徐若

的新寫真,不過你最好乖乖聽話,不然我保證全棟大廈每人也有一張。

思蓉滿心屈辱無奈點頭。很好,我可以更進一步玩弄她了。

我解開她的手扣,命她坐在天台的石台上,雙腿張開。而我則好好觀察她的陰部,一邊問她問題。

你今年多大,十九歲。

有男朋友了嗎?

還沒有。

給人開了苞沒?

思蓉不好意思的答著,仍是處女。

我滿心歡喜,接著問,你們姊妹花經常在家磨豆腐的吧!

思蓉回答從沒有。

那你是喜歡吃自己的吧?

思蓉慌忙搖頭。

我生氣道,這也不那也不,你是性冷感的嗎?

你不愛吃自己,現在便現場做給我看。

我喝令思蓉雙腿作更大的張開,要她以手不停玩弄陰唇。

看來她真的全無經驗,手指笨拙的撫慰著,完全得不到半點快感,我決定助她一把。

我脫掉褲走到她面前,以雙手來回撫弄她的乳房,一面要她用嘴唇輕吻我的龜頭,我的陰莖撥來撥去,一下子便插入思蓉的小嘴中,她的香舌來回挑弄,帶給我無盡快感。

我的手也沒閒著,不停搓揉她的雙乳,指尖捏著她的乳頭。思蓉明顯地獲得快感,只見她緊密的陰唇不斷流出愛液,手指的動作也越來越快。

我笑著問她是否很爽,我見時機成熟,便將思蓉壓在地上,陰莖仍舊插在她的嘴內,我的雙腳緊緊夾著她的頭,我自己則伏在她的身上,以手分開她的大腿,嘴巴便吻在她的陰唇上,以69的方式互相口交。

我嘴巴緊貼思蓉的陰戶,吸啜著她的愛液,她的愛液很濃,不過質感很滑,我以舌尖伸進她的陰道內,刺激她的陰核,一邊找尋她的G點。

經一輪探索,終於被我找到,我以舌尖來回輕掃她的G點,如電擊的快感不停侵襲思蓉,她只有把我的陰莖啜的更深更緊,以抵抗連翻的高潮。

差不多在同一時間,我們一同到達頂峰,我便把積壓已久的精液,射進思蓉的小嘴內。

量真的很多,精液先灌滿她的口腔,在由嘴角滴在地上。

我假裝被激怒,你竟浪費我的寶貴精液,說完先命思蓉將口內的精液全喝下肚,再要她像狗一樣伏在地上,伸出舌頭舐回地上的精液。

看到思蓉做出如此淫蕩的動作,我的陰莖馬上重拾聲威。

我再用手扣把她反手扣起,站直身把她整個抱起,雙手分開她的大腿,陰莖抵在她的陰唇上。

如以往一樣,只插入小許,思蓉被我整個抱起,重心全失,雙乳正好壓在我的臉上。

我吸著她的乳香,準備以一柱擎天這招式將她破處開苞,思蓉也明白這點,以雙腿緊緊夾著我的腰間,令我難作寸進。

我也不生氣,因這姿勢思蓉難以堅持。

我一邊恥笑著她,我的好思蓉,你的腿要好好夾緊,若你的腿一鬆,你的重量便會把你的陰戶壓落我的陰莖,自動迫穿你的處女膜。

思蓉不敢回答,怕腳一鬆便被我破掉處女膜。

我一邊以言語玩弄著她。

思蓉啊!你看我這個自動破處機設計如何?是不是很賤很無恥,不過你的腳一定要好好夾緊,不然的話便一失足成千古恨,不對,不對,應是一失足便會失身才對。

思蓉已慢慢支持不住,她的身體正一分一毫不斷下沈,相對地,我的陰莖卻一分一毫不斷迫進思蓉緊窄的陰道入。又插入了小許,是否快支持不往,我一面恥笑她,一面以舌尖挑逗思蓉的乳頭,快感令思蓉雙腳抖震起來,不自禁的雙腳一滑,我的陰莖隨即又插進寸許。

我笑著對思蓉說,你也察覺到吧,我的龜頭已頂在你的處女膜上,你再滑落一下的話你便會給我就此開苞破瓜。

思蓉也明白自己處境,雙腳盡最後努力緊緊夾著,而我則抓著思蓉的腰肢靜待她力盡的一刻。

再過了三,四分鐘,思蓉已體力不繼,正想放棄,我把握時機,抓著她的腰向下一拉,陰莖隨即灌穿處女膜,狠狠插進思蓉的陰道入。

破瓜的痛楚令思蓉哭了起來,我抓著她的腰肢上下不停抽插,八寸長的陰莖整條插入思蓉幼嫩的陰道。

她的陰道出奇的緊窄,令我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是時候給你紀念品了。

我說出慣用的對白,便不斷用力抽插,陰莖更迫開思蓉的陰道,直接插進她的子宮盡頭,強暴的快感令思蓉忍不往嬌聲呻吟。

抽插中我對思蓉說了一番可怖的話。

好思蓉啊!

我的陰莖已直接插進你的子宮內,若我在這裡射精的話,精液便會灌滿你整個子宮,到時除非思蓉你是不育的人,否則你便一定會懷有我的骨肉。三個月前,我便是以這招對付你的妹妹,想不到今天又再歷史重演,高興嗎?因為你很快便成為母親了。

思蓉已放棄所有抵抗,不停哀求我不要射在她的體入。

我那會理會,說聲我要你一生體內也有我的精液,便在思蓉的子宮內盡情

射,果然如我所料,精液灌滿她的子宮。

思蓉慘痛得淚流滿面,少女對性總有著奇妙的預感,看來思蓉也預感自己將會因此懷孕,停止了一切反抗,以手按著小腹,一臉奇怪的樣子。(事後證明思蓉果然因此懷孕)

我卻從中發現新的樂趣,少女慘被強姦,事後還懷有色魔之骨肉,這比一切刑罰更殘忍。

那些少女想恨我,可是懷著的卻是我的骨肉,一生也只好受盡屈辱,而我卻能得到無盡快感。

我決定以後也要以這方法羞辱那些高傲的美女。

思蓉情緒激動,呼喚著我,你滿意了吧!我將會懷有你的賤種,你這人渣,強姦了我和妹妹還不滿足,竟刻意令我們懷有你的骨肉,要我們一生也擡不起頭做人,你還不走幹嗎?

普通人被她如此責罵,一定內心有愧,急急離去,但我可是午夜奸魔,她越罵,我便越興奮,忍不住打斷她的話。

我有說我滿足了嗎?你前面的處女我要了,後面的我還未到手呢?你凶甚麼,你不過是將會懷有我的骨肉,我老實告訴你,不只你與你的妹妹,從今日起所有我看不過眼的少女,我都會用這方法對付她。所以你們姊妹兩算甚麼。

思蓉被我的氣勢壓倒,再也不敢作聲。我要她像狗一樣伏在地上,她只好乖乖照辦,我在沒有任何潤滑劑的幫助下,一下便將陰莖狠狠插入思蓉的屁道內。

思蓉隨即痛的暈倒,我大力抽插,只弄得十數下,思蓉已被我操得痛醒過來。

很痛,求你輕一點。

思蓉苦苦哀求,她的血絲滴在地上,而我抽插的更為兇猛,百多下的直擊重重轟到思蓉的屁眼盡頭,八寸長的陰莖整條插入直到盡頭。

就在我高潮的瞬間,我才把陰莖拔出,將精液盡數射到她的臉上,我看到陰莖上滿佈著少女破肛的鮮血,與及思蓉臉上的大量精漿,身上的奸虐細胞已得到滿足,便留下無力躺在地上的思蓉,悄悄離開。

我遠離現場,在公共電話亭打了一個電話給思蓉的妹子思敏,她隨即驚呼問我找她做甚麼,我笑笑對她說,你的好姊姊思蓉給我奸得雙腳發軟,無力回家,現在正倒在天台,即上次我姦汙你的同一位置,你快去幫她,巳不過要小心啊!因她與你一樣,將懷有我的骨肉,可別弄痛她。

思敏說了聲禽獸,便急急趕了出去,而我則向起得意的笑聲。

兩星期後,我在報紙上看到新聞,張氐姊妹花遭同一色魔先後姦汙,同時懷有色魔骨肉,現正雙雙接受心理負導,不過兩姊妹被不打算打掉胎兒,警方現正懸紅十萬元,通緝色魔歸案。

我看到姊妹二人也不打掉胎兒,不禁得意的笑了起來。

破徐艷

現在播放特別新聞,數年來令無數少女痛失貞節的蒙面奸魔,已被警方緝捕歸案,現正受警方重案組看管,待其招認所作之罪行,再送交法院受審。

我被電視所作之報導嚇了一跳,甚麼,奸魔前輩竟失手被捕,不過這也難怪。最近整個埠也極力緝捕各大小奸魔,而前輩就正好敗在一名以忍法為武器的少女手上,城中就有不少人以屠殺奸魔為樂,其中更有一名叫作奸魔劊子手的少女直衝著我而來,傳聞她每殺一名奸魔,都會在他的身上寫上:午夜奸魔,下一個死的將會是你,等字樣。簡直不把我放在眼內。

這一個月來我一直勤於苦練武技,現在正好大派用場,大家同屬奸魔同盟的成員,前輩有難,我當然全力救援,不過小弟一人力弱,恐難以勝任。

就當小弟苦思良策之際,收到了由千面大哥所發的密件,說正趕來本埠相助,有了千面高超的易容術,今次行動我便有十足把握。

由於女警徐艷對前輩非常瞭解,所以一切審問也由她全權負責,而我正好偷襲徐艷,迫她交出監房的鑰匙及通行暗號,由千面假冒徐艷,以帶蒙面到案發現場為理由,將其救了出來。

不過徐艷亦並非等閒之輩,我小心為上,暗地裡監視了她數天,終於被我發現了她一個致命弱點-她的妹妹徐琴,是實現計劃的時間了。

今夜,徐艷將會調到晚上工作,所以整個下午也不在家,我由徐琴的學校一直跟蹤她,直至走到她與徐艷的家外,只見徐琴取出門匙,卻沒有發覺我對她虎視眈眈,就在她打開門的瞬間,我取出一支特製的迷暈噴霧對著她直噴下去。

徐琴還未清楚發生何事,就已被藥力弄暈,我將她拖進屋內,大字型的縛在床上。

好了,有了這皇牌,就算徐艷再厲害我也不怕。

晚上十時,門外向起了聲音,原來是徐艷回來了,我躲在暗處,只見她關上門,走進屋內,突然取出手槍,叫著:出來吧.我知道有人在此。

不愧是徐艷,我把一個水杯投到屋的另一邊,跌破玻璃的聲音分散了徐艷的注意力。我把握機會走到她身後,一腳踢開她的手槍,再用勾拳打在她的肚上。

徐艷驚覺對方身手不弱,急忙迴避。

問我,你是誰,想幹什麼?

我指著床上的徐琴道,你最好乖乖就範,不然我不保證她的安全。

徐艷怒道,以弱女作人質,算什麼英雄。

我當然不會上當,笑著回答她,我可不是英雄,而是奸雄,專奸美女的肉洞。

徐艷立即明白我的來意,你與蒙面是一夥的?

你果然聰明。

放屁,就算你以我作人質,警方也不會放蒙面的,你要殺要剮,隨便閣下,但可別動我妹子一條汗毛。

我聽徐艷說得豪氣,心中也敬她是一位英雌,對她說,我敬重你,我答應不動你妹子,不過你則要聽我的話,現在先交出手扣鑰匙,然後以自己的手扣將自己大字型站著扣在牆上。

徐艷見我答允她的要求,也不反抗,乖乖的把自己雙手扣在牆上,任我魚肉。

求你放過我姊姊?

原來是徐琴醒了過來,她被我縛在床上,動彈不得,只好哀求我放過她們。

我笑笑對她說:有了觀眾啊,好好看著我如何對付你姊姊。

說完便別過頭問徐艷,蒙面監房的鑰匙在哪裡?

徐艷笑了一聲,你以為我會說嗎?

看來你想受皮肉之苦,傳聞重案組有十大酷刑,不知是你的酷刑厲害,還是我午夜奸魔的魔爪迫供法強橫。

你就是午夜奸魔?

我不待徐艷說完便扯破她的衣衫,脫掉她的黑色胸罩。

我從袋中取出兩個幼小電夾,一邊一個,輕夾著她的乳頭,然後說道,這是最先進的測謊器,若你說謊的話它便會放出電流,而且越來越強,不用一會便能煮熟你幼嫩的乳頭。

徐艷堅持不說,我只好開動機器,不消一會,電流的刺激已令徐艷的乳頭充滿快感,隨即硬直起來。

不過隨著電流的增強,很快徐艷只懂得瘋狂叫痛,我也不想就此殺了她,便改問一些別的問題。

你今年多大?

二十四歲。

你的三圍數字?

35-24-35。

你第一次作愛是在何時?

徐艷見妹子也聽著如此羞辱的問題,堅持不肯回答。

我加強電流,不一會,徐艷才死死氣的回答,還未試過。

我感到難以置信,不過看測謊器的反應她並未說謊,便問徐艷:對著你這種美人也不大幹特幹一翻,你的男友一定是性無能的。

徐艷隨即怒道,你才是性無能,只不過我們平日公作太忙,一年也見不了數次吧了。

我笑笑說,我可不是性無能,而且更加是此道強者,要不要我在你身上證明你看?

徐艷嚇得縮作一團,我把握機會問她,鑰匙到底在哪?

可惜徐艷堅持不肯說,我拿掉了測謊器,隨即扯下徐艷的裙子,粗暴的脫下她的內褲,收進袋中。

到了這一刻,徐艷已全裸的站在我的面前,成熟的女性軀體,美麗的容貌,處女的芳香,加上剛毅的氣質,令我急不及待想將她摧殘。

不過我始終以大事為重,強行壓制我的慾念。

我從袋中取出一支藥水,問徐艷,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徐艷搖搖頭。我接著道,這叫DC-5,是一種效力超強的媚藥,普通人只要沾上小許,若不在一小時內盡情交合的話便會因性慾刺激過度而瘋掉。

說完便把藥水塗在徐艷的陰唇上。

很快強烈的快感已刺激著徐艷的陰唇,進而直達全身,只見徐艷夾緊雙腳,不斷磨擦,希望減輕慾火,但看來並不成功。

徐艷的陰道口已不停流出大量愛液,我以舌尖舔了舔她的陰戶,品

她的愛液,很快徐艷只懂得發出呻吟聲。

求你解開我的手,徐艷癡癡的哀求我。

鑰匙到底在哪?

徐艷此時為求減輕慾念,早已被我收的貼貼服服,忙把鑰匙的位置與通行的暗號一一說出。

我亦滿意之極,問徐艷,我解開你的手,你是要玩自慰嗎?

徐艷慌忙點頭。

我接著說,何不叫你妹子效勞。

說完便把徐琴推到她的陰戶前,迫徐琴一下一下的舔著徐艷的陰戶,此刻的徐艷已完全被慾望支配。

只聽她對徐琴說道,妹妹,求你快用手刺破我的處女膜,我不希望自己寶貴的貞操落在這淫賊手上。

我當然不會讓她照辦,一把扯開徐琴,便把她鎖在另一邊。

好好看著我替你姊姊破處開苞。

想我操你嗎?

我問徐艷。

想,求你快來。

徐艷已完全屈服在媚藥的威力之下。

我分開她的大腿,左手抱著她的腰肢,右手也不閒著,早已抓著她豐碩的乳房來回揉動,我低頭吻著她的頸項,陰莖已如餓虎撲兔般狠狠插進她早已濕透的陰道內。

我故意不插破她的處女膜,陰莖頂在徐艷的膜面上,對徐艷說:準備好給我吃你的處女豬沒有?

接著便全力一頂,陰莖隨即插破處女膜,直達陰道盡頭,處女血絲沿著大腿流落地上,我不停加快速度,數百下的深入刺突,連翻的高潮快感,已令徐艷忘卻正被我姦汙的事實,一邊扭動腰肢配合我的抽插,一邊發出淫聲浪語為我打氣加油。

求求你,再插入些,對,大力點,不,到盡頭了,操我吧,更大力的幹我吧!

徐艷已變成我發

獸慾的性奴。

我很快便在她的陰道入作前所未有的爆射,是時候給你紀念品了,我以你一生體內也藏有我的精液,說完便將陰莖轟進她的子宮最深處,白濁的精液隨即勁射而出,先灌滿徐艷的子宮,然後陰道,再沿陰道口倒流出來。

我抓過躺在一邊的徐琴,硬把陰莖插進她的小嘴內,要她把仍在不斷射出的精液全數喝下。就在我完事的瞬間,她們姊妹已無力的倒在地上,任憑我的處置。

我改將徐艷縛在床上,把徐琴推到她身上,迫令她姊妹二人表演磨豆腐給我看,我隨即以相機不停拍照。

看到她們淫蕩的動作,令我的陰莖忍不住擡起頭來,便從後壓著徐琴躺到床上,徐艷被壓在最下,而徐琴則在我們之間,變成一塊淫慾三文治。

我將陰莖抵在她們二人的陰戶之間,四片陰唇把我的巨龍緊緊夾著,我不斷磨擦刺激著她們的陰唇,可能由於徐艷剛才已

了一次,她為勉強抵受得住,但可憐的徐琴已被我幹得浪聲四起,苦苦哀求我更進一步奸弄她。

我加快抽插,不久徐艷也抵受不住,發出絲絲呻吟聲,正好與徐琴合奏著,我就在三人同時抵達高潮的頂峰,把精液盡數射到她們姊妹二人的身上,她們的面上,雙乳,小腹,陰戶,以至大腿,全都滿佈我的傑作。

我迫令她們舐回對方身上的精液,便把她們姊妹二人縛在一起,悄悄然離開,確保短時間也不會有人發現她們。

我把鑰匙及暗號都交給千面,而他假冒徐艷救出蒙面的行動也得到絕對的成功,不過由於千面需趕回國,只好把蒙面安置在我山間的別墅內養傷。

在三天後,我亦抽出時間趕往探望,我發現原來他並非真正的蒙面,只不是一個假借蒙面之名四出作案的二流奸魔,不過機於大家同屬奸魔同盟一員,我也依舊好好照顧他,而他也感激我的相助而向我說出真姓名,他原來叫灰狼。

可惜他的雙手雙腳的筋脈,以至子孫根也被那風之少女斫斷,灰狼苦不堪言,只求報這血海深仇,誓要奸爆那風之少女的陰戶。

我搖頭對他說,以我的能力最多只能醫好你的手腳,可是那話兒恐怕畢生無望。

灰狼聽到能治好手腳,已大喜過望,掙紮起來跪在我的面前,求我替他治好手腳與及代他報仇,他已永感大德,發誓永遠為我的僕人。

我見灰狼實在可憐,便答應收他作助手,更取出珍藏的傷藥黑玉斷續膏(名字純屬抄人,如有雷同,實非巧合)治好他的手腳。

我也下定決心,等著瞧吧!風之少女,我一定會為灰狼取回這場子。

迷姦暴虐酒井法子

經過了個多月的休養,灰狼的傷勢已大致全愈,而我也證明冒險救他的決定沒錯,因為灰狼對小型武器的研究很有心得,在這段休養期間,他對我所用的武器及工具作了大幅度改量,有了這些新武器之助,對我的行動更為如虎添翼。

主人,這段新聞相信你有興趣。

灰狼拿著一份報紙興沖沖的對我說。

我看了看標題,酒井法子下星期來港,視察演唱會場地。

我隨即彈起,不錯,我對這日本妞很有興趣,我現在先去收集她起居的酒店資料。

不用了,主人,我已把那法子訪港的時間表,訪問詳情,以至酒店保安,地圖一一弄到手來,請主人你細心研究。

真有你的,灰狼,謝謝你,你令我少了很多功夫。

經過多翻研究,我已有了完整的計劃,酒店的保安其實不太嚴密,只作了整層封鎖,並派保安緊守要道。由於灰狼傷勢並未全好,所以留在酒店的令一房間作支援。

我乘保安換班的時間,潛進酒井法子所住的那層,並以灰狼為我準備的電子開鎖器,打開法子房間的大門,門被我輕易打開。

感謝你,灰狼。

我心裡說一聲。然後便堂而皇之踏進酒井法子的房間內。

這時候,法子應在機場接受訪問,我四周查看,最後決定藏身在衣櫃裡。

經過個多小時的靜候,我聽到細微的腳步聲,越走越近,最後停在門外,門聲向起,我所期待的酒井法子已走進房內。

我從櫃門的空隙向外看,法子的真人比上鏡時美得多,臉上塗上淡淡的化妝,長長的睫毛,配以清爽的短髮,散發著成熟女性的美與吸引力。她穿了一件粉紅色的半透視襯衣,內裡穿了一件小背心,下身穿上一條白色長裙。

我拿出迷暈噴霧,等待適當的時機,機會終於到了,只見法子正走到衣櫃旁,我推開門,便將噴霧往其臉上直噴,不消五秒,法子已不省人事,昏倒地上。

我把她抱起放在床上,嘴巴已急不及待的吻到她的唇上,舌頭強行伸進她的嘴內,吸啜著酒井法子的香舌,雙手也毫不閒著,一隻手不停撫弄她的乳房,另一隻手則隔著衣服,徘徊在禁地的邊緣。

是時侯了,我粗暴的扯下她的襯衫以及白色長裙,俐落的脫掉法子的內衣褲,我將內褲收進袋中,以留為記念。然後便拿起相機,不斷拍照。

拍攝完畢,我架起攝錄機,將鏡頭對準床上,當一切準備妥當,姦淫酒井法子的時候終於到了。

享受這種美麗女星的機會其實不多,所以我要將過程拍下留念,就像廣未涼子那次一樣。比起廣未涼子,酒井法子明顯多了一份成熟美。

只見她雙頰菲紅,人仍舊昏睡著.不過身體卻起了老實的反應。

由於方纔的撫弄,只見她的一雙乳房更為豐滿發漲,乳頭更硬直起來。陰戶口更流出淡淡愛液,我伏在她的陰戶口,親吻她的陰唇,舌頭伸進陰道內,刺激著酒井法子的陰核,一邊吸啜她的愛液。雙手也沒閒著,不停揉搓她的雙峰。

其實法子的陰道已異常濕潤,但我仍不滿足,還不夠,我要法子你更淫蕩。

說完便拿出媚藥DC-5,塗在法子的陰唇上,我以中指沾了小許媚藥,便把手指插進她的陰道內,把藥塗在酒井法子的陰核上。

不消一會,強勁的藥效令酒井法子媚態畢露,陰道口更流出大量愛液,把床單也弄濕,真是多汁,我把嘴唇緊貼法子的陰戶,大力吸啜著她的愛液,酒井法子更被我吸啜得快感如潮。

我將早已發硬的陰莖放在法子的唇上,在她的唇上撥來弄去,一聲輕向,陰莖已插進酒井法子的小嘴內,她的小嘴異常濕潤,緊緊的包圍著我的陰莖。

我以69形式伏在她的身上,一邊享受酒井法子的唇舌服務,一邊以舌尖來回挑逗她的陰核。我的陰莖在她的嘴內抽插,很快便一

如注,白濁的精液盡數射進法子的小嘴內,量多得她無法負荷,精液多得由法子的嘴角倒流出來。

我看著法子濕透的陰戶,陰莖很快便再次硬直起來。我像餓虎撲兔般撲到酒井法子的身上,雙手分開她的大腿,把法子一雙又白又滑的大腿掛到我的肩膀上,手狠狠地抓著法子的雙乳,陰莖對準她的陰戶,毫不留情地把我足足八寸長的陰莖,一下子插進法子的陰道內。

酒井法子已不是一個處女,但看來她也不常與人性交,因此她的陰道亦非常緊窄,這令我更為興奮,我的陰莖突破法子肉壁的封鎖,狠狠的頂到她的子宮盡頭。

就算在昏迷中,但這種強暴的快感也令到酒井法子不自覺的呻吟起來,我隨著她的呻吟聲作更大幅度的抽插,我在心裡盤算著,到底要不要幹到酒井法子的子宮盡頭,讓她懷有我的骨肉,不過看到法子天使般的容顏,我很快便打消念頭。

法子的肉壁不斷收緊,令我快感連連,很快我便在她體內進行第二次的

射,我故意不把陰莖插進子宮,令法子不致因此懷孕,精液便盡數射進法子的陰道內。

我離開酒井法子的身軀,只見她的嘴角及下體仍不斷流出我的精液,心裡仍不滿足,好像少了甚麼似的。

對了,少了法子的反抗呢。

弄明白後我隨即以繩將法子的雙手雙腳緊縛在床角上,以布條封口,免得酒井法子大叫壞事。

我見佈置妥當,便從洗手間拿出一盤冷水,盡數倒到法子的臉上,法子攸攸轉醒,發覺自己四肢被縛,全身赤裸,下體更好像曾慘遭姦汙,令她大驚失色。

我走到她面前,以日語對她說,親愛的法子小姐,剛才你睡著時我幹了你一次,現在想叫醒你再幹多一,兩次,希望你多多合作。

說完便將手伸到她的乳房上,捏弄她的乳頭,酒井法子看來已意識到自已曾遭迷姦,現在更面臨強姦浩劫,拚命扭動身體掙紮。

法子的反抗令我怒了,我抓著她的秀髮,拉近她的臉,對她說,你聰明的就別反抗,讓我好好的打上兩,三炮,不然的話,我可以讓你

我獨有的強姦秘技,這技巧就是將我整條陰莖都插到受害少女的子宮盡頭,在那處射精的話肯定會讓少女懷有我的骨肉。

法子聽得心也寒了,我接著問她,可想當我兒子的母親嗎?

法子慌忙搖頭,我接著說,那你便乖乖的別反抗,法子無奈的點頭。

我解開她的繩子,拿掉她嘴上的布條,命酒井法子跪在我的面前,以舌尖舔我的龜頭,法子哪敢不從,強忍著噁心的感覺,像舔雪糕一樣一下一下的輕舔著,眼角卻流下淚光。

法子只舐得數十下,我便已將陰莖硬塞進她的嘴內,現在改作不停吸啜我的陰莖,酒井法子只好像用飲管喝汽水一樣,一下一下的吸啜著。

我享受著快感,一邊命她更大力吸啜,就在高潮頂峰,我把精液再次射進法子的嘴內,酒井法子以手緊按著嘴,以免嘔吐出來,我隨即命她把嘴內的精液喝下去。

我把法子按在床上,從雪櫃裡取出一大支牛奶,全倒在酒井法子的身上,接著便以舌頭在她的身上來回舔動,把牛奶吃回.有些牛奶沾在酒井法子的乳頭,大腿,陰戶等性感帶,我也要舌尖一一舔動。

快感的刺激令法子也不禁扭動身軀,我以狗仔式抓著法子的腰肢,命酒井法子說出主人,求你大力操我。

法子也抵受不住快感的折磨,勉強說完。

我的陰莖已急不及待的梅開二度.直插進酒井法子的陰道內。

我一下接一下的重重抽插,連翻快感令法子很快便到達高潮,只聽她發出一絲絲難耐的嬌喘,身體已作出歡愉的扭動。

我隨即將酒井法子整個抱起,改以一柱擎天這式作更深入的抽插,法子的一雙乳房就在我的面前不停抖動,就像隨著我的每一下抽插起舞一樣,真的很富彈性。

經過了六百多下的抽插,法子已先後達到四次高潮,而我亦再難以忍耐下去,我把法子緊壓床上,一同達到高潮的頂峰,我白濁的精液隨即射進法子

渴的肉洞內,迅速將她填滿。

我們雙雙躺在床上竭息,法子不停喘著氣,而我則把玩著她的乳頭,一邊回味剛才的激戰。

是否很爽呢?剛才你好像先後來了五次高潮。

我低頭問法子。

法子不好意思的別個頭,暗怪自己竟被強姦得高潮疊起。

經過一番竭息,我的武器已回復作戰狀態。我以手扣把酒井法子反手扣起,將她按在化妝台上。

你的處女早已不在,不若把你後面的處女給了我吧。

說完也不理法子的反對,便把陰莖插進法子的菊門裡,由於沒有潤滑油的幫助,只插入了兩,三寸,法子的肛門已被我操得流出血來。

只見她痛的伏在桌上,淚流滿面,而我卻毫不憐惜,陰莖像破冰船一樣一寸一寸的向前進發,好不容易才將八寸長的巨船闖進法子的屁道裡,法子早已痛得暈了過去。

我隨即化身為一位騎師,騎在一匹叫法子的名駒上,我的鞭已急不及待的插到法子的屁穴,不停抽插,法子被我操得醒了過來,我隨即便把精液盡數

在她的屁道深處。

法子被我玩弄了一整夜,這時再也支持不往,昏了倒在地上,而我的奸虐心也得到充分滿足,便收拾好細軟悄悄離開。

第二天、報紙傳出法子趕回日本拍劇的消息,我看到她淚眼汪汪的照片,看著昨天的精彩錄影帶,心裡得意極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