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之圍裙媽媽

「圍裙媽媽,我下班回來了!」

「大頭兒子,快去開門,小頭爸爸回來了!」

「奧奧!小頭爸爸回來嘍,小頭爸爸回來嘍!」

一座獨棟三層別墅,別墅前面是一塊不大不小的庭院,這就是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的家。

小頭爸爸剛進屋,就開到大頭兒子飛奔過來,一頭扎進自己的懷裡。

「哈哈,大頭兒子,今天的作業寫了嗎?」

「寫完了,寫完了!小頭爸爸,你快點陪我去玩,你上次給我答應要給我做一架大大的遙控飛機!不許耍賴!」

「好好好!大頭兒子你等一下,爸爸這就去把飛機給你拿出來!」

這時候只見廚房裡走出來一個曼妙少婦,紅色的緊身小毛衣將碩大胸部勾勒出來,長長的裙子將那雙修長的美腿包裹著,外面套著正在做飯的圍裙。沒錯,她就是圍裙媽媽(新版的,新版的)

「你們真是的!少玩兒一會兒記得過來幫我端飯!」圍裙媽媽氣呼呼的說道:「小頭爸爸!不要老是陪著大頭兒子玩!要記得教他學習!!」

「哈哈……哈哈……」小頭爸爸撓著後腦勺笑道:「老婆,就玩一會兒,就一會兒……」

說完蹭的一聲就拉著大頭兒子跑到了樓上,腳下冒出一溜白煙。

圍裙媽媽歎了口氣,走進廚房,繼續開始做飯。

「叮咚……叮咚……」

這時候,門鈴突然響了。

「大頭兒子,去開門!」圍裙媽媽在廚房裡炒著菜,手上動作不停,對著客廳喊道。

大頭兒子正在和小頭爸爸一起做遙控飛機的最後一步,根本沒有心思理會「圍裙媽媽,你去開門,我和小頭爸爸正在忙著呢!」

圍裙媽媽聽到門鈴一直在響,生氣的將火關掉:「真是的!一個個玩的什麼都不知道了!一會兒菜做不好就讓你們餓著!」

登登登幾步來到客廳,將客廳大門打開,看到門外正站著一個滿臉癡肥油亮的胖子,穿著一件白色的大汗衫,一條油光珵亮的灰黑色褲子,上面還有幾個小破洞,烏黑的大腳提拉著人字拖,渾身散發著一股子幾個月沒有洗澡的酸臭味兒。

圍裙媽媽皺了皺眉頭,顯然不認識這個人是誰,但是天性善良又有教養的她還是禮貌的問道:「你好,請問你找誰?」

癡肥男子嘿嘿傻笑了兩聲,一股子煙草加口臭的味道隨著一張一合的肥厚的嘴唇飄來:「你們不是廁所壞了嗎?我是來修下水的。」

圍裙媽媽這才想來,原來上次大頭兒子上次非要自己洗衣服,結果樓下小明和棉花糖叫大頭下去踢球,大頭兒子水龍頭沒關就跑下去了,最後水漫金山,所有東西都泡湯了,連洗衣機都燒壞了。

「哎呀,原來是修廁所的師傅,趕緊進來吧。」圍裙媽媽趕緊把房門打開,讓這個癡肥的胖子師傅進屋。

「圍裙媽媽,這位是誰啊?」小頭爸爸和大頭兒子剛好拿著遙控飛機模型走了下來。

圍裙媽媽瞪了他一眼:「都是大頭幹的好事!這是我打電話請過來給我們修廁所的!」

小頭爸爸作為一個高級知識分子和總工程師,自然不會瞧不起人,立刻熱情的招待癡肥男坐在沙發上:「真是麻煩您了,讓您中午還跑來一趟,請問師傅貴姓啊?」

「俺……俺……村裡人都叫俺大屌憨……你……你們叫俺大……大憨就中了!」大憨搓這雙手,不知所措的回答。

「小頭爸爸,小頭爸爸」大頭兒子拉了拉小頭爸爸的衣服湊在小頭爸爸耳朵邊「大屌憨是什麼意思啊?」

「呃……」小頭爸爸尷尬的笑了笑,也悄悄的回答:「嗯……可能就和長頸鹿一樣,是個名字吧。」

圍裙媽媽這時候端過來一杯水:「大憨,你先在這裡休息一下,肯定還沒吃飯吧。剛好我正在做飯,我們一起吃啊,你先坐。大頭兒子!小頭爸爸!不許再玩了!記得好好陪一下客人!」

「是……」

大頭兒子很熱情的拉著大憨的手,也不嫌大憨一雙黑黢黢的手那麼髒:「大憨叔叔,你跟我一起玩飛機吧,我爸爸做的飛機可厲害了!」

大憨傻愣愣的撓了撓頭,擺手說道:「小朋友,你玩吧,俺沒有玩過,弄壞了可咋辦。」

「噢……」大頭兒子沮喪垂下腦袋:「好吧,小頭爸爸,那還是我們一起玩好了。」

「好好好,大頭兒子,沒事,爸爸陪你去花園裡玩,不過要少玩一會兒,媽媽馬上把飯都做好了。」

「噢!太好咯!還是爸爸最好咯!」

小頭爸爸不好意思的跟大憨示意了一下,被大頭兒子牽著跑了出去。

大憨自己一個人坐在偌大的客廳裡,東看看,西瞅瞅,乖乖,還沒有見過這麼大的房子呢。

「哎呀……小頭爸爸你快來!水管裂開了!!」

這時候,廚房裡傳來圍裙媽媽的一聲尖叫。

大憨聽到後趕緊跑進了廚房。

剛進廚房,大憨就看到一副讓自己瞠目結舌的場景。

廚房的水龍頭可能炸裂了,自來水從水龍的縫隙當中呲的滿屋都是,圍裙媽媽站在洗碗池前,兩手握著拿著一顆大茄子,可能是想洗茄子。

水龍頭的水不偏不倚,如同淋浴一般將圍裙媽媽渾身衣物澆了透。圍裙媽媽就這樣濕身了……曼妙的身材在貼身濕漉漉的衣服包裹下顯露無疑,當然,最惹人眼球的還是圍裙媽媽胸前那兩顆肥碩的大奶子,如同灌了水的氣球掛在胸前。

「咕嘟……」

大憨不由自主的嚥了一口口水,只覺得胯下的大驢屌不受控制的抬起頭,將褲子撐出了一個喜馬拉雅的形狀。

圍裙媽媽看到進來竟然是大憨,張皇失措的她,竟然忘記了動作,就這樣兩手握著茄子傻愣愣的看著大憨。

直到大憨嚥口水的聲音打破了寂靜,圍裙媽媽「啊」的一聲尖叫,將自己胸前的大奶子捂了起來,一張俏臉通紅,頭低的恨不得埋進自己的大奶子裡。可惜已經被大憨全部都看到了。

大憨如夢初醒,趕緊傻呵呵的笑了兩聲,挺著胯下的大驢屌撐起來的喜馬拉雅,渾身油膩的肥肉隨著小跑泛起層層油波,一溜煙的走到了圍裙媽媽的身邊。

「嘿……嘿嘿……」大憨傻笑兩聲:「讓我修一下試試。」

圍裙媽媽通紅著臉蛋趕緊讓到一邊,剛準備抬起頭道聲謝,卻又是一聲尖叫「啊!」

「嘿……嘿嘿……咋……咋了?」大憨傻笑著問道。

圍裙媽媽剛準備抬頭致謝的時候,毫無疑問,被大憨胯下的那坨大屌撐起來的形狀給驚嚇到了,臉蛋已經紅的像炭燒似的,囁嚅:「沒……沒事……你趕緊看一下能不能修好……」

大憨傻愣愣的抖了抖渾身的肥油,大屌也跟著上下顫巍巍的甩了兩下,然後扭過身去。

圍裙媽媽的心裡彷彿被雷擊似的,心尖隨著大憨的雞巴也猛顫了幾下。

拿來工具,大憨關掉總閥門,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這個水龍頭,但是身上避免不了被弄濕,本來大憨的褲子就是已經穿了一個多月的的確良布料,夏天布料薄且通風涼快,他也不是什麼乾淨人,就一直沒換。

灰黑色的褲子被水一打濕,將自己胯下的驢屌一般的雞巴勾勒的更加凸顯,雖然已經軟了下去,但是還是有個20多厘米長,粗的好像個大茄子。

圍裙媽媽一直在旁邊看著大憨忙來忙去,等大憨站起來的時候,圍裙媽媽也沒有再喊了,只是臉蛋還是紅撲撲,眼神總是被勾的往大憨褲襠那裡看。

圍裙媽媽心裡埋怨道:哎呀,這人怎麼這樣呢,連個內褲都沒有穿嗎?看那個東西真醜,粗的好像大茄子一樣,真醜!醜死了!味道也真難聞!肯定很久沒有洗澡了!好臭!

圍裙媽媽兩手握著大茄子用力的揉捏這,彷彿想把自己出醜的尷尬和氣憤全都發洩到手裡的大茄子身上一樣,可是捏著捏著就感覺有些不對勁了,自己盯著這個肥豬一樣的胖子的雞巴,雙手卻還握著大黑茄子來回揉捏,他沒有發現吧!哼,捏斷你這根又粗又臭的大茄子,讓你叫我出醜!我捏我捏!

大憨修完起來後,吭哧吭哧的喘了兩口氣,傻呵呵的笑了兩聲:「俺……俺把水龍頭修好了,你再試試。」

圍裙媽媽還沉浸在自己手裡的大茄子,眼光一直在大憨被弄濕的褲襠上游離「捏斷……好粗的大雞……茄子!我都握不住了!哼,手都酸了~ 」

「大妹子,大妹子!」大憨又對著雙手握著茄子又揉又捏的圍裙媽媽喊了兩嗓子。

圍裙媽媽這才猛地回過神,啊的一聲趕緊把手上又搓又玩的大茄子扔到一邊,好像有毒一樣,低著腦袋:「修好了?謝謝你啊,你,你先去坐一會兒,我就最後一個菜了。」

看到大憨抖著滿身的肥肉走了出去,圍裙媽媽癡癡的盯著大憨癡肥的身影,臉刷的又紅了,趕緊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臉蛋,然後撿起剛才扔到地上的大茄子,臉又一紅,將茄子愛不釋手的把玩了一會兒,然後洗乾淨就趕緊做飯去了。

「大頭兒子小頭爸爸!趕緊回來吃飯!」圍裙媽媽拿著鍋鏟,生氣的對著外面的父子倆喊道。

大頭兒子邊跑邊喊道:「太好嘍,吃飯嘍!媽媽,為什麼今天做飯這麼慢啊!」

圍裙媽媽俏臉微紅,瞥了一眼已經在飯桌前做好的大憨,然後對著大頭兒子假裝生氣道:「好啊!你們爺倆嫌我做飯慢!以後你們自己做!」

已經做到餐桌旁的小頭爸爸聽到後趕緊求饒:「老婆大人,我們錯了!大頭兒子!趕緊給圍裙媽媽道歉,要不然以後我們就沒有飯吃啦!」

「圍裙媽媽,對不起。」

「好啦好啦,趕緊一起吃飯了,別讓客人久等了!」

小頭爸爸和大頭兒子坐在餐桌的一邊,圍裙媽媽見狀只能和大憨坐在了一邊。

大憨可不是什麼講究人,也不懂什麼禮貌不禮貌,自己已經開吃了,一口飯一口菜吃的狂躁,肥厚的嘴唇上下翻飛。

大頭兒子孩子天性,只覺得太好玩了,就和大憨一起搶起飯菜來,小頭爸爸看到這個情況,也是童心大發,三人好像打仗一般,搶著桌子上的飯菜。本來這一家都是善良可愛之人,自然也不會有什麼看不起大憨的想法,大憨也不懂什麼禮數,傻呵呵的抖著渾身的肥肉,伸著五根小胡蘿蔔粗細一般胖的手指頭直接去護著自己最鍾愛的那盤燒茄子。

餐桌是個標準的長方形,燒茄子在餐桌的最左邊,剛好在圍裙媽媽前面,大憨的左手伸過去想要把菜搶過來:「哼,才不給你們這倆大小頭吃呢!」

大憨的肥胳膊又粗又胖,起身去端菜的時候胳膊肘一個屈伸,就頂在了坐在旁邊的圍裙媽媽的大奶子上。

大憨什麼時候感受過這種美妙的觸感,不由的呆住了,傻愣愣的保持著這種動作,胳膊肘不由自主的還頂了頂。

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還以為大憨夠不著那盤燒茄子,趁機兩人一通亂搶。

殊不知,大憨的心思已經不在這裡了,就是這時候,大憨心裡砰砰跳的難受,彷彿有什麼東西要覺醒衝破穹隆,胯下大的雞巴急速充血抬頭,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厲害,雞巴彷彿利劍一般直指蒼穹。

「刺啦」本來就已經被大憨穿糟了的褲子直接被昂首抬頭的雞巴給刺破了。

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自然不會注意到餐桌另一邊的事情,但是這一切都沒有逃過圍裙媽媽的眼睛。

圍裙媽媽本來就已經被大憨的胳膊給頂著自己的大胸部,想制止卻又害怕自己的兒子和老公發現,只能盼大憨夾完菜就趕緊把胳膊給撤走,卻沒想到大憨的胳膊非但沒有撤走,好像上癮了一樣,胳膊肘還頂著自己的奶子還使勁的頂了頂又磨了磨。

緊接著就聽到輕微的「刺啦」一聲,順著聲音看去,卻看到了讓自己心靈為之一顫的畫面。

大憨的雞巴直愣愣的硬挺著,縱然被大憨肚滿腸肥往下垂著的大肚腩給遮住了一半,但是雞巴好像一根又粗又黑的大炮,硬生生的把肚腩給抬來了,紫黑的大龜頭耀武揚威一般一點一點,鵝蛋大小的龜頭稜下一層白色的包皮垢,散發著刺鼻的掃臭味,大雞巴上的青筋更是如同老樹盤根般縱橫交錯,兩顆睪丸又鼓又脹,裡面不知道存了多少精液。

圍裙媽媽覺得自己肯定是瘋了,本來自己就不是一個慾求不滿的女人,雖然老公這方面沒有太滿足自己,但是自己一直以來相夫教子,和小頭爸爸也是初戀,和其他任何男人說話都很少,更是沒有看過除了小頭爸爸和大頭兒子之外其他任何男人的雞巴,就是連影像也沒有看過,在她的印象中男人的雞巴就應該是和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一樣,因為這父子倆都是差不多大小。

但是,今天大憨給圍裙媽媽上了一課,長著碩大的陽根(簡稱張根碩),鼓著巨大的雞巴(簡稱古巨基),圍裙媽媽如同受驚的小白兔一樣,瑟瑟發抖。

不能讓老公發現,圍裙媽媽咕嚕嚥了一口口水,使勁掐了一下頂著自己大奶的胳膊。大憨如夢初醒,趕緊把粗肥的胳膊收回來,這才發現自己的驢屌不知什麼時候又將褲子捅破了,他捂著檔,剛想起身去處理一下,卻被圍裙媽媽從旁邊伸手拉住衣角。

圍裙媽媽嚇了一跳,自己已經看出來這個滿身癡肥的大憨是個腦子不太靈光的傢伙,要是讓他挺著個二十多厘米的大驢屌站起來,正在搶食的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肯定會發現的。這絕對不能讓他們知道!

大憨傻乎乎的坐在那裡,吃東西也沒啥味道了,就記著剛才那一下美妙的觸感,雖然自己腦袋不靈光,但是也不是什麼都不知道的白癡,村裡人都說過,女人胸前鼓起來的奶子越大就越騷,這種女人不能招惹。小頭爸爸和大頭兒子,還有圍裙媽媽都沒有看不起自己,住著這麼大的房子還對自己那麼好,這些都是大憨出來後第一次碰到。大憨心裡已經暗暗決定:一定要報答這善良可愛的一家人,他們讓俺幹啥俺就幹啥!

圍裙媽媽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自己的手不知不覺得已經伸向了大憨那條捅破褲子的大雞巴上,小手嘗試著握了下,雞巴猛烈的一陣跳動,自己嚇的小手趕緊又縮了回去。

大憨看著圍裙媽媽的手不由自主的摸自己的雞巴,只是覺得有些不好意思,自己那裡太味兒了,在圍裙媽媽的手剛握住雞巴的時候,自己的渾身彷彿被雷擊一樣,雞巴爽的好像有什麼東西要衝出來,一陣猛跳。可惜圍裙媽媽握住摸了一下就撒手了,大憨心裡沒有來的一陣失望,苦哈哈的舔著一張油膩的肥臉,看著圍裙媽媽,一副懇求的樣子。

圍裙媽媽瞪了大憨一眼,大憨立馬縮了回去,扭頭繼續和小頭爸爸大頭兒子一起吃飯。圍裙媽媽看他這麼聽自己的話,這才偷偷樂一下,也拿筷子夾菜往自己嘴裡送,筷子放到嘴邊的時候,手上一股濃烈的腥臭的騷味就直刺自己的鼻孔,甚至都把嘴邊飯菜的味道都給蓋過去了。

這種腥臭的騷味,圍裙媽媽一輩子沒有聞過,小頭爸爸和大頭兒子都是那麼愛乾淨,小區裡甚至連垃圾都存不了兩個小時,這種腥臭的騷味熏的圍裙媽媽一陣頭暈目眩。

「好噁心的味道,好臭,又腥由騷!真難聞!」雖然嘴裡說著噁心難聞,但是圍裙媽媽雙眼迷離的對著手掌不停的嗅「不行,這個味道太噁心了……吸……好難聞啊……吸……我,我要舔乾淨,不能讓小頭爸爸聞到!」

圍裙媽媽癡女一般伸出自己粉嫩的小紅舌,舔著剛握過大憨肥雞巴的手掌「不是這個味道,這個味道不對……」

圍裙媽媽有些氣惱的想道:自己到底怎麼了!太可惡了!明明那個味道聞著那麼腥臭,自己卻好像上癮了一般!都是那個死肥豬的錯!難得溫柔賢惠的圍裙媽媽也會在心裡飆髒話了。

大憨委屈的看著圍裙媽媽瞪著自己,確切的說是瞪著自己還沒有軟下的大雞巴。小頭爸爸和大頭兒子已經快吃完飯了,大憨難得第一次吃飯竟然還沒有別人快。

圍裙媽媽聞著讓自己又噁心卻又上癮的味道,越是靠近大憨味道越是濃烈,那股鹹騷味肯定是他沒洗澡又出汗的體味!真是頭髒豬!那股子臭味肯定是從他不要臉挺著的雞巴上發出來的!還有股腥味!就是他龜頭裡流出來的粘液!真是噁心!

圍裙媽媽坐在位子上,兩瓣肥臀不斷的擰來擰去,兩條豐滿誘惑的大腿也在裙子下面不斷的交叉摩擦,自己竟然聞著這麼骯髒的味道,發情了。

煩躁的圍裙媽媽生氣的盯著大憨的雞巴,銀牙不斷的磨蹭著,彷彿想要把這條禍害自己出醜的大驢貨咬斷。

「噹啷」

「哎呀,湯勺掉到地上了!」圍裙媽媽驚呼了一聲「我撿一下。」

「哈哈哈!圍裙媽媽好笨啊!」小頭爸爸和大頭兒子笑哈哈的嘲諷著圍裙媽媽。

「你們閉嘴吃飯!」圍裙媽媽一發飆,這對活寶父子倆立刻不吭聲,繼續掃蕩著桌子上的美食。

大憨一臉懵逼的看著圍裙媽媽,因為他親眼看到圍裙媽媽把盛粥的湯勺給扔到餐桌下的。

圍裙媽媽蹲下去後,瞪了大憨一眼,悄聲道:「不准給我說話,乖乖吃飯!」

大憨用剛拿過雞腿的肥爪撓了撓後腦勺,一臉懵逼的繼續吃吃喝喝。

圍裙媽媽蹲下後就撿起來了湯勺,嘴裡卻說道:「沒找到啊,你們先吃,我再找一下。」

大憨聽話的吃著東西,突然臉上的表情凝固了,嘴巴裡發出嘶嘶的倒抽涼氣的聲音,卻想到圍裙媽媽說過的不讓他出聲,就趕緊酥軟著身子猛扒兩口飯。

圍裙媽媽不知什麼時候藉著桌布的遮掩,已經爬到了大憨的腳下,聞著大憨穿著人字拖的臭腳丫和胯下腥臭的騷味,眼睛裡水汪汪的蕩漾起來,彷彿中了鴉片毒似的,嘴裡一邊說著噁心,頭卻不由自主的往大憨的胯下湊過去。圍裙媽媽發現自己跪著看大憨粗若兒臂的肥雞巴時,雞巴顯得更加猙獰威武,大腦的血液衝擊著太陽穴,轟轟的跳動著,餐桌上面就是自己疼愛自己的老公和兒子!而自己下賤的如同一條母狗,匍匐在一個肥豬一般的又髒又低賤的男人的胯下,圍裙媽媽覺得刺激的快要窒息了,因為她第一次感覺到自己存在的意義!

自己的人生平平淡淡,相夫教子,照顧著兒子和一個比兒子還幼稚的丈夫,在此之前圍裙媽媽覺得並沒有什麼不對,這是自己的宿命!

但是,現在自己如同母狗一般跪在大憨的雞巴下,眼神迷離,面色酡紅,渾身散發這雌性動物想要交配,想要被征服的吶喊,這才是自己的宿命!

「我不要生活的好像動畫片一樣!」圍裙媽媽心裡彷彿有一種聲音嘶吼道。

緊接著,圍裙媽媽的雙手如同朝聖般,小心翼翼的捧著大憨的肥雞巴,兩隻手緊緊握著,才看看把整個粗壯的雞巴環住。圍裙媽媽感受著雞巴盤根錯節暴起的青筋,強烈的脈動讓圍裙媽媽裙底的騷逼瞬間滲出蜜汁,而那種味道更是讓圍裙媽媽癡迷,不由自主的腦袋伸了過去,深深的埋進大憨的胯下。

「轟……」一股子竄天濃郁的騷臭味傳了過來,圍裙媽媽覺得自己的鼻子絕對被強姦了!自己以後絕對不會聞到任何味道了!圍裙媽媽被熏得頭腦一片空白,眼淚不住的往下掉,幾乎窒息的她竟然更加瘋狂的朝著大憨的股溝附近湊過去,圍裙媽媽的身體控制不住的一陣痙攣,跪著的身體軟癱在大憨的大腿上,如果不是雙手死死握住大憨的雞巴,估計早就倒在地上,胯下一陣失禁般的騷水順著大腿流在了地毯上。

大憨被雙手握著的大雞巴又暴漲了幾分,粗的連圍裙媽媽的兩隻手都快握不住了。大憨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刺激!拿著飯碗的手不斷的抖著,鼻子裡不停地吭哧吭哧喘粗氣,一張肥厚的嘴唇長得大大的,無聲的吶喊。

圍裙媽媽緩過神來,發現自己竟然聞著這麼噁心的味道高潮了!緊張的抬頭看著大憨,結果看到大憨的表情,更加覺得有趣了。

雙手環抱的大雞巴還露出長長的一截沒有握住,圍裙媽媽看著龜頭上滲出來的粘液,飢渴的舔了舔嘴唇。

「嗷嗚……」大憨實在忍不住了,叫了一聲,他只覺得自己的雞巴進入到了一個溫暖潮濕的地方,自己的七魂六魄彷彿被吸了出來!爽的都快坐不住了。

圍裙媽媽的小嘴含住大憨的龜頭,一點也沒有客氣,自己的老公和兒子還在餐桌上等自己吃飯呢,所以含住後就用舌頭掃著大憨的龜頭稜,不是圍裙媽媽口技熟練,這是她第一次口交,只是因為她覺得那裡的味道最噁心。

圍裙媽媽覺得嘴巴裡含著的東西彷彿病毒一樣,迅速的把自己渾身上下都污染了,自己竟然把每天用來給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表達愛意,用來親吻的嘴唇含上了最骯髒的東西。圍裙媽媽感受著大雞巴在嘴巴裡的脈動,那種火熱滾燙的溫度幾乎將自己的靈魂都灼燒了。

雖然沒有太多的技術,老公兒子也在旁邊,圍裙媽媽裹著雞巴就死命的吸,好像吸塵器一樣,要把大憨雞巴上的髒東西全部吸乾淨,滑嫩的小舌不斷的刮蹭著龜頭稜下的溝壑,大憨幾個月沒有洗過的雞巴分泌出的包皮垢全部被圍裙媽媽的小舌刮的一乾二淨。圍裙媽媽感受著味蕾上傳來的腥臭味,明明噁心的想吐,但是靈魂好像中毒了一樣,反而覺得甜美無比。

大憨被吸的渾身發軟,幾乎快要癱到飯桌上,筷子夾菜都夾不住,奇怪的動作惹得不明所以的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哈哈大笑。

「大憨,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小頭爸爸起身問道。

大憨趕緊甩了甩頭,臉上的肥肉甩的啪啪響,壓著嗓子唱戲一樣憋出來兩句:「沒……沒事……吃,吃的有……嗷……有點撐……」

看著小頭爸爸就要走過來,大憨急中生智,立即蠕動著肥臀把椅子猛地往前一挪,讓桌布蓋住了自己的下身。

餐桌下的圍裙媽媽也是一緊張,張大嘴準備吐出大憨的雞巴,結果沒想到大憨這麼往前一挪,生生的將剩下三分之二的雞巴一口氣瞬間全插進了自己喉嚨!圍裙媽媽的眼睛反白,鼻涕口水忍不住的流下來,自己食道被強姦了!

大憨的雞巴生生的插進圍裙媽媽的嗓子裡,圍裙媽媽被迫抬著腦袋,讓雞巴捅的更加通暢,大龜頭不斷刮稜著自己的食道,脖子被捅出來一根巨大的雞巴形狀,不斷的吞吐著。

本來就沒有感受過女人的大憨終於忍不住了,只覺得自己的雞巴往前一頂,竟然彷彿捅破了一個新天地,那個溫潤的甬道隨著圍裙媽媽每次吞嚥都按摩著大憨粗壯的雞巴。

「好……好爽……」大憨忍不住了:「吼……」一聲低吼,將憋了三十多年的精液全部都射了出去!

圍裙媽媽覺得嗓子裡的雞巴一鼓,彷彿此時嗓子裡的雞巴是水龍頭一樣,一股股的精液像開閘的洪水洩進自己喉嚨,直接奔湧到自己的胃裡!圍裙媽媽全身無聲的痙攣抽搐著,裙底的騷逼也呲的一聲,尿在了大憨的腳上。

圍裙媽媽不斷吞嚥著大憨的精液,精液射的又多又急,從來沒有嘗過的圍裙媽媽在高潮中無法忘掉這種的味道,但是大憨的肥屌實在是太能射了,圍裙媽媽覺得自己的肚子都已經鼓了起來,沒當大憨射出來一股精液,自己也就高潮一次,無法思考,無法動彈。

圍裙媽媽覺得自己太沒用了,甚至無法裝得下這些精液,精液如同一瓶被劇烈搖晃過的可樂一樣,從圍裙媽媽的嘴角呲了出來。

終於,大憨覺得前所未有的痛快,射了將近三十股精液,將三十多年的憋屈全部射出來一樣,渾身骨頭都輕了二兩。

剛好小頭爸爸走到大憨旁邊,停下腳步,看著眼睛微微泛紅的大憨,雖然大憨身上的味道特別難聞,但他關心的問道:「大憨,你是不是生病了?」

「嘿嘿……」大憨撓撓頭:「沒事,俺……俺就是沒吃過真好吃勒飯……俺……俺謝謝你們!」

小頭爸爸爽朗的笑道:「哈哈,放心吧大憨,以後我們就是朋友了!沒事就來我們家陪大頭兒子一起玩!」

「太好嘍!」大頭兒子蹦起來:「我又有新夥伴嘍!」

「圍裙媽媽」小頭爸爸突然掀起來桌布:「怎麼還沒有找到嗎?」

大憨心裡嚇的猛一抖,結果圍裙媽媽從下面鑽了出來:「找到了!你們真是的!!都不知道幫我把桌布掀起來!!裡面黑乎乎的讓我摸了半天!!」

「老婆……我錯了我錯了!」小頭爸爸立馬捏著耳朵認慫。

「哼!吃飽了是嗎!吃飽了就趕緊去洗碗!」

「沒有!」小頭爸爸立刻端正的坐在自己位置上:「大頭兒子啊,我們慢慢吃,要不然媽媽又讓我們倆洗碗了!」

大憨看著圍裙媽媽,臉色潮紅,仔細聽的話還能聽出來圍裙媽媽嗓子有些沙啞,穿著的深紅色的裙子從屁股開始到腳已經變成了暗紅色,手裡還拿著剛撿起來的大飯勺。

讓大憨吃了一驚的是,圍裙媽媽的大飯勺裡竟然盛了滿滿一勺的白濁的精液,圍裙媽媽通紅著臉瞪了大憨一眼,臉上一臉嫌棄卻又陶醉的表情聞著。

大頭兒子看見媽媽拿著勺子,好奇地問道:「圍裙媽媽,勺子裡面是什麼好吃的?」

圍裙媽媽一驚,立刻將大湯勺裡的精液全部倒進自己的碗裡,把湯勺放進湯盆「大頭兒子,這是湯勺,裡面肯定盛的湯啊,你想喝嗎?媽媽盛給你。」

大頭兒子吐著舌頭:「我才不呢,我又不吃西紅柿!」

圍裙媽媽看著碗裡滿滿一碗精液,把剩下的米飯都蓋住了,偷偷看了下周圍,發現除了大憨之外,小頭爸爸和大頭兒子全部都在乖乖的吃飯,還在聊遙控飛機的事情,根本沒有注意到這裡。

圍裙媽媽對著大憨舔了舔舌頭,然後端起飯碗,那勺子將米飯和精液不停的攪啊攪,生生的把米飯弄盛了精液泡飯。

大憨傻愣愣的忘記了吃飯,就看著圍裙媽媽一勺一勺將自己的卵子裡射出來的精液就著米飯全部送進了她的櫻桃小嘴裡,圍裙媽媽還不忘拿精液咕嘰咕嘰的漱了漱口,讓精液的味道充分的充斥著自己的口腔,然後張開嘴讓大憨仔細的瞧了瞧嘴裡的精液,咕嚕一聲嚥了下去。

………………………………

「好了!吃完飯了嗎?」圍裙媽媽回味著口腔裡胃裡傳來的滿滿精液的味道

「吃完了!」小頭爸爸和大頭兒子把碗一放就齊刷刷的跑掉了。

「可惡!你們兩個!你們現在能跑掉,今天晚上的碗你們你肯定要刷!」

圍裙媽媽又惡狠狠的瞪著大憨:「吃完了嗎?」

大憨嘿嘿笑著:「吃完了,你……你做飯可太好吃了……」雖然圍裙媽媽那麼凶對他,但是大憨覺得其實不管自己說什麼圍裙媽媽肯定都會聽的。

圍裙媽媽撅著大屁股一扭一扭的開始收拾桌子。

……………………………………

「好了,老婆,我帶大頭兒子上學去了,我下午去開個會,晚上的話可能晚點回來。」小頭爸爸拉著大頭兒子的手和圍裙媽媽告別。

「好,小頭爸爸大頭兒子,路上注意安全啊!」

我們的主角大憨此時扭著肥胖的身軀艱難的蠕動著,正在廁所裡修下水,毛病特別簡單,就是大頭兒子那個熊孩子把沒用完的肥皂堵在了下水。

大憨剛把廁所裡的事情搞定,手套扔到工具袋裡,洗也不洗,下次就準備繼續用。然後剛把雞巴掏出來準備對著馬桶尿一泡,眼神一瞥,就被洗衣機上的白色內褲給勾住了。

白色的樸素女式內褲,大憨拿在手裡仔細的聞了聞,有汗液和一絲絲的騷味,「穿了兩天就洗,城裡人真講究啊……」

大憨看著內褲,想起了午飯時候的事情,心頭一陣火熱,大肥雞巴刷的一聲又把肚腩上的肉給頂開了,他拿著內褲,裹著自己的大雞巴,開始無師自通的擼動起來,雖然還是很爽,但是比起午飯時候的刺激,大憨還是覺得不過癮。

這時候,廁所的門打開,圍裙媽媽走了進來,看見大憨拿著自己的內褲正在擼雞巴,大憨身上因為幹活剛出的汗,渾身氣味更加難聞嗆人,但是卻讓圍裙媽媽的臉刷的變紅了,眼神也變得迷離。

「你幹什麼!」圍裙媽媽對大憨色厲內荏的吼道。

大憨愣住了,趕緊把內褲往旁邊一扔:「木……俺,俺啥都木有干……」

圍裙媽媽看著裸露的大雞巴,那種沖頭的腥臊味配合著勃起後的視覺衝擊,讓圍裙媽媽感覺瘋了一樣,明明知道這是不對的,但是心裡卻一直有聲音告訴她:「認命吧,這就是你,這是你作為一個雌性動物的本能!」

大憨看著圍裙媽媽愣愣的盯著自己的雞巴,壯著膽子說道:「你……你給俺再唆一唆……中不?」

圍裙媽媽好像著魔一樣,撲通一下就跪在地上,眼睛死死盯著大憨:「這,這是你要求的……不是我自己要做的,我沒有背叛我的老公,我也沒有背叛自己的兒子……」

嘴裡就這麼呢喃著,然後手腳並用的,爬到了大憨的面前。

「就是這個味道……」大憨的褲子早就掉了下來,圍裙媽媽直接一頭扎進大憨的胯下,不斷的深呼吸,一臉嫌棄的表情滿足道:「就這個噁心的味道……吸……好臭!好騷!!吸……」

大憨覺得自己被伺候的舒服極了,圍裙媽媽的小舌頭彷彿一條泥鰍到處亂鑽,不但吸溜吸溜的舔著自己的雞巴,連自己的卵子都伺候的舒舒服服,恨不得把卵子上的每條皺紋都裡都唆的乾乾淨淨。

圍裙媽媽跪在地上,一臉滿足幸福的表情,眼淚被大憨的渾身的臭味熏下來,雙手握著大憨的雞巴,自己的舌頭不斷的在大憨身上舔著,大憨的腳趾頭,小腿,大腿,大腿溝,雞巴,睪丸,都被圍裙媽媽照顧的仔仔細細,彷彿大憨的渾身的騷臭味好像春藥一樣,圍裙媽媽自從進了廁所,小逼裡的浪水就沒有停下來過。

「不夠,還不夠!」圍裙媽媽舌頭都快舔麻木了「快點把精液射出來啊!快點啊!!」

圍裙媽媽覺得還是不夠,中午射進胃裡的精液,那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現在這些只會讓自己的慾望更加飢渴!

這時候,大憨因為爽的腿軟,一屁股坐在了馬桶上,渾身的肥肉爽的亂顫。

圍裙媽媽跟著往前爬了兩步,嘴裡叼著雞巴一點也不肯撒開,跟一條叼著骨頭的狗一樣。

大憨大咧咧的叉著腿,看著面前的圍裙媽媽,膽子也大了一點,再有錢又怎樣,再聰明又怎樣,大憨突然覺得這些都不重要了。

大憨突然抬起兩條大象腿,架在圍裙媽媽的肩膀上,撅著自己的大肥腚衝著圍裙媽媽。

「舔!」

圍裙媽媽楞了一下,感覺面前的傻大憨好像變了,如同幼獅蛻變成了一頭雄獅,而自己就是他口中無法逃脫的羔羊。

圍裙媽媽越發的順從,卑賤的將臉埋在了大憨的屁股裡,大憨一瓣肥屁股就抵得上圍裙媽媽的臉還大,整個屁股把圍裙媽媽的臉包的嚴嚴實實。

圍裙媽媽聞著大憨屁股裡的味道,乾嘔了兩聲,但是身體越發的燥熱起來,難聞而又刺鼻的氣味讓自己的腦袋都開始發蒙,暈暈乎乎的,但是身體卻像中了毒一樣,被刺激的歡呼雀躍,特別是不要臉的小騷逼,更是被刺激的嘩啦一聲,洩了。

看著被肛毛包裹著的屁眼兒,又黑又臭,圍裙媽媽先吐了點口水,然後用手指來回的抹勻,緊接著伸出紅色的小軟舌,試探的點了點,然後巴砸了下嘴,感覺一股濃郁的惡臭充斥著口腔,又噁心又誘惑!

「可惡!」圍裙媽媽的手拍了一下大憨的屁股,然後張開櫻桃小口,對著大憨毛茸茸的黑屁眼舔了下去。

大憨肥瞇的眼睛瞬間睜大,臉上的肥肉爽的亂抖,嘴裡不斷發出「嗷……嗚……嘶……」的怪聲,屁股不斷的往前挺,小嘴太會吸了!大憨覺得自己肚子裡的五臟六腑都快被洗出來了,「啊哦!!!!」大憨哼唧了一聲「爽……爽……」

圍裙媽媽把屁眼外面又是舔又是吸的清理乾淨後,感覺味道淡了不少,於是咂摸著嘴,將舌頭一點一點擠進了大憨的屁眼裡,不斷用舌頭在大憨的屁眼裡亂攪,攪的大憨幾盡瘋狂。

「呵……呵呵……」大憨喘著粗氣:「俺……俺要射了……」

圍裙媽媽一聽,立刻把臉從大憨的屁股裡拔出來,然後張開大嘴,瞪著大憨的青筋暴起的雞巴,期待著大憨的精液。

大憨趕緊用肥手上下翻飛的擼著,結果刺激不夠,竟然還不能射出來。

圍裙媽媽等不及了,直接奪過大憨的雞巴,然後一口含了起來,舌頭不斷的繞著龜頭刮蹭,將舌尖伸到擴開的馬眼裡,不斷的來回勾刮著。

「嗷嗷嗷……」大憨臉憋的通紅,渾身一個激靈,大肥手抓著圍裙媽媽的腦袋,像一個飛機杯一樣來回的擼動,圍裙媽媽配合的將嘴巴撐開到最大,頭搞搞揚起,讓大憨抽查的時候盡量插到最深。

「咕嘰……滋……」大憨的精液直接在圍裙媽媽的嘴裡爆了出來,圍裙媽媽在品嚐到精液的同時瞬間達到了高潮!嘴巴像個吸塵器牢牢的吸住大憨的雞巴。

「咕嚕……咕嚕……」圍裙媽媽喝水一樣,大口大口吞嚥著精液,但是依然趕不上精液噴射出來的速度,喝不下的精液全部都順著嘴巴流到了身上和地上。

大憨本來就憋著一泡尿沒尿,在這麼激烈的擺弄下,早就忍不住了,剛把精液射完,就要拔出雞巴去撒尿。

圍裙媽媽品嚐著滿嘴的精液的味道,又使勁吸了兩下才發現真的射完了,意猶未盡的打了個飽嗝,又從胃裡嗝出來一點精液,趕緊放在嘴裡仔細的品味著,卻看見大憨記著把雞巴抽回去。

「哼!你幹什麼呢!」圍裙媽媽還是一副生氣的樣子。

大憨急沖沖的說:「俺要撒泡尿!」

說完就趕緊轉身對著馬桶,準備開閘放水。

尿意上湧,剛準備痛快一番,卻被圍裙媽媽給拉著身子扭了過來。

「尿!」圍裙媽媽淡淡的說道,但是眼睛裡的春情和渴望怎麼也掩蓋不住。

「啥?」大憨有點懵了。

圍裙媽媽看大憨還是傻愣愣的,氣的直接將大憨的雞巴含進嘴裡,用滑嫩的小舌使勁往大憨的馬眼裡鑽,小嘴像真空吸塵器一樣使勁吸,吸的大憨嗷嗷亂叫,架不住的膀胱直接呲了一泡騷氣沖天的尿。

「咕咚…咕咚…」圍裙媽媽壓著嗓子,將大憨的尿全部喝進肚子裡,但是大憨尿的又多又急,來不及嚥下去的尿液順著嘴巴嘩啦啦流了一地。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