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愛上輪姦

我叫紅小伶。我的身高168、體重46,三圍是34c、23、35,身材是屬於健美型卻又很勻稱高挑的那一種。臉蛋長的很漂亮,卻也是屬於可愛型的,而且我走起路來腰挺得很直,很像MODEL,看起來胸部會很挺,臀部也就特別的翹。

在我十六歲那一年,我們全家住在一棟公寓的頂樓。我家有四個人,分別是爸、媽、我弟弟和我。

在我們家的樓上有一間頂樓加蓋,住著三個年約二、三十歲的男子,每天當我放學回家時,他們總會在樓梯口蹲著抽煙,並且對我說一些不堪入耳的話,例如像「妳的奶子很大」或是「小淫娃」之類的,而我都是直接將大門關上,不理他們。

聽爸說他們三個平時在工地打工,整天無所是事,而且他們是房東的親戚,管也管不了,討厭……

其實,我也不是那麼討厭他們啦,反而在他們叫我小淫娃的時候,我會有一種興奮的感覺,也許是因為我有點好色吧。而且當他們說我的身材的時候,我還有一點高興哩!只是我也很怕他們真的對我做出什麼,我還不想失去我的處女。

有一個星期六,爸要出差到下禮拜才回來,媽則跟她的朋友出去旅遊,而我那可惡的弟弟本來要留在家陪我的,但他竟然偷溜到同學家去住了,結果家裏只剩我一個人了。

晚上九點多,我正看著電視,突然想喝個飲料。

「唉,如果那個死弟弟在,就可以叫他幫我跑腿了。」現在只好自己去了。

因為天氣不錯,我只穿了一件白色的T恤加迷你牛仔短褲,裏面加一件粉紅小丁字褲,那件T恤很薄,我的淡藍色半罩式胸罩看得很清楚,丁字褲細帶子就露再屁股腰上,只是我也不在乎。我到樓下的7-11買了一罐紅茶就上樓了。

就在我走到家門口時,我突然感到有人在看我。我回頭一看,原來又是樓上的那三個男的坐在樓梯上抽煙,他們一看到我回頭,就趕忙轉過頭去。我有一種不安的感覺,趕緊將門打開。

就在我打開門的同時,我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在我還來不及開口的時候,有一隻大手摀住了我的嘴,同時抱緊了我的上身,另一個人將我的雙腳抱起,我就這樣一邊掙扎、一邊被他們抱進家裏,摀住我嘴的那個人對第三個人說:「喂!阿祥,把門關上!」那個叫「阿祥」的則在我們都進門時,將大門反鎖住。

接著,他們將我抓進我的房間,並將我丟到床上,我趕緊退到房間的角落,並大叫:「你……你們幹什麼?!」

那個剛剛抱住我大腿的說:「嗯?幹什麼?」

他轉頭對那個剛剛摀住我嘴的人說:「喂!大只仔,我們要幹什麼?」

「大只仔」看著我說:「幹什麼?好好幹死妳呀!建仔你先上。」

我假裝嚇的大叫:「不……不要過來呀!!」

這時他們都已經把上衣脫掉了。我觀察了一下,那個叫大只仔的最壯、其他兩個還好,但是都比我高了最少一個頭,我想逃掉已經是不可能的了,我決定先嚇嚇他們:「喂!我……我爸媽他們等會兒就回來了,你們……你們休想傷害我。」

那個叫阿祥的說:「嘿嘿……回來?等他們回來,你早就不知道被我們幹到爽死昏過去幾次了。」

我登時有點興奮了,心想:「怎麼辦!終於要挨插了!真好。」

然後,建仔走過來抓住了我,並把我又拖到了床上,我再怎麼用力掙扎也是沒用。

我一被丟到床上,他們三個就壓住了我,建仔用一隻手扣住了我的雙手,並開始強吻我,還用舌頭在我嘴裏不停的翻攪。而他的另一隻手把我的ㄒ恤翻開、並透過胸罩搓揉我的胸部。

我受不了這樣的刺激,不停的扭動著身體,但他們很快就制伏了我。

大只仔將我的牛仔短褲脫掉,並用他的大手撫摸我的大腿內側。突然有一股冰涼的液體潑在我的身上,原來是阿祥將我剛買的紅茶倒得我滿身都是,並說:「哎呀!這樣怎麼可以呢?我來幫你舔乾淨吧!」

這時我的胸罩已經被建仔脫掉了,在濕透了的T恤下,我尖翹的乳頭看起來特別明顯,阿祥掀開我的上衣,並且二話不說就開始吸吮我的乳頭。

「呀!!……唔……不……啊……」我忍不住開始呻吟了起來。

大只仔聽到我的呻吟,就淫笑道:「嘿嘿!這小淫娃開始興奮了。接下來有得爽啦!」

他開始隔著小丁字褲舔著我的私處。這時我們四個身上都只剩下內褲了,我夾緊了大腿想阻止他的行動,但他卻用力的分開我的大腿,並將我小的不能再小的丁字褲脫掉。

「啊!……」我已經放棄了抵抗,大只仔直接的舔弄著我的肉縫,並用手玩弄著我的陰核。

我興奮的不停流出淫水,建仔和阿祥把他們的大肉棒掏了出來,並命令我幫他們口交,他們兩個的陰莖都好粗好長,我想最少有十五公分,根本不是我能塞進嘴巴的尺寸,我只好像舔冰棒似的、分別舔拭著他們又硬又熱的大肉棒,還用手上下套弄著,阿祥似乎很舒服的說:「對!就是這樣……小淫娃,妳把老子弄得越爽,等下我們大夥兒就插的妳爽個夠。」

這時大只仔說:「好!我看妳也夠濕了。」他將內褲脫下,而他的超大尺寸肉棒也彈了出來,天哪!他的陰莖果然是三個人裏最大的,我猜超過了十八公分,而且好粗。

我興奮的雙腳亂踢,但他馬上抓住了我,並說:「來吧!好好享受我的超級無敵大雞巴吧!」

他緩緩的將他的大肉棒插入我初經人事的嬌嫩花蕊,才剛放進了一半,我就痛的大叫:「啊!不……住手……我受不了啊!」

這時建仔將他的肉棒塞入我的小嘴,防止我叫的太大聲。這樣我有一點痛也只能發出「唔……哦……嗯……」的聲音。

當大只仔將他的陰莖完全放進我的小穴時,我已經痛的發不出任何聲音了。接著他開始在我小穴裏抽動,每次都是抽出到只剩一個龜頭在裏面,再狠狠的插入,並且慢慢的加快速度。

他還一邊用淫穢的口吻說:「哦哦!!!這小淫娃夾的我好緊啊!真爽!」

建仔也開始在我的嘴裏進出,並對我說:「嘿!你的嘴也真小,我被妳含的好舒服!」

阿祥則抓著我的手幫他打手槍。

我的嘴和花瓣同時受到他們悽慘的蹂躪,身體好像完全變成了男人發洩性慾的性器官了,但是他們無比粗暴的動作,卻將我慢慢的推向快感的巔峰。粗大的陽具在我的舌頭上磨擦,又不時的深入我的喉嚨,帶給我一種前所未有的特殊感受,小穴裏更像是有一根又熱又燙的鋼棒在裏面進出著。陰道內原先的痛楚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陣陣強烈又酥麻的快感。

我忍不住抓緊了手中阿祥的肉棒,而他似乎受不了了,喊著:「啊!!要……要射出了!!」

並將一股股熱熱的精液射在我的臉蛋上。接著建仔也受不了我的吸吮了,他快速的在我嘴裏抽插了幾下,然後將陰莖抽出,開始在我的身上射精,他的精液量好多,射的我滿身都是。

大只仔把我的雙腳架到肩膀上,抓緊了我的腰開始用力抽送,我隨著他的動作不停的大聲淫叫:「喔!……嗯……唉呦……怎麼……會……這麼……爽呀……可以用力的……幹我了……啊……」

每當他一用力頂進我的裏面,就有一陣強烈的快感刺激著我,他說:「怎麼樣,小淫娃,我這樣搞你爽不爽啊?」

「呀……好爽……喔!親哥哥!……好雞巴哥……再……再幹……快一點……哦……小穴要……爽了……啊……來了……」

就這樣,我被他送上第一次升天……

在我還沉醉在高潮的快感時,大只仔將我抱了起來,開始由下往上用力的幹我,這樣的姿勢讓他的陰莖更加的深入我:「啊……啊……啊……」

我的花瓣正因為高潮而猛烈的收縮著,他於是更加激烈的在我體內抽送,阿祥在聽到我淫蕩的叫聲後,又開始興奮了起來。

他將他重新勃起的陰莖抵著我的小菊花洞:「啊!……你……你要幹什麼……唔……哦!……」但正被大只仔狂猛抽送著的我,根本不能阻止他接下來的行動。

他把肉棒慢慢的滑進我緊緊的肛門,我感到一陣比剛剛被破身更強烈的痛楚,而他的陰莖已經全部塞滿了我的後洞。

他們開始在我體內一快一慢的抽動著,大只仔抓住我的臀部、阿祥用力的揉捏我的奶子。

「輕點……輕……一點啊!喔……啊……」

我的前後同時傳來強烈的快感和痛楚,我陷入了一陣迷亂中。

「啊!……要爽了呀……喔!!……幹死我……求你們用力啊……」

他們這樣幹了我大約二十分鐘,接著,他們幾乎同時的往我身體用力一頂。

「啊!!……又洩了……」

我只覺得有兩股熱流灌進我的體內,我又達到了第二次的升天了。

在他們兩個從我體內抽出時,白濁的熱精從我的前後洞流出,剛剛在休息的建仔馬上過來接手幹我。

我很自動的屁股俏高趴下,雙手伏在床上,接著從我後面狠狠的插入。

「唔……建哥……你好猛啊……這一下好深呀……真爽……」

我就像只母狗一樣被大肉棒猛烈的進出,我的兩個奶子被幹的不停晃動。

這時大只仔開始在我的房間翻箱倒櫃,並從我的衣櫃裏拿出了一件連身式泳衣。

我正在自己的房間裏,被陌生人用背後式幹著:「啊……好雞……巴哥哥們……大雞巴爺爺……我不知道……原來……被人家輪奸……哦……會……會這麼…… 爽……啊……噢……用力……啊……繼續幹我……我的……小浪穴……浪穴需要……你們……輪流來幹死它……呀……啊……我的……穴又開始浪了……啊……好爽……啊……快……再幹進來一點……對……就是這樣……啊……爽死了……」

而剛剛玩過我的兩個男人則坐在旁邊欣賞,他們還不時的說一些淫穢的話來羞辱我:「小淫娃、快!扭動妳的腰!你平常走路不是很會搖嗎?」

「喂!建仔!人家小淫娃嫌你不夠用力啦!」

我已經被幹到爽到不行了,只能一直發出「哼……爽……噢……爽……唔……」的氣聲。建仔幹了我十幾分鐘後,就用力往我一頂,再拔出來把精液射在我臀部上。

他們讓我休息了幾分鐘後,就叫我穿上我的泳衣:「啊!這……這是什麼?!」

他們竟然把我的泳衣剪了七、八個大洞,不僅兩個奶子露了出來,下部更被剪開了一個大洞,把我的陰部完全裸露在外。

大只仔對我說:「嘿嘿!怎樣、我們改造的好看嗎?」

我透過鏡子,看到我穿著破爛的泳衣,不僅臉紅了起來。這樣的我,比起全裸更能激起男人的性慾。

他們三個湊了過來,並透過泳衣的破洞直接撫摸我的肌膚。我興奮的全身發軟,倒在他們的身上任他們擺佈。

「嗯……好棒……喔……喔喔……我……哎……受……不……了……了……啊……」

他們抱起了我,將我帶到了浴室。我家的浴室不算大,四個人進去倒還容納的下,他們開始在浴缸裏放水,並把我全身弄濕,開始在我身上塗抹沐浴乳。阿祥說:「剛剛弄得妳全身都是精液,讓我們來幫妳洗乾淨吧!」

接著,他們三個男人六隻手不斷的在撫摸我的身體,並搓揉出許多泡沫。他們的嘴也分別在我的敏感處吸吮。

「哦……啊……你們……啊……搞得妹妹的小穴……噢……好舒服……啊……」

他們有的用手扭轉我的乳頭,有的還撥開我的陰唇,將中指插入我的陰道。

「有三個男人幫你洗泰國浴,舒不舒服啊?」

「噢……啊……好爽啊……妹妹還要……用力挖我啊……」我完全被他們三個男人征服了,他們弄得我淫水直流。

他們玩弄我的身體大約十分鐘左右,阿祥就把我抱起來,靠在牆上站著幹我。

「啊……你的雞吧好大……插得妹妹……哎呦……好爽哦……啊……穴穴好爽啊……」

「小淫娃、喜歡我這樣蠻幹妳嗎?」

「啊……喜……好喜歡……哥哥這樣用力幹……啊……妹妹的浪穴啊……好爽……啊……」

他們開始輪流的狠狠狂幹著我。每當有一個人快射精了,就換另一個人來接手。

他們幹了我快三個小時,都還沒有射精,我卻是連續高潮了七、八次。

這時阿祥突然對我說:「來!躺下!」我乖乖的曲著身體躺著。

他坐在我的身上,並用我的乳房夾住他的肉棒,開始前後移動,他在我身上搓弄,搓了快20分鐘,我的乳房被他抓得通紅,接著他的動作越來越快。

看著他雄壯的身體壓在我身上,我突然有一種被征服的快感,隨著他帶給我雙乳的快感,我不停啊啊大叫,然後他就把精液射得我滿臉都是。

接著大只仔又把我修長的大腿抱起來幹。

「喂!我們這樣幹她,會不會把她幹死啊。」

「不會啦!你看她爽到快不行了、還一直求我們再用力的繼續幹死他哩!」

「是啊……妹妹還要……再來……再來……妹妹好爽……你們把妹妹的……小浪穴……騷穴……賤穴……幹……幹到爽死啦……哇!!……」

這時幹著我的大只仔把我抱進了浴缸,用力的將我往上頂,他一邊頂、水花濺的四處都是。我不停的上下跳動,終於到達了快感的最高潮。

「妹妹……啊……不……不行了……爽死了……穴穴要美死了……妹妹……又要升天去了……啊……」

「好!小淫娃……我們一起高潮吧!啊啊……」阿祥和建仔早就打起了手槍,就在我高潮的同時,他們把又熱又多的精液射在我身上,而大只仔也將一股股的熱精注入我的體內,然後我就昏了過去。

隔天早上我醒過來,發現我倒在床上、全身赤裸,我只覺得全身酸痛。我趕緊收拾我淩亂的房間,然後弟弟、爸、媽回來了,我也不敢跟他們提起這件事,幸好那天是我的安全期,不然被注入了那麼多精液,我一定會懷孕。之後,每天放學回家,他們仍舊坐在樓梯口抽煙,然後不懷好意的對著我笑,一副就是「還要再好好的幹妳一回」的樣子。

我回到了房間,回想起那天的遭遇,興奮的忍不住開始自慰了起來。

我最近常常去教會,並在那裏認識了兩個黑人。他們十八歲,而且是雙胞胎,哥哥叫阿倫、弟弟叫阿ken。他們是從美國來的,因為學校放假,然後剛好有親戚住在這,所以他們就跑到臺灣來玩了。

我是在一次教會的活動中認識他們的,因為年齡相近,我又很喜歡美國,所以我們就聊了起來。想不到他們的中文程度都很好,而且聽他們說、他們兩個都是學校的籃球校隊,也難怪,他們身高都超過了190公分,而且又都很壯。

我們聊的很來,同時也約定好假日要一起出去玩,要我當他們的導遊。

在認識他們的第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興奮的睡不著,忍不住開始自慰了起來。呵呵!也許是因為妹妹我很色吧!而且我又曾經幻想過被外國人強暴,所以一看到他們,我就有一股莫名的慾望。躺在床上的我,開始將手伸進內褲裏,撫弄我的小陰核。

「啊……啊……」我很超愛自慰,而且我很敏感,只要輕輕的撫摸,我就會開始興奮了。

每當我將手指劃過我的小陰唇,後腦就會感覺到麻麻的、很舒服。只要輕輕的按摩我的陰核,大腿就會忍不住開始抽搐,我開始搓揉起我34c的乳房,幻想那是阿倫的大手在玩弄著我。我又把食指伸入嘴裏,幻想阿ken的舌頭在我嘴裏翻攪,我開始把假雞巴插入陰道內「啊……哎呦……」並且抽插了起來,還慢慢的加快速度。

我想,他們一定也是對我有點暇想的吧!尤其是當我做出一些誘人的舉動。

例如我彎下腰去綁鞋帶、一抬頭就看到他們倆眼神怪怪的,我猜他們一定有看到什麼吧,我當時穿著一件襯衫,而且上面兩個扣子沒扣,習慣嘛!只是……搞不好我裏面都被他們看光了也說不定。

一想到他們那種有色的眼光,就忍不住開始全身發抖:「喔……我……不……不行了……啊!……」

我知道自己快高潮了,開始加快假雞巴抽插的速度,身體也不停的扭動著:「喔……喔……好舒服喔……啊……」

我揉搓著自己的乳房,想快點把自己送到快感的最高潮。

「唔!!喔……要……要丟……要丟了……美死了……啊!!」啊!終於高潮了,那種全身酸麻的感覺好舒服喔。而且到達高潮的一瞬間,我感到我的淫水濕了一整片,我也就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我後來常常跟阿倫、阿ken他們一起出去玩。我帶他們到一些臺北年輕人常去的地方逛,他們不但常常買我喜歡的東西送我,連我的所有花費,都是他們付的,我好喜歡他們喔!只是他們有時候也會趁機吃我豆腐,像是抱抱我啦、摸摸我的屁股之類的,只是他們是外國人嘛!很多行為都是很開放的,所以就算他們親親我的臉頰,我也是不會介意的。

有一次我跟阿倫他們一起去看演唱會,玩到結束時已經12點多了。

原本想坐計程車回家的,但他們寄住的親戚家剛好在附近,所以邀請我去住。我想反正也沒差嘛,看他們會不會搞我,而且我們玩得正盡興,我也還不想回家,所以我就打電話回家,騙媽媽說我去住女同學家,然後就跟他們走了。

我們經過一家7-ELEVEN,阿KEN突然提議要玩牌,我們就買了些宵夜和一副牌準備玩通宵。

但是一進他們家,我就有一種被騙的感覺,因為他們的親戚竟然都剛好不在家。

「機會來了,還不想來稱機搞死?」我心裏這樣想,只是看他們好像也沒有在打什麼歪主意的樣子,我也就不那麼在意了。

然後,我們就到阿倫的房間去玩牌了,我們玩的是大老二。玩了一會兒,阿ken到廚房去拿杯子替大家倒飲料,他一回來,我就說我覺得要賭一些東西、有輸贏才好玩,結果阿ken居然提議輸的要脫一件衣服,阿倫說:「不好吧,小伶她是女生……」

我馬上接口道:「呵呵!怕你呦!來玩啊,我又不怕你們看!只是如果脫到我最後浪起來,後果你們自己負責哦!」

阿倫看我春心蕩漾,當然也就同意了。

嘿嘿!玩大老二可是我的專長哩,我哪會那麼容易讓他們看到我的內衣。玩了幾輪下來,提議脫衣服的阿ken反而從頭輸到尾,一下子就輸得只剩一條內褲了。阿倫身上也只剩褲子,而我卻只有脫掉手錶、襪子跟外套,呵呵!

但是,我的如意算盤好像打錯了,因為我雖然早知道他們兩個很壯,但卻是第一次看到他們的裸體,而阿ken的肉棒雖然還沒勃起,但在他的三角褲下仍然十分明顯。

你想,有兩個半裸、而且全身都是肌肉的猛男坐在我的面前,我哪裡還能冷靜的思考,騷穴早就癢翻了。

我開始覺得臉紅心跳,接著牌也一直出錯,我連輸了兩輪,到了第三輪我又輸了,我身上只剩下襯衫和牛仔短褲,再脫就是胸罩了,阿倫他們也不強迫我脫,只是在旁邊笑著看我。

我想:脫就脫吧!怕什麼!就開始把上衣扣子一顆顆的解開,舌頭邊舔著唇邊。等到我脫完了,才發現他們一直盯著我的大胸部看。我脫了以後、感覺自然點了,就繼續跟他們玩下去,想不到又是我輸!

完蛋了,連裏面的丁字褲也要給他們看了,我慢慢的脫掉牛仔短褲,脫完以後我的臉整個都紅到耳朵了。

這時我看到阿ken的內褲已經比剛剛脹大了不只一倍,而阿倫的褲子也凸起了一個小山丘。

這時我假裝說:「好……好了啦!……都被你們看光了……我……我可以……可以穿回來了吧?」

阿倫說:「等等啦!小伶,妳的身材好好喔,我們想再看一下。」

我嬌嗔的回:「什麼嘛!真是的,故意欺負人家……」接著,他們甚至開始討論起我的身材了。

過了一分鐘,看著他們的黑雞巴,我終於受不了了,就轉身想伸手去摸,這時阿ken突然將我撲倒在床上,並且開始親吻我的臉:「啊!!Ken啦……你……你終於想幹嘛啦!……唔嗚……」

然後阿倫也開始撫摸我的大腿:「小伶,其實我們兄弟早就講好了,說今天晚上要好好幹你一整晚,讓你爽死在床上。」

「啊……真的嗎?……好棒啊……其實妹妹我……早就準備好……啊!!」

阿倫突然將他的大手伸進我的丁字褲,摩擦我早就興奮而濕潤的穴口:「嘿嘿!說準備好了,還真的耶,連那裏都已經濕透了。」

「哦……是啦……妹妹那……早就濕的癢死了……唔唔!……」

話還沒說玩,阿ken就吻住了我的小嘴,舌頭也不停的翻攪。他的舌頭長到可以伸入我的喉嚨,然後他還不停的吸,我好喜歡這種感覺喔!同時他的手也用力的搓揉我那很有彈性的奶子。

我的內衣褲早就被他們用力扯掉了。我的乳房雖然不算太小,卻也不是我能一手掌握的,但阿ken的大手卻能把它們完全的握住。我的乳房讓他任意的搓揉捏擠,讓我有一種被欺負的快感。

「嗚唔!……」我興奮的都快爽了起來。

阿倫的手掌把我的陰部完全蓋住,還將中指不停的抽插我的陰道,他的中指好粗,塞在我裏面好像是老二在插我一樣。

「啊……啊……噢……」害人家差點就高潮了。

被兩個粗壯的黑人壓在床上的我,就像一個玩具洋娃娃一樣,任由他們任意的玩弄。在那種情況下的我,更是有一種想被佔有的慾望,我的雙手由抵抗變成了擁抱,我的身體也開始迎合他們的親吻和愛撫,那樣的快感比起自慰還要強烈多了。

我終於在阿倫把第三根手指插入我陰道的時候我就不小心升天去了。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