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的美腿女神之松山敬老院

馬保安一看,心想這小妞還挺識大體,只是這性感的嬌軀該從哪下手啊,覺得摸哪都是一種褻瀆,轉念又一想,媽的,送上門來的,不摸白不摸,就從她這對大奶子開始。

於是馬保安一雙大手覆蓋在柳茜的一對酥胸上,來回的揉搓,這手感,真他媽的有彈性,城裡人的奶子保養的就是好,雙峰堅挺,一點都沒有下垂的感覺,哈哈,今天真是賺到了,馬保安暗自慶幸著。

但見柳大美女雙眼緊閉,微咬著性感的紅唇,呼吸越來越急促,不時發出一聲悶哼,終於忍不住對馬保安說「那個,馬哥,今天我沒穿胸衣,那個地方肯定不會藏東西的,你還是檢查其他地方吧」

馬保安經她這麼一說,也就自覺的止住顫抖的雙手,嘖嘖的說「對,對,沒,這個地方沒東西,該檢查其他部位了。」

說著雙手繞到柳茜背部,同時不斷下移,最終落到臀處,忽一用力,雙手一按,硬是將柳茜從背後按在自己懷裡,此時兩人已是身貼身,胸貼胸了,場景極是香艷、火辣,連一旁的劉老黑三人都看的目瞪口呆,沒想到馬保安能玩這一手。

馬保安怕柳茜覺得自己莽撞,忙找話給自己台階下「那個,親妹妹啊,不是哥哥對不住啊,實在是這裡的安檢很嚴,換做其他的姑娘都得脫光了衣服經過安檢才能進去,如今是妹妹你,哥哥就網開一面,不用脫衣服,直接摸摸看看就行了,妹妹,你能理解哥哥嗎?」馬保安說的真是聲淚俱下,頗為矯情。

柳茜本來覺得這個馬保安是覬覦自己美色,想趁機佔些小便宜,如今聽他說的那麼真切,確實沒有讓自己在這光天化日之下脫光衣服接受檢查,確實給足了面子,於是轉怒為喜,自覺的又將身子往馬保安身上貼了貼說「馬哥,瞧你說的,你已經給足了妹妹面子啦,妹子先謝謝你,我一定配合你的工作就是了」。

一番話說的馬保安心裡甚是受用,心想到底是城裡的美女就是有素質,不覺前胸也往柳茜身上貼了貼,把柳茜的一對酥胸壓的都有些變形了,馬保安光顧著看柳茜胸前這一對大肉球,沒成想,嘴裡的哈喇子沒止住,硬是滴在了柳茜噴薄欲出的美胸上,口水在大美女的酥胸上劃著優美的弧線,直往誘人的乳溝裡流淌。

柳茜不禁睜開眼,看著自己雪白的胸脯尖叫一聲,欲說還羞「啊,馬哥,你把什麼東西滴到人家身上啦」,看的出來,大美女有點氣急敗壞了。

馬保安趕緊解釋道「那個,小柳啊,真是對不起啊,瞧你馬哥這張破嘴,從小就愛流哈喇子,那個你別動啊,配合檢查,我幫你舔乾淨」。

說完就一頭扎進柳茜的懷裡,像狗熊啃玉米棒似的在酥胸上舔了起來,粗獷的舌頭順著哈喇子的流向在柳茜的乳溝裡亂舔,這一下可把女神嚇壞了,趕緊伸手去阻止,無奈自己抱在背後的雙手被馬保安死死攥住,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馬保安如狼似虎的在自己胸上舔著。

「馬哥,你這是幹什麼啦,弄的我好癢,快停下,不要管那個地方了,還是檢查別的吧」柳茜向馬保安輕呵道。

眼見女神就要生氣了,馬保安也只得停止繼續吸舔,不過癮的把深埋在柳茜胸中的豬頭抬起,嘴裡仍喃喃自語「真香,真軟,真滑啊,世間還有這樣的大奶子」。

馬保安一隻大手仍將柳茜環抱頭後的雙手緊緊攥住,另一隻手則在柳茜的性感的美臀上緊緊的揉搓著,每一次揉搓都刺激著柳茜敏感的神經,隔著絲襪和連衣裙的美臀時不時的被馬保安,不斷的按、壓、揉、捏,每一次指尖的挑逗彷彿都匯聚成一束電流滌蕩全身。

柳茜強忍著馬保安的不斷挑逗,同時莫名其妙的,又有一種興奮,彷彿身體越來越不受自己控制了,胸口起伏不定,嬌喘連連,雙頰緋紅。

然而,柳茜也感受到身前的馬保安已經將堅硬的陽具,緊貼著頂在自己陰部位置摩擦,雖然兩人都隔著衣服,但柳茜還是能感受到那個大傢伙的溫度,像一個熱源滾燙的頂在自己兩腿之間,來回摩擦。

「不行,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再這樣自己的小穴要決堤了,得趕緊結束,還要辦正事」柳茜終於睜開眼睛,滿是憤怒的看著馬保安說「馬哥,你檢查這個部位很久了,快點檢查別的地方啊,我們還趕時間呢」。

馬保安聽柳茜這麼一說,也意識到自己做的有點過頭了,於是將摸在臀部上的大手又往下移了移,在柳茜的白色絲襪腿上輕輕的撫摸著,沒想到這招讓柳茜更加的欲罷不能,雙腿被摸的好麻好癢,興奮感逐漸傳播到陰部,只得再次對馬保安輕呵道「馬哥,你老是在人家的腿上摸什麼啊,絲襪裡又不會藏東西」。

馬保安卻心想這騷妮子穿的是什麼牌子的絲襪,怎麼會如此光滑,到底是城裡來的有錢人,穿的都是高級貨。哎,要是自己老婆也有這樣的身材臉蛋,穿上這樣勾人的絲襪,一定會每天都操的死去活來的。馬保安越想越是羨慕、嫉妒,不知不覺,一個可怕的想法從腦海中冒出:今天一定要好好把玩柳茜這雙美腿。

媽的,顧不得這麼多了。於是不管柳茜是否反對,一雙大手肆意的在柳茜纖細的美腿上揉搓摩挲著。

柳茜一看情形不對,馬保安一定是精蟲上腦了,自己得趕緊制止,如果放任他這樣,還不一定做出什麼更出格的事情來。柳茜趕緊伸手阻止,企圖掙脫馬保安的猥褻。「馬哥,你這是做什麼?!這樣可不是檢查嘍,小心我告訴你們老闆哦」柳茜略帶強硬的說。

馬保安一聽柳茜要搬出自己的老闆來威脅他,不禁怒目圓睜道「柳姑娘,馬哥我好心任你做妹妹,你不配合檢查就算了,還要到老闆面前告發我,你這是恩將仇報啊。哼!你也不打聽打聽,馬爺我在這地方是什麼人,實話跟你說,這裡每天都有像你這種嫩模來,沒有馬爺的話,誰也進不去,摸幾下算什麼,馬爺我每天還要睡幾個嫩模呢,哼,小柳,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把馬哥惹毛了可不是什麼好事。」

現場氣氛頓時變得僵硬起來,柳茜正在生著馬保安的悶氣,兩下都互不相讓。

劉老黑一看形勢不對,為了柳茜要是把這幫人惹毛了,自己以後還在這地方怎麼混,混還是小事,就怕性命都難保。

於是趕緊向馬保安賠笑道「馬爺您說的是,這地方誰不知道您馬爺的厲害,我聽說來這裡的模特進來前都得先讓你睡一夜,可見您馬爺在當地實力。如今小柳呢,年輕還欠經驗,涉世未深,又是城裡來的嬌慣的很,不當之處還請海涵啊」。

可馬保安並不吃他那一套「哼,海涵個屁,別整那沒用的。我說小柳啊,瞧你馬哥的雞巴都要把褲子頂出窟窿來了,你要是有辦法能讓你馬哥的雞巴消腫就進,要是沒有辦法就滾蛋」。

眼看聚會要參加不成了,劉老黑仨人這個急啊,不住的朝柳茜遞眼色,意思是就犧牲一下吧。

可柳茜心想這個馬保安果真是個無賴之徒,連這麼露骨的話都能說出。可是如果真不答應他,松山之行怕是要泡湯了,想想自己之前付出了這麼多,現在是功敗垂成,決不能在這個環節上出現差錯,只要不和他發生關係,自己就只好犧牲一下了。不禁後悔剛才若只是順從馬保安,被他摸幾下,說不準已經完事了,現在可好,還得幫他打手槍。

柳茜朝馬保安欠身一笑,大方的說道「馬哥,先前是妹妹我不懂事,妹妹給您道歉了,還請你大人不記小人過。你說的我都答應你,只是我也有幾個條件」。

馬保安一聽柳茜已經服軟,不禁暗喜,心想自己狗仗人勢終於將柳大美女騙到手了,先不管什麼條件,只要自己能對著大美女擼一炮就心滿意足了,於是咽了口口水裝模作樣道「妹妹既已知錯,哥哥又怎麼會怪罪呢,不知妹妹是什麼條件啊?

「這第一嘛,就是不能發生關係,妹妹只負責幫你射出來;第二就是此處人多眼雜,多不方便,我們還要換個地方才行」。話一出口,柳大美女也感到有點害臊,就連劉老黑三人也暗暗吃驚,沒想到柳茜這麼爽快就答應了。

馬保安一聽大美女要幫自己打手槍,自己本來只是想對著她擼一管而已,於是立馬拍著胸脯說」好說,好說,馬哥答應你,絕不破了你處子之身,不發生關系就是了「說完又往劉老黑這仨人頓了一頓說道」我和小柳先進屋聊聊,你們在這裡給我望下風,別亂跑給我瞎整事,聽到沒?」

這仨難兄難弟此刻心裡這個羨慕嫉妒恨啊,無奈自己身份卑微,也只得點頭稱是,不敢越雷池半步。眼巴巴的望著馬保安將柳茜拉進了旁邊的傳達室。

話說一進房門,柳茜立馬沒了安全感,想到房間裡僅剩自己與色狼馬保安,不禁心口亂跳,臉泛桃紅。但見馬保安手舞足蹈,猴急的拉上窗簾,關了門,開了燈,將身上褲子、內褲一脫到底,碩大猩紅的龜頭高高舉起,彷彿在向美女柳茜敬禮。

柳茜見狀一手護胸,一手按著包臀裙邊,驚得說不出話來,只是木然的站在那裡。心想為什麼這邊人的那個東西怎麼都那麼大,唯獨孫宇的卻小,同一村子裡的人怎麼差別就那麼大呢。

馬保安咧著大嘴走到柳茜跟前說「那個,小柳啊,別害臊啊,是不是哥哥的特大號雞巴嚇到你了,嘿嘿,沒事,它沒你想的那樣害怕,不信你摸摸「。說完就拉著柳茜的纖纖玉手按在他龜頭上,輕盈的指尖剛一接觸那東西就縮了回來,就像觸電一樣。

「你好壞啊,誰要摸你那髒東西,可是那麼大要怎樣才能射出來啊」柳茜好奇問道。

馬保安色迷迷的說「小柳啊,這個不急,你還有個熟悉的過程啊。來,快用你的小手套弄,練習幾下」。

柳茜沒辦法只得顫巍巍的伸出右手握住馬保安的雞巴,來回套弄,就這樣持續了幾十下,馬保安已是爽的不得了,好幾次都差點射出來,只是自己一味克制,不想輕易就射出來。

柳茜顯然已漸漸適應了這個過程,套弄速度也越來越快,胸口已經滲出了香汗,而馬保安喘著粗氣,不時發出像殺豬一樣的叫聲。

突然馬保安「啊」了一聲,鬆開柳茜正在套弄的小手,一屁股躺在沙發上喘著粗氣。

馬保安莫名其妙的這一著,把柳茜嚇一跳,趕緊問「馬哥,怎麼了?是我弄疼你了嗎?」

馬保安緩了緩才說「哦,小柳啊,沒事,是我站著累了,我要坐著歇歇,你等一等啊」

其實是他剛才又要射了出來,若不是自己出手阻止,老二真的要被柳茜這雙玉手拿下了。

馬保安耷拉著腿,面紅耳赤的坐在沙發上喘著粗氣,心想這不會是做夢吧,不行,不能就這樣便宜她了,老子還沒有把玩她的全身呢,想到這,不禁笑了笑說「小柳啊,你馬哥累了,過來坐在我懷裡,咱倆促膝長談,聊聊人生,談談理想」

柳茜一見馬保安整個一大王八耷拉著腿坐在沙發上,中間的陽物仍然高高舉起,就像豎起的旗桿,心想這個要怎麼坐啊,於是輕手輕腳的背對著坐在他膝蓋上。可馬保安立馬用一雙有力的大手將其抱在自己懷裡,這樣性感的大美女柳茜硬是坐在了自己身上,肥美的翹臀隔著絲襪和包臀裙,緊貼在馬保安的肚腩上,而碩大的陽具此刻就頂在柳茜的陰部,被夾在兩條美腿之間。

頓時,一股電流襲遍柳茜全身,她掙扎著想從馬保安懷中站起來,無奈雙腳離地,失去著力點,只能坐在馬保安肚腩上摩擦著。

而馬保安這邊也沒閒著,一手緊緊蓋住柳茜挺立的雙峰,一手在夾緊的白色絲襪美腿上肆意摸索著。柳茜就這樣突然被馬保安上下其手的撫摸著有點驚慌失措,不禁顫聲說道「馬哥,你輕點啊,絲襪都要被你揉壞了呢「。

馬保安正沉浸在蹂躪柳茜美腿的樂趣之中不能自拔,「那個,小柳啊,怎麼你的腿上的絲襪會發光啊?一閃一閃的,看的我老二都麻了。「柳茜也被馬保安摸得渾身酥癢,一點反抗的力氣都沒有,也不知是無意反抗「妹妹我穿的可是WOLFORD的絲襪,是世界上最貴的絲襪,這種襪子都會帶有金屬光澤,越是在燈光下越會發光。「此時,柳大美女的兩條絲襪美腿果真在燈光下發出瑩瑩白光,而她沒想到的是,這樣越是奢侈的東西,在馬保安這些鄉下人看來就越是淫靡。

馬保安一邊揉搓著柳茜的乳房,一邊伸手到柳茜的裙底一探春色,右手已經從兩條絲襪美腿上游移到了大腿內側,粗糙的大手,繼續前進著,完全沒有停下的意思。

柳茜身子一顫,原來馬保安已經摸到了自己的私處,在他邪惡的手指不斷挑逗之下,兩片晶瑩的陰唇隔著絲襪悄然盛開。

「小柳啊,你是不是沒穿內褲啊,好像就穿了一條絲襪啊「馬保安像發現戰利品一樣,在柳茜絲襪襠部位置撥弄著。

柳大美女緊咬著自己的嘴唇,雙頰緋紅,柔聲說道「你們這些色男人哪裡知道,丁字褲長穿對女人身體並不好,所以我今天沒穿丁字褲,只穿了條絲襪呢」。

這下可方便了馬保安,靈巧的手指在柳大美女的陰部不斷愛撫著,僅僅隔著一條超薄的絲襪,用手指幾乎都可辨別大美女美穴的形狀。粗壯的手指時而梨花暴雨般的,隔著絲襪在陰部作抽插狀,時而又靈巧的蜻蜓點水似的在陰蒂出輕揉,直搞的大美女欲仙欲死。

柳茜呼吸越來越急促,意識也變的越來越不清晰,心想自己應該是幫他射出來以盡快完事的,怎麼現在到反過來了,自己卻被他搞的淫水連連。時不時還會輕輕的呻吟幾聲。

這一幕沒逃得過調情高手馬保安的色眼,知道大美女已經進入節奏了,高潮就快來臨了,於是果斷停止自己在柳茜陰部攪動的手指。

柳茜正被馬保安搞的雲裡霧裡,忽地感覺手指停止了運動,寂寞感隨之而來。

心想,怎麼停了呢,再是幾分鐘,自己就會高潮了。然而,不久又感覺到,陰部正被馬保安的陰莖襲擊,低頭一看,果然,巨大的陰莖正在自己陰部的絲襪上時快時慢的摩擦著,龜頭的黏液已經滲透到襠部的絲襪上,再加之先前自己分泌的愛液,絲襪已經變得非常潤滑了。

柳茜立刻變得警醒起來,不對,這樣下去他是不是要插入了,絕對不能這樣,於是果斷抓住馬保安的龜頭。「馬哥,咱們事先不是已經說好了,不能發生關係的,你應該知道這是我的底線。」

「小柳啊,你放心好了,馬哥不會插你的,只是剛才你爽了,我還沒有啊,你看,我的命根子都硬成這樣了,怎麼就射不出來啊,小柳啊,你該想想辦法了。

柳茜被他說的滿臉通紅,剛才確實是被他搞的差點高潮,自己沉湎其中,卻把他忽略了。嗯,辦正事要緊,還是趕緊讓他射出來為好,否則進不去敬老院,拍不到幕後主謀。可是柳茜又隱隱覺得,自己的陰部已經變得非常潮濕,有點捨不得這根大肉棒了。於是一個大膽的想法冒了出來。

柳茜轉過身,對馬保安柔媚的說「馬哥,你躺下,讓我好好伺候你這根小兄弟吧「說完就將自己的包臀裙輕輕的往上提了提,大半個美臀突然得到釋放,露了出來。輕抬美腿,調整好姿勢,跪著騎在了馬保安的身上,碩大的陰莖被柳茜用襠部壓下,緊接而來的是柳茜陰部不斷的愛撫。柳茜就這樣騎在馬保安的肉棒上摩擦著,媚聲說道」馬哥,你看這樣行嗎?」

馬保安此時還哪有反抗的餘地,舒服的說不出話來。柳茜腰部發力,濕潤的陰部只隔著一層超薄的絲襪,在長長的肉棒上前後不斷摩擦著。每一次摩擦柳茜都會嬌聲的發出「啊,額,啊「。

躺在身下的馬保安,看到女神閉著眼睛,一頭秀美的波浪捲發披在身後的香肩,性感的紅唇緊咬著自己的玉指,一對酥胸不停的晃動,畫面是如此香艷,即使是看AV要找不到這樣刺激的場面,這麼美的女主角,此刻正騎在自己的身上,銷魂的表情,纖細的宮腰,不知不覺,陰莖又大了一圈,龜頭青筋暴起,要不了幾分鐘就要爆發了。

「那個,小,小柳啊,馬哥太舒服了,你的美屄把我雞巴摩的又癢又麻,大屁股也把我的雞巴夾的鐵緊,啊,你再加快點速度,我就要射啦」」馬哥,你別胡說,好的,我加快速度,你射了告訴我一聲,別把我絲襪弄髒了啊」柳茜騎在上面也是興奮不已,小穴也越來越氾濫,終將絕堤。大美女後腰突然發力,在大肉棒上摩擦速度越來越快,陽具上的溫度急劇升高,彷彿要將那薄薄的一層絲襪融化,直接擁抱濕潤的小穴。

「馬哥,你說的是這樣嗎?你的那個東西好硬、好燙哦,墊的人家癢癢的。

還要多久才射啊?」柳茜忘情的說著,速度卻一點沒減。

「小柳啊,太刺激啦,我愛死你的騷穴啦,比直接插進去還爽哩,再加點力啊。」

「馬哥,啊,別,別瞎說啊,啊,啊馬哥,人家要來了」。

大美女終究是沒把持住,先人一步,一股熱浪襲來,全沖在馬保安的肉棒上,馬保安本已就在不斷克制自己的肉棒,企圖延長射精時間,沒想到被柳茜的愛液一衝,終於也精門大開,徹底爆發,一股濃稠的精液悉數射在柳茜襠部的絲襪上。

就這樣,兩人幾乎同時達到了高潮。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