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農村賣淫的婦女

我有些頭疼的看著周圍的環境。

低矮的平房,黝黑的門洞,時不時還從門洞裡傳來的狗叫聲,腳底旁還堆放著一小堆的食物垃圾,腐爛的西瓜皮上飛著成群的蒼蠅。

「我日的,我上次怎麼來的!記得就是這地方啊。」我環顧著周圍,感覺既陌生又熟悉,不禁罵了一聲。

這裡是華北地區的一個小農村。

華北地區的農村,房子多數都是蓋的平房頂,各家門戶,也多是按的塗滿綠漆的大鐵門,也就是因為這制式差不多的環境,讓我頭疼不已。

摸出根煙,點著,心情鬱悶的回憶著當初模糊的記憶。

我是來找人的,但這次不好意思找人問路,因為找的人本身就不怎麼光彩,再問問村裡人就更壞事了,至少我是沒有勇氣去問。

我上次來過這個小村,但是在喝醉酒的情況下。

迷迷糊糊的就被朋友帶到了這裡,雖然精神已經喝飄了,但是在我胯下同時伺候我的那對母女兒,卻讓我印象無比深刻……

那種母女娘倆兒齊上陣,輪番服侍我的感覺至今讓我難以忘懷。

這次趁著假期,我自己悄悄的又來到了老家,憑著零散的記憶到是摸到了這村子,可就是找不到那處簡陋卻充滿春意的小院了。

我猛抽著煙,腦袋來回的轉悠,想尋著看能不能找出點痕跡來。

還好我穿著比較得體,身旁還停著輛小轎車,不然我感覺村裡的人,得以為我是外地來流竄來的小偷,在把我給蒙打一頓。

期間還是有個好心的老伯上前跟我問話,順道著還跟我要了一顆黃鶴樓……

「小伙子,這麼面生,城裡來的?」老伯叼著香煙,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後打量了我幾眼,又看了看我身邊的汽車,緩緩地吐出煙霧,問道。

我笑呵呵的對老伯撒謊道,說我的車壞了,不知道村裡有沒有修車的,大爺點了點頭說:「村中心的大隊旁邊到是有個修車的老張頭,可老張頭修的是自行車,你這四個轱轆的汽車,估計他修不來…」

我聽完啞言失笑,又跟老伯胡扯了幾句,老伯晃晃悠悠的走了,臨走之際我又遞給老伯一根黃鶴樓,老伯笑咪嘻的說了聲,「後生可畏啊,好小伙。」

老伯走了,我又開始發愣了。

最後我實在沒有頭緒後,無奈的上了車,思忖著好些年沒來鄉下了,既然來了,就轉一圈看看吧。

開車到了村中心,果然如那老伯說的一樣,大隊跟前一個蹲著個小老頭,低頭鼓搗著身前一輛破舊的自行車,在他身邊沒多遠,有個賣瓜果蔬菜的攤位,品種遠沒有市裡面的超市裡賣的豐富,更別提花哨的塑料膜裝飾了,但也就是這樣,才顯得更加的自然,我想著買些農村自產的水果帶走吧,也不枉來此一趟。

當我正低頭尋思著買什麼的時候,我只感覺我身邊一股香水的味道飄來,那個味道很濃!

我不禁抬起頭看了一眼,這一看讓我的身體瞬間一震。

這個撒發香味的人,是一個看起來得有些歲數的婦女。

而這個婦女,也正是我要找的那對母女裡面的那個——母親!

那位母親穿著一身,明顯跟周圍來往經過的農村婦女們不一樣的著裝,她的衣著甚至跟周圍顯得格格不入。

她上身是一件黑色蕾絲肩袖領的連衣裙,雖然衣領很高,皮膚裸露不出來,但肩膀跟胸口處卻是黑色透明的蕾絲織成的,這比沒有遮擋還要誘人,通過那層黑色蕾絲,去看下面那層肌膚,很是吸引人的目光,胸部處的衣服也是緊緊的裹著,都能印出裡面胸罩上的紋理花型來,黑色蕾絲胸口處的衣領,更能看見一抹紅色的邊廓線……

我敢篤定,這婦女的胸罩是紅色的……

婦人穿著的連衣裙,只到她大腿的中部,雙腿上穿著黑色絲襪。

婦人就算穿著再怎麼超前,也畢竟是農村的婦女,久經農田重活勞作,大腿跟小腿顯得很粗,但越是這樣撐的那緊貼在大腿上的黑色絲襪,顯得更加有透麗耀眼,小腿的腿肌更是豐滿健碩,讓人感覺捏一下都富有緊致的彈性。

一雙最少有十公分的黑色高跟鞋涼鞋,把本來身高有一米六幾的她,襯的顯得更加的高挑秀麗。

全身黑色緊致的著裝,配合著再怎麼化妝,也抹不去的歲月痕跡的臉頰,讓我不禁會聯想到一個詞彙——勾魂奪魄黑寡婦。

的確,她就是一個已經四十歲有餘的寡婦——張春麗。

我看著她,她也看向了我。

她的神情先是一愣,再然後她畫著黑色眼線,有些淺淺血絲的眼珠裡,閃過了一絲驚訝的神色,然後有認真的看了我一眼,瞬間她的眼神裡散發出了一些耐人尋味的意思,我感覺是一種勾引的深情,最後對我嫵媚的笑了笑,看來她此刻已經記起了我。

我的身子也是怔了一下,但馬上把頭轉了過去,咳了咳,看向在那遮陽傘下閉目聽著收音機的水果攤老闆,說道:「老闆,給我包點這些蘋果跟香蕉。」

老闆利索睜開眼站起身,當他看到一樣也在水果攤跟前的站著挑水果的那個衣著美艷的婦人後,眼神也是瞬間一亮,但好像又想到了什麼,又馬上把目光躲了開來。

想來這個身材乾瘦後背有些佝僂的中年男老闆在這婦人身上有過一些事情……

我買完了水果,又裝作不經意間的側頭,看了一眼那個婦人,那個婦人明顯也是一直在關注著我,當我看下她的時候,她也微微側臉,看了我一眼,並且用那勾人的雙眼,對我眨了一下。

我瞬間也懂了一些意思,我此刻的心也很是激動,但我還是故作鎮定,現在總不能光明正大在這村中心的位置就跟人家說,騷娘們,我可算找到你了……

給完老闆的水果錢,下意識的挺了挺後背,轉身想著汽車走去。

當我上車後,那個在我記憶裡叫名叫張春麗的婦人也買好了東西,掂著一些水果,直徑走向了一個方向。

她走的身影,很妖嬈,肥碩的大臀部隨著走動也是左右搖擺著,看到我全身血液都有些沸騰。

我在原地等了一會,也緩緩開動汽車,慢慢的衝著那婦人張春麗走去的方向,跟了過去。

在我身後,那個賣水果的乾瘦中年男子,衝著地上吐了一口吐沫,罵了一聲,「騷娘們,都把自己的爛逼賣到城裡人身上了。」說完又不僅想到了當初這騷娘們在他自己胯下的那副騷模樣,一時間就來了感覺,但又想到最後被自己的婆娘發現去背著她偷腥後的情景,嚇得渾身一個哆嗦,又瞬間沒了感覺,最後只能憤憤的坐回了遮陽傘下。

我尋著那婦人去的方向,緩慢的前行著,當我開了有一百米的時候,前面一個大拐彎,當我的汽車拐過去後,我赫然的發現,那個已經走開的婦人,正在牆根的陰涼處站著,好似在等些什麼。

我知道她在等我。

我停下了車子,心虛的透過後視鏡看了看後面,有看了看前面,最後確認沒人,按下車窗,對著那婦人點了點頭。

那個婦人笑著,拉開了我的副駕駛車門,坐了進來。

我很慶幸我的玻璃貼膜的防透性很好,不然我都不敢讓她直接坐進來,畢竟這是一個人人生地不熟地方,還是鄉下的農村,遠道而來找雞操……

「你還記得我。」我邊開車邊問道,我其實還是很佩服她的,就這麼直接這麼大膽的上了我的車,但又想了想,這有什麼,我們倆之間已經有過一次全身面的接觸了。

「當然記得了,當時小弟弟你可是喝多了,去了我那裡,還非要讓我跟我閨女同時伺候你。」那個叫張春麗的婦人看著我,不加絲毫言語直接的對我說著,「雖然小弟弟你喝多了,但你的那個小弟弟卻是厲害的不行啊,至今讓姐姐跟我閨女難忘啊。」張春麗說完話後,伸出用她指尖輕撩的劃過了我的側臉。

這個輕撩的動作,讓我不僅渾身又是一顫,方向盤都險些握不住了。

婦人見狀笑的更是極了,「小弟弟,當初你操我們娘倆的時候,也沒見你這麼害羞啊,當初的那股大男人的野性勁怎麼沒了啊!」

我聽聞,身體還是不盡的一個顫抖,這不是被嚇出來的,而是一種本能的刺激感讓我哆嗦了一下,我其實屬於那種內心比較內向的人,但喝完酒後狀態卻跟我平常時完全不一樣。

我側頭看了她一樣,伸出一隻手直接按在了她的胸部上,狠狠的捏了一把,婦人雖然有四十多歲了,但身體的整體保養的都很不錯,故此她的胸部很是豐滿柔軟富有彈性,而且很大,我的一隻手險些都覆蓋不下來。

婦人低聲的嗯哼了一聲,似乎很享受這樣一般,用她的手,放在了我的手上。

我又連續的捏了幾下,開口說道:「找個地方吧。」

「還是去我家了吧。」

「我不認識路。」

「小弟弟,你不是來過一次嗎。」

「但我真的不記得道了……那次喝多了,還是別人開車帶來的。」

「咯咯。」婦人有掩口笑了幾聲,「好吧,小弟弟,那姐姐給你指路。」

「你在我跟前還是別自稱姐姐了。」我突然不自在的說道,對方的歲數都完全可以做我媽了,卻還要自稱姐姐……讓我有點接受不了。

「怎麼了,還先你姐姐老了。」張春麗有些不悅,但很快又說道:「小弟弟,你是金主,你說讓我說啥我就說啥。」

她可能想到了我當初出手綽約的畫面,言語之內也多是有些奉承。

「叫你姨吧。」我回道。

「好好,叫啥都沒事,我的大雞巴小弟弟。」婦人笑道。

我在她的指引下來到了她的住處,這次我記了下道,以確保我下次來,能直接找到她家,雖然再來的幾率很小……

看著她家的的小門口,明顯我的汽車開不進,但我又不想直接放在她家門口,這樣我感覺顯得有些太過於張揚,畢竟是來嫖娼的……還是隱秘些好。

「能給我找個停車的地方嗎?」我問道。

張春麗思索了一下,說道:「你在往前面開開,那裡有我家一處大院子,但鑰匙在家裡放著,我要回趟家裡,拿下鑰匙。」

張春麗下了車去拿鑰匙,而我自己先把車往前開了開。

周圍有些房屋,但每家每戶的大門都是禁閉著的,而且看著各家各戶的大門跟前,都明顯長時間沒人打算有些髒亂,顯然是長期不住人後的落寞景象。

我的感覺是,周圍的鄰居肯定都不齒與這不知丟人顯眼的娘倆做鄰居,全都舉家搬走了,這也顯得周圍有些安靜。

車往前開了開,前面是一個空曠的空地,周圍種著些大楊樹,而旁邊確有家大院子,大門是竹木片釘制的,上面的鉚釘都已銹跡斑斑,圍著不算特別高的圍牆,院子從外看很大,這應該就是張春麗說的地方了。

我下了車,靠在車身上吸著煙,打量著周圍的環境,不一會張春麗走了過來,越往這邊走,越是走的小心翼翼,四周的地上有很多的碎石子跟半截的磚頭塊,她穿的是十公分的高跟鞋,在這樣爛的路上走的很艱難,不時還歪下身子,險些摔倒。

張春麗走著走著就不走了,看向了我,直皺起眉頭,嗔聲道:「小弟弟,還不過來幫你姨一下。」

我聞言一愣,然後哈哈笑了笑,走了過去,一把把她抱在了起來。

張春麗的身材不是那種骨幹消瘦的女人,她的身材其實略有些發福,畢竟都是四十多歲的女人了,其實已經算是一個老女人了,但發起嬌來毫不遜色與小女孩。

我抱著她,走到大門前,張春麗下來後去開鎖了,我站在她的身後看著她的背影。

發福的身材,腰部明顯有些贅肉,但臀部卻是十足的渾圓挺翹,我忍不住拍了一巴掌,手感十足的棒!

張春麗被拍得叫了一聲,回頭眼神有點怨念的白了我一眼。

院門打開了,我把汽車開了進去,院子裡面雜草叢生,到是有幾處用磚頭壘砌的小圍圈,想來以前這裡是飼養家畜的地方,但早已荒廢。

張春麗說道:「這是我那死去那家子蓋的,以前養了些豬樣之類的,但我那家子死了之後,那些髒兮兮的畜生,全然我給賣了。」

她說的很平常,神色淡然,臉上完全沒有死了丈夫後的悲痛深情,但話又說回來,如果她真有那種痛徹心扉的覺悟的話,想來現在也肯定不會在村子裡做著讓女人厭惡,讓男人歡喜的皮肉生意了……

當我下車準備出門的時候,張春麗說道:「小弟弟,我閨女正在家裡接客呢,你要是不嫌棄多個外人的話,咱們就回去,家裡還有幾個空房間呢。」

我聞言差異的看向她,張春麗攤了攤手。

「你家生意真好……」我不禁感歎道,「唉,這次來還打算在來一次你們娘倆雙飛的,看來沒戲了。」

「怎麼會沒機會呢,小弟弟,放心吧,我剛才透過窗戶看了看,是一個十分鍾都不會到的老頭子,一會就會好的,等那老頭走了,我就讓我閨女跟我一起服侍你。」張春麗說著走到了我的身旁,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

我皺了皺眉頭,最終還是沒有選擇回去,回去後感覺跟一個老頭子在一個院子裡,雖然每一個屋子裡但感覺還是很不自在。

心裡想了想,還是算了吧,有這一個騷勁十足的老娘們也夠這次敗火的了,其實這次也主要是找她來的,她家的閨女也只能算是輔助的戲物罷了。

張春麗此時也已經靠在了我的身上,我聞著她身上的香味,香味很濃,說不上來的味道,但我感覺聞起來讓我的新會狂躁起來,我開始起了性趣。

「既然小弟弟不想回去,那姨現在就先給小弟弟的大雞巴服侍一下吧。」張春麗淫蕩不堪的說著,伸手就去解我的褲腰帶,我看著她的臉頰,張嘴吻上了她的嘴唇,我們倆的舌頭瞬間纏綿在了一起,我一手樓在她的後背,一手隔著她的衣服揉捏著她的胸部。

張春麗的手也沒有閒著,此時已經把我的褲腰帶解開了,雙手熟練無比的拉開褲鏈,伸進我的內褲裡面,在裡面玩弄著我的老二。

套弄了幾下後,又直接把我的老二放了出來,此時此刻,我的老二早已經在她的套弄下,高高的昂起,直挺挺的露在外面,好似是在等待著這個騷貨用她的巧手去安撫去把玩……

張春麗的握著我的老二,套弄的手法嫻熟精湛,時而輕時而重,但都很舒服。

我們互相吻了一會,我伸手就把她抱了起來,放在了汽車的前機蓋上,我的雙手開始下移,範圍不在僅限於她的胸部。

張春麗坐在前機車蓋上,雙手背在身後支撐著後仰的身體,目光帶著絲絲的春意,似又有些挑釁的看著我的雙眼。

其實我這人對於女性,尤其是性夥伴,有些特殊的癖好,我個人比較喜歡熟女,尤其是身體丰韻,身材高挑,並且絲襪不離腿的豐滿熟婦!

每次我上街或者什麼地方遇見這種,渾身上下都散發出成熟韻味的熟女後,我的雙眼總會不知覺的就會隨著,看向她們的身影,一直看著,看著,以至於都會幻想著上前,二話不說,直接按在身下,撕開她們極致誘惑裡的絲襪,直接提槍上馬,直搗黃龍深處。

甚至有一次,跟我老婆去公園遛彎,見到一個非常符合我心中熟女形象婦人,那婦人當時牽著一隻泰迪犬在遛彎,我的眼神就不經意間掃到後,就望著不能自拔,後來還是我老婆在我腰部一個用力的掐捏,疼痛才把我的精神帶了回來,我只能訕訕而笑,妻子對於我的這種癖好也甚至頭痛。

在我一直的觀念裡,這些上了歲數的尤其是過了四十歲之後的女人。

她們每個人都有著豐富的生活經歷跟過往,不論是過得平凡也好,曲折也罷,四十多年的風風雨雨在平淡無奇的日子,也會在柴米油鹽,瑣碎乏味的生活經歷中上有了自己對生活特別的認知,這些真實過往的歲月痕跡,是那些年輕女人所能不能擁有的,而且我普遍認為的她們的床上功夫也很不錯……

我感覺,她們會更加的懂得如何去服侍一個男人,如何用手段去搾取,去索要,男人身上的精華以及潛力,這些都是隨著時間的前進,或多或少的跟自己的丈夫總計出來的性生活經驗,然後在把這些跟自己丈夫總結的性生活經驗放在別的男人身上,這樣更會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畢竟人都有相同的地方……

而男人那對於這些已然成家並且還有孩子為母為妻的熟女身上,也會獲取一些征服他人妻的榮耀自豪感,其實說白了,就是各有所需,各圖所謀,一拍而合,找地上床……

然而我呢,我自認為我沒有能力去征服這些女人,所以我只能通過花錢去尋找這類讓我精神跟身體滿足的女人。

雖然有點不行的意思,但勝在心理安穩,花錢消費嘛,買賣才是制衡彼此不會相欠的根本,所以才有了我大老遠跑來鄉下找這對母女的歷程。

此時的張春麗,正滿含嬌媚的望著我的眼睛,還微微的深處舌頭在嘴唇邊上舔了,道「大雞巴小弟弟你打算怎麼玩呢,你姨姨我奉陪到底。」

此刻的我,略微喘著粗氣,胯下的老二,也暴露在空氣中,聳聳而動。

我伸手把張春麗穿著黑色絲襪的雙腿抬了起來,她腿上的絲襪的質量的很好,摸在手裡很是順滑。

她的腳上穿的是高跟涼鞋,黑色的絲襪緊緊的裹著的她略有些大的雙腳,腳指甲上還塗抹著艷紅的指甲油,我把她的雙腿往兩邊扒開,她也是很配合的張開了大腿,連衣裙的裙擺也隨著大腿的抬起,往下滑落了,我的雙眼直接望向了女人最隱秘的下體陰戶處。

其實我從來的路上,以至於剛才張開腿的剎那,我一直認為她得穿著特別性感的內褲,比如丁字小內褲或者全蕾絲透明之類的性感的內褲,但此時真正的看到後我才知道我所有的猜測都想錯了……

這個放蕩不堪的老女人居然什麼內褲也沒穿,完全就是穿著連體的黑色絲襪出門的。

在她的陰戶處,茂盛的陰毛,被貼身的黑色絲襪緊緊的按壓下來,按平的陰毛也有些擋住了她的陰道穴口的全貌。

「喜歡嗎,小弟弟,你姨姨我可是專門為你這樣穿的呢。」張春麗把雙腿張的更大了,嬌媚說道。

我聽完什麼也沒說,笑了笑,全然當作放屁……心裡悱惻,你這是專門為所有光臨你的老爺們穿的吧,給我穿,你知道我今天來?當然這些現在都不重要。

我把她的絲襪美腿,搭在了我的肩膀上,然後側臉對著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夏天的天氣很炎熱,就是穿著高跟涼鞋,也有淡淡汗味產生,然後隨著這一深吸那股味道被吸入鼻腔裡,但我完全沒有噁心的想法,甚至有些喜歡這種絲襪美腳散發出來的氣味,真實。

我舔舐了下嘴唇,然後低頭吻在她的小腿上,再然低身親吻絲襪,一路向下,直到面龐距離她的陰戶處,十公分的地方停了下來,她的黑絲雙腿也漸漸的盤繞在了我的後背上。

我近距離的觀看著,她的陰戶處,上次來的時候喝多了,只記得插入後的感覺,根本忘了當時有木有看,或者根本就沒看。

但現在頭腦清醒了,我打算仔細的看一看,看一看這個四十多歲的熟婦,跟我的年輕老婆的陰道口有什麼不同……

在張春麗的陰道口上的絲襪面積處,此刻居然有絲絲被濕透後的水圈紋,我不禁想到,這是春潮氾濫,潮水流出了?但也太快了吧。

她的陰毛很盛,就算是黑色絲襪遮擋著,也能看出她的大陰唇很黑很厚,而且還往兩邊擴開。

我看著看著居然入了迷,此刻也忘了她的陰道口,乾不乾淨,衛不衛生之說,腦海裡只有一個念頭,去嘗嘗她的小騷穴什麼味道。

我就在這樣的思維驅使下,低頭直接張開口伸出舌頭,使勁的把舌尖抵在了她的陰道口上面,然後低頭狠狠的舔舐起來。

張春麗因為這個舉動也是嚇了一跳,但馬上又習慣過來,然後,嘴裡發出了呻吟聲。

她的呻吟對我的精神彷彿一種,刺激的催化力,我隔著中間的一層超薄的絲襪,舔舐的更加賣力,最後她整個身體都躺在了前機蓋上,雙手更是死死的按著我的腦袋,想讓我的臉離她的陰戶跟加進,她盤繞在我的肩膀上的雙腿也開始用力的揉動。

我感覺我的臉頰有絲絲的水漬粘在了臉上,但我渾然不在乎,我只是閉著眼去,舔舐,吸吮,後來我嫌中間這層絲襪太過礙事,想撥弄開,但我又不想給她脫下,我喜歡穿著絲襪的女人,我喜歡撕開絲襪的瞬間!

我用牙齒死死的咬住一點絲襪,然後用牙齒上下互相摩擦,黑色絲襪的質量的確很好,質地纖維很是結實,但抵不住我的瘋狂撕咬,當然在我撕開一個洞的時候,我也跟她說了,我會給她更多錢的……

當時我還想著最後走的時候,我要把這雙黑色的絲襪也帶走,算留個紀念。

黑色絲襪被我撕扯開了一個口子。

她的陰道口,此刻完全完完全全的暴露在了我的面前,我二話不說,直接伸出舌頭,伸入了進去,之前中間有著絲襪做間隔,陰道裡面的陰液感受的不是很明顯,現在當我的舌頭完全沒入陰道裡面之後,我感覺很多淫水,隨著我的大幅度的舔舐攪動,大股的陰液也隨之而出,灌入了我的嘴巴內。

張春麗躺在機車蓋上的身體扭動的更加厲害,嘴裡的呻吟聲也越加纏綿。

「啊,啊,嗯嗯,啊……舔我的小穴,啊,舔,舔我的陰蒂,嗯嗯……哥哥,啊……」

……

不知不覺中,我在下面居然為她舔舐陰道,這個期間彷彿是在品嚐一道美味的大餐,怎麼吃都滿足不了,又過了幾分鐘的時間,後來她直呼要讓我操她,我才起了身子。

當我準備,提槍上膛直接插入的時候,張春麗挺直身子,下了前機蓋,直接蹲下了身,春眼含絲的說道:「我的大雞巴好哥哥,讓姨姨也你給你舔舔吧。」說完也不等我回不回話,直接把我的老二含入嘴裡。

張春麗在我的胯下,奮力的裹嗦著,吞吐著,時不時的用她的牙齒磨我的老二的蘑菇頭的邊緣,很輕,最總要的是很癢。

她的口活很棒,甚至又一次,在她的故意大力的吸吮瞬間,甚至有種山蹦地裂,洪水要破閘,精華要傾洩而出的感覺,但好在我努力的忍住了,但那種精關要失守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了。

我想不能在讓她給口交了,不然還沒進她的洞穴就繳槍投降了,有點丟人……

我伸出雙手,攬住她的雙肩,把她拽了起來,順勢讓讓她的轉身,背對著我,把她的身子按在了汽車前機蓋上。

張春麗也明顯要知道我要幹什麼,嘴裡還呻吟著勾魂的叫聲,「哥哥,快來插姨姨的小穴,姨姨好難受,快插姨姨的騷穴裡面,快進來。」

我把她的黑色連衣裙撩了起來,讓她的臀部全部都露出來,臀部很大,而且還很是渾圓,渾圓挺翹的大屁股被絲襪緊緊的包裹著,在陽光的照耀下甚至有些晶瑩的光澤。

我深深的嚥了一口吐沫,我發現我太喜歡這種大屁股了,尤其還是穿著絲襪的大屁股。

「哥哥,大雞巴哥哥,快來吧,姨姨等不及了,快來啊,大雞巴哥哥。」張春麗邊放蕩的說著,邊又挺起屁股晃動著。

我突然伸出手,狠狠的拍了一巴掌,力道很重,就算中間隔著一層黑色的絲襪,也能看見下面泛起了一個紅色的巴掌印。

張春麗吃痛的慘叫一聲,然後回頭眼中充滿幽怨的白了我一眼,又犯賤辦的向上挺挺屁股。

我看著這個眼神哈哈大笑,然後又是兩巴掌打在上面,張春麗這次沒有再看我,而是又慘叫變成了興奮的呻吟聲。

我感覺差不多了,用手扶著我老二,對著被我撕開口的絲襪處的小穴口而去。

插入的十分順利,此刻她的小穴裡面早已經是淫水氾濫了,我剛開始慢慢的抽插著。

張春麗的叫聲也是此刻高昂著,嘴裡說著淫穢不堪的話語。

我被她的淫穢的語刺激下,下身開始用盡全力的抽插起來,肉棒摩擦小穴,每次緊抵陰道深處,開始有了水液被極速貫穿抨擊的悶聲出現,悶聲迴響不斷,由此可見她陰道裡面的淫液是有多少。

當我正在用力衝擊的時候,身體碰觸她的大屁股的的,啪啪聲也是連綿響起的時候。

這時之前被我關住的大門,被人推了開來……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