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物語

「XX街3號……」

我自言自語騎著車,一手抓著紙條,尋著紙條上草草寫的地址,沒多久,就讓我在一條看似別墅區的社區裡找到了。

「住得這麼偏遠,看來不是鄉下田僑就是有錢大佬。」

我心中想著。

我是N大三年級學生,想當然耳,家教是免不了的,只是頭一回接到這麼偏遠地方的Cas。

心中有些埋怨家教中心仲介的爛攤子,但想到胯下這部老鐵馬還欠周胖五千元,硬著頭皮也得接下來。

按下電鈴,等了一會,隔著停放兩部車的院子後方一棟看來挺氣派的房子裡走出個人影。

我心想,家裡會有兩部車,應該是蠻有錢的,看來家教費應該不少才是,心中暗暗竊喜。

眼前走來一個黑人……喔,不是黑人,只是皮膚好黑的一個女人,眼睛大大的,五官明顯,留著兩根辮子,看來年紀不會很大。

她開口問道︰「May I helpyou?」

哇靠!這家還有菲傭,好險對於簡單英語會話大緻還應付得來。

說明來意,那女菲傭點點頭,開門讓我進去,帶著我進到屋裡,請我在客廳坐下,問了我要喝什麼飲料,自個到廚房準備去了。

我獨自坐在諾大的客廳裡,抬頭四顧,挑高的空間,配上典雅的裝潢,不過份,也不顯寒酸,恰到好處地將一個應有的客廳視覺包裝成美麗的畫面。

女菲傭送上飲料,請我再稍等,她去通知主人下來。

我在沙發上坐得無聊,起身到牆邊欣賞幾幅不算前衛的油畫,沒多久,聽到身後有人從樓梯走下來,我回身望去,一名大約三十歲出頭的少婦手扶著樓梯扶手,望著我微笑。

我連忙上前自我介紹︰「你好,我是來應徵家教的大學生,我姓王。」

那位少婦點點頭,伸手請我坐下,走下階梯,在我對面的沙發優雅地盤腿坐下,一雙潔白的美腿交叉在我眼前,我不敢多看,望著她的臉發呆。

這位少婦年紀雖然漸趨中年,但似乎保養得不錯,不見皺紋,皮膚柔潤,化著淡淡的妝,顯得氣質非凡。

少婦開口說︰「王先生……呃……王老師……呵,我可不知道該如何稱呼你了。」

我笑笑說︰「不要緊,我叫王志中,你叫我名字好了。」

那少婦遲疑地說︰「王……志中,這樣吧,我就叫你志中吧。」

我點頭不置可否,覺得初次見面就踢姓喚名,似乎太過親近。

那少婦和我大概介紹她們家的環境,她有兩個女兒,一個十五歲,剛上國中二年級,一個十三歲,還在念國小六年級,家教對象是國中的大女兒,叫做林姍如,如同家教仲介資料上述,教的課目內容是數理化,待遇還挺高的,我欣然接受這份工作。

少婦說完,問我有沒有什麼要問的,我說︰「林太太,林姍如現在學校成績如何?」

那少婦抬手阻止我,在回答我的問題前先說︰「有一點我要強調,請你不要叫我林太太,尤其在姍如面前,你叫我宋小姐可好嗎?」

我稍嫌奇怪,但也點頭答應了。

宋小姐接著說︰「姍如這孩子,學校功課不錯,每次考試都在前三名內,只是對於數理方面大概理解力比較差,所以感覺有些吃力,不知道志中你打算怎樣加強?」

我沈吟片刻,說︰「這樣……我大概會將學校說過的課程重複一遍,重點放在數理的應用原理,務必使姍如能徹底瞭解課程內容,另外稍加練習習題,這樣應該夠了。」

宋小姐高興地說︰「看來找你這位老師是找對了。」

彼此閒聊兩句,宋小姐問我現在住在哪裡,我說明現在住在學校附近的出租宿捨,生活簡單種種。

未幾,宋小姐起身,似乎有意送客,我也站起來說︰「打擾半天,我什麼時候開始上課?」

宋小姐訝異地望著我,說︰「當然是今天就開始羅!難道你有睏難?還是改天好了?」

我連忙說︰「不不,我以為今天只是來瞭解情況,這樣也好,先和姍如見個面。」

宋小姐點頭,領著我從樓梯走上三樓,三樓有兩個房間,一間是林姍如的,另一間住著是她妹妹林奕如。

宋小姐敲敲姍如的房門,開門進去,我跟著走進房門,一股女孩子的脂粉味撲鼻而來,我微皺眉頭,這麼小的年紀,怎麼會有脂粉味?眼前在書桌前坐著一個女孩,看來便是林姍如了,眉清目秀,披肩的長髮,看來挺秀緻。

宋小姐將我介紹給林姍如,我點頭向姍如問好,宋小姐讓我坐下,便推門走了。

我看著林姍如,姍如有些害羞,低著頭不說話,我說︰「姍如,現在學校課程上到哪裡啦?」

先用正題開場,接著等姍如緩緩說明課程進度,打開話夾,慢慢和姍如也就熟了。

沒多久,宋小姐親自端了盤水果開門進來,我由門口望見那女菲傭也站在門邊,想來應是女菲傭端上樓,再由宋小姐端進來,這宋小姐挺有禮數的。

等宋小姐走了,我和姍如吃著水果,心中忍不住好奇,問︰「姍如,為什麼你媽媽要我叫她宋小姐?」

姍如瞪大眼說︰「是嗎?她是這樣說的?」

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說︰「是呵,她叫我稱她宋小姐的。」

姍如微低著頭,慢慢地說︰「她不是我媽媽,她是我阿姨。」

我驚訝地看著姍如,聽姍如說明她們家的內幕關係。

原來這宋小姐是姍如母親的妹妹,姍如的母親在姍如八歲時,因車禍過世,宋小姐便住進家中照顧姍如和奕如兩姊妹,到了姍如十歲時,宋小姐大概日久生情,便嫁給姊夫,也就是姍如的父親,一個建設業的少東。

為了避免姍如奕如兩姊妹不適應,於是堅持不肯自稱為孩子的媽媽,而要以宋小姐自稱。

我心中感佩宋小姐識大體,並為甥女犧牲的情操,口中也鼓勵姍如要懂得阿姨的養育之恩,姍如懂事地應了。

接下來開始教學,直到兩個小時滿,我才告辭離開。

這樣教了一個學期,期間和宋小姐只有兩三次碰到面打招呼,宋小姐好似每次總是一個人坐在客廳,開著CD音樂,仰著頭聆聽閉目養神,我走進客廳,她才睜眼和我微笑點頭,卻是從未見過姍如的父親林先生。

到了寒假,姍如期末考也過了,成績傲人,宋小姐高興地邀請我到她家吃飯宴謝我,我卻之不恭,依約來訪。

華麗的飯廳裡,坐著宋小姐、姍如,和姍如的妹妹奕如,之前我對奕如只有模糊的印象,直至對面坐下近看,這才發現奕如年紀雖比姍如小兩歲,但也是個美人胚子,長得漂亮脫俗,只是美艷中帶著點稚氣。

女菲傭忙進忙出,直到飯菜皆端上桌,正要走開時,宋小姐要女菲傭坐下一起吃,我這才知道女菲傭名喚伊琳,宋小姐不以奴僕待之,對她就像家人一般熱絡。

飯局中,我和林家四個女人聊得挺高興的,宋小姐還叫伊琳開了瓶紅葡萄酒和我對飲,也叫伊琳陪著一塊喝,等到飯局近終,我、宋小姐、伊琳三人都喝得差不多要醉了。

姍如嚷著要喝酒看看,奕如也鬧著好玩,由於宋小姐和我都喝醉了,迷迷糊糊地也就答應,兩個小女生跑去地下室又拿了兩瓶葡萄酒,伊琳開了酒,我們五人就這樣喝著葡萄酒,邊敲著碗盤唱歌,氣氛喜樂熱鬧。

到了晚上九點左右,姍如和奕如竟然在餐桌上睡著了,伊琳跌跌撞撞地收著碗盤到廚房,宋小姐摔到沙發中休息,我看看手錶,想要告辭回宿捨,到沙發邊推推宋小姐的手臂,喚著︰「宋小姐,宋小姐。」

宋小姐迷糊中嗯啊兩聲,被我推醒,聽我說完要走,皺著眉頭想了半晌,又說︰「你不要一直叫我宋小姐,我的名字是素貞,你就叫我素貞好不好?麻煩你將姍如、奕如送回房間吧,我可不成了,哎,這個家沒個男人怎麼成……」

我站不住腳,便在沙發旁席地坐下,順口問︰「林先生呢?怎麼從來沒看過他?」

素貞咬著下唇,突然眼淚自眼眶中流下,我吃了一驚,素貞說︰「其實,青嚴好久沒回來了。」

青嚴是姍如的父親,也是宋素貞的先生。

我不解地問︰「沒回來?這裡可是他的家啊!」

素貞忍不住悲傷,轉身趴在我肩上哭泣︰「他的家,早在姊姊過世那天就沒了!」

聽素貞說明,我才理解為何從來沒見過姍如的父親林青嚴。

原來林青嚴愛妻甚深,兩人是背著林傢俬下結婚的,受到林青嚴家中強力反對,直到生下姍如奕如兩個女孩,又因林家重男輕女,更是難以重返林家企業之列。

素貞的姊姊宋怡紅過世後,林青嚴因著孩子之故又娶了宋素貞,林家跳腳連連,完全不能原諒林青嚴叛家的行為。

四處刁難林青嚴不能在外工作維生,逼著林青嚴離婚返家,林青嚴不得已之下,答應返家工作,條件是維持姍如奕如與素貞這個沒有男人的家庭。

林家假意答應,在林青嚴返家後,又逼著林青嚴另娶二妻。

就這樣,一個好丈夫好父親被企業家庭硬生生搶走,留下素貞姍如奕如三個女子守著這個破碎的家。

素貞姐說完,已是泣不成聲,我歎氣同情素貞姐不幸遭遇與姍如淒涼身世。

伊琳清潔完餐具,在素貞姐旁坐下,雖然我和素貞姐說的是中文,但伊琳也大概知道我們說的話題,哀戚無言地陪坐在一邊聽著。

我起身看著姍如、奕如,兩姊妹還是昏睡在餐桌上,我不禁好笑,這兩個小妮子,吵著要喝酒,醉成這樣。

素貞姐聽我這樣說,也不禁露出笑容。

素貞姐說︰「送兩個孩子上床就麻煩你了,這樣吧,時間也晚了,你不妨留在這裡過夜好了,明早再回去。」

我堅辭不允,素貞姐也只好算了,於是伊琳扶著素貞回二樓主臥房,留我處理那兩個小女孩。

我抱起奕如,將她抱至三樓房間,在床上將她輕輕放下,正要轉身下樓,奕如突然聲連連,我連忙將她扶到房間內浴廁馬桶邊,撫著奕如的背後讓她吐,奕如吐了幾下,也沒什麼吐出來,倒是趴在馬桶上睡著了,我頭暈地也快站不住腳,捧水沖沖臉,精神稍微恢復。

正要再度將奕如抱回床上,突然,看到奕如裙擺不小心掀至腰際,露出粉紅色的小內褲,我心中一動,停了步伐,靠在牆上看著十三歲小女生的內褲發呆。

我的眼光從奕如臀際移到前方私處,內褲勾勒出小女生肥厚的陰唇形狀,我舔舔上唇,心中一股念頭油然而生,對於稚幼的胴體產生無比的慾望。

我蹲下身來,推推奕如,奕如渾然不覺還在沈睡,我深吸口氣,手掌撫向奕如的私處上方,手指感到奕如陰唇突起,當中細細的一道裂縫,我用右手中指滑著奕如的陰唇中央,另一隻手不自覺地摸著自己的胯下,右手食指拉開奕如內褲邊緣,我看到了奕如光滑無毛的陰唇。

我咽口口水,大著膽,伸手將奕如內褲整件褪至大腿,將我的陰莖掏出褲子拉煉不住搓揉,眼望著奕如的下體,手套著陰莖上下移動,沒多久,在酒精刺激下就要射精出來。

這時腦中慾望衝天,再也顧不得許多,兩手將奕如大腿抓住,將我的陰莖用奕如瘦弱的大腿夾住,挺腰在奕如陰唇外邊來回摩擦。

奕如似乎有些不舒服,呻吟了兩聲,聽在我耳中似乎更添魅惑,未幾,一陣沖腦雷響,我在奕如陰唇外邊射精了出來。

我跌坐在地上,望著奕如仍舊昏迷,一灘白稠的精液淌在奕如小腹部,順著奕如的大腿往下滴落,我仍舊騰空的大腦逐漸回復神智,我在做什麼?我在做什麼?我在做什麼?心中產生懊悔的念頭,開始害怕東窗事發,於是急忙抓把衛生紙,拭去我陰莖上留存的與奕如小腹大腿上溢流的精液,先穿上我的褲子,到奕如房門張望一下,好險沒人過來。

回到浴室,用毛巾沾水替奕如清理身軀,再替她將內褲整理妥善,連忙抱起她小小的身子放到床上,又四下巡視了一回,確定沒有別的證據殘留,這才稍安下心,離開奕如的房間。

來到樓下,姍如不在餐桌上,覺得奇怪,回到三樓姍如房門外,發現房門輕掩,由門縫往裡瞧,姍如俯臥在床上,原來是在我和奕如荒唐之時自己上的床。

我這時心中一驚,不知道姍如上樓時,是否發現了我對奕如的侵犯之舉?心中揣揣,愣在姍如門外不知所以。

終於,鼓起勇氣,決定入房一探究竟。

我推開房門進入,反手將房門鎖上,以防素真伊琳突然進來。

走到床邊,輕輕喚著姍如的名字,姍如趴在床上絲毫無反應,應該是已經昏睡了過去。

但我不放心,伸手推推姍如的身子,想試看看姍如到底睡著了沒有。

姍如突然爬起身子,凝視著我,我嚇了一跳,實在不知姍如在想什麼。

姍如低眼望著我的胯下,我有些尷尬,順著姍如的眼光瞧去,糟糕,剛剛射精完後,竟有些許精液滲出,沾濕了我的牛仔褲。

姍如指著我精液部位問說︰「老師,這是什麼?」

眼中流露出一股嘲弄的眼神。

我支吾地說︰「抱歉,我剛剛上廁所,有些沒注意到……」

姍如狡猾地點點頭,說︰「是在奕如房間裡上的廁所嗎?」

我幾乎要停了呼吸,顫聲說︰「是……是……在奕如房間……」

這時才發覺姍如的酒醉似乎已經醒來,除了臉頰發燒通紅外,神情已經正常,還帶著一絲的大膽。

姍如推開我,走到書桌前,背對著我,說︰「老師不應該說謊,對不對?」

我無聲地應了。

姍如轉過身來,看著我的雙眼說︰「那麼,老師,你剛剛對奕如在做什麼?你在強姦我妹妹?」

我聽到「強姦」

兩字,直覺反應這下慘了,剛才對奕如的舉動被姍如徹底發現了,奇怪剛才怎麼沒有聽到姍如走過來的聲音?看著姍如皎潔又狡的雙眼,腦中走馬燈般出現報紙社會頭條新聞︰家教老師強姦幼女……接下來姍如的舉動,任我怎麼想也想不到。

姍如走到我身邊,用手指輕輕觸碰我牛仔褲沾濕的部位,然後拿起手指在鼻尖嗅聞,微皺眉頭,突然一把摟住我脖頸,將嘴唇湊上我的口,和我熱吻起來。

我起先是嚇呆了,接著出自男性反應,不暇多想地抱住姍如的纖腰,兩人倒在姍如床上舌交唇疊,直直親吻了有四五分鐘,姍如才突然推開我胸膛,帶著微笑望著我,我不知道姍如意圖,有些錯愕,看著姍如發呆。

姍如帶著一抹奇異的眼神說︰「老師,你喜歡我嗎?」

我愣愣地說︰「喜……歡啊!」

姍如搖搖頭,說︰「我是指男女之間的愛,你愛我嗎?」

我胸口一陣熱,這怎麼說呢?畢竟姍如年紀太小,我對她再怎麼喜歡也不過是疼愛多點,至於男女之情,那是絕不可能的。

可是這小妮子這回看樣子是認真的,我倒底應不應該傷了她青春期少女的心?還是盡早和她言明,以免誤了她也誤了自己?但想到剛剛奕如的事,如果這時候拒絕姍如,只怕她立即就要發作。

這……姍如追問︰「老師,說話啊!」

我吞吞吐吐地說︰「我……愛……」

姍如冷冷地看著我,認真地說︰「老師,我愛你,我真的愛你,每次你來上課,我雖然寫著習題,但,我一直都在偷偷看著你,你知道嗎?」

我嚇了一跳,沒想到這小女孩心思竟是這般。

姍如又說︰「我知道你不可能像我愛你這般愛我,但是,我就是沒辦法控製自己。

每回你走了,我的心還在想你,我去學校,看著班上老師,心中還是你的影子,老師,我真的好愛你……」

說完有些哽咽起來。

我歎了口氣,真的沒想到會是這回事。

伸手抱住姍如顫抖的肩膀,我無言以對,只能抱著她瘦弱的身軀。

姍如緊緊摟著我,哭著,眼淚將我的襯衫都浸濕了。

然後,姍如的手開始往我的胯下移動。

我雖然知道這有些不妥,和剛剛奕如那檔事不同,這是個無底的深淵,一旦掉進去,就有無限的麻煩,但酒精的效力還在腦中徘徊,要完全控製自己,這是要我的命呵。

姍如拉開我褲子的拉煉,手指在我內褲上游移,撫摸著我的陽具,我立即勃起,龜頭彈出褲外,幾乎要衝破內褲了。

姍如掙脫我的懷抱,蹲到我下方,兩眼端詳我陰莖的外型,我還在猶豫,姍如突然將我的內褲拉開,露出我那紅紫的龜頭。

姍如抬頭對我笑了笑,也不知道要怎樣做,只是呆呆地愣著。

原本內心掙扎半天的禮教規束,被這龜頭一下子破了戒,我壯大了膽子,將褲腰帶解開,下半身完全赤裸在我的學生面前,姍如訥訥地微笑著,伸手握住我的陰莖,我鼓勵地說︰「你可以上下套動。」

姍如依言做了,一陣陣刺激傳入腦中,龜頭更形暴漲。

我將姍如的手移開,坐下來,開始解開姍如的衣扣,姍如有些扭捏,但隨即坦然面對我。

我脫下姍如的學校製服襯衫,一件純白色的胸罩包著兩丸尚未完全發育成的乳房,纖細瘦弱的胸線,透不出胸罩的包圍。

我示意姍如轉過身去,將胸罩的扣扭解開,胸罩無聲地滑下,我由姍如長髮覆蓋的後肩往前探身,姍如胸前粉紅色的乳暈隱藏在秀髮之下。

姍如的肩膀微微懺動,看得出來姍如內心十分緊張,我彎下腰去在姍如肩膀淺淺啄了一口,姍如電擊般跳了一下,深深喘了口氣。

我兩手環抱姍如,繞到前方握住姍如幼小的乳房,姍如抬高了下巴,緊閉雙眼享受這份性愛的刺激。

我由乳房下側繞著圈子緩緩地愛撫著姍如的胸部,一圈一圈,最後來到了乳頭,兩手食指與大拇指輕輕扭著乳頭蠕動,姍如受不了這種刺激不禁張口開始低聲地呻吟起來。

我慢慢將雙手下移,來到姍如腰間,一手褪去姍如裙子的拉煉,一手將姍如裙子往下拉開,姍如的下半身只剩下一件白色邊緣有蕾絲的內褲,包住兩隻大腿間神秘的花園。

我嘗試望穿內褲中間,看看有沒有陰毛露出,但十五歲的姍如似乎還沒有什麼陰毛長成,內褲中間有些凹陷,勾勒出大陰唇的形狀,我稍微停了下游移的雙手,心中最後一次猶豫。

倒底要不要做下去?脫了內褲,就是剩下那檔事了哦。

我告訴自己。

現在停止還來得及,要停了嗎?算了,這又不是我開始的,是姍如主動獻身。

可是,怎麼說她還不過十五歲,正逢青春期,內分泌衝動的藉口只能針對姍如,我早已過了那衝動的十五歲,要做下去嗎?對她一生的幸福,我需要負責嗎?現在社會對性的開放,也不是我應該負的責任,我不做,過個兩三年,姍如還是會和不知哪個渾小子上床,我有必要這樣內心交戰嗎?就在一日三省吾身,姍如似乎等得不耐煩了,微微睜開雙眼,往上瞧我的神情,見我面有難色,小聲地說︰「老師,我想給你。」

我內心開始感動,聽到這句話,我可以證明姍如不只內分泌叫她如此,而是她的心,她全部的感情將她自己交給我。

於是鼓足勇氣,我脫下了姍如的內褲,內褲在膝蓋稍有延遲,然後,如過江洪水直赴而去,姍如全身赤裸地背對著我。

我兩眼盯著姍如私處,十來根細微的陰毛,蓋不住大陰唇,大陰唇縫中,小陰唇尚未完全冒出來,和奕如光滑的陰部比較起來,是稍微成熟了點,好像等著迎接成人禮的來到,陰蒂略微地突出,但仍包覆在小陰唇上方。

我將姍如轉過身來,讓她躺下,驅身在姍如大陰唇貼上我的唇印,姍如全身抖動,但四肢僵硬,一點也不像是在性愛的歡愉中。

我用舌頭舔舐著姍如的陰唇中央,舌尖尋找著姍如的陰蒂,緩緩舔動,姍如的陰道開始滲出淫水,大腿自然地放鬆了開來。

我將頭整個埋入姍如的兩股間,用舌、用手,一波又一波地刺激姍如的敏感帶,姍如的大腿一開一合,帶著矜持又有著淫蕩,未幾,姍如登上了高峰,咬著牙低呼著︰「嗯……嗯……」

我知道時候來了,趁姍如高潮未過,用膝蓋頂開姍如大腿,扶著一根等待多時漲痛不已的陰莖,慢慢插入姍如的陰道。

姍如還在高潮的筋攣中,突然感到下體的劇痛,倏的張大雙眼盯著我,臉上神情痛苦不堪,我停下衝刺,伏在姍如秀弱的胸前,兩手撫著姍如的長髮,安慰著姍如︰「沒事的,一會就好,忍忍喔。」

姍如點點頭,咬著牙忍受初逢人事的代價,過了沒多久,我見姍如的眉頭漸漸放寬,試著慢慢移動下半身,讓陰莖在姍如的陰道內蠢動。

姍如還是有些刺痛,但抽插帶來的快感取代了痛楚,姍如時而皺著眉頭,時而咬著下唇,一副樂在其中的模樣。

我慢慢地抽插,讓姍如的陰道適應我粗大的陽具,待感到姍如陰道內滑潤度夠了,於是加快速度,下體在姍如陰唇中來回進出,姍如一陣陣地低吟著︰「呵……嗯……啊……」

不敢放直喉嚨任憑愉悅由口中喊出。

就在插了近百下,姍如又高潮了。

而我因為內心的緊張,根本不能享受姦淫我的學生帶來的快感,一隻粗壯的陰莖,雖然被姍如的陰部緊緊包住,姍如陰道壁也不斷刺激著我的龜頭,但,我射不出來,就是射不出來。

也許是剛剛和奕如已經紓解過一次,也許是因為姍如沒有反應的反應無法帶給我性愛的感覺,也許是內心罪惡感不斷湧現,總之,我射不出來。

看到姍如再度放鬆,知道她的高潮已過,我停了下來,慢慢將陰莖抽離姍如的下體。

姍如喘著氣,四肢仍然攤在床上,像個大字形的洋娃娃,根本和A片裡的女主角沒得比。

過了半晌,姍如睜開雙眼,微瞇著望我,輕聲說︰「老師,你舒服嗎?」

我笑著說︰「當然,老師愛死你了。」

這不是謊話,有哪個男人在床第之間不會愛著那個女人,除非那個女人是只又肥又蠢的大母豬,呵呵。

姍如臉上潮紅未退,聽了我的話,又添紅韻,抬起雙手抱著我,將頭塞在我胸口纏綿。

突然,姍如抬起頭說︰「老師,你……你有……那個嗎?」

我開玩笑地問說︰「哪個啊?」

姍如不好意思地說︰「就是……男生不是都會……射精……」

說到後來越來越小聲,幾乎都聽不到了。

我搖搖頭,笑著說︰「還沒有,老師在等著你啊。」

姍如有些不解,問說︰「等我?老師,你在等我什麼?」

我說︰「老師要等你快樂,要你舒服呵。」

姍如快樂地抱著我,說不出話來了。

這小女孩,還不知道我那裡漲得好痛,射不出來比搾乾精液還難過。

我端起姍如的臉龐,說︰「姍如,你願不願意幫我吸?」

姍如不懂我的意思,我解釋給她聽,要她用嘴部含住我陰莖,姍如為難的表情閃了一下,毅然地說︰「只要老師要,我當然願意。」

我在床上躺下,換姍如趴在我胯下,只見她遲疑地用手扶著我那沾滿淫水的陰莖,緩緩放入口中,一股溫暖的包覆感由下體傳來,我不禁張大口,差點喊了出來。

姍如學習力很好,很快就進入狀況,她不斷用嘴唇上下套動我的陰莖,我還教她同時用另一隻手輕撫我的陰囊,沒多久,麻趐傳來,我知道快要射了。

我喘著︰「姍……姍如,老師……老師要……」

本來我的意思是我要射了,叫姍如讓開,但不知道是她不懂還是故意的,她更是加快了套動的速度。

我忍不住下體的熱潮,挺高了屁股,將陰莖整只塞入姍如的口中,一波波熱浪就這樣射到姍如的喉嚨裡。

姍如忍著喉嚨的意,忙不迭地將我的精液全數吞了下去,我腦中旋轉、旋轉、旋轉……等我回復意識,姍如滿懷笑意地看著我,嘴角還有一絲精液留存,小精靈般伸出舌頭將嘴邊的精液舔了進去,拍拍肚皮,說︰「嗯,吃飽了。」

我哈哈笑起來,起身抱住姍如弱小的身軀。

我知道,我再也離不開這小妮子了。

姍如也摟著我,說︰「老師,你要等我長大哦,長大我要和老師結婚,要和老師每天做愛,每天射精,好不好?」

我心中歡喜,正要回答,突然發現姍如房門是虛掩著的,心中一驚,心想,剛才進姍如房間時,不是已順手將她房門鎖好,難道是疏忽了?還是有人……姍如推開我,瞪著我說︰「老師,好不好?」

我見姍如神情十分凝重,知道她是認真的,於是回答︰「老師一定等你,只是你這麼漂亮,會不會過了幾年,就去找別的男朋友,不要老師了?」

姍如捶了我一拳,說︰「才不會呢,我最愛老師了。」

我起身穿起衣服,低下腰在姍如唇上親了親,說︰「老師也愛你。」

姍如也不穿衣服,就光著身子半躺半坐靠在床上,下半身處女的傑作遺留在床單,紅紅的一小塊,顯得分外顯眼。

我比了比,示意我要悄悄離開,姍如點點頭,突然,臉上一紅,拉起棉被,將自己躲了起來。

我知道這是小女生心事,微笑著轉身走了出去。

來到客廳,側耳傾聽有沒有動靜,似乎是多心了,素貞和伊琳應該酒醉不醒才是,整整衣裝,發動破鐵馬,回到宿捨去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