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平山裡的姑姑

在省城重點中學唸書的魏大龍終於過了高考這條獨木橋迎來了輕鬆快樂的暑假,這天雖是星期三,但正好他省城唯一的親人——姑姑休息,他決定叫上姑姑一起去城郊風景幽美的翠屏山散心和影相。魏大龍的姑姑魏玉梅是省城中行的干部,人長得端莊漂亮,性格也是溫柔中帶著潑辣幹練,魏玉梅曾有過短暫的婚姻,後因和丈夫性格實在是合不,結婚兩年就離婚了。魏大龍在省城唸書,逢週末都會到姑姑家裡住兩晚,週日晚才回校,姑侄兩感情很好!

因為不是週末,翠屏山的遊人並不多,姑侄兩人說說笑笑信步遊玩,不覺到了人跡罕至的西山坡桃林。此時的桃林並無花果,但別緻的桃樹配上茵茵的草地依然很令人心曠神怡!熬了許久枯燥乏味複習日子的大龍興奮地在地上翻起了筋鬥,突然,身後傳來" 哧哧" 的笑聲,他站起身來發現原來姑姑魏玉梅正似顰似笑地看著自己,此時大龍看著三十二歲的玉梅姑姑,原本苗頭修長的身體各部位隨著年齡增長,日顯成熟和豐腴,凸凹的身體曲線和飽滿的胸部格外惹眼,豐滿的乳房挺立在薄薄的衣服下,隨著呼吸微微地顫動,隱約凸顯著胸罩的形狀;渾圓的屁股向上翹起一個優美的弧,緊緊的蹦出了內褲的線條,微微隆起的小腹和那肥腴的臀部,充滿著火熱的韻味。

秀美白晰的臉龐透著暈紅,飽含著少婦特有的嫵媚,雙眼彷彿彎著一汪秋水,嘴角總是有一種淡淡的微笑,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要年輕得多。一米六八的個子再穿了高跟鞋和自己幾乎一樣高,批著齊肩燙捲了得的秀髮,修身的彈力布長褲勾勒出下體飽滿的曲線,給人的感覺真是既豐腴白嫩又勻稱性感。修長渾圓的大腿間,被褲子繃得鼓鼓的陰戶,讓男人看見一種有心慌的誘惑。

刺激得血氣方剛的大龍不由的一下抱住玉梅姑姑,倒在侄子懷裡的魏玉梅臉色緋紅,粉紅的嘴唇微微張著。

大龍一下吻住姑姑的紅唇,舌頭頂開了姑姑的牙關,吸住姑姑香軟的舌頭吮了起來。手上不停的開始脫她的衣服,魏玉梅半推半就中把柔軟的香舌送入大龍的口中,雙手緊緊的摟著大龍健壯的後背,玉梅姑姑迷人的上半身頓時露了出來,豐滿的乳房在白色的乳罩下起伏,把乳罩推了上去,姑姑雪白的乳房完全暴露在侄子眼前,大龍地手開始貪婪地撫摸著姑姑白嫩的胸部,那高聳的乳房觸手之下更是棉軟光滑,大龍慾火高漲,含住姑姑的乳頭一陣用力吮吸,口水直溢。姑姑嘴唇微開,噴出陣陣醉人的香氣。

大龍抱著半裸的姑姑,乳頭在胸前微微顫抖,大龍一面繼續親吻,一面繼續剝除姑姑的長褲,一隻手已伸到姑姑胯下,滑到姑姑陰部,用手搓弄著,姑姑的大腿輕輕地扭動著。

大龍也脫光了衣服,露出發育的異於常人碩大陰莖,姑姑赤裸半身躺在大龍懷裡,白嫩的肌膚和白色的內褲襯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陰毛從內褲兩側漏了出來,通透的三角褲能看到微微隆起的陰阜。大龍把姑姑的長褲連內褲一同褪去,誘人的下體一覽無遺,柔軟的陰毛順伏地覆在陰阜上,大腿根部粉嫩的陰唇緊緊地合在一起。

大龍把姑姑的內褲拿到面前嗅了嗅,內褲散發著一種若隱若無的香味。大龍手伸到姑姑陰毛下邊撫摩,摸到了姑姑嫩嫩的陰唇,濕乎乎的、軟乎乎的。大龍雙手分開姑姑修長的大腿,整個臉埋在她的私處,貪婪的舔起來。多日的宿願得償,大龍興奮得簡直有如瘋狂。

他一分一寸的舔唆著姑姑的身體,就連最隱密最骯髒的地方,都捨不得輕易放過。舌頭由細嫩的陰部,直舔到緊縮的肛門,細膩的程度就如同用舌頭在替姑姑洗澡一般。玉梅姑姑雖然結過婚,但是個規矩的少婦,哪裡經得起大龍這種風月老手的玩弄,轉眼之間已下身泛潮,喉間也發出了甜美的誘人呻吟,在強烈的刺激下,似乎已經迷失了。

大龍舔得熱血沸騰,用嘴唇含住了姑姑那豐滿、嬌嫩的兩片陰唇,姑姑肥嫩的陰唇頓時被大龍的嘴唇拉扯起來。大龍覺得十分刺激,反覆地玩弄了一會,大龍全身發燙,下體極度膨脹,急需找個地方去發洩,於是跪了起來,把姑姑一條大腿架到肩上,扶住硬得發痛的肉棒,頂在姑姑濕漉漉的陰門上,龜頭緩緩的劃開兩片嫩肉,屁股一挺,健壯的身體往前一傾斜,「滋」的一聲,粗大的陰莖插入姑姑下體結合處大半截,直搗黃龍,進入那夢寐以求的玉體,睡夢中的姑姑不由得雙腿的肉一緊。

一種溫熱的被緊緊包圍的感覺強烈地傳來,大龍感覺陰莖被姑姑的陰道緊緊地裹住,軟乎乎的,陰道的緊逼讓大龍心裡一陣的激動,開始把陰莖一次次連根插入,挺進姑姑的禁區。魏玉梅渾身開始抖動,左腳翹起擱在侄子的肩頭,右腿在胸前蜷曲著隨著大龍陰莖抽送,下半身結合處陰唇向外翻起,大龍粗大的陰莖在陰部越來越快進出著,發出「咕唧、咕唧」的聲音,屁股一陣不停地晃搖,姑姑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不由自主地便擺動柳腰,迎合著大龍的肉棒。

片刻之間,姑姑下體盡濕,雪白的乳房在胸前顫動著,臉上也露出嬌媚動人的神態。嬌軟無力地躺在那裡,雪白誘人的大腿根間柔細濃密的陰毛烏黑濕亮,陰唇在大龍進攻下不停外翻,肉縫在大龍的雞巴疾風驟雨地抽插時一翕一合。

大龍毫不客氣地抽插著姑姑下體,雙手揉搓著姑姑的乳房,粗大的陽具買力地在姑姑身體內瘋狂地進出,偉岸的身軀完全壓在姑姑年輕赤裸的身體上。見到日夜渴慕的的姑姑躺在自己胯下,被自己操出不同的淫蕩媚態,大龍心裡極度滿足,越來越猛,姑姑的裸體被侄子緊緊的抱著,隨著大龍的動作起伏,長髮紊亂的散在沙發上,下陰在不斷的刺激下,飽滿的身體益發的嫵媚。

車廂裡很靜、很靜,靜得連兩人的呼吸聲都聽得很清楚,還有抽插的過程中發出「噗嗤、噗嗤」的淫糜聲音,大龍肉棒上沾滿了姑姑的蜜液,姑姑從未試過這麼瘋狂的性交,受到這麼強烈的插入,她完全不能把握自己了,忘記了自己是大龍的姑姑,所有婦道、倫理,全與她無關,只有慾望橫流,肉體苟合、姦淫和被姦淫。

她那肥嫩的大陰唇被侄子給予的抽插而漲開,大量的淫水不停地往外流,順著身體下部流到了屁股溝中,大龍陽具插送的更加順暢,姑姑被大龍抽插得嬌喘噓噓,白嫩嫩的屁股在大龍的抽插下不停地篩動,性慾就像潰決的洪水逐漸漫延開來,一發不可收拾。

半個多鐘頭後,姑姑裸體微顫,柔軟的肉壁哆嗦著吸吮著大龍的肉棒,大龍感覺姑姑已到緊要關頭,於是將龜頭深深頂住姑姑的子宮,左右旋轉起來。溫熱柔軟的感覺,緊緊的包圍著大龍的陽具,那種舒服的滋味,簡直從所未有。大龍滿意的看著正在胯下被自己姦污的胴體,性慾高漲,雙手十指力張,狠狠的抓著姑姑挺拔的乳房,用力的捏著,彷彿要把兩團豐滿的肉團扯下來一般,魏玉梅感到奶子疼痛無比,可她喜歡這個侄子,她恨不得把自己的一切都給他,她強忍著鑽心的痛苦,咬牙不發出痛苦的叫聲,同時充滿愛意的幫侄子用力。

對姑姑地姦淫還在肆無忌憚地繼續,大龍把玉梅擺成各種體位,盡情的蹂躪著。抽插持續了整整一個多小時後,進入了高潮,在「哧哧」的抽插聲音中,大龍氣喘如牛,下身漲痛欲洩,肉棒緊緊頂著姑姑下體,堅硬的下體用力的撞在姑姑誘人敞開的恥部,狂野的馳騁在姑姑的雪白胴體上,盡情的發洩著他作為征服者的力量。

急驟的慾望驅使大龍的感官世界飛到了雲端,他快要失去對自己的控制,大聲喘著氣,抱緊了姑姑年輕赤裸的肉體,迎接著高潮的來臨,他緊緊的摟住了姑姑柔滑的腰,猛烈的抽動著年輕堅硬的肉棒,進出著姑姑的下體。再也數不清抽插了多少下,也計不清過了多少時間,大龍就這樣不停地做著反反覆覆的同一動作,直到把能使出的勁都用完。大龍粗大地陰莖在姑姑下體內抽送中所帶來的快感充斥著年輕的身軀,最後終於勇猛地抽插最後一輪。

伴隨著大龍的幾聲唏噓,那插入姑姑下體狂暴的肉棒突然猛增大幾分,撐開了姑姑緊閉著的宮口,一股接一股的精液像飛箭一樣從陰莖裡直射而出,全送進還在一張一縮的陰戶裡。在十數次近乎抽搐的插入後,大量岩漿一般沸騰熾熱的精液從肉棒前噴灑而出,頃刻灌入了姑姑藏於深閨的花房中,灼熱的液體高速從龜頭射進對男人開放的肉體深處。

粗大的陽具依然主導著姑姑柔嫩的下體持續的擴張和收縮,大龍大口喘著氣,,捏著陰莖從姑姑潤滑地下體「撲茲」抽出,起身將粘滿姑姑下體體液和自己精液地陽具,插到姑姑微微張開的嘴裡,魏玉梅忙用舌頭舔著還在脈動的陰莖。大龍的陰莖又是一陣抽搐,雙腿跪坐在姑姑身邊,乳白色的精液從姑姑的嘴角流出來,嫩白的大腿大開,赤裸的身軀微微的顫動。

大龍大呼幾口氣,繃緊的身體突然放鬆,從姑姑嘴裡拔出變軟的陽具,一絲絲精液垂在了姑姑嘴角,大龍靠在石頭上,抱起姑姑癱軟的裸體,將姑姑的頭放在自己的胸口,一手輕輕的揉捏著佈滿紅痕的豐乳,一手在後面撫摸著姑姑光滑的後背。

大龍——你好壞——連姑姑都——姑姑——誰叫你那麼好看——我早想——姑姑也——一直很——喜歡——大龍——啊——但我是你的親姑姑——現在生米煮成熟飯了——就讓大龍好好愛姑姑吧——我現在算想好志願怎麼填了——哦——是什麼學校?——快告訴姑姑——我就上大學——那樣就可以—姑——可以常常——欺負姑姑————大龍——臭大龍——你好壞——

【全文完】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