翹臀美腿美女與公公

公公悄悄到馬金煥的房中走去,望著這個秀色可餐的絕色嬌靨,終於下定決心要把這個千嬌百媚、天姿國色的大美人搞到手,以消慾火……某天,公公故意把一本淫穢不堪的黃色手抄本夾在書裡給了馬金煥。

晚飯後,馬金煥回到自己房間看書,不一會兒就發現了這本低級下流的黃色小說。

她想一定是公公把這個手抄本搞混了,真冒失,看完書,時間還早,無聊中,馬金煥對那早有耳聞的黃色小說產生了好奇心,她想,反正還早,又沒人知道,不妨偷偷地看一下,明天還給他就是了……嫵媚秀麗的馬金煥不知道她自己正掉進一個可怕的陷阱。

這一看,只把馬金煥看得耳紅心跳,芳心含羞。

書中那些大膽的性愛描寫,瘋狂的肉慾交歡,纏綿的雲交雨合令這個涉世末深的絕色美人兒越看越想看,直看得玉頰潮紅、鼻息急促,下身潮濕……這一夜,馬金煥抱著手抄本縮在被窩裡看了一遍又一遍,下身的床單也浸濕了……第二天,公公望著雙眼猩紅、疲倦不堪的馬金煥,知道這個美女上了圈套。

當馬金煥把手抄本和書還給他時,他似笑非笑、色迷迷地望羞她,馬金煥一下子花靨羞得通紅,玉靨嬌暈地趕快走開。

可是,當她晚上回到房間時,又在書桌上發現了一本更為淫蕩的小說,並且圖文並存,不知是誰什麼時候「掉」到她房裡的,像吸毒成癮的人一樣,馬金煥飢渴地把書翻來覆去地看了很久,那些溫柔纏綿的描寫、姿勢生動的照片深深印入少女的芳心,此後幾個晚上,她都讀著這本淫穢至極的小說難以入眠……一個雨後悶熱的夜晚,當她又一次看著這本黃色小說,春思難禁的時候,響起了敲門聲。

「誰?」她問道。

「我……」,是公公的聲音。

馬金煥隱隱覺得不妥,但還是開了門。

進屋後,公公看見那本黃色小說還攤開放在床頭上,馬金煥這過也一眼看到了她剛才慌忙中忘了藏起來的東西。

她的臉一下子就紅了,耳根子直髮燒,她趕忙走過去,極不自然地想把書塞進枕頭下。

突然,公公一下抓住了馬金煥那雙羊蔥白玉般的柔軟小手。

馬金煥的臉一下子羞得通紅,掙了一下沒掙脫,反而被他一下子摟進了懷中。

「你……你干……幹什麼啊……?」,馬金煥一面用力掙扎,一面輕聲責問。

他一言不發,只是緊緊摟住馬金煥那盈盈一握的柔軟細腰,慌亂中,馬金煥感到他的手已開始在自己胴體上撫摸了,馬金煥又羞又怕,出於恐懼,她尖叫了起來。

「啊……來——」她剛喊出聲,就被他的一隻手堵住了嘴,他緊緊箍住馬金煥的柔軟細腰推搡著她,終於把馬金煥柔弱苗條的嬌軀壓在了床上……馬金煥俏美的小臉脹得通紅,纖美柔軟的胴體在他的重壓下越來越酸軟無力,她拚命地掙扎著,反抗著,這時,只聽他在她耳邊一聲低吼道:「別叫,叫來了人,我就把你看黃色小說的事抖落出來……」。

聽了他的威脅,馬金煥腦海「轟」的一下一片空白,芳心深處隱隱明白自己掉進了一個可怕的陷坑,她深深地自責與後悔不堪,一雙拚命反抗的柔軟玉臂不由得漸漸軟了下來,美眸含羞緊合。

「怎麼辦?……怎麼辦?……」。

就在馬金煥不知所措時,他的一雙手已隔著一層白衫,緊緊握住了馬金煥的一雙柔軟翹聳的乳房……馬金煥芳心一緊,他已開始撫摸了起來……雖然穿著一件輕薄的襯衫,還是能感覺到馬金煥那一雙怒聳玉乳是那樣的柔軟飽滿,滑膩而有彈性。

那剛剛發育成熟的少女椒乳正好是盈盈一握,堅挺結實……原來進來的人是公公,他看見馬金煥美麗的俏臉佈滿了紅暈,膝上還吊著一條褻褲,心中明白這位美嬌女正在手淫呢,興奮跨下的陰莖都硬了起來,馬金煥心中又羞又怕,羞的是自己被人看到做這種下賤的事,怕的是他看著自己的樣子,目瞪口呆而且褲子還撐起像帳蓬,可見是自己是挑起他的性慾了,馬金煥羞答答的背著身子拉起褻褲,卻在穿起時撩起牛仔褲露出圓翹白嫩的豐屁股,公公忍耐不住衝向前一把抱住馬金煥,將熱情的唇貼在馬金煥的櫻唇上,馬金煥當然宛轉承受,還主動吐出香舌給公公吸允。

熱吻過後公公說:「我喜歡這種偷情式的做愛法」。

馬金煥便道:「只要不告訴別人,你要怎麼玩就怎麼玩」,「小賤貨,我就知道,哈哈哈……」公公大喜若狂,興沖沖的緊摟著馬金煥,幾乎是小跑著衝到窗台旁邊。

藉著午後的陽光,馬金煥一頭飄逸的長髮在陽光照耀輕輕的垂下來,反射著迷人的光澤,看得讓人心醉。

馬金煥美麗的臉龐,流露出又羞又急的神色,她掙扎著,但又不敢激怒了他。

然而他眼中那貪婪的光芒,最終還是讓她明顯感覺到了什麼,慢慢低下了頭。

這樣的姿態,無疑就是對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一切行為的默認,好像是為公公吹響了進攻的號角!對了,聽話就好嘛,省的我多費口水,浪費時間,呵呵!「一聲淫笑貫穿房頂,笑的馬金煥渾身哆嗦。

生怕懷中的美人再次跑掉,公公結下腰帶,把馬金煥緊緊壓在窗台前,早已昂然挺立的巨棒,發洩一般的隔著衣服向它無比嚮往的桃源洞亂頂亂撞。

公公突起的褲襠子緊緊地貼在馬金煥的胯間,雖然有衣衫隔著,馬金煥卻已感覺出公公的「東西」已經按捺不住,躍躍欲試了。

想要掙扎卻又動彈不得,與此同時,怪手開始沿著她那玲瓏的曲線探索。

一隻手滑過她的體側,直奔那堅挺渾圓的胸峰,粗暴的扯開她上衣的扣子,公公馬上從興奮地拉下褲子,掏出巨大粗黑的陰莖,足有一尺來長,手臂般粗大。

馬金煥拉著公公坐到床上來,公公緊張地抱著馬金煥放在膝上,開使隔著輕紗扶摸馬金煥胸前的豐乳,馬金煥的乳房非常翹,公公的手揉搓的非常過癮,而且非常有彈性,馬金煥在公公的耳旁說:「沒關係你可以伸進衣服裡摸啊?」公公得到鼓勵,連忙解開馬金煥上衣的扣子,手伸進衣襟內隔著奶罩更確實地撫摸到馬金煥嬌翹的乳峰,公公獲得觸覺的享受,更想滿足視覺,就撥開馬金煥的衣襟,露出純白縷花的乳罩。

公公不客氣的說︰「小馬啊!讓我看看你的胸部有沒有像電視裡的那麼漂亮!」馬金煥還稍有一點理智,便回瞪了公公一眼,正想回罵,但立即被藥效克制了下來!公公看著馬金煥由憤怒的眼神轉成半閉的媚眼,只見她嘴唇一咬,反手便將她上身的一件小背心脫了下來!馬金煥的背心還沒離手,公公隨即動手身到馬金煥背後去解她的胸罩,馬金煥配合的將雙手高舉方便他行動,公公解下馬金煥的胸罩時,阿美露出了白皙的胸部,但她也立刻用雙手護住自己的雙乳,羞澀的倒入公公的懷裡。

公公激動衝了上去,一手握住馬金煥的乳房,一手勾著她的腰,把馬金煥拖到桌子旁讓她上身伏在桌子上,腳站在地上,馬金煥想反抗,「記住,要聽我的命令,不然,嘿嘿。」

公公得意的說。

馬金煥屈辱的淚水依然留個不停,真不明白公公要怎樣玷污她。

這時他已經在馬金煥身後的位子,半蹲下來注視著馬金煥最性感的臀部,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這輩子居然碰上這麼美麗的俘虜。

馬金煥帶公公進了她的房間,轉過頭來神態忸怩地笑著道:「先把門關上吧。」

公公連忙把門關上並上了栓。

轉過身來時只見馬金煥把牛仔褲一脫,順著馬金煥優美的身體曲線滑落到地上,噢,原來馬金煥裡面穿的是真絲鏤花內衣褲,把好色的公公看癡了。

「公公,你看我這身材好不好看」馬金煥說完轉了一圈。

公公在馬金煥轉動時看見馬金煥那最誘人渾圓豐滿的美臀時,禁不住狂嚥了一口口水。

「美,實在是太美了……象條美人魚……哦……是仙女下凡……」公公看的有些語無倫次。

馬金煥還是那副羞答答的嬌樣,「公公,你可真壞。」

公公的魂被勾的煙消雲散了。

忽然馬金煥轉過身去把整個上身爬在床上,兩腿直直的站著把美臀正正對向公公,然後不停地扭動蠻腰,慢慢地把動性感的大臀部,由於泳衣下面是三角形的,馬金煥這樣一擺,馬金煥神秘的三角地帶和臀部被鏤花內衣褲包的緊緊,看起來十分的誘惑人想犯罪,這時公公像是被一塊大磁石深深地吸引住了。

馬金煥回過頭來神情地看著看的唾液長流的公公,極富挑逗地說:「公公,快過來,我要……噢……我要……」這時馬金煥擺動的更加誇張,哇,公公幾乎喪失理智了,激動地向馬金煥走過去半蹲下身體,雙手拽住馬金煥兩條溫熱的大腿,制止了馬金煥的擺動,臉對了馬金煥美麗性感的大臀部猛地貼了上去,一陣狂吻,狂嗅,「噢!大叔,你可真壞。」

馬金煥又說著挑逗性的話,其實她的心裡忍受著強烈的屈辱,因為她要報仇,不得不如此挑逗以尋找機會。

馬金煥故意把雙腿向兩邊分開了些,把散發著少女特有的青春氣息的三角地帶露開一些,好讓公公更加充分地侵犯,這時公公發狂地又啃又溫,馬金煥下身有些反應了。

公公伸出舌頭來,隔著薄撥的內衣紗布舔馬金煥的陰戶,馬金煥頓時感到下身一陣舒癢。

「哎喲,爸爸,你舔的我好舒服啊。」

公公爬了起來,伸手去解開馬金煥的村衣,並退去奶罩,讓她一絲不掛,公公抓住馬金煥的右邊奶子,低頭含住粉紅色的乳頭,用舌尖舔著,用牙輕咬著,馬金煥忍不住酸癢的胸襲挑逗,玉手緊緊抱著公公的頭,公公又吸又吮的舔吻著馬金煥的乳房,用舌尖挑逗她粉紅堅挺的乳頭,左舔右咬的,馬金煥低聲呻吟著。

公公色淫地盯著眼前意亂情迷的馬金煥,並褪去自己的褲子,露出龐大的陰莖,激動地說:「來,我們打真炮,哈哈」說著脫去身上的袈裟以及所有避體的遺物,兩具赤裸的軀體就要激情碰撞,美女與野獸。

馬金煥身子一軟,忙雙手撐在椅子上,腿上用力,把一雙粉嫩白潤的玉腿挺得直直的,高翹著圓潤美臀迎接公公的攻擊。

他哈下腰,一邊把雙手從襯衣下伸進去,撫摸她的乳房,由於這個姿勢,使得馬金煥一對白嫩尖挺的奶子向下墜著,有種沉甸甸的感覺,她的屁股也滑滑的,涼涼的,公公火熱的下體一貼上去真是蝕骨銷魂哪。

公公把馬金煥壓在身下,雙手緊握美麗的乳房,下身向前挺進。

這時大龜頭已經頂上馬金煥紅潤濕滑的陰唇,磨擦了一會,馬金煥扭動絕世的身體配合著。

半個大龜頭頂開了陰唇進去了,但是另一半去進不去,馬金煥迷惑的眼睛突然瞪大。

「啊,太大了……這……」「呵呵,我都說過了,你的陰戶太小了,準備好了!」還沒等馬金煥反應,公公腰一挺整個龜頭終於沒了進去,馬金煥痛的淚眼滾滾,不過龜頭仍然繼續徐徐前進,最後終於抵上了馬金煥呵護了23年的處女膜,馬金煥神情不由得緊張的瞪著眼睛望著天花板,雙手抓緊床單,曾經不讓任何男人碰自己的身體,曾經拒絕過無數有錢有勢的追求者,而在這一時刻,她再不是具有高貴氣質,具有高尚情操,那種高不可攀的仙女,卻是一個待宰的充滿肉慾的小羔羊。

自己的貞潔就這麼完了嗎?而且是完蛋在這麼一個又老又醜的老傢伙手裡。

馬金煥回想還沒待完,「痛啊!」突然下身一陣劇痛傳來,發覺陰道內被一根滾燙的東西塞的滿滿的,才明白終於告別處女時代了,成為了真正的女人了。

隨著公公一陣陣不停的抽送,痛楚被快感代替,愛液沖走了處子陰血。

「啊……啊……」「馬金煥控制不住地送開緊抓床單的手翻手把公公緊緊摟住,手指陷進公公背上的肉裡,」親爹,用力啊,不要停,不要停……「馬金煥禁不住淫蕩的喊起來,公公老當益壯,也算了得,把馬金煥抱坐起來,來個坐勢合體狂歡,馬金煥坐在公公腿上一上一下猛烈地迎合他的動作,雙手緊緊地摟住公公的脖子讓他的頭往自己胸部上貼,接著公公幾乎玩便所有能性交的姿勢馬金煥的哀求和呻吟聲越來越大了,她的肥臀左右搖擺,像是要擺脫肉棒猛烈的抽插。

但她的屁股扭得越厲害,換來的只是更加猛烈的攻擊。」

「啊……啊……啊……,不要停下呀……啊啊啊……嗚……喔……啊……」馬金煥酸麻騷癢難耐,不斷挺臀,極力迎合公公的動作。

忽然小手伸下去推開公公,豐腴白嫩的嬌軀趴跪在地毯上,翹起小巧圓潤的屁股,淫水淋淋的肉縫毫不羞恥的蹶向公公。

公公雙手撫摸馬金煥圓潤的屁股,然後掰開她的兩臀嫩肉,肉棒緩緩刺入,深抵花心;左手撐在地毯上,右手握抓住馬金煥下垂晃動的白嫩乳房,大力搓揉。

不待公公抽插,馬金煥已忍不住自己主動搖擺豐臀,往後頂撞,小小淫濕肉縫吞噬公公的肉棒,一次又一次的將肉棒吞噬得消失無蹤。

馬金煥白皙圓潤的臀部不住的向後用力撞擊,忘情地交合,公公幾乎要招架不住。

而馬金煥自己刺得咬唇仰頭,長髮散亂,柔嫩的雙乳搖擺晃動,小穴即將痙攣。

馬金煥蹶著豐臀主動往後頂撞得呻吟狂顫,嬌喘吁吁,歡暢淋漓,欲仙欲死。

馬金煥快感連連,興奮地將臀部擠向公公,配合著公公的動作,也跟著一前一後蠕動了起來。

只要配合著公公的動作盡力馳騁即可,但馬金煥卻要同時去迎合公公。

有時公公向前一挺,馬金煥便把屁股向後擠,兩人皆能感到無比的舒暢;馬金煥回過頭來,送上櫻桃小口熱吻把自己幾次送上仙界的老情人!公公把大舌頭送進她的小口攪動起了。

馬金煥上下兩個口同時被公公塞滿,又來了興,淫液又從肉棍和肉穴的縫隙涓涓流出,屁股往後一頂一頂的挑逗肉棒。

公公受到刺激,叭!拔出老棍,從後面抓住馬金煥的豐軟的乳房,分開她高高翹起的圓滾滾的美臀,使勁向前一送,只聽馬金煥淫叫一聲,公公不待她有何反應急速抽插起來。

插入到根,抽出見龜頭。

馬金煥不斷將高翹的屁股擠向公公的腹部,而公公更加拚命地馳騁著,兩人戰得一臉酡紅,汗水淋漓。

再過不久,只聽得馬金煥「嚶嚀」一聲,全身起了痙攣。

她雙臂已無力支撐,頭趴地上,高高翹著雪白的屁股,一邊搖動一邊有氣無力地呻吟,長髮從頭上披散下來,遮住白嫩的臉頰。

公公開始新一波用力的抽插。

馬金煥拚命地呻吟,扭動雪白的屁股,豐滿的乳房在身體下面淫蕩地搖晃。

公公伸手撩起馬金煥的頭髮,使自己能看到她的臉頰。

迷濛中馬金煥的面容彷彿已經起了變化,清純的臉上滿是淫蕩之色,如同身體深處真實的淫蕩的一面,在公公不斷的姦淫中被迫浮現出來楚楚可憐,公公心神一蕩,想起這個成語。

肉棒卻更粗長了一分。

「哎呀……啊……」馬金煥感到體內肉棒的變化,只覺下體一癢,一股暖流從體內湧出,不由呻吟一聲。

公公用雙手將馬金煥的屁股用力掰開,便即緊緊抓著她的雙乳,向前用力一頂,將恥骨用力抵在陰戶上,肉棒頂到馬金煥身體的最深處。

「哈哈,我要射了。你等好了,嘿嘿」

這時,馬金煥是狗爬的動作,公公則是跪在後面猛干,干的馬金煥陰肉翻滾。

馬金煥聽見公公的喊聲,似乎有所醒悟提醒式哀求道:「不要射在裡面,不要射在裡面,不要……」公公動作越來越劇烈,似乎根本沒聽見馬金煥的哀求,馬金煥知道他不會放棄在她體內射精,她想要在他射精前掙脫,她接近高潮的她卻感覺到不能脫離對方的身體,像是被磁石吸著,沒辦法了,「不要射到裡面,求你不要射到裡面……」馬金煥還在哀求,「哇呀呀」只聽公公野獸一樣怪吼幾聲,緊緊抓牢馬金煥那柔若無骨的小蠻腰,不顧她的反抗,陽精噗哧噗哧射入馬金煥陰道深處。

同時他的大龜頭被反饋的陰精所覆蓋,暖暖的,好舒坦。

馬金煥獲得滿足以後,嬌喘陣陣,全身大汗淋漓,全身抽絮著,整個身軀趴了下來,俯臥在地,一臉滿足地閉著雙眼,口中不時斷斷續續喘著氣。

【全文完】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