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女交警

我記的很清楚,那是一個仲夏的下午,我所處的這個城市裡驕陽似火,熱的不行,連路上的柏油都被烤的軟軟的樣子,而我的心情也糟透了,因為前幾天我因內急,上廁所時把車停在路邊,被交警當場拍照,眼下我正在車管所的走廊裡,打聽該去哪裡接受處罰,在別人的指點下,我來到一個窗口。

也許是天熱的原因,窗口前空無一人,裡面座著一個女交警,雖然外面熱的象蒸籠,但看的出來,裡面卻是另一個世界,在空調的作用下,裡面的溫度一定很怡人。

那個女交警正在低頭看報紙,我隔著玻璃簡單的說明了來意,她頭都不抬的說了一句:”行車證、駕駛證”,並隨手將推拉窗拉開了一個小縫,我順著小縫把證件遞了進去,他把行車證打開,查照了電腦,又拿起駕駛證,對照著抬頭看了我一眼,應該說她長的還不錯,三十一二歲的樣子,丹鳳眼、高鼻樑,從脖子看還算細皮嫩肉,但我卻無心賞花,因為在她那丹鳳眼裡透出來的分明是不屑和漠視,令我心生厭惡。這時,她終於開始完整的說話了:”根據道路交通管理條理(那時還不是交通法)和本市機動車管理有關規定,你這種亂停亂放影響正常道路交通的違章行為應該處罰金200元並扣3分,你如果有異議可向上級車管部門申訴,,我給你開張罰單,如無異議,你去門口工商銀行交款後回來處理,你有異議嗎?”,我心想,靠!我有異議?我敢嗎!不夠來回摺騰的。嘴上趕忙說:”沒異議”,於是她拿出罰單準備填寫,這時她的手機響了,她先是漫不經心的看了看來電號碼,然後滿臉堆笑的接聽,可剛聽了兩句話就笑不出來了,”好、好、好,媽你別著急,我馬上就回來”,說完扣上電話,轉身就要走,這時突然想起了我,又轉過身來拿起我的證件扔還給我,說”我家裡有急事,你明天在來吧。”然後就拉上窗戶匆匆走了。我靠!我真是怒火中燒,但卻敢怒不敢言,心想真是倒黴,也只好明天再跑一趟了。

帶著失望的心情剛走出幾步遠,突然她又從窗戶了探出頭來,對我喊:”師傅你等等,你是開車來的嗎?”我說是啊,他說:”你能不能送我回趟家,我有急事?”我從本意上講當然是不願意了,但一想,也許可以就此跟她套套瓷,說不定可以讓她放我一馬呢,不也是賺的嗎?於是就裝做愉快的樣子滿口答應了。

在路上她簡單的給我講事情的緣由,她的媽媽是個寡婦,現在一個人住,剛才突然水龍頭壞了,家裡正發大水呢,而她的老公正在外地回不來,她只好趕快回家修。我心想真是個大傻帽,你個女人家回去有什麼用!還不快打電話找維修工或朋友,等到了地方再找人不晚了三秋了,不過我也不提醒他,反正我送到地方就走人,要是她想起來再讓我去接什麼人,那工夫可耽誤大了,因為她心情焦急,所以也不怎麼說話,車裡的氣氛有些尷尬,不過好在路不是太遠,一會兒就到了。

可是她還沒下車就反應過來了,”呀!我回來有什麼用啊,我又不會修”,說完就抬頭看了我一眼,眼神裡透著試探,我靠,她都這麼說了,我還能怎樣啊!沒辦法,誰讓我剛才不提醒她呢,哎~~~,今兒真是倒黴透了,嘴上連忙說:”要不我陪你上去看看?”,”真的!那真是太好了,謝謝啊!”

上樓一看,嘿!太狼狽了,衛生間裡一個龍頭斷了,水嘩嘩的噴出來,已經蔓延到整個房子,連樓梯上都是水了,老太太見了我們像是看到了救星(其實也就是救星)一樣,大呼小嚎的說了半天,她女兒連忙的安慰她,見此情景我毫不猶豫的衝了過去,順手抓了個毛巾被把噴水的地方給包住,水順著毛巾被流進了下水道,我的全身都淋透了,也顧不了那麼多了”有管鉗、龍頭和生料帶嗎?”得到的是否定的回答,我忙讓她們幫忙捂著毛巾被,自己衝下樓找了個五金店,買足了東西又趕忙跑回來。很快,故障排除了,娘倆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我又幫她們收拾了一下衛生,然後就準備告辭回家。

可是女交警卻說什麼也不讓我走,”我自己的房子也在這個樓上,你跟我回家去換換衣服,把身上弄乾在走”話裡充滿了不容置疑的口氣,我低頭一看也確實夠狼狽的,也就不好說什麼,跟著她就回到了她的家。

進了她的家,一看就是一個富裕的家庭,房屋裝飾的還算有品位,家裡擺的、用的都是高檔的東西,跟她媽那兒比簡直不是一個檔次,我正看著,她已經從臥室裡拿出了一套睡衣,對我說:”我老公的體型和你差不多,你去浴室裡沖一下換上吧,你的濕衣服給我,我幫你弄弄,看到她那警察特有的口氣,我也只好乖乖的就範了,進了浴室脫了衣服,把濕衣服從門縫裡遞給她,我自己則站在浴盆裡簡單的沖洗了一下,然後換上乾淨衣服。

出來時,我的衣服已經在她家的洗衣機裡轉了起來,空調也開始發揮作用了,見我出來,她忙說”你先座上自己看會兒電視吧,我洗完請你出去吃飯,今天真是謝謝你了,要沒有你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我說:”沒關係,應該的,換誰也不會袖手旁觀的,你去洗吧,也別出去破費了,就在家裡做著吃吧,我來做飯”,說著就往廚房走去,她邊笑邊說:”那好意思嗎?”我說:”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今天讓警官也常常咱這平民百姓的手藝”,”你就別損我了,你這人還真逗,那我就不客氣了”說著就進了浴室。

我的父親是個特級廚師,從小到大耳熏目染的,廚藝當然不是一般人所能比的,不一會兒,就搞妥了4個色香味具佳的小菜,還順便煮了鹵子面,這時她也洗完澡拿出熨斗和熨衣闆準備給我把衣服整干。

飯菜就位,我倆也就入席了,因為剛才的經歷,雙方距離拉進了不少,兩人的談話倒也自然了許多,她說:”要不你喝點啤酒吧”,我說:”我哪敢啊,你現在要我喝酒,一會我走時你在抓我個酒後駕車的現行,我可大了”,她哈哈大笑的起身從冰箱裡拿出了幾聽青啤放在我面前,我說:”你不來一個?”,她說”我不會喝酒,你一人喝吧”,”那我喝個什麼勁呀,我也不喝了”,她說:”你就喝吧”說完就打開了一聽啤酒,我沒辦法也只有喝了。

我們邊吃邊聊,奇怪的是我們聊的特別投緣,一點也沒有陌生的感覺,而她說起話來,也沒有了警察所特有的那種令人討厭帶著優越和衊視的口氣,聊天中我對她也有了一個大蓋的瞭解,她姓牟,今年35歲,結婚7年了,老公是個外企的高管,負責本地的生意,由於工作關係,經常出差,但收入豐厚,兩人現在感情不錯,但是婚後也像其他人一樣,生活很平淡,在加上一直沒生孩子,所以比起一般家庭似乎也冷清了許多,孩子不是不想要,可就是生不出來,兩個人去查了,都沒有問題,醫院去了不少,藥也吃了很多,可就是不管用,雖然兩人嘴上都說不著急,可心裡肯定是另一回事了。

我的酒量本來就不行,在加上又有點熱的原因,所以喝的急了點,一聽啤酒下肚已經有點暈了,俗話說:酒壯色膽,我看應是:酒起色心,剛才沒感覺到什麼,現在倒開始注意她了,她沖完涼後在家裡換了一身便裝,上身是一個白色的老頭衫,鬆鬆的大大的,身體在裡面晃晃的感覺,下面穿了一件運動短褲,是李寧牌的,有點緊身純棉的那種,看來有年頭了,都洗的發白了,可是一看就知道穿起來很舒服,雖然穿的很隨意,可比她那身死闆的警服可讓人舒服了許多,她身高大約在160厘米左右,身材是那種挺拔型的,我懷疑她是不是當過兵啊,她的皮膚可真白呀!而且非常的細膩,可以看到的部分沒有一點瑕疵,讓我聯想到絲綢,胸部看起來也不是太大,但也絕不是平闆,很挺的那種,屁股翹翹的,大腿圓圓的,膝蓋往下,還泛著亮光,她有個習慣動作,就是經常用手往後攏一攏頭髮,她做這個動作時,整個腋下都坦露出來,哇!那裡一根毛都沒有,我敢肯定那天生的,因為那裡同樣是光滑滑的,順著往下看,簡直是白嫩的驚人,再往下看就被那討厭的布衫給擋住了,但視線的受阻並不能阻擋我的想像,我開始想入非非了,當然在欣賞的同時我的嘴也沒閒著,我們開心的聊著,突然她說”嗨,反正也沒什麼事,不如我陪你也喝點吧”說著也不管我的反應如何,就自顧自的開了一聽喝了起來。

坦率的講,我們聊的真是很投機,從各自的工作到各自的家庭和朋友,從航天飛機到水下生物,從海灣戰爭到鄰裡糾紛,從法律道德到網際相戀無所不聊,最後我們聊到了兩性上面,她甚至告訴我她平均每月只與老公作愛兩三次,那種受到冷落後的失落感覺明顯的表露出來,這時酒精已經讓我的身體變的癱軟起來,但僅有的一點意識告訴我現在是向她進攻的有利時機,此時她心靈空虛、身體躁熱、情緒興奮,已經是擺在面前的一隻任我宰割的羔羊了,但我那不爭氣的JB也同樣受到酒精的摧殘,變的無精打采,一副垂頭喪氣的模樣,這時的她也喝高了,全然沒有了淑女的風範,說起話來前仰後合,開心時花枝亂顫,傷心時也是欲哭無淚,我們說起話來音調都比平時高了八度,兩人搶著說話,雖然都是語無倫次,但也都是被對方給逗的哈哈大笑,直到後來連自己說了什麼都不知道了,只能聽到對方不停的笑聲……

醒來時是被自己的鼾聲給吵醒的,我還記的當時的姿勢是四仰朝天的癱坐在餐椅上,脖子擔在椅子背上,頭向後下方耷拉著,那姿勢太難受了,醒後楞了半天也沒回過神來,轉身去廚房水龍頭上猛灌了一通涼水,還順便沖了沖頭好讓自己恢復一下理智,漸漸的回憶了起來,這才發現她也睡了,是趴在餐桌上睡的,頭髮披散著,一些髮梢還浸在菜盤裡,我笑了笑,心想比我還狼狽,於是過去想把她弄醒,可她哼哼唧唧的就是不醒,沒辦法,我把她抱起來試圖把她弄到床上去,可一出餐廳就感覺天旋地轉、兩腿發麻,我雖然極力的想挺住可終究還是沒有支撐住身體,兩人又重重的摔在客廳厚厚的地毯上,這一摔把她給摔的清醒了些,她發現自己躺在地毯上,而我還趴在她的身上,她的身體明顯一震,先是一驚,然後試圖將我推開,但手拔了一下就軟綿綿的停了下來,此時的我經過這一摔也完全清醒了,我的第一反映是馬上站起來,但趴在她的身上,我完全變的不由自主,她嬌小豐滿的身體是那麼的柔軟,胸部在我的臉前激烈的起伏著,我看著她,她望著我,從彼此的眼神中,我們心裡都清楚:有事情要發生了

我慢慢的將嘴唇伸向她的嘴唇,她遲疑了一下,也將她的唇迎合過來,我們的唇輕輕的接觸了一下,又慢慢的分開,一切都是那麼溫柔,彼此的眼睛都微微的閉著,像是在回味,當再次接觸時,動作和呼吸都變的激烈起來,我們的舌頭纏綿的絞在一起,都想把舌頭伸到對方的最深處,於是兩個人頻繁的變換著角度,她的手抱著我的頭,而我的手則從她的上衣下面向上進攻,這時在她的胸前遇到了障礙,是她的胸罩,為了解開它,我奮力起身將她抱了起來,她則很配合的用雙腿纏住我的腰,我從後面把她的胸罩解開,然後右手托住她的背,左手從前面捏了一下她的小豆豆,她一仰頭,輕輕的啊了一聲,兩個嘴唇一下分開了,我的右手往懷裡一帶,她的唇又回到我的唇邊,兩個舌頭又貪婪的纏繞在一起,此刻我的雙腿承受著巨大的壓力,我用眼睛的餘光掃視了一下周圍,右邊3米遠的地方有一個美式大,我晃悠著衝過去,兩人立刻陷到裡面去,此刻我的JB已經是像一頭憤怒的獅子一樣咆哮著要衝出籠牢,努力擺脫衣褲的羈絆,我騎在她的身上,起身急迫的脫去衣服,她也迫不及待的半坐起來,迅速的褪去身上的衣物,我們又迫不及待的擁抱在一起,啊!

好舒服的身體,抱著她像是抱著一個絲綢做的抱枕一樣,柔軟滑膩,突然,我感覺身下一空,我倆從上滾落到地毯上,此刻已經是我在下,而她卻騎在我的身上,我雙手拖住她的臀向上一推,她的陰部就已到了我的嘴邊,藉著燈光,哇!簡直是件難得的藝術品,大陰唇、小陰唇、陰蒂有序的排列著,濕潤光亮,難得的是周圍連一根毛都沒有,皮膚白皙、細嫩,整個陰部比我見的任何一個都小而精緻,我的嘴湊了過去輕輕的一吻,同時叨住她的大陰唇吸入嘴中,她啊的一聲,聲音中帶著一份淒涼,整個人都前後晃動起來,她伸手後撐想找到支撐重心的地方,卻無意中碰到了我的JB,於是她快速轉身用嘴含住JB,貪婪的用嘴套弄起來,她跨騎在我的臉上,我的舌頭則向她的陰道發起一輪輪攻擊,每次進出時都會順便問候一下她的陰蒂,她的渾身都顫抖著,我也是慾火中燒,恨不能立刻把JB塞進她的身體,終於她受不了了,她轉身面向我,扶住我的JB,屁股輕輕的座下去,我哪容她如此慢慢行事,我的腰向上一挺,JB連跟插入她的陰道”啊”,一聲淒慘的叫聲,我睜眼望去,她的臉部已經扭曲變形,表情看起來是那麼的痛苦,呻吟聲卻好似那麼的痛苦,我真擔心被鄰居聽到,因為她的叫聲實在是太大了,她的身體小心的上下移動著,我的JB被她的小穴搞的麻酥酥的,我閒不過癮,起身把她壓在身下,向她發起猛攻,每次拔出都是連頭一起出來脫離她的身體,然後在快速連根插入,每次進入都感覺到劇烈的碰撞到她的子宮,而每一個來回她都配合著大聲喊叫著,在她的叫聲中和我的身體與她的屁股的碰撞聲中,她的高潮來來了,我就感覺到她的小穴在劇烈的收縮,她的身體也在猛烈的晃動,她已經找不到重心,兩條白腿在空中胡亂的蹬著、晃動著,像是在汪洋中兩條孤獨無助的小白帆,她的聲音已經完全的失控,在扯著嗓子喊叫著、哀求著”啊……啊……我的寶貝,快停下,求求你了,我不行了,啊……啊……啊……”,此時的我像是殺紅了眼的暴徒,哪會講她的這些浪叫放在心上,我將她抱起來粗暴的扔向,她立刻就騎座在背上,我抓住她的兩條腿象後一拉,自己則站在的一頭,從後方向她的腹地發起又一輪攻勢,她慘叫著高潮再次降臨,突然我感覺JB頭一熱,感覺她的陰道內滾燙,原來她射精了,在她亢奮的叫聲中,我的馬眼在也甭不住了,我大叫一聲,一股濃漿即將迸發了,我尚存的一點理智提醒我,為了不給她惹麻煩應該射到外面,可是在這緊要關頭要是拔出來可真是影響不少高潮的快感呀,正當我試圖戀戀不捨的邊戰邊退時,她似乎意識到我的想法,她奮力的向後一撅屁股,我明白了她的意思,於是不再有拔出的念頭,繼續大力的抽插,她則用盡最後的力氣迎合著我,終於,火山爆發了,濃漿源源不斷的流向陰道深處,JB的每次抽動都會使她全身戰慄,我倆大叫著迎來了這最激動人心的一刻,我從後面抱著她試圖親吻她的嘴唇,而她也抱著同樣的想法要接近我,但我們都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了,最後都放棄了這個念頭,她癱在背上動彈不得,我則全身鬆軟,像棵被伐倒的老槐樹一樣轟然倒在地闆上,很快就睡死過去。

“叮鈴鈴、叮鈴鈴”一陣電話鈴響,我們同時都醒了,她庸懶的拿起手機”你好……,啊!馬科長,什麼……?啊?都十點了,啊,對不起,我有點不舒服,所以起晚了,我馬上就過去……”她要走了,我突然有點捨不得,我湊過去,從後面抱住她,親吻她的面頰,含住她的耳垂,用舌頭輕輕的撩弄著,右手在她胸前撫弄著,突然抓住她的一個小豆豆,她的呼吸也開始變的重而急促,左手則順勢從前面摸向她的三角區,食指經過陰蒂滑向深處,並在這裡反覆遊走著,這時的她已經很難保持正常的語態了,同時也不再堅決的要去上班了,

“好的科長,我休息一下,吃點藥,下午去上班,謝謝您科長,好的,再見”。放下電話,我們相視一笑,一場血雨腥風的戰斗即將打響了……

下午一點差5分,我的車準時停在車管所的門前30米處,她下車關門,我放下車窗,我們揮手告別,望著她遠去的背影,看著她有點發跛的步履和怎麼也合不到一條線上的步泰,我有了一種征服的快感,天啊!生活又有了另一個美好的起點。

什麼?你問違章的事最後怎麼處理的?呵呵,那還用我再細說嗎?

【全文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