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是癩蛤蟆之乖女兒蔡言芝

蔡姨歷經千辛萬苦把某只旱鴨子給從黃浦江救上岸,這混蛋跳江的時候倒是乾脆利索,可到了江裡後就只知道瞎折騰,她好不容易逮住他,就跟章魚一樣纏在她身上,所幸她水性從小就彪悍,加上體力也出眾,否則非跟他一起完蛋不可,要真淪落到不明不白地屍沉黃浦江,蔡姨心想一定要變成厲鬼,搞死這個小瘋子,半摟半抱著趙甲第上了岸,一路上都是遊客們的詫異眼神,以為趕上拍電影或者傳說中藝術家的行為藝術了,尤其是蔡姨一身衣服被水浸透後曲線畢露,春光若隱若現,走到瑪莎拉蒂一段路上,牲口們流了一地口水,把半死不活的趙甲第丟進後排,蔡姨從頭到尾都沒想過要人工呼吸,恨不得這個傢伙跟自家男人一樣死了乾淨,她本來就不是善男信女,更不是救苦救難觀世音,上海背地裡喊她竹葉青黑寡婦的人海了去。

趙甲第像一條死魚趴在後座上傻笑,蔡姨挺佩服他的復原能力,剛上岸還以為這傢伙十有八九要送醫院急救,上岸後吐了一些黃浦江水後就挺生龍活虎,讓她懷疑這傢伙是不是在裝旱鴨子,想到這種可能性,本來就一肚子火氣的蔡姨立即怒道:「沒死就滾下車,有本事再去跳一次,看我還救不救你。」

「不下車。」趙甲第死皮賴臉道,咳嗽舒緩許多,他是真不會游泳,小時候坐船坐車都怕,大了後對坐車好許多,對水還是沒什麼好感,尤其是大江大河,因為小時候身為半吊子風水師的爺爺跟他說這輩子忌水,所以趙甲第特別羨慕豹子這類一個扎猛子下去就能撈出魚的猛人。

「不下車?」蔡姨沒了好臉色,能讓八風不動的她發脾氣,沒點道行根本就是癡人說夢,例如司徒堅強這類孩子決然不會讓她大動肝火。

「我現在下車誰給你買乾淨衣服去。」趙甲第苦笑道。

「不需要。」蔡姨皺眉道,語氣明顯柔和許多。

「不管你需不需要,我都會去買,你們女人跟我們不一樣,養身和養生都很講究,所以請開車帶我去七浦路,因為我身上就只有五百多塊錢,但是需要買兩個人的衣服,不能不斤斤計較,反正對你來說也只是穿幾個鐘頭的事情。」趙甲第輕聲道,聲音不大,卻不容置疑,不知道他哪來的勇氣和底氣這樣跟蔡姨說話。

黃浦江很髒,蔡姨雖然不至於有潔癖,但作為一個生活精緻的優雅女性,一身濕淋淋,相當不好受,也不知道是不是趙甲第所謂養身和養生起了效果,她果真開車去了七浦路上的批發市場,跟著他進了商城,蔡姨在站在上海財富和權力金字塔頂點後已經有大概七八年沒光顧這種地方,她並不是排斥這種買一件衣服不超過三位數的簡樸生活,只是她不想被勾起曾經困苦艱辛的回憶。

……

〔先生,小姐,你們有什麼需要服務的嗎〕老闆是胖男人的,他看了看眼前的蔡言芝。心臟撲通撲通急跳,沒想到在這家小店裡居然會有這樣的大美女。

蔡言芝這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她還很少一個人來這種小店裡買內衣。這時趙甲第的作用就發揮了,他臉不紅心不跳一身浩然正氣地跟胖老闆探討尺寸問題。

蔡言芝站在那裡,有些手足無措。5,6分鐘後,趙甲第挑了套黑色絲綢面料的,並不太出位,還有一條緊身牛仔褲和一件白色T恤。

於是,蔡言芝在臉色嬌紅的進了更衣室裡。

胖老闆這時眼珠子一轉,對趙甲第說道〔先生,我還有去照顧其他客人,你有什麼事可以叫我〕趙甲第點點頭,示意胖老闆ok。

胖老闆轉身走上了二樓,到了一間房間裡,注意安全鎖上了門。這房間裡居然有一台電腦。原來這胖老闆是個色魔,在自己店裡的更衣室安了個監控器,用來偷窺那些漂亮的女人換衣服。今天見了蔡言芝,驚為天人,馬上上了樓,火急火燎的打開了屏幕。

只見屏幕上的蔡言芝已經開始脫衣服了,只見她雙手抓住衣服的下擺,慢慢將上衣脫去,由於衣服已經濕透了,肌膚與衣物緊緊貼合在了一起。更顯出一種朦朧的誘惑來。

接著是平坦的小腹,纖細的柳腰,隨著嬌軀一寸寸的顯露,胖老闆的視線也越發貪婪,在他那貪婪的目光注視中,終於蔡言芝脫掉了自己的上衣,只見兩團美乳被緊緊包裹在黑色蕾絲內衣中。

〔啊〕這妞的奶子真大。胖老闆吞了口口水。

蔡言芝的美乳十分豐滿,兩隻手根本握不完,形狀極其完美,渾圓挺拔,白皙的乳肉擠著,彈力十足,中間露出深深的乳溝,胖老闆真想都想把自己的胖臉埋蔡言芝那兩團美乳裡,感受一下那其中的美妙。

接下來,蔡言芝解開褲子的紐扣,拉下拉鏈,雙手捏住褲子邊沿向下脫去,動作輕柔而優雅。然後依次抬起兩條腿,整個只穿著內衣的嬌軀便完全展露了出來。蔡言芝下身居然穿的是一條黑色蕾絲小褲褲,看起來非常騷。沒想到名滿上海黑道的竹葉青居然穿了條那麼騷的內褲。兩瓣豐滿的臀肉挺拔而渾圓,發育良好。

「屁股大,好生養。」胖老闆嘴巴裡念叨了句。

蔡言芝脫完外衣後,黛眉微皺,似乎在考慮自己到底要不要穿上趙甲第為自己買的內衣內褲,想著微微扭動了一下自己輕盈的細腰。

「難道她不換內衣了?」

還等著偷窺蔡言芝美麗嬌軀的胖老闆有些擔心起來,不過還好蔡言芝還是隨了他的願。

蔡言芝站了會兒,估計還是覺得濕透了的內衣穿在身上的確不舒服,於是伸出玉手,繞到背後,熟練的解開了奶罩的扣子。

胖老闆雙眼盯得緊緊的,生怕錯過著美妙的場景。隨著胸罩滑落,蔡言芝那兩團豐滿的美乳一下暴露了出來,蕩起一陣乳波,頂端粉紅色的乳頭小巧可愛。

胖老闆情不自禁嚥了一口口水。不過誘惑的還在後面,蔡言芝竟然伸出玉手將兩個玉峰輕輕的托了一下,乳肉隨即震盪而起,一下子彷彿將他的魂給震飛了。之後,蔡言芝抓住小內褲的邊緣緩緩向下褪去,完美的翹臀完全暴露而出,白皙如象牙,肥碩挺翹,吸引人眼球。胖老闆已經開始擼動著自己的肉棒打手槍了。

由於蔡言芝是站立著的,兩條筆直修長的美腿中間不免露出一條縫隙,不僅烏黑的陰毛完全暴露在胖老闆眼中,就連那條粉嫩的縫隙也是清晰可見,兩片粉嘟嘟的陰唇緊緊閉合,純潔無比。

就這樣,胖老闆眼珠子盯著不放看著蔡言芝換衣。看了好一會兒,胖老闆雙手擼動著的肉棒終於射出渾濁的精液來。

媽的,這妞實在太漂亮了。不行,我一定要給她上了。胖老闆原本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從小吃喝嫖賭,樣樣精通。前幾年才因為性騷擾坐了幾年牢,去年剛放出來開了小店,好不容易老老實實的過了大半年。今天碰到了蔡言芝這樣的美女,老毛病又開始犯了。淫魂附體。

反正又不是沒幹過這種事情,大不了,再坐幾年牢。這麼漂亮的妞,不干遭天譴啊。

於是,這個色魔深思熟慮了好一會兒,終於準備好了一個完善的計劃。

……

換好衣服,一身女王氣質卻清純裝扮的蔡姨站在店門口,她竟有些破天荒的嬌羞。看著前面的胖老闆,她有些奇怪,〔老闆,剛才和我在一起的那個男的了〕

胖老闆微笑〔那位先生在樓上等你,叫你換好衣服上去找她〕

蔡言芝沒怎麼懷疑,跟著胖老闆上了樓。兩個人進了間屋子裡,蔡言芝對眼前的景象大吃一驚,只見趙甲第結結實實的被繩子捆在一把椅子上,嘴裡面塞了團臭襪子。〔唔……唔……〕的說不出話。

〔趙甲第,你怎麼了〕蔡言芝問道。這時胖老闆從身後一下緊緊抱住蔡言芝的身體,兩隻大手用力蹂躪蔡言芝的大奶子。

蔡言芝臉色嬌紅,羞極而怒,在上海從沒有人敢對她這麼做。柳腰一彎,爆發出一股大力來,把胖老闆一下甩到了身前。

胖老闆被甩的差點爬不起來,見蔡言芝不好惹,立馬起身將一把刀子橫在了趙甲第的脖子上。

〔小妞,我告訴你,刀子可不不長眼睛,你給我態度放好點〕胖老闆威脅道。

蔡言芝皺眉,好久沒有人敢這麼威脅她了。但是為了趙甲第的安全,她還是忍住怒意。〔你如果想要錢的話,我可以給你,你先把他放了〕

〔放了,你當我傻啊。現在聽我的話,不准動。把衣服脫了〕胖老闆說道。

蔡言芝大怒,沒說話,只是用眼睛緊緊盯著胖老闆,殺氣騰騰。胖老闆被盯的有些怕,一下把刀子在趙甲第脖子上勒了道口子,一排紅色的血液流下來。嚇唬蔡言芝。

〔別動他,我聽你的話,站著不動〕蔡言芝無奈,為了趙甲第的安全,她忍下了這口氣。

〔先把這藥給吃了〕胖老闆以防不測丟給了蔡言芝一顆藥丸。

蔡言芝雖然這藥肯定有問題,但看到趙甲第那副可憐的樣子。還是順從的吞下了藥。

〔很好。現在,你把衣服給我脫了〕胖老闆得寸進尺。

〔你〕蔡言芝已經氣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好久沒人敢這麼跟自己說話了。

〔你什麼你,想救這小子,就給我乖乖聽話〕胖老闆繼續威脅。

椅子上被捆得結結實實的趙甲第不斷拚命掙扎,他實在不想自己就這樣被利用來威脅蔡姨。

蔡言芝想到這陣子趙甲第和自己生活的點點滴滴,想到這小子為自己做的那些事。心軟了。

兩隻手放在腰間,慢慢的脫掉了上衣。只見兩顆巨大的美乳被胸罩托的嚴嚴實實的,渾圓挺拔,潔白無瑕。

胖老闆忍不住吞了口口水。說道〔繼續〕

蔡言芝解開牛仔褲的紐扣,抬起兩條長腿,褲子緩緩滑落。露出兩條筆直修長勻稱的美腿,白的有些晃人。

胖老闆貪婪的看著這一切,雖然已經在監控器裡看到過了。但現在在現實裡來看,還是感覺受不了。

蔡言芝這時終於把全身都脫光了。只見蔡言芝有著完美的俏臉,黛眉輕佻,肌膚晶瑩如玉,柳腰纖細,美乳肥大挺拔,兩條美腿修長白晰,美穴中間是一條粉嫩的縫隙,夾雜著幾根黑色的陰毛更顯可愛。

胖老闆此時雖然慾火焚身,但心裡還在想著:剛才的藥怎麼還沒起效果啊。

突然,蔡言芝只感覺自己迷迷糊糊的,沒有精神,一下倒在了地板上。

哈哈,媽的,成功了。胖老闆高興萬分,剛才他給蔡言芝吃的藥終於起效果了。他之所以叫蔡言芝脫衣服,就是為了磨時間,直到蔡言芝吃的藥起效果,他就贏了。

……

〔美女,醒了啊〕

蔡言芝終於醒了過來,面前的是一張令人厭惡的臉。她驚訝的發現自己赤身裸體的被繩子捆在一把椅子上。

胖老闆顯然研究過日本的捆綁絕技,左一圈,右一圈,把蔡言芝綁的結結實實,特別是胸前的美乳被他勒得緊緊的,透出完美的弧線。蔡言芝還感到自己的小穴被繩子不斷摩擦,給她帶來了許多異樣的感覺。

胖老闆看到蔡言芝這嬌羞的美人樣,滿眼冒色光。準備蹂躪眼前的這塊美肉。

胖老闆一下吻到了蔡言芝的小嘴上,舌頭伸進蔡言芝的小嘴裡,帶動著粉嫩的小香舌與他交纏在一起。時不時的還遞過自己一下口水過去,讓蔡言芝吞嚥。

蔡言芝臉上愈發通紅,她已經好久沒有和人接吻了。自從楊青帝死了以後,她在上海的身份也越發高貴起來,誰都垂涎與她的美色,卻不敢去打攪她。生怕這條漂亮的美女蛇一下就把他們給吞了。而這個小混混估計也沒有想到,他玩弄的這個女子是上海說一不二的黑道女王,要是他知道,給他十個膽也不敢啊。

胖老闆產生了個邪惡的想法。突然從喉嚨裡深吸,一下子吸出了一口大黃痰,旋即就渡到了蔡言芝的嘴裡。蔡言芝一下就感到了自己的嘴裡多了個熱乎乎的髒東西,一下就猜到了是胖老闆的口痰。心裡一陣惡寒,頭部開始搖晃,舌尖死死頂著,不讓那口黃痰進入的喉嚨裡。但是胖老闆把蔡言芝的頭部抱的緊緊的,大嘴再議用力,沒辦法。蔡言芝就這樣讓這個臭男人的口痰進入了自己的食道裡。

〔哈哈,美女,我的口痰好不好吃啊〕胖老闆十分驕傲。蔡言芝沒說話,只是感覺噁心。

胖老闆挺著大雞巴伸到蔡言芝完美的俏臉前,用肉棒在那張乾淨的臉上不斷摩擦,蔡言芝的瓊鼻聞到了一股尿騷味,那難聞的氣息把她熏得受不了。還看著那根髒東西和自己的臉不斷碰撞。不禁產生了不滿,頭部開始掙扎。

胖老闆可不管這些,把蔡言芝的小嘴掰開,肉棒一下捅了進去,抱住蔡言芝的頭部猛力幹著她的嘴。

蔡言芝此時小嘴被胖老闆的雞巴插的緊緊的,透不過氣來,將舌頭用力的頂著嘴裡的肉棒,希望把這個肉棒給頂出去。

胖老闆猛力插了好幾回,睪丸打在蔡言芝潔白無瑕的臉上啪啪響。看到如此漂亮的美人用小嘴含著自己的雞巴,大有成就感。終於忍受不住,精液一下爆發出來,射在了蔡言芝絕美的俏臉上。

蔡言芝屈辱萬分,她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會經歷這樣的狀況。眼睛流下了晶瑩的淚水。

胖老闆此時心情好極了,把蔡言芝臉上的精液不斷塗抹,糟蹋著這張美麗的俏臉,從額頭到眉毛,眼睛,臉蛋,臉上的每個角落都不放過。蔡言芝只感覺自己在被這個臭男人凌辱著,看著他將那些噁心的精液塗抹在自己的臉上,像敷面膜一樣,感到自己從來沒有遭受過這樣的侮辱,不禁從眼裡流出幾滴清淚來。

胖老闆看到這漂亮美人居然被自己玩哭了。真是我見猶憐啊。準備逗一逗蔡言芝。

胖老闆突然把自己的大雞巴對準面前的蔡言芝,似乎要幹些什麼。

蔡言芝大吃一驚,這胖子才射在自己臉上,現在又對著自己的臉。莫非是要……

〔你要幹什麼〕蔡言芝羞怒問道。

〔幹什麼,當然是要撒尿唄〕胖老闆一臉淘氣。

蔡言芝臉色鐵青,這胖子居然要這樣凌辱自己。

〔不,不要〕

〔不要,美女啊,現在是我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可由不得你啊〕胖老闆笑到。

「要不你叫我一聲好聽的,指不定我一高興就不在你臉上撒尿了。怎麼樣啊」

蔡言芝想到能躲過噁心的尿液射在臉上,有些猶豫。不禁細聲問「你要我叫些什麼」

胖老闆淫笑道「就叫「爸爸」吧,怎麼樣?」

蔡言芝臉上通紅,這男的居然讓自己叫他「爸爸」。真是不要臉。臭男人。

〔美女,考慮的怎麼樣啊,不然,我就要抹啦〕胖老闆繼續挑逗。

〔爸爸〕蔡言芝臉色通紅,小聲說道。

〔噫,我沒聽見,再來一聲〕胖老闆樂壞了。

〔爸爸〕蔡言芝臉上已經紅彤彤的了,自己那麼大的人了。居然叫眼前的男子做爸爸,真是羞人。更難受的是,自己居然感到興奮,下面居然湧出了許多淫水。

這要是讓上海界的那些大人物知道,怕是要掀起一陣狂風啊。上海界嬌艷動人,身份高貴的竹葉青居然叫一個胖子叫爸爸。恐怕說出去都沒人信啊。

〔唉,乖女兒。這樣就對了〕胖老闆激動的很,這麼動人的美女居然叫自己爸爸。大雞巴更硬了。

〔從現在開始,你叫我都要叫爸爸,不然,我就撒尿在你臉上,知道了嗎?乖女兒〕

蔡言芝紅著臉,沒有辦法答道〔知道了,爸爸〕

〔來,讓爸爸嘗嘗你的大奶子〕胖老闆低下身開始淫玩起兩團母乳起來。

胖老闆大嘴一張,含住了左邊的乳頭,時不時用牙齒輕輕咬著,右手大力蹂躪另一團美乳,絲毫不懂什麼叫憐香惜玉。

蔡言芝被弄得嬌喘連連,只感覺自己的胸部又酥又麻,說不出的難受和舒服。

〔乖女兒,你的奶子怎麼怎麼大啊〕胖老闆問道。

〔人家不知道,人家天生就是這樣的〕蔡言芝胡亂答道。

〔天生就這樣,乖女兒,告訴爸爸,你這大奶子是不是專門給爸爸舔的啊〕胖老闆繼續調戲。

蔡言芝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沒有回答。

胖老闆變本加厲,牙齒用力咬住左邊的乳頭,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拉扯著另一顆乳頭。〔快說,是不是啊〕

〔是……是……,女兒的大奶子……就是……專門……爸爸舔的〕蔡言芝忍受不了這奇妙的滋味,只得配合胖老闆說的話。

〔很好,現在爸爸再來看看你的小騷穴〕胖老闆分開蔡言芝的兩條修長美腿,只見蔡言芝的小穴粉嫩可愛,縫隙流出的淫水沾濕了稀少的陰毛。性慾大開,舌頭插進又插出,不斷在那美穴裡攪動著,

〔女兒啊,你這騷穴流了好多淫水啊,是不是迫不及待的想讓爸爸的大雞巴來草你啊〕

蔡言芝這時已經大概懂得如何配合胖老闆了。但還是不好意思。

胖老闆〔女兒,你怎麼不說話啊,是想嘗嘗爸爸的尿液嗎〕

蔡言芝無奈而臉色嬌艷,只得回答〔女兒的小……小……騷穴一直等著爸爸的大雞巴了〕

蔡言芝現在已經害羞的受不了了,自己居然跟一個陌生男人這樣說話,還說這樣下賤的話,真覺得自己不好意思活在這個世界上了。

〔好,爸爸現在就來草你的小騷穴〕

胖老闆挺起自己的肉棒猛力一插,進入了蔡言芝美妙的小穴裡。

〔啊……啊……好大〕由於好久沒跟男人上床,蔡言芝的身體十分敏感。胖老闆的肉棒才伸進去,它就感覺自己受不了了。

胖老闆不管這些,加快了速度,猛力衝擊著蔡言芝的的美穴。

〔啊……啊……受不了……你……輕點] 胖老闆的肉棒插的蔡言芝嗷嗷叫個不停,她感覺到胖老闆的肉棒又粗又長,每一下都頂入了自己小穴的深處,實在舒服的令人受不了。弄得自己的小穴淫水四濺。

胖老闆此時也爽的受不了,她感到蔡言芝的小穴緊緊的收縮著,美穴裡的肉不斷摩擦著自己的肉棒。從來沒有過這麼舒服的美穴。

胖老闆埋頭在蔡言芝的上半身上,用嘴和手不斷刺激著蔡言芝的胸部。

〔啊……用力……好舒服……爸爸……好棒〕

蔡言芝只感覺自己的全身被胖老闆不斷淫玩著,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熱,好舒服。什麼不要臉的髒話都說了出來。好像現在胖老闆就真的是自己的爸爸一樣。

胖老闆感慨萬分,這妞的穴肯定是傳說中的名器。實在是太緊了,小穴深處還有一股吸力對著自己的肉棒。

啊,不行,受不了了。蔡言芝感覺自己的小穴要尿了出來。啊,真的尿出來了。

在胖老闆的大力進攻下,蔡言芝迎來了高潮,小穴裡噴湧出大量晶瑩的花水來,澆在了胖老闆的那根大雞巴上。胖老闆也是精關一鬆,馬眼射出精液澆打在蔡言芝的美穴深處。兩個人一起爽翻了天。

把肉棒拔了出來,胖老闆還不甘休。把蔡言芝從椅子上抱到了平放在地上。

蔡言芝此時已經舒服的迷迷糊糊了,看到胖老闆又對自己動手動腳。詢問道〔爸爸,你又要幹什麼啊〕

〔女兒啊,現在爸爸的屁眼有些癢,你幫爸爸舔舔屁眼怎麼樣啊〕胖老闆淫笑道。

蔡言芝一下從迷糊中醒了過來。急道〔不行,不要,爸爸,你放過人家吧〕說著居然美麗的俏臉上一副膽小害怕的表情。哪有上海竹葉青的女王氣質。

〔嘖嘖,乖女兒啊,可是爸爸屁眼好癢啊,怎麼辦啊〕胖老闆壞笑問道。

蔡言芝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表情悶悶不樂。

〔乖女兒啊,要不然你還是讓爸爸撒尿在你臉上吧〕

〔不,不行〕蔡言芝急了,想到那骯髒的尿液要射在自己的臉上,就感到惡心的受不了。

〔唉,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乖女兒啊,那你叫爸爸怎麼辦啊〕胖老闆用手撫摸著蔡言芝的頭部,儼然將蔡言芝當成自己的寵物一般看待。

〔爸爸,求你了,人家兩樣都不要,你幫人家想想辦法嘛〕蔡言芝居然開始撒起了嬌。自身的女王氣質不復存在,居然已經完整的帶入了胖老闆女兒的角色裡。再也不是上海那個威風凜凜的竹葉青。

〔既然這樣,那女兒你就給我表演一個母狗撒尿怎麼樣,爸爸看的開心,就不那樣對你了〕

蔡言芝臉色通紅,母狗撒尿,一聽這名字就讓她害羞的很。

〔乖女兒啊,怎麼樣啊,幹不幹〕

蔡言芝想到母狗撒尿揍總比喝尿,舔屁眼好。只好哀羞得點點頭。

看到蔡言芝對頭,胖老闆十分滿意,又想到問〔對了,乖女兒,你還沒告訴爸爸你叫什麼名字了。快告訴爸爸〕

蔡言芝猶豫不定,總有種如果自己告訴他名字,自己就會和他一輩子牽扯不清的感覺。想了想,還是決定回答。

〔女兒叫蔡言芝〕

〔蔡燕子〕胖老闆重複了一遍,有些納悶。

〔不是啦,是蔡言芝,語言的言,芝麻的芝〕蔡言芝有些不滿意爸爸居然叫錯自己的名字,小嘴鼓鼓的。

〔哦,是蔡言芝啊,乖女兒你的名字真好聽〕胖老闆含笑說道。

胖老闆這時還沒有意識道「蔡言芝」這三個字的意義。他沒有想到,自己身下這個漂亮乖順的女兒就是上海霸氣無雙,身份高貴的竹葉青。

胖老闆把蔡言芝扶了起來,擺成一個蹲下的姿態。兩隻眼睛死死盯著蔡言芝的粉嫩小穴。

等了會兒,胖老闆不滿到〔言芝,你怎麼還沒表演母狗撒尿啊〕

蔡言芝滿臉通紅,〔爸爸,人家就是撒不出來嘛〕

胖老闆見狀去找了幾瓶礦泉水來喂蔡言芝喝下,還擺了個攝像機在旁邊,說什麼也要錄下這精彩的場面來。

〔嘩〕終於,蔡言芝喝下的水起到了效果。粉嫩的小穴射出一條晶瑩的露水來,淅瀝瀝的落在了地上。看的胖老闆大感興奮。

此刻的蔡言芝已經十分下賤了,只是她還沒意識到自己已經真的快成為胖老板的「乖女兒」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