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系列之藝術之路(上篇)

經過了昨夜的瘋狂之後,一覺醒來,睡在我旁邊的姐姐還沉浸在睡夢之中。我輕輕的鬆開依偎在我懷裡的姐姐生怕驚醒了她。

我起床之後穿好了衣服看著姐姐還沒有醒來便輕輕地帶上了門。

走到二樓三間我是其中一間的門口,看見房門微掩,這個應該是小露和杜姐姐睡的那一間吧。

我輕輕地推開門走了進去,杜姐姐和小露都還躺在床上在,只是在我進來的時候,杜姐姐的身子動了一下。

兩人蓋著同一條毯子蓋在兩人身上的毯子和兩人身下的床單都顯得略微凌亂,兩人的睡裙也都脫下來丟在了地上,看樣子她們兩個昨天晚上也雲雨了一番一張雙人床,杜姐姐睡在外面,小露睡在裡面,杜姐姐側對著小露睡著在。我沿著床沿繞到裡面看了小露一眼。心裡想著「唉,這小妮子好歹也是一個富家千金啊,這睡姿也太難看了吧。」

這小丫頭頭靠在杜姐姐身上,大咧咧的躺著,一隻手和一隻腳還伸出了毯子外面。

我蹲下身子想要扶著小露的腿將腿放回被子裡,這時候小露動了動。

「杜姐姐,大清早的,別摸我的腿嘛。」發現杜姐姐沒有理她,小露懶洋洋的睜開眼睛,便發現我握著她的小腿正塞回被子裡。

「一一,是你啊。早!」然後伸了個懶腰。「你怎麼會在這裡?」沉默了半晌,小露接著說:「難道你是來偷襲我們的麼?」

「偷襲你個大頭鬼啊。」我敲了一下小露的腦袋。

小露捂著腦袋吐了吐舌頭,:「那你就是來看我的咯?」說著,便掀開了搭在自己身上的毯子,沒有一絲衣服遮擋的小露的上半身就這麼暴露了出來。就在小露掀毯子的同時我似乎看到杜姐姐動了動。

這時,小露勾住我的脖子將我拉到她的身上,在這個過程中我用眼尖的餘光瞅了一眼杜姐姐,杜姐姐的眼睛仍舊閉著在,只是,因為剛剛掀起了兩個人一起蓋著的毯子,所以側臥著的杜姐姐的胸部已經暴露在我的視線中了。

杜姐姐的皮膚相對於小露的膚色顯得有點點暗暗的,沒想到就連胸口部分的皮膚也是,和我姐比起來也顯得暗了一些。這次我算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杜姐姐的乳頭,杜姐姐的乳頭屬於那種小小的,和小露的一樣,不過乳暈的面積就比小露的大了許多。如果真的說杜姐姐的皮膚黑可能又有點不恰當,杜姐姐以前和我說過她以前練過田徑的,所以訓練的時候大腿和手臂都是暴露在外面的,所以顯得比小露和我姐要黑,準確的說應該屬於那種小麥色吧,一種很健康也很健美的顏色。

褐色的乳頭搭配褐色的乳暈,在杜姐姐微微隆起的胸部上,倒也不顯得有哪裡不協調的。

還未待我看清楚,小露就把我按在自己的胸口上了。

我被小露按在她豐滿的雙乳上,我猛吸了一口氣,一股甜甜的味道進入了鼻腔。

「舒服麼?好聞麼?」小露問道,我點了點頭。「這是給你的獎勵哦。」

看著小露調皮的樣子,我情不自禁的低下頭想要文小露的雙唇。

就在這時,「咳!咳!」小露的身邊有人咳了兩聲。

我和小露同時望過去。杜姐姐面無表情的看著我們說道:「你們兩個打算當著我的面,在我身邊做沒羞沒臊的事情麼?」

小露嚇得忙推開我吐了吐舌頭,不好意思的看著杜姐姐。

「咦?」我和杜姐姐都不解的看向小露,看她為什麼發出疑惑的聲音。

「怎麼了?」我不解的問小露。

小露沒有看我讓是對杜姐姐說道:「杜姐姐,這次你把胸部暴露在一一面前,你居然這麼坦蕩蕩的,一點拘謹的感覺都沒有哦~!」說完,還壞壞的朝我一笑。

我下意識的將視線轉到了杜姐姐的胸前。

「小流氓,你還看啊~!」杜姐姐嘴上這麼說,卻一點要遮住自己胸前的跡象都沒有,還是像之前那樣枕著頭直視著我,這反倒讓我有點不好意思了,「反正這小子,昨天晚上也看得夠多了。全身都被這小色狼看了個遍。」

說完,杜姐姐還是用毛毯遮住了胸前。

小露見杜姐姐遮住了胸前,就撲到杜姐姐身上想要扯杜姐姐身上唯一遮羞的毛毯,嘴裡還瞎嚷嚷著:「既然都看了個夠,看了個遍,不如再讓一一看一次吧。」

杜姐姐嚇得連忙抓緊這身上唯一的遮羞布,一邊喊著:「小露住手!」一邊喊著:「十一!快出去!」

我慌慌忙忙的閉著眼出去了。

「帶上門!」杜姐姐命令道。

我帶上門的同時還不忘偷瞅了一眼杜姐姐小麥色的裸背以及翹臀。

我關上門之後,就聽見後面有人有氣無力的說道:「她們鬧什麼在呢?」

我轉身一看,原來是剛睡醒的姐姐站在我的身後。

「還能鬧什麼,小露睡醒了唄。」我隨便找了個理由塘塞過去了。

這時我仔細的看著我姐,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女生睡醒了都這樣,迷迷糊糊,大大咧咧的。

本來就短的睡裙可是說是掛在我姐姐的身上的,就連一根肩帶完全垮下來了都還不在意,胸部也露出來了,再下來一點就連乳頭都要露出來了。

「好睏啊。」說著,姐姐撲到我身上,纏住我的脖子把整個身體都靠在了我的身上,「我再睡一會。」胸前的兩團軟肉也壓在了我的胸前。

我的手不由自主的放在了姐姐的腰上,姐姐順勢將兩腿盤在了我的身上,整個人就這樣掛在了我的身上。

由於姐姐整個身子掛在我身上我連忙托住姐姐的屁股,就在觸碰姐姐臀部的那一剎那,姐姐的身體突然一陣的顫抖。

「小色狼!」姐姐在我耳邊悄悄的說道。

姐姐起床之後直接赤裸著身子把睡裙胡亂套在了身上,所以下身什麼都沒穿,光溜溜的。我剛剛托住姐姐屁股的時候直接碰到了姐姐的陰唇。

姐姐就這樣靜靜的掛在我身上,我想著抱著姐姐,然後把她放到床上去,就在這時,背後的房門開了。我轉過身,只見小露拿著手機一邊通話一邊走出來。

「你們怎麼想到打電話了?」

「不是吧,這種事你都知道了?」

「也是哦。」

「好啊,好啊。我開學之後就沒去過了。」

「下週六吧。」

「恩恩,就這樣。」小露看到我抱著姐姐,沉默了一下,又接著說道「等等別掛電話!」

「你們要的那個人我幫你們找到了哦。」

「就是那天你們說的那個啦。你懂的。」說著,小露又看了看我。

「放心吧,包在我身上。」

說完,小露掛上了電話,然後轉向我們。

「你們在幹啥呢?」然後蹦過來瞅了瞅我們倆中間,「我還以為你們倆一大早上就在這大客廳裡做那種事呢,一一,你的慾火也太高了吧。」說著,拍拍我的肩膀。

這時,我姐睜開了眼睛,我也順勢把姐姐放了下來。

從我身上下來的姐姐,沒有站穩,仍舊靠在我的身上。

「一一!」小露無比發嗲的喊著我。

「什。什麼?」

「我有個事情要求求你。」

「有事你就說。」

「下週六有時間麼?」

「有啊,怎麼了?」

「那陪我去看我的一個朋友吧。」

「哦。」

我沒有再問下去,「姐,你要不要再去睡一下?」我轉身對還迷迷糊糊的姐姐說道。

姐姐到了個哈欠揉了揉眼睛說道:「不用了,我去把衣服穿了去,下面涼颼颼的。」說完轉身回了房間。

這時杜姐姐走了出來,身上還是穿著那身短的什麼都遮不住的睡裙。

我的目光馬上目不轉睛的盯著杜姐姐,一寸也不想移開。

杜姐姐瞪了我一眼,把身上的睡裙扯了扯,便下樓了。

「一一!」小露走過來摟住我的肩膀,「跟我來!」說著,小露拉著我上了三樓。

「幹嘛啊?」我一邊被小露拉著,一邊不解的問。

「給你個好東西,你跟我來就對了。」

上到三樓,小露拉著我進了三樓的房間,翻出了之前放在櫃子那個放相冊的箱子,然後在相冊中長了一張照片,背過來交到手上。

「快放到錢包裡去,現在不許看哦,回去再看。」我把照片放進錢包裡,「對了,這個也不要讓杜姐姐和芳芳知道,這個照片的事只有你、我還有我妹知道的。」

我慎重的點了點頭。

「乖~!」小路摸了摸我的頭。「拿回去看著擼吧。」

「擼你個頭啊!」

「也對,忍不住,我又不在身邊的時候你可以找芳芳的。」小露壞壞的一笑,「那……還給我吧」

「不要,現在這個是我的了。對了你到底給了我一張什麼樣的?是你一個人的還是你和你妹的?是你多大的時候拍的?」

「你想的美,還想要我妹的。」說著掐了我一下,「至於多大的嘛,這個應該是初中拍的。」

「哦。」

「一一喲,你想要其他的照片麼?」

我慢慢點點頭。

「想要多少?」小露壞壞的看著我。

「當然是都想要咯。」我摟住小露把她抱起來。

「那就要看你表現了哦,不過呢,我現在沒有電子版的,底片又都在我表妹那裡,所以只有等放暑假我妹剛好高中畢業才能有哦,我要他幫我掃瞄成電子版的。」

「你表妹高中了啊!」

「怎麼?不會是對我妹有想法吧,嘿嘿!」小露壞壞的一笑。

「哪有!」

「我妹可是和我身材一樣好哦,不管是胸部,還是……」

「身高。」我趁小露沒說完接了一句。

「哼!你才矮呢,快放我下來。!」

「比我矮不是挺好的麼!我抱起來不就一樣高了麼?想下來,沒門!」說著,我抱著小露就下樓了。

「話說,剛才你感覺像是在向我推銷你妹呢?」

「你想哪去了,色狼。」小露沒好氣的說,「不過,如果她要是喜歡你的話,我也沒辦法。嘻嘻。」

「喂喂,我喜歡的可是你啊。」

「你可以兩個都喜歡嘛,那樣不就可以二女共侍一夫了麼?你們男生不都喜歡這樣麼?哦,對了,是三女共侍一夫,我差點把芳芳忘了。」

我只一手托住小露的屁股,另一隻手在她腦袋上彈了一下,「你這個小腦袋瓜一天到晚都在想什麼呢?」

「好痛,臭一一。」說著,就在我肩膀上咬了一口。

結果發現我完全沒吭聲,便問:「我咬你啊,你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

「早就被咬習慣了。」

「好啊,你背著我在外面還有女人。」

「不是的啦,是我侄女,我只要一欺負她,她欺負不贏的時候就會咬我。」

「你侄女多大啊,還咬人?」

「14歲。」

「現在還咬麼?」

「是的。」我無奈的說。

「你和你侄女感情挺好的麼,該不會你侄女也喜歡你吧。」

「怎麼可能啊!」

「怎麼不可能,又不是沒有過先例。」

「你……」對於小露,我已經無言以對了。

「你這是要開後宮的節奏啊,」小露拍了拍我的後背說,「沒事,我支持你!」

「支持你個大頭鬼,一天到晚不知道亂想些什麼,下樓啦!」說著就扛著小露下樓了。

「你們小夫妻兩挺親熱的啊,下樓都是這麼下的。」杜姐姐有意調侃道。

小露對杜姐姐做了個鬼臉。

等到杜姐姐和我姐都把衣服穿好了之後,便草草的吃過中飯,然後小露和杜姐姐回學校去了,而姐姐和我則回到了家中。

週六到了,我早早的就到了小露的學校,在樓下打了個電話,半天沒人接,沒辦法只要親自上去了,在寢室門口敲了敲門,不一會門就開了。不過開門的不是小露而是杜姐姐。

我納悶的問杜姐姐:「小露呢?」

杜姐姐一臉無奈的扭過頭用下巴指了指還趴在床上的小露。

而仍舊在床上的小露完全沒有一點愧疚的盯著正在看著她的我。

「嘿嘿,一一早啊!」

「你個小懶豬還沒起床啊?」

「我這不是起來了麼。」說是那樣說,可身體還是完全沒動作。

「唉,快點吧。」我無奈的坐在小露床對面的姐姐的椅子上。

「好啦,知道啦,別歎氣啦~!」說完,小露掀開身上的毯子,爬下床。

沒想到這都快到秋天了,這小妮子睡覺還穿的那麼清涼。小露身上套著那件第一次來她們寢室時穿的睡裙,睡裙裡面若隱若現的是一套純白的內褲,而上半身卻沒有帶胸罩,隱隱約約可以看到小露粉粉的葡萄。

下床之後的小露湊到我面前問了一下我的額頭,「等我一下,我去洗個澡。」說完,走到自己的櫃子前,在櫃子裡翻了翻,抓起一件衣服就跑廁所去了。

而在我的腦海裡留下的,是剛剛彎腰小露吻我時,我從小露衣領裡看到的雪白的乳房和粉紅的乳頭。

這時,一隻手遞了一個剝了殼的雞蛋過來。「要吃麼?我給小露買早點,不小心買多了,你還沒吃早飯吧。」

我接過剝了殼的雞蛋,看了一眼白嫩的雞蛋,大腦裡又回想起剛剛看到的小露的胸部。

「她啊,就是這樣,你也別太往心裡去。有時候大大咧咧的沒想太多,其實挺好的。」看著我心不在焉的兩口就把雞蛋塞進口中,杜姐姐遞給我一邊豆漿。

「什麼?」我不解的問杜姐姐。

「看來你沒有介意。」

「……」我不太明白杜姐姐剛剛在說啥,難道是說我來了小露還沒起床?然後,我又看了看手裡的豆漿。「這杯豆漿……是買給小露的?」

「放心喝吧,我買了三杯。」接著,又給我兩個包子。「這小妮子看到你來了,估計要急著走,估計這個是不會吃的,你也吃了吧。」

「哦。」我默默地接過包子。

這時,我背後的廁所裡,已經響起來了水聲。

「對了,十一弟弟,你覺得我是個怎麼樣的人?」杜姐姐盯著我的眼睛問道。

我被杜姐姐盯著不太好意思,低頭看著手裡的包子,「杜姐姐麼?很好啊。很會照顧人,給人的感覺很溫柔,像個大姐姐。」

「還有麼?比如說外表什麼的。」

「額,外表的話,很高挑,很苗條,膚色很健康。」

「你其實是想說我太瘦了,而且皮膚很黑是吧!」杜姐姐故作生氣狀。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我很喜歡杜姐姐現在的樣子。」我慌張地說道。

「噢~!你喜歡……我……」

「……現在的樣子。」我補充道。

「那,還有沒有。」

「我想想。」我思索了幾秒鐘說道,「鎮得住小露,這個算麼?」

「噗~!鎮得住小露,哈哈哈哈。小露是妖怪麼,還需要鎮住。這個算,這個算。」杜姐姐笑得不行了。

「嘿嘿。」我尷尬的笑了笑。「杜姐姐,千萬別和小露說這話是我說的,不然她一定會揍我的。」

「放心,放心,不說,不說,哈哈哈哈……」

「杜姐姐,別笑了嘛。」

「行,行,我不笑了。」

「對了,杜姐姐,你知不知道小露今天要去哪?」我說出了心中的疑問。

杜姐姐攤了攤手說道:「不知道,她沒說過這事,芳芳問了的,她跟芳芳說是秘密。」

「哦。」

接著我們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直到小露出來了。

小露穿著一條白斑點的黑內褲,褲沿上還有一個粉色的蝴蝶結,一邊擦著頭發一邊走出來了。沒錯,一邊擦著頭髮一邊走出來,身上就穿了一條內褲。

我就這麼呆呆的看著小露,杜姐姐看了一眼小露,見怪不怪的繼續看自己的書去了。

「看什麼呢,傻一一。」小露看著我直勾勾的看著她問道,「好看麼?嘿嘿。」

「唉。你每次都這樣出來啊?」我問道。

不待小露說話,杜姐姐頭也不抬的說道:「只要是熱天,寢室只有我,芳芳的時候,她是這麼出來的。」

「是啊,是啊。一一你又不是外人,放著該看的,不該看的你都已經看過了。」小路接過杜姐姐的話說道,而且把『不該看』這三個字故意讀得重了些。說著,小露半裸著坐在我的腿上。

小露赤裸的身體還散發著些許沐浴乳的香味,香味順著鼻腔一直進入大腦。皮膚上沾著還未完全擦乾的水跡,從頭髮上滴落的水珠滴在小露肩膀上,然後順勢流下,流到了小露雪白的胸部上。小露的胸部在窗外光線的照射下顯得更加白皙,乳頭也顯得更加的粉嫩,讓人忍不住想要去觸碰。小露的臉蛋被水蒸汽熏得嬌艷動人,好像熟透了的紅蘋果,引誘人去咬上一口。

我貪婪的吸著小露身上的氣味,最後猛地吸了口氣,嘴巴輕輕的向向小露身上靠過去,正當我的嘴唇就要碰到小露的肌膚時,小露閃開了。

「穿衣服,穿衣服~!」小露嘴裡念叨著,就開始在衣櫃裡找著。

我一邊看著小露光滑的玉背,一邊胡亂的把剩下的早餐塞進口中。

接著,小露拿出兩條黑絲襪掛在我的脖子上。

「幹嘛?」我一臉嫌棄的看著小露說道,不知道她又想到了什麼鬼點子。

「放一下不行啊。」

「哦。」

緊接著,小露有陸陸續續的把一件帶著花邊的白襯衣搭在我肩上,然後把一條紅黑格子的百褶裙放到了我的腿上,最後拿起一件紅色的小背心扔到了我都頭上。

當我拿下掛在頭上的背心之後,看到小露坐在對面的椅子上笑著對我說:「一一,給你一個表現的機會,快來伺候我更衣。」

「是,是。我親愛的女主人。」

「噗~!」杜姐姐躲在書後面偷偷的笑著。

我拿起一條黑絲襪半跪在小露面前,小露自覺的抬起小腿,我拿起絲襪就往小露腿上套,可是當絲襪套上了小腿就再也套不上去了,不管我怎麼一點點的往上拉,可絲襪就是卡在那上不去。

「噗,一一你個笨蛋,不是那樣穿的啦。」小露忍不住笑出聲了,「你應該先把絲襪挽起了套在腳上,然後再一點點的挽上去。」

終於把絲襪套過了膝蓋,然後把另一條絲襪也用相同的方法套了上去,接著小露站了起來,兩手搭在我的肩上,我繼續把絲襪往上挽。

當我把一套絲襪完全穿好之後一抬頭,看見小露的陰部正對著我,內褲把小露陰部的形狀勾勒了出來,好像散發著似有似無的香味,我吞了吞口水,低頭把另一隻絲襪也拉了上,當我再次抬起頭時,小露陰部的形狀再次映入眼簾,我吸了口氣,然後吐出來。

「一一,你幹嘛呢?」小露扭動著身體說道。

「沒……沒有啊。」看來站在我身前的小露,感覺到下體有一股熱氣,不適感燃小露扭了一下。

我站起身,小露一臉壞笑的看著我,「一一~!你剛剛在下面幹嘛呢。」

「多話!」我背過身拿起白襯衫然後轉回來,將襯衫從背後套在小露身上,「來,伸手!」

當小露的手伸過了袖子之後,我整了整小露身上的衣服準備開始扣扣子,這時候才發現剛剛慌慌張張的,居然忘了把小露的胸罩給她穿上去。

「噗,色一一,原來你打算讓我不穿內衣就這麼真空這出去啊!流氓!」小露帶著調笑的語氣說道。

「胡說,我只是一時忘了。」我辯解道,「誰叫你出來只穿一條內褲的。」

小露沒有說話,而是繼續看著我笑。

「好啦!好啦!女王饒命,我馬上給你穿上。」我實在拿她沒有辦法,最終服軟了。

我脫掉小露的胸罩之後,小露又在衣櫃裡翻了翻,拿出一件胸罩,我剛要伸手接過去,結果小露自己拿著胸罩就穿上去了。

小露看了看我伸出的手說道:「這個就不用你穿了,你們男孩子是不會穿的。」說著,用手調整了一下胸部的位置。

待小露穿好胸罩之後,我再次把襯衣給小露穿上,在我給小露扣扣子的時候,小露還有意無意的把胸往前面一挺。

之後,我再以最快的速度那小背心給小露套上去,再把百褶裙也穿上去。

我站起來之後,小露在我臉上親了一口,然後拿起包包,把手機放在包包裡,就拉著我出門了。

在出校門的一路上,碰到了幾個女生和小露打招呼的,應該是小露的同學吧。當然,也碰到了一兩個帶有敵意的目光。

上車找個位置坐下之後,我問小露:「丫頭,我們今天到底要去哪?」

「秘密~!到了你不就知道了。」說完,小露報了一個站名,就靠在我身上閉上眼睛不再說話了。

我看從小路的嘴裡問不出什麼只好作罷,老老實實的摟著小露坐著發呆。

看到快要到站了,我推了推小露,小露睡眼朦朧的爬了起來,順帶著吧口水往我身上一擦。

不久,車到站了,我摟著還沒清醒的小露下了車。

下車之後的小露帶著我走街串巷來到一個小區門口,進去之後徑直走到一棟居民樓的樓下,拉著我登登登登的就上樓了。

來到一戶人家門口,小露拍了兩下門,然後一點都不淑女的喊道:「小羽開門吶~!我來啦~!」話語中帶著一住不住的喜悅。

「來啦。」這時,屋內傳來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你個小妮子就不能淑女點麼,每次都那麼大的聲音又是叫又是拍的。」伴隨著一陣記住的腳步聲,房門打開了。

打開門的是一位美女,年齡和小露相仿,身高165左右,身材沒有小露那麼豐滿,顯得很是勻稱。頭上紮了個長馬尾,她的頭髮不像小露那樣烏黑烏黑的,而是呈一種棕黑色,皮膚倒是如同小露一樣的白皙,面容姣好,雖然沒有化妝,但是略帶一點歐美人的味道。

面前的女孩穿著一件白色帶花紋的長袖厚T恤,下身是一條黑色的緊身褲,緊身褲上沒有太多的花紋。腳上沒有穿襪子,赤腳穿著一雙藍色的涼拖鞋。

而最引人注目的是面前的這個女孩的雙目,她的左眼的瞳孔是黑色的,而右眼的瞳孔卻是綠色的。

「你看夠了沒有!」我這麼直直的盯著面前的少女的雙眼使得少女似乎挺不高興。

「好啦,一一,別一看到美女就在發呆。別忘了,你女朋友可在旁邊哦。」小露也連忙打個圓場。

面前的少女轉過身去,領著我們進來了。

少女讓我們坐在沙發上之後略帶不爽的說:「我給你們倒水去。」便離去了。

看著少女離開的身影我撓了撓頭。這時,小露湊到我身上靠著。

「幹嘛啊?有位子不坐,幹嘛要做我身上?」

「當然是因為你身上舒服唄!」

我略帶停頓之後說:「你的朋友居然有雙妖瞳,好厲害?」

話未說完,我就發現那個少女一隻手拿著一杯牛奶,另一隻手拿著一杯白開水站在我身邊。

「妖瞳?那是什麼。」少女將牛奶遞給小露,然後將白開水放在我面前。一邊很不高興的問道一邊在旁邊的一個單人沙發上坐下。

看著少女似乎有點不高興,我只好實話實說:「妖瞳就是指那些兩個瞳孔的顏色不一樣的人的雙眼,好多故事或者傳說裡的有妖瞳的人都很厲害的。」

直到我把厲害兩個字說出口,少女皺著的眉頭才舒緩開來。

我說完,看那個少女沒事了,便想喝一口面前水杯中的開水。少女若有所思的看著我,見我手伸向水杯,立馬一把奪過了水杯。

我和小露都驚訝的看著她。

少女拿著水杯站起來對我說:「你要喝什麼?和小露一樣的牛奶行麼?」

我還沒有完全明白怎麼回事,只好點了點頭。

少女再次起身離去。

小露又在我身上蹭了蹭,「一一,你好樣的~!」小露莫名其妙的對我伸出了大拇指。

「什麼?」我對小露的這個動作十分不解,同時也對那個少女的一連串的舉動表示不解。

「噗!笨一一,她最討厭別人在意她的眼睛了,因為她周圍的很多人因為她的雙眼的顏色不一樣而排擠和疏遠她,她們看待她像看待一個另類一樣。說她兩只眼睛不一樣而且很厲害的,你倒是第一個。」

「原來是這樣啊。」

「小奶牛!你又在說我什麼壞話?」這時少女已經回來了。她將一杯牛奶放到我面前,坐下來說道。

「不許叫我小奶牛,波斯貓~!」小露氣鼓鼓的說道。

「你那麼大的胸,不叫你小奶牛叫你什麼?」少女依舊不依不然的說道。

「哼!臭波斯貓。」小露發現沒法還嘴,只好氣鼓鼓的坐在我懷裡。

「噗!」我忍不住笑出聲來,「小奶牛……」我小聲的自言自語了一聲。

「臭一一,你也這麼叫~!」小露坐在我懷裡亂扭了起來。

「形容的很生動恰當嘛。」

「哼!」小露生氣的鼓起了嘴。

「好啦,好啦,小奶牛別生氣了。對了,小露,你還沒有給我介紹那誰呢。」說著,少女用目光指了指我。

「哦哦。」小露現在才發現我和那位少女還不知道相互的名字。

「這個是佳佳。」說著,小露指了指面前的少女。

接著,小露摟住我的脖子說:「這個是我的男人,十一。」

在接下來的聊天中我慢慢的知道了,佳佳真的是個混血兒。

小露的父親和佳佳的父親是生意上的合作夥伴,在小露和佳佳小的時候,兩位父親總帶著自己的女兒和對方聚會,一來二去小露和佳佳也就熟悉了。小露來這座城市讀書或多或少都是因為佳佳。

佳佳的父親年輕的時候出國留學,認識了以為同樣留學的烏克蘭的美女,之後兩人在異國他鄉發展成了情侶關係,最後,佳佳的爸爸回國的時候,那位烏克蘭的美女跟著佳佳的爸爸回國了,最終成為了佳佳的母親。

之後,佳佳高中畢業之後來打這個城市上學,不過上的並不是一般的大學,而是一所女子學校。佳佳在女子學校裡和同學的關係不太好,甚至是可以說是關系很差。一個原因是剛剛說到的佳佳的兩隻眼睛的瞳孔的顏色不一樣。再一個就是佳佳長得很漂亮,比女子學校的大多數女生都要漂亮,再加上身上有著外國血統,顯得非常有氣質,這遭到了很多女生的嫉妒。有些甚至女生甚至在背地裡說她的無中生有的閒話,而且說的很難聽,所以佳佳在學校裡沒有一個朋友。

聽完了有關佳佳的事,佳佳顯得情緒有點低落。

「接下來說說我家笨一一的事吧。」小露看見佳佳不開心,想要調節一下心情,便說道。

接下來的時候就是小露一個人興奮地說著我和小露從認識到成為男女朋友之間的故事。我除了偶爾搭一下腔外,其他的時候在小露的獨角戲裡完全插不上嘴。當然,故事是略加修改的,那天晚上我和小露在我姐的床上發生的事情沒有說出來。以至於佳佳都覺得,我和小露成為男女朋友的過程讓人不可思議。

聊天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的,很快就到了中午了。由於剛剛喝了不少的牛奶,我有了尿意。

「佳佳,你們家的廁所在哪裡?」我問道。

「那邊,到了飯廳,左邊就是的。」說著,佳佳指了指飯廳的方向。

我起身走向飯廳,佳佳和小露還坐在沙發上聊在。

走到飯廳,飯廳前面就是廚房,而我的左手邊就是衛生間了。

當我方便完了之後走出衛生間,正巧碰見佳佳端著一盤菜從廚房出來。不過,佳佳在我去廁所的這段時間裡換了件衣服。現在佳佳身上穿的是一件黑色的修身帶袖連衣裙,連衣裙將佳佳苗條高挑的身材完全的顯露出來了,頭髮也放下來了,就連腳上現在都穿上了襪子。

「咦,佳佳,你這換衣服的速度也太快了吧?」我很是疑惑。

佳佳看著我沒有說話只是「噗」的一笑,接著才開口道。「叫她們來吃飯吧。」

「她們?哦,好的。」不知道為什麼佳佳要說「她們」客廳坐著的不就是只有小露麼?估計她指的是指我和小露吧。

我走回客廳,佳佳把菜端到飯桌上,手捂著嘴巴看著我這邊。

我邊走向客廳,便說道:「小露,開飯了。對了,小露,你知道麼,佳佳是我見過換衣服最快的女……」『生』字還沒出口,我就發現佳佳正坐在背對著我的沙發上看著我,臉上寫滿了調皮二字。小露用同樣的表情看著我。

我回頭看見之前的佳佳還站在餐桌旁邊看著我。我頓時間大腦一片空白。

「哈哈哈哈哈!笨一一!笨蛋一一!哈哈哈哈!」小露再也忍不住了。

「那是我妹妹啦,笨蛋。」坐在沙發上的佳佳解釋道。

「我才是姐姐。」站在客廳的佳佳說道。

「無所謂啦,你也就比我先出來那麼幾秒鐘。最重要的是十一好好笑噢~!」

「好啦,都快過來吃飯吧。」說著,飯廳的佳佳向我們招了招手。

沙發上的佳佳立刻站起來走向飯廳。

「笨蛋一一,我餓死啦……!快快扶我起來,我笑得都沒勁了。」小露倒在沙發上還笑個不停。

我扶起倒在沙發上接近抽搐的笑著的小露,拽著她走向飯廳。

待四人在餐桌上坐定,多話的小露就開始管不住嘴了。「你們剛剛有沒有聽到,笨蛋一一剛剛走過來的時候還邊走邊說:「小露,佳佳是我見過換衣服最快的女生。』『生』字還沒出口,整個人就呆掉了。他那個樣子笑死我了。」

「是啊,你男朋友真好像,我都忍不住了。」之前坐在沙發上的佳佳接著說道。

「好啦,你們等下再笑行麼?先告訴我到底怎麼回事。」我有點不耐煩的說道。

「好啦!好啦!我來告訴你吧。」剛剛站在餐桌旁邊的佳佳說道。「剛剛給你們開門然後一直陪著你們聊天的是佳佳,我呢,剛剛一直在廚房做飯,你叫我小羽好了。」

我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你們長得太像了,我完全分不清楚,一模一樣。」我轉頭對小露說道:「對了,你是怎麼分清楚誰是誰的?」

「笨一一,你今天怎麼這麼傻啊?她們兩個外觀上有個最大的不同你沒看出來麼?」

佳佳和小羽一同放下筷子,手撐著腦袋看著我。

我看了看她們兩,一樣的髮色,一樣的膚色,一樣的雙瞳,一樣的面容完全沒有發現任何的相同之處。我又不解的看了看小露。

「笨蛋,看你最喜歡的地方!」小露不耐煩的說道。

我喜歡的地方,我是思索著小露說的我喜歡的地方指的是哪。突然靈光一閃,難道她指的是眼睛?

我盯著兩人的眼睛看了會,都一樣啊,都是一邊是黑色的瞳孔一邊是綠色的瞳孔。

不一會兒我就發現了不同了,真的可以說是兩人身上唯一的不同點,佳佳的雙瞳是左邊的瞳孔是黑色,右邊的瞳孔是綠色的。而小羽的恰恰相反,她左邊的瞳孔是綠色的,右邊的瞳孔是黑色的。真的是好明顯,而又讓人不會注意到的不同點。

「難道是兩個人綠色的瞳孔的位置不一樣?」我試探性的問著小露。

小露大呼:「答對了,笨一一。」說著還在我背上重重的一拍。

「噗,個把月不見,小奶牛你還是這麼大大咧咧的啊?有了男朋友也不知道收斂一點。」小羽有意無意的調侃道。

「沒事啦~!沒事啦~!一一才不會介意這個呢。」小露擺了擺手說道。

「是麼?」佳佳看著我說道。

我扶著額頭點了點頭,覺得很不好意思。

「看見沒有,一一都點頭了,所以你們就別瞎操這個心了。」

說道兩人的瞳孔的顏色時,佳佳似乎想到了什麼,於是在小羽耳邊耳語了幾句。

之後,小羽看了看我說道:「原來是這樣,十一,你剛剛跟佳佳說的那個什麼妖瞳,雖然我聽不太懂,不過,你的意思應該是指這算個優點還是什麼的吧。」

我默默的點了點頭。

「你和別的人挺不同的,」小羽停頓了一下,「我覺得我一點都不討厭你。」

小羽這麼一說讓我尷尬的摸了摸後腦勺。

這時,小露突然回過神來:「對了,小羽!你剛剛也叫我小奶牛了,你也是臭波斯貓。」

「這個名字不是挺可愛的麼?再說了,男孩子不對喜歡胸大的女生們麼?」佳佳說道。

「那是當然的咯,一一可是愛的不得了呢,其實你們是羨慕嫉妒吧。」說著,小露給我拋了個媚眼。

「臭丫頭,你怎麼又把我扯進去了。」我頭痛的看著小露。

「好啦!好啦!我們不欺負你了,快吃吧,這些菜我可是弄了一上午的。」小羽一邊制止了小露的胡鬧,一邊往小露碗裡夾菜。「十一,別太在意,小露以前就一直是這樣,這算是她最真實的一面,她是不會對一般的人這樣的,所以……」

「我明白的,唉,我已經快習慣了。」我無奈的歎了口氣。

「看樣子,十一君是受了不少的苦啊。」佳佳調笑道。

「他哪裡受苦了,樂著呢~!」小露自豪地說道。

我們再一次在以小露為中心的熱鬧中吃完了中飯。中飯過後我和小露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確切的說是我坐在沙發上,小露靠在我身上。而小羽和佳佳則忙著收拾餐桌。

「一一?」

「怎麼了?」

「跟你說個事。」

「說。」

「等下能不能幫小羽他們一個忙?」

「什麼忙?」

「等下她們來了你就知道了,讓她們親自跟你說吧。嘿嘿。」說完,小露還壞壞的笑了笑。

看到小露的表情的我頓時間毛骨悚然。看來我這次來又要有什麼不好的事發生了。

我膽戰心驚的坐在沙發上摟著小露等著小羽和佳佳把碗洗完。

不一會兒佳佳和小羽就把碗筷洗好了,佳佳和小羽走過來坐在兩邊的沙發上。

「你們兩個說一下吧,你們有什麼要一一幫忙的。」小露先開口說道。

小羽先點了點頭,說道:「是這樣的,十一,我和佳佳實在同一個學校的同一個系的同一個班的同學。我和佳佳都是血美術的,我們現在一直都在學人體的素描,現在主要是畫男性的人體,不過我們在學校的事情,剛剛佳佳也和你說了的。」說到這裡,小羽的情緒顯得有些低落。

「我明白。」我說道。

「現在學校不提供模特給我們,在外面請的人,我們不想我們的同學那樣人多,我們兩個人的話會顯得很不安全。」

我大概知道佳佳和小羽要我幫忙做什麼了,「所以你想讓我當你們的模特是吧?」

小羽和佳佳點了點頭。

不待她們倆開口詢問,我就先回答道:「可以啊,沒問題的,這對我來是小意思的。」

「謝謝了,不過……」小羽似乎是有什麼難言之隱。「佳佳,後面的還是你來說吧。」

「額,我也不知道怎麼說啦。」佳佳說完就和小羽一起齊刷刷的看著小露。

「噗,好啦,我來說。」小露鄭重的對我說道,「她們畫的人體和理想的不同啦。」

「不同?」我不太明白小露指的是什麼。

小露深吸了一口氣。「她們現在需要的是一名人體模特,也就是要那種不穿衣服的。」

「什麼!」我驚呼道。

「是的,因為她們現在需要嘗試著畫一些人體的肌肉的線條什麼的,我也不太說得清楚,反正就是那個意思啦,這種情況只有找一個不穿衣服,而且不太胖年輕男性。所以我覺得這幾點你都符合,就把你拖下水了。」說完,小露不好意思的看著我。

—未完待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