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的老婆

那一天晚上在回來住處,我開了門走進了客廳,屋裡一片寂靜突然被人從後面環抱,嚇得我面無人色。「你是什麼人﹗」我大叫道。「菁菁,是我呀﹗我回來啦!」老公說道。「嚇死人,害我以為是宵小跑進來。」「我也是剛倒家。」老公親吻著我的粉頸道。很快的,他的兩隻手就握緊我的酥胸,經他這麼一抓及不停的輕咬著我的耳根。闊別三個月夜夜思念著的男人,現在正環抱著我上下其手的挑逗著我的敏感帶。

我感到自己的陰戶又濕潤了,他緊緊的摟看我吻著我的耳朵,他伸手進我的內褲,我拼命地扭動。他迫急不及待地將我抱到沙發上,我心跳得很厲害。在他強烈的撫摸下我非常渴望他扯下我的內褲,將他陰莖塞入我的陰道內。當我的手接觸到他那粗硬的大陽具時,我一顆心都快跳出來了,同時陰道裡的分泌也驟然增加。當他的手撫摸我那濕潤的陰戶時,我更是渾身都發軟了。我雙頰發燒,全身沒一點力氣,任由他把我橫放在沙發上,他扯下內褲捉住我的腳踝,分開我的雙腿把他那條粗硬的大肉棒緩緩插入我的陰道裡。

我終於得到充實了。他開始抽插了,他的抽送十分有力,像是要把三個月不足的補足。我有一種漲悶的感覺。老公望著我臉上那種滿足的表情,更加得意洋洋。動作也加快起來。當我到達欲仙欲死的景地,我情不自禁把他緊緊抱住,老公也在這時往我陰道裡突然地射入精液。射精陽具在我的肉洞裡跳動了好多次。他伏在我的身上,把陽具留在我肉體裡沒有拔出來,繼續享受著我陰道內的悸動。我也開始覺得肉棒對我的漲迫慢慢減少了,但是我還想要。

「老公,人家還要嘛。」「先洗個澡煮個消夜給我吃,今天整晚都給妳。」老公輕捏著我的鼻尖笑道。在地毯上找到老公扯下的內褲,穿上後墊上幾張衛生紙理理衣服後,到廚房隨便的煮個泡麵加個蛋。當我洗澡完畢換上結婚週年時老公送我的性感睡衣。

迫不及待的回到臥室時,老公已經沉沉睡去,怎麼搖也搖不醒。男人都是這樣子自己解決完都不體量人家的感覺。老公是某企業派駐上海工廠的廠長,每回去一趟都要三個月才能回來七天,而我本來自己一人在家,因受不了那寂寞找到一個保險業務的工作,白天工作還算不會胡思亂想,但是晚上一人在家時那種女人孤寂的感覺真的好難形容。看看電視上半夜的HBO長片。突然,電話響了,竟然是小楊打來的。「啊,你怎麼這麼晚還打電話來。」「哦﹗菁菁,對不起,你還沒睡吧﹗」「有什麼事﹖」「菁菁,明天你有時間嗎﹖我想約你吃晚飯。」

小楊的聲音充滿磁性,他每一句說話都打動得我難以抗拒。「這樣好嗎﹖明晚全國飯店的咖啡廳,六點半鐘我等你。」我還沒有決定,猶疑間他的說話已經決定︰「不騷擾你睡覺了,再見。」他也是簡短而爽朗的邀約使我無可推卸。我拿著電話筒慢慢放下,一陣迷茫令我發呆了一會。

如我再赴約,很明顯就已踏進了婚姻的危險線,但我可以拒絕嗎﹗結婚四年後老公即被派往上海,留下我孤伶伶獨自一人在台中。剛開始沒什麼感覺,但是時間一久一切問題都出來了。本來想生個小孩有伴,但是流產後我已經打消這念頭。獨自一人在醫院哭了三天。

小楊是在一次聚餐上認識的,是一名汽車業務而我從事的產物保險最大宗的即是車輛方面。就在我小產後半年他介入我的生活中。那年的尾牙在蓮園吃完後,大夥兒移師到KTV唱歌直到凌晨一點,買單後小楊自告奮勇的要載我回家。延途他的談吐也顯得他極有知識他可以滔滔而談,但卻不令人覺得沉悶。在途中停紅燈時,他輕輕用手掌托起我的臉說道︰「我愛你﹗」他這兩句話很簡單,但卻如雷貫耳,我的心跳得很厲害,不知如何應付。?我凝視他的雙眼是一片深情,而我卻混亂得手足無措,我居然閉目等待,這一刻我唇乾舌躁心跳加速。

他終於吻下來了,濃情而潤厚的咀唇印了下來,我緊張得心亂如麻,就恍如一個犯錯的小孩。他親了親我的咀、臉、耳朵然後再吻我的咀,我感到一陣迷茫酸軟下來了。我無法抗拒熱情地深呼吸我,無可否認我是喜歡他的撫摸。

他撫摸我臉頰、我的大腿、我的肚臍,還伸手進我的衣服觸摸我的乳房。一種犯罪的感覺令我突然僵住了,我推開了他低下頭來。「不行,我已經有丈夫了。」他也不勉強,坐在我旁邊靜止了,大家就在這昏暗的車中發呆。後面的車鳴著喇叭吹促著行走。就車行剛過整理中的重劃區時,小楊突然停妥車子再度擁抱著我,我也情不自禁我們在磨擦、熱吻、撫摩對力的身體。他也沖動得掀起我的衣服,吻著我的乳房。我們都按不住心底的慾火,有情有慾的撫摸特別亢奮,他把手伸到我的裙底,摸到了我的陰戶。「啊﹗不﹗不可以﹗」

我嘴裡雖然這麼說。但不可否認的在酒精的作用下人都會比較大膽,現在我們都有所需要了。第一次被老公以外的男人撫摸著、親吻著,心中又驚又怕。小楊降下我的電動椅背,將我的窄裙掀起隔著絲襪親吻起我的腿,我手足無措的渾身發抖,像似老公跟我做第一次時的情形,任他的嘴唇及雙手在我身上活動著,他一邊撫摸著我的腳嘴裡不停地親吻著,還拉著我的手去摸他的陰莖。當我的手接觸到他那陽具時,我一顆心都快跳出來了,同時陰道裡開始分泌液體出來。當他的手摸道我那微潤的地方後,我更是渾身都發軟了。

小楊笨拙的想退下我的絲襪及內褲,因車內狹窄我又緊張的不動,後來是他直接撕破後猛舔我的陰唇,又不時的輕咬扯我那濃密的陰毛。當他用舌尖勾動陰核後,我已經被慾望衝昏了頭。緊緊的抓住他的頭髮擺動著我的腰部試著讓他的舌尖重重的舔觸陰核。我的呼吸聲越來越沉重。

算算自從小產後半年來老公回來都不讓他接觸到我,隱忍的長久的情慾一洩而出。我雙頰開始發燙,全身漸漸使不出力氣,小楊用抱枕墊高我的臀部後,用手扶著陰莖龜頭試探的在我陰唇外來回磨擦,緊接著他沾染些口水在他龜頭上後把他那條堅挺的大肉棒緩緩插入我的陰道裡。

但是因為他比我老公造型有些不同。微彎的陰莖抽插時不時的碰觸我的G點。我情不自禁把他緊緊抱住他,再他的一陣猛烈抽插後我高潮了,我鬆開緊抱著他的雙手,虛弱的躺在椅子上。喝的酒的小楊並沒有出來的意思,繼續的搗我的陰道。他那一波波的攻勢沒有減弱。

我真的虛脫了。自顧自的喃喃自語。最後他把大量的精液射入我肉體裡。我人呆躺在那裡,道德逼使我啜泣起來。小楊用車上的面紙幫我搽舐陰部。他看我再哭泣著不動,用大衣幫我蓋住後開動車子。我用小楊的大衣緊緊包著回到公寓,深怕被管理員看穿我那被撕毀的絲襪。

進入家中後我直奔浴室,忘著鏡中激情後的自己。小楊的遺留在我陰道的精液流下在陰部黏乎乎的,我努力的沖洗著陰部一次又一次。我是個淫蕩的女人,我對不起我老公。我跟別的男人發生關係了。內心的交戰讓我徹夜未眠。隔天忍受著一夜為眠的身體到公司上班。

一早上我都懷疑著公司的同事都用異樣的眼光看我,看我這個淫蕩的女人。幸好是週末忍耐到中午趕緊收拾東西後離開。老公的長途電話將我驚醒,作賊心虛的我唯唯諾諾的跟老公講話。遠在上海的老公以為我生病了。想要提早回來。我急忙向他解釋一些我從來未曾說過的謊話。老公掛斷電話後不久,小楊也打過來。聽到他的聲音時我急忙掛掉。這時的心情言語難以形容。接下來整整一個月我對小楊都避不見面,直到年後春酒餐聚上沒辦法又碰上了,他裝的若無其事而我確緊張的不得了。深怕被同事看出。在廁所門口遇上他。

他悄悄的在我耳邊說:「妳在繼續下去會被人看出的。」接著他想飯後約我談話,但是我拒絕了他。結束餐宴返回家中,剛要關上大門時小楊衝了進來。我剛要喊叫出來時他已經用他那嘴唇堵住了我。我掙脫他順便給了他一巴掌。但是清脆的巴掌聲後我又被他那深情的眼神迷惑了。兩人呆矗立在那。

這一整個月來夜夜讓我在夢中激情的眼神,現在又真真實實站在我眼前。後來他跪下抱著我哭泣訴說著這個月來對我的思念,而我在道德與慾望中掙扎起來。我是個有夫之婦我不能在陷入。我在內心吶喊著。小楊的手開始在我大腿遊移,那溫柔的感覺與道德再我心中交戰。

但是慾望戰勝的我內心的道德,我攤坐下任小楊撫摸我、親吻我。說真的小楊待我要比老公溫柔得多。老公每回都是急忙忙的發洩完他的慾火後就不理我,而小楊的前戲及他那特殊的陰莖。那回在車上的事讓我差點在老公回台過年時夢話中說出。

他摸我的乳房時,我的陰道也不由自主有著異樣的感覺,揉捏著我的乳房,還用嘴巴吮吸著我兩粒敏感的奶頭。他在我全身到處親吻。他吻我的臉、我的耳垂、我的粉頸、我的陰戶、甚至舔含我的腳趾頭。最後他那靈活的舌頭進攻我的陰部,輕咬著我的胯間咬得我渾身舒服的打顫。

剛長出的鬍鬚扎著我的大腿內側,酥酥麻麻的接著他抬起我的腳。讓我的菊門及陰戶赤裸裸完全承現再他眼前。我害羞的閉起眼睛,小楊他居然舔我大號的菊門。這是跟老公結婚以來他不曾做的事。每回都是老公草率的用手挑逗我的陰核後直接插入。小楊這一舔讓我魂都飛了。

陰道裡癢癢的像是有千萬隻螞蟻在爬,我漸漸的擺動我的臀部想配合小楊的舌頭來止癢,他用舌頭在我陰道中攪動,每攪動一陣子就重重的舔一下我那因興奮而膨脹的陰核。每一舔更加深我的慾望,道德現在已經飛往九霄雲外。我現在只想要男人插我幹我,因興奮而口乾舌燥的我現在只有「嗯~~~~~!ㄚ~~~~~!」

發出單調的聲音。被小楊抬高雙腿拱成捲曲狀,微張眼睛見到自己那嬌小漲美的陰戶,陰毛被小楊的口水弄的濕漉漉的,小楊隻手扶助陰莖慢慢插入我的陰道漸漸的他加快速度不斷的在抽進拉出,陰道吞住了小楊粗壯堅硬的陽具,我因激動而分泌出的液體弄得周圍濕淋淋。

當小楊在套動時,發出吱吱的響聲,陰莖在我的小肉洞裡拔出插進,「漬!漬!」的聲音。小楊將我的雙腿架在肩上,扶住了陽具對正了我的陰道口,沾染著我陰唇上流出來的淫水,把腰一挺來個迅雷不及掩耳的做法,狠命的一插,那根陽具便插入了我陰戶深處裡去了。

我只「ㄜ~!」一聲後,閉上眼睛享受小楊特殊的陽具抽插著我的陰道的快感。我配合著小楊的頻率把臀部向上一抬一抬的,迎著他的陽具深入陰戶,我的嬌吟加上小楊的喘息在客廳內回響著。一樣的沙發上,老公也多次的在這抽插過我的小穴,現在換成小楊。

慾火焚身的我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只有夢中才感受得到被陽具塞滿的充實和快感。現在正在進行這使我的興奮到達了頂點,我不自主的叫了一聲後。我全身舒爽的軟下來。小楊又讓我高潮了。這是老公好久沒有給過我的快感。我喘息著、呻吟著想說什麼,卻喘息得說不出來。

我不得不張開口呼吸,他的嘴卻封住了我的嘴。現在的我灘坐在沙發上,他已經將我的腳從他肩上放下,他堅硬的陰莖還插在我陰道裡,他一面深吻著我一面挑逗著我那乳頭,陰莖塞入的充實感讓我抱住小楊不想讓他亂動。約莫數分鐘後小楊又小伏度的抽插著我。

剛剛的激情讓我又想要在一次高潮。放開抱他的雙手將手移到他的臀部指揮小楊重重的端我,小楊雙手也沒有閒置,一手玩弄著我的乳房一手用拇指磨擦著我的陰核,讓我有著觸電般的感覺。過了會兒,他把陽具深深地貫入我陰道深處滾燙的精液噴入。

我忍不住呻叫起來了。陰莖噴出時的悸動,讓我陰道有著另外一種莫名的快感。射精後我捨不得讓小楊將陰莖抽出,但是小楊卻趴下猛舔我的陰核。讓我達到第二次高潮。小楊休息一會後抱起我進入浴室沖洗,在浴室的燈光下我才仔細的看到小楊的陰莖,他軟掉後還蠻大的。

不像我老公。高潮兩次後的感覺另我疲倦,泡在熱水中漸漸的平復剛才的激情。道德感又回到腦海中交戰,小楊蹲在浴缸邊撫摸著我,然後又用他那我無法抗拒的眼神看著我。「以後不準再到我家裡來。」我說道。小楊他深情款款的點點頭道:「那妳以後不能逃避我。」

我內心掙扎著的點了個頭。搽乾身體披上睡衣,小楊已經穿好衣服。送他到電梯口後看著他離開。只剩我不解的想著他是如何突破管理員上來我家?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