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妻韓莉

我的妻子名叫韓莉,今年33歲,膚色白皙,頗有姿色,結婚七年了。

我們的夫妻生活是豐富多彩的,尤其是我和他在夫妻交換的圈子裡有三四年了。

我們的性生活是豐富多彩又完全互相尊重的,尤其是她的想像力非常豐富,有很多性遊戲的情節都是共同構思和安排的。

一次,我出差外地一個多星期。

一天下午,她打來電話,吞吞吐吐地講了半天才告訴我,她又遇到以前的男朋友了,他想約她吃頓晚飯。

並說:一年多沒見,舊友成熟了很多,挺有紳士味的。

她想去赴約,先徵求我的意見。

因為我們夫妻有約定,彼次允許夫妻以外的「性」,但必須以先徵得伴侶同意為原則,並保證不會可能影響婚姻的感情。

我感到心底一陣的不安,畢竟她們曾談過朋友並同居過。

妻向我信誓旦旦說已嫁給了我,就不會再糾纏不清云云。

我畢竟同意了她的請求,但要求妻帶他回我們家做,並偷拍成錄相,供我回來觀查。

妻很感激,答應照做,會跟我多幾次肛交做為獎勵云云。

我首先詳細選擇了地點查看了攝像機的隱蔽位置、使用及遙控方法等,讓她先回去安裝調試好。

那晚,妻與男友晚餐後講了我不在家,帶他回我家來坐坐。

後來便發生了孤男寡女間最自然而然的事情。

事後,妻子講:那天她們玩得很有激情,男友仍如在同居時那樣慢慢地撩逗她,脫光了她,為她賣力地舔穴,換著各種姿式幹她,兩個人操到舒服時都變了聲。

後來妻子又開始主動侍候他,用嘴為他口交,然後坐上去套弄他,並隨著每一下套入輕輕揉捏著他的陰囊,而他卻輕鬆地躺著享受,雙手握住我妻的大奶子揉捏。

妻為了能拍攝清楚她偷情的過程,她又改為正迎著鏡頭的方向,分開大腿讓男友從屁眼一直舔到兩條大腿根,將騷逼不停地上下擺動著,淫亂肆虐的陰毛帶著二人的淫汁在昔日情人的臉上刷蹭,搞到他滿臉都是。

他誇她比以前更會玩,再將大雞巴捅進去時,便更狠、更烈,換來我妻一陣陣歇斯底裡的浪叫——最後,妻子讓他坐在沙發沿上,撇開大腿,雪白的大屁股慢慢壓坐下去,回臂摟住他兩人熱吻,男友一拱一拱地頂動著,一手揉胸,一手蘸上騷汁去揉妻早已又紅又漲的陰蒂。

妻子笑了用手輕輕拍了下他的手。

他取來潤滑液,扒開愛妻的屁股溝,向屁眼裡擠了幾滴,先讓我老婆自己跪著撅起屁股亮出屁眼來欣賞。

我老婆屁眼兒還很緊,比處女的嫩逼還緊,所以操著才過癮呢。

我讓她先自玩屁眼給我們看,老婆抬著屁股,在我們眼前將屁眼一收一擴的,再用手指不停揉肛擴肌。

後來他插手指進去活動。

用舌頭舔著屁股眼,沒想到她逼裡也癢,騷水淌了出來,他先將大棍捅進陰道裡狠戳了幾分鐘拔出來時雞巴上恍如塗上了潤滑液。

看著差不多了,就對準我老婆的後門,讓她盡量用力撐開,一頂,雞巴頭先進去了。

妻有些漲疼,讓停停,但他說龜頭最粗大,撐在屁眼口反而是最疼的,全操進去了倒舒服些。

我讓妻伏倒趴平,又一使勁,說全進去了。

她歇了歇,開始慢慢蠕動。

果然漸覺適應,他雞巴在直腸裡輕戳著也很刺激並漸有了快感,我妻臉紅潤起來,輕叫著開始配合。

他開始慢抽慢送,幾分鐘後逐漸加快速度。

妻子感到不耐,翻過身來將他的雞巴套入逼內。

一通快速的坐位狂套,在男友嚎叫聲中老婆的陰道、子宮又一次享受到了她最愛的由多而滾燙的精液的飆射、衝擊。

我回來後,非常滿意這段偷拍,常與老婆邊干共賞。

老婆為使我更刺激、有投入感,她還保存了一件當時的特殊禮物——他們偷情後揩拭精液的紙巾。

當她邊與我操著,邊詳細講述著那天偷情的一切細節感受時,她會找出夾在書中的這幾張斑駁的紙巾讓我聞,空氣中立即瀰散著一種淫亂、迷幻、燥動的氣息。

我和太太的炮友大多是與我們年齡相仿的人。

對已嘗慣多人性愛滋味的我們,一直想找些少男少女加入,來換換口味。

太太首先看上的是與我們住同樓的一個男孩,家裡是寧波人,白白淨淨挺聰明精幹的樣子。

有意多接觸了一個階段,漸熟絡,就邀請他來家玩。

那時,他正上高三,功課多,每次玩不久就要回去。

高考完後,也有時間了,妻子便要出手了。

三天後我出差。

半夜,我在酒店床上被電話吵醒,太太很神秘又興奮地告訴我,剛不久前男孩才走。

今晚,男孩來借碟片,跟她一起玩了好久。

後來妻裝做去洗澡,卻未掩緊浴室門,淋浴時,她專門將身體正面迎著門縫。

果然,等到了她期望中偷窺的眼睛——她亢奮地不時轉身來偷按充血的陰蒂自慰一番。

出去後,她裝做若無其事,選了件寬鬆的絲質睡衣,繼續與他閒聊。

若隱若現的玉體,我能猜出會怎樣誘惑、挑逗、揉搓著少年的脆弱心臟。

她帶他上了床,男孩迷醉於她豐滿的乳房間,埋頭蹭磨含吸,並喜歡鑽進她新浴後芳香的頸項、髮絲間嗅、吻。

但遲遲不見奔向主題。

妻回吻他時,手探向了她渴望的地方——那裡明顯地漲到要爆並搏動著。

她抑制不住對這處男性器的衝動,想誘導著他的雞巴進入,但剛剛抓套了兩下,從手心玉莖中立即噴湧出大量滾燙微腥的粘稠液體——少年低吼著抱緊了她。

當妻正撫慰著男孩準備下一次的真正做愛時,男孩的父親打過來電話催他回去。

妻吻著讓他先回去了,並約好明下午就繼續。

妻子講到這裡,有些不勝遺憾的說:一隻童子雞,眼看就要到手,竟然讓他溜掉了。

我忙安慰她不過只延後後一夜而已。

幾天後我回家,妻子才告訴我,那夜她燥動難眠,聞著男孩射在睡袍上的精液味更翻來覆去,最後,兩點多了,妻是用假陽具邊自己發洩著,真沒勁!那天下午,男孩和我那風騷的妻子已只有一個主題了—性。

據妻激動的說,那天下午,兩人的性器官幾乎就沒分開過,男孩由剛剛進了一半就噴發,到持續得越來越久。

一次和又一次的間隙時間中,他也不肯拔出,就軟軟地插在裡面,抱著說情話,他恢復力驚人,慢慢變硬,剛硬起,便又賣力地插捅起來,一起蛹動和呻吟。

那天,兩人可說干遍了家裡的每一個角落,妻對他的疼愛喚起了他象對母親般的依戀。

妻講,連她上洗手間時,他也要跟上,並撒嬌鬧著讓妻半抬起下身,他要用手掰開妻的陰部,看妻如何撒尿。

要麼,就趁妻蹲坐在馬桶上,將陰莖塞入妻口中。

妻起身要擦拭尿水珠時一側身,他卻趁勢抱住妻白美的屁股,從後位捅進雞巴,妻只好扶著馬桶沿任他抽插——幾分鐘後,她再需去揩拭的,已非那些水珠,而是陰道中汩汩流出的少年精液了。

後來,男孩成了我們都很喜歡的正式性伴。

當著我面,我妻也親呢地稱他為小老公了。

妻子前男友因為忙,一段時間沒有來我家。

一個星期二的下午,他打電話來約我們晚上一起去看電影。

但下班後因業務上的事,我臨時招集了一個工作會,沒法去,就給妻打了電話,讓他倆自己用餐後去看電影。

會一直開到晚上九點多,回到家裡,妻和他還沒回來,我自己挑張影碟看了起來。

近十點,他們回來,進了門就笑鬧成一團,H說妻在電影院裡就發騷了,老摸他,還把手塞到他褲襠裡玩他的陰莖,後來他也摸回去,把妻的奶罩和三角內褲都剝下來,頂在情侶座的邊上又揉又掏,妻哼哼嘰嘰的,搞得隔壁座位一對中年男女老往這偷看,妻卻更來勁,把他的雞巴掏出來含吃,讓隔壁老是歪著個頭偷看,一場下來,那兩人肯定酸脖子。

說著說著,妻明顯發浪了,一把摟住他的頭送上香舌,兩人就當我面狂吻起來。

H解開妻裙裝的扣子,妻亮開了上身,果然已不見胸衣。

妻則把手又探進他襠裡揉起來。

H邊吻邊褪褲子時,從褲口袋裡掏出我妻的奶罩和底褲扔給我。

他們問我一起洗嗎?然後雙雙赤裸著鑽進了浴室。

中間我進去了一趟,妻正扶著浴缸沿伏著身,他從她背後壓著她的美臀一下下往裡操著,兩人見我進來並不停,我順手捏了一把妻垂懸著的雪白奶子,又在她肥肥的屁股蛋上拍了一巴掌,發出脆脆的「啪!」的一聲,充滿愛意地佯裝抓起妻的頭髮,對著她的臉說:「小蕩婦,操得舒不舒服?跟野男人操連老公都不避?跟小婊子一樣,是吧?」她被操得正爽,也知道我是在說著玩,就更浪地對我說:「老公不就喜歡我的浪逼嗎?操的人越多,逼越濫、越賤,老公越喜歡。

一會兒他操完射在裡頭,我叫你過來舔淨,你就別不好意思了,你不是一直想美美吃一次老婆剛被別的雞巴操過的騷逼嗎?」說著,她還伸手按了按我暴漲的襠部。

看妻如此淫亂無恥,誰受得了?我立即掏出熱棍塞進她正說騷話的嘴裡。

操了一通,他們洗完出去,我也快速地沖了一下,找到錄像機跟進臥室。

他們正在床上如一對熱戀情人般旁若無人的深吻著,邊吻邊訴說愛意和對對方身體的喜歡,完全像被我偷撞到的正偷情的一對苟且男女。

但我更喜歡這樣,由此我更能完全設想到她出外同別人偷時的情景。

他由我妻的紅唇轉而吻向她的臉龐、耳後、頸項下,妻喘息並呻吟著,然後,他開始又吃起他百玩不厭的我老婆的大奶,叼著奶頭、或把柔軟的奶子大半含在嘴裡,把頭拱俯在豐滿的軟玉中不肯出來。

妻愛撫著他,並托著奶往他嘴裡放,讓他輕輕咬咬乳頭。

他輕咬時,看著因微痛而蹙眉的妻深情的說:「你的奶子真美,每次埋著頭叼嘬時,覺得像是在吃媽媽的奶一樣。」

妻捧著他臉說:「我就想當你們的完美女人,我就是媽媽,寶貝。

我也可以是你們的女兒,可以是你的老婆或小妾,可以是偷情的蕩婦,你們也可把我當成最下賤的賣逼的濫妓女,我隨你們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好了,求你們多操我就好。

帶我去認識你的其他哥們,讓他們一起輪姦我好嗎?我原來看過一張國外的黃碟,演一大群男的輪操一個女人,男的一個接一個戳進逼裡射精,射了拔出就又捅進去一個,太刺激了,我也想試一次,被十幾個陌生男人圍在中間玩!」他被挑逗得受不了,開始粗魯地狠揉妻奶,並叼住我妻的淫洞猛吃起來,淫水和陰毛都粘在了他臉上。

他先含吸妻充血的陰蒂,刺激得妻屁股上下亂擺,噢噢直叫救命,然後又像接吻一樣,用他的嘴全對準陰道吸起來,將騷水吃了一嘴。

他又把舌頭伸直捅進溫暖微腥的陰道洞中舔頂,也讓妻十分受用。

後來,他乾脆邊舔逼邊探手揉奶,玩得更起勁兒。

興起難捱,他果然不久抬起妻的兩腿,將雞巴對準那淫洞「撲呲」一聲捅入,讓妻大分兩腿,露出肥逼,一下下扎個到底,兩人都爽得叫起來。

先以正面位砸穴狠戳,每次直插到底,恨不得連根帶蛋全進洞中,妻每次都說龜頭觸到子宮口了,不時用手輕輕推擋著,但又鼓勵他扎到底時不要拔,而是用龜頭壓頂著子宮口一圈一圈地磨、打轉,講這樣好興奮刺激,先來了一次高潮。

隨後,他將妻壓倒,妻反面趴在床上,他坐在妻的肥臀略下大腿之間,將肉棍從妻屁股溝裡捅進陰戶,又是一通急速抽插,還趁機操進屁眼裡幾分鐘,後妻嫌疼拔出。

他去浴室又洗了雞巴回來,重新開戰,我也加入進來。

他捅著,而我從手縫裡叼玩他正揉搓著的我妻一對豪乳的奶頭,妻和我們交替接著吻。

捅入不久,他支持不住,飆射出一股精液在妻逼裡,他慌忙捏著輸精管拔出休息。

妻放蕩地讓我去吃帶別人殘精的陰道,我便趴上去縱情地舔起來。

此時,妻的逼已被操得紅通通、水汪汪,陰毛粘成一縷一縷的,陰道洞也被操開了,感覺很淫亂。

吃著被別人剛操過的自己老婆逼,知道天底下很難有比這更淫穢的事了(除了亂倫性交),由不得亢奮,便也捅進去幹了十幾分鐘。

他休息好了,叫我讓逼給他。

他拖著妻的屁股拉到床邊,又從背後挺進。

操到太爽,妻邊操邊半直起身同H回吻起來,他上面吻著,中間搓著大奶,底下操著,還一手替妻揉著外陰。

我也換著操入,老婆讓我倆各戳百十下就換條棍進,她喜歡交替被不同雞巴插入時的感覺。

他過來捧著妻的肥臀騷穴又玩了起來,他放肆地衝著我掰開我老婆的逼,用手打著肥逼,揪玩著陰毛,並把三根手指戳進妻的陰洞裡一通攪動,再把一根手指硬捅進妻屁眼兒裡摳動。

妻又興奮又難受,在床上扭動著。

H玩瘋了,他問妻:「我操得你美不美?浪貨?你給你老公戴了多少綠帽子了?你咋這麼淫呢?真想操死你,小賣逼的,這麼浪幹嗎不去賣呀?又爽又賺錢,何樂不為?」妻先是扭動著臉色通紅,然後對他說:「野老公,有時我真想賣,嘗嘗當雞的滋味,你去給我拉皮條好嗎?賺錢全歸你,就是挑男人時找帥點的好嗎?野老公,你摳得人家又癢了,快!戳進來吧!!」他果然又撲在她身上,捅了進去。

我妻擺動迎和著,讓他操得又深又爽,兩人還不停說著放肆的騷話,H在妻的夾弄下要射了,妻替他輕揉著蛋子和棍根,他叫罵著射了「小騷逼,你要——搾——干我——呀——」,狂射如注。

妻一如既往地忘情享受著別人精液對陰道、子宮的衝擊,又來了高潮!他拔出雞巴又擼了擼,將最後幾滴精液也給了我妻。

他癱軟了,叫著「騷貨——騷——貨——」又壓在妻的身上。

妻滿足地吻了他,讓他在一邊躺下。

然後,妻用手蘸了下正汩汩流出的精液,妖冶淫蕩地放嘴裡吮了一下,用勾勾的眼神看著我高高豎立的大雞巴,然後媚笑了一下,又分開大腿掰開逼說:「老公,到你了!」你的精液是我最好的潤滑劑。

過了幾天我的上司楊經理對我暗示對我老婆有意思,出於對自己前途的考慮我答應了他,我約好了星期天晚上在家裡接待他,之前我跟妻子燭光晚餐在紅酒裡面加了料。

妻子最後坐在旁邊的沙發上半閉上眼睛,似乎是喝醉了,又像是呆呆的看著前方,最後靠在那裡,睡著了。

我走過去,用手推了推,「老婆?你喝醉了嗎?」老婆靠在沙發背上,「嗯!」的一聲,沒有更多的反映,但是也沒有睡死。

手裡攥緊的手機響了,短信顯示楊經理到樓下了。

他興沖沖的叫開我家的門,像主人一樣走了進來。

「哈哈,怎麼樣,準備好了嗎!」楊經理得意的說道,「一會要不要一起啊!」楊經理走到沙發前,橫過老婆的身體,把她放倒在沙發上,然後伏在她身上,嗅著她的體香。

「我就不客氣了啊!」楊經理說著,老婆的清淡體香似乎刺激到他,小弟弟馬上壯大起來,把褲子頂成了一個小帳篷。

老婆今天穿著緊身黑色上衣,楊經理把老婆的衣服撩到胸部上面,乳罩也是直接翻上去,即蹦出她那富有彈性的雙乳,把高跟鞋從腳上慢慢褪了下來,黑色絲襪緊緊繃在腿上,頗費了一番功夫才脫到腳踝,露出了黑色蕾絲內褲,瞬間內褲也退下後,脫開老婆的衣服後,王東用很長時間嘴唇吮弄她的嬌軀,乳房、嫩穴、小嘴、粉頸、腋窩、連腳趾及股溝也不放過,一一放進口裡品嚐。

一會兒,楊經理脫下褲子,露出的他碩大的陽具,操!這小子老二還真大,難不成現在就想幹了?楊經理把老婆的頭拉向沙發邊上,頭騰空向下仰著,然後又用手撐開了老婆的嘴,把陰莖對準了那裡,腰部向前一挺,干!那麼大的東西竟然插進了老婆的櫻桃小口裡,雙手還放在他的胸部繼續蹂躪著。

看著老婆平時文靜的臉蛋,現在張著嘴在給別人吹蕭,我的下面也是快興奮到了極點。

看著楊經理的陰莖在老婆的口中不停的抽插,我竟沒有一點想阻止的意思。

「一起來吧!」楊經理說了一聲,我瞬間從香艷的視覺盛宴中回到現實,我走了過去,捧起老婆的玉足放到眼前,結婚那麼久,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仔細觀察自己的老婆,欣賞著這巧奪天工的美景,老婆腳上的皮膚也很細膩,五個腳趾骨肉均勻,指甲上塗著粉色的指甲油,真是讓人看了就有食慾,捧著這精美的粉足,我伸出舌頭,舔著上面每一寸肌膚,五個腳趾也一一放在嘴中細細品嚐,一隻腳嘗完換另一隻,直到盡興,才慢慢的放下。

楊經理將大陰莖從老婆嘴裡拔出來,分泌物和唾液連成了一條線,掛在陰莖和我老婆嘴之間,這情景叫人看了要流鼻血……我用手把老婆的大腿分開抬高變成「M」字型,這樣可以讓楊經理可以插得更深,楊經理就右手拿著粗大的陰莖左手分開老婆的陰唇,龜頭對著陰道口準備插入,這時他昂起身,握著雞巴把大龜頭塞入我老婆的陰唇中,上下來回不斷地磨擦,搞得老婆小穴裡的淫水源源不絕地流出來。

說時遲那時快楊經理不管不顧的,握著大龜頭擠開了她兩片滴著蜜汁的陰唇,即時感到陰道內傳來一陣陣吸力,有雞蛋粗的堅硬大龜頭趁著蜜液的濕滑刺入了她的陰唇。

「……唔……」一聲嚶嚀,發自我老婆美麗的小鼻子,可能老婆也感覺到了什麼。

楊經理壓住我老婆,把一絲不掛、嬌軟雪白的赤裸玉體緊緊壓在身下,雙手分開她修長雪滑的優美玉腿,下身朝下一壓……深深地進入我老婆緊窄幽深的體內抽動起來。

楊經理粗大的陰莖在柔嫩濕滑的陰道壁蠕動夾磨著,近十八公分長的粗陽具已經整根插入了她緊蜜的陰道。

看的我好刺激啊,看著我的老婆讓人插了,好難過,好刺激,我的陰莖硬的受不了了!楊經理把老婆整個翻過身來,上身趴在沙發上,腿跪在地上,將自己油亮堅硬的陰莖從後面猛插入小夢的陰道。

老婆陰部開始發出「噗咭、噗咭」的淫水聲,大腿撞擊著老婆的屁股和陰部,發出一下下清脆的「啪啪」聲。

隨著他時快時慢的節奏轉換,楊經理抬起手來,啪的一聲,打了下老婆的屁股,瞬間,渾圓雪白的屁股上顯出了一道手印,我看到我老婆被別啲男人懲罰著打屁股。

心裡像倒了五味瓶。

老婆的陰戶糊滿了她分泌出來的淫水,兩片紅腫的陰唇緊緊包住他的陰莖,隨著抽送的動作拉出、退入,楊經理下身瘋了一樣快速起伏著,陰莖像打樁一樣向陰道力搗力戳,老婆趴在沙發上,楊經理更興奮著拍打著老婆餓屁股,老婆不時的渾身打著顫。

他的頭突然抬起來,嘴裡「啊啊」的叫著,陰莖全根挺進老婆的陰道裡面不動,屁股肉抖了幾下,便把一大泡精液全部射進了老婆的體內,之後像皮球洩氣一樣的趴在老婆的身上。

一晚上,不知道楊經理干了老婆多少次,反正到最後,他們兩個人力氣差不多都用盡了,酸軟的癱坐在沙發上,滿足的看著滿身精液躺在我倆腿上的小夢,老婆一條油滑粉嫩的大白腿搭在楊經理的陰莖之上,翹起光潔白嫩的腳底,春筍可愛的五根腳趾上,粘著乳白色的精液,精液從老婆的陰道裡流出來,滴在了我的身上,分不清楚是我倆誰的。

乳房隨著喘息而上下晃動著,形成了一副優美的古典晚餐油畫形象。

「今天晚上真是過癮啊,好久沒這樣爽啦,你老婆真是難得一見的尤物啊,你真有福氣。」

楊經理滿足的看著沙發上的老婆說道。

第三天我升職了。

儘管我夫妻性生活非常開放,但其實仍只局限於身邊小圈子內。

幾年下來,我們大家都訂立了遊戲規則,達成了一些默契:1、我夫妻真的是對此事看得很開,性就是性,不涉及其它,不影響他人的生活。

2、擇性友時會嚴格,人需成熟理智、健康乾淨、無不良嗜好等等。

3、別患得患失,老考慮什麼沾光、吃虧什麼的,本來這類關係就只是偏好不同於常規的性形式,多人性交已很刺激。

他肯帶妻子來同歡——歡迎!他一人獨來,和我一起玩我太太——也同樣歡迎!說實話,敢玩這種遊戲一定要具備非常開闊的胸襟,否則,早晚會因計較猜疑搞到大家不歡而散、甚至家庭破裂。

4、合理控制,大家逐漸知道遊戲規則後,每次玩都沒有負擔、很盡興。一般集體的聚會每月在兩到三次。妻子是最受大家寵愛的尤物。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