蕩婦李靜之鄉村軼事

李靜今年32歲,大學畢業那年考上了家鄉的公務員,經過多年的努力,終於爬上了區城管局副書記的位置。

這麼年輕就進了黨組班子,讓很多比她年長的人眼紅不已,加上她又十分的漂亮,所以關於她的各種八卦「性醜聞」從來就沒有停過。

李靜的丈夫對她的工作很是支持,兩人是大學同學,育有一個五歲的漂亮女兒。對於外面的風言風語,劉強選擇了無視,給了妻子最大的信任和支持。

所以李靜對他也十分感激,在各方面都很滿足他,甚至在性生活上一些變態的訴求她也會去滿足。這也使得二人的感情十分好,著實讓親者羨慕恨者咬牙。

最近李靜作為援邊幹部,帶著一個工作小組來到一個地圖上都不容易找到的縣城。工作組一共六人,只有當地政府指派的司機兼助手王陽軍是男性。其他四個都是今年剛招的應屆女大學生,而且都是長相與身材俱佳的美女。

「王同志,還有多久到啊?」李靜見王陽軍一直在偷看自己等人的絲襪美腿,有些不高興,故意問道。其實縣裡對她們幾個美女也不能說不重視,特意安排了一輛七座帶她們進山,不過顛簸的山路把她們折騰的夠嗆。

王陽軍沒有收回貪婪的眼神,繼續瞄著李靜的黑絲美腿答道,「快了,還有半小時就到了。李書記,你們大城市的制服真好看,嘿嘿。」

李靜尷尬的笑了笑,她們這身裝扮是局裡為這次援邊統一給配的,一洗兩換,包括內衣和高跟鞋都是三套。尤其是這雙高跟鞋,不但是十公分的超高跟,還是性感的細跟,套裝的裙子也比正常的制服短了很多,屬於齊逼短裙。

一想到出差前還穿著性感的制服和丈夫大戰了幾百回合,李靜感到下身有一股暖流正在騷動,臉也有些泛紅。看到其他人都難受的閉著眼睛,沒有注意到她,李靜才安心。摸了摸自己的絲襪美腿,她很奇怪這次出發前為什麼給她們配發那麼多連褲襪,竟然每人發了二十雙,並且強制要求她們全部帶上。

想著想著李靜有些犯困,加上山路的顛簸,她便靠著車門睡著了。李靜夢到自己被一大群男人圍在中間,而她被以一個十分羞恥的姿勢固定在木質的器具上,身邊不時傳來同行女孩的哭喊聲。

「嗚嗚嗚~李書記快醒醒!嗚嗚嗚~李書記救救我!」晃了晃腦袋,李靜愕然發現正並不是夢,她們五個真的被固定在器具上。其他幾個女孩明顯已經被這些村民輪姦過了,性感的制服套裝散落一地,身上除了襠部破損的黑絲襪什麼都沒留下。

李靜用力的想要掙脫束縛,可惜她感到渾身酸軟,只能大聲地質問,「你們瘋了嗎?我們是國家幹部!你們這樣做是犯法的!」

「嘿嘿,我們當然知道你們是幹嘛的!沒想到今年送來的女人品質這麼高,哈哈!鄉親們,這是城裡來的普法幹部,我們干服了她怎麼樣啊?」

「好!好!好!」村民們山呼海嘯般的叫好聲嚇壞了李靜。

「四個小姑娘一個村一個,記住別玩死了,玩死了明年就沒有新人玩了。」王陽軍打斷眾人的歡呼,李靜很驚訝的看著他。他走到李靜身邊,開始解她的衣服,「別看了李書記,我沒那麼大本是也沒那麼大膽子做這事,也就是奉命行事。她們四個肯定要留下來的,您不一樣,在這待幾天回去肯定升職。很多東西我不能明說,你我都是小人物,知道太多並不好,管好自己的嘴才能過好日子。」

「你到底再說什麼?你們都瘋了嗎?快放開我們!」李靜發瘋似的掙扎,卻絕望的發覺自己被捆的一動不能動。感受到乳頭傳來的刺激,李靜絕望的流下淚水,只能沉默地閉上眼。

王陽軍玩著李靜的兩隻乳頭,欣賞的說道,「難怪這麼年輕就能進班子,果然很識實務。放心好了,你只要讓這四個村的班子成員玩玩就行,不用像她們四個一樣被全村男人輪姦。城裡女人果然夠騷,玩幾下乳頭就濕了,哈哈。」他往下隔著絲襪摸了摸李靜的小穴,發現穴已濕。

李靜懶得搭理他,於是王陽軍輕輕撕開她絲襪的襠部,又用剪刀剪斷她的內褲,「這才對嘛,絲襪加騷屄才是絕配,內褲什麼的都是累贅!」

李靜剛想罵他幾句,就被插入的硬物頂了回來,睜眼一看並不是王陽軍,而是一個中年男人。李靜這時想到的竟然是這個男人本錢很足,比丈夫的更大更硬,難道自己真是個骨子裡渴望被陌生人肏的騷貨?

肏屄的男人可管不著李靜的想法,只是賣力的在她體內抽插,享受的和同伴們分享,「哦~這娘皮的屄肏起來真帶勁!一點不像資料裡說的生過孩子。比上年那個叫什麼丁娟的強多了!」

李靜一聽到這驚呆了,丁娟?副市長!本來只是書記處書記,今年就提了常務副市長,是全省最年輕的女副市長。

看到李靜的表情,王陽軍微笑著肯定道,「李書記沒猜錯,就是那個丁娟。我再說幾個名字估計你都認識,陳紅、劉麗、王小青,都認識吧?她們都來過這裡,而且一回去就高昇了。」

這些人李靜豈止是認識,都是省裡的名人,有一個傳言還要提拔到京城。就在她思緒萬千的時候,扶著她的黑絲美腿猛肏的男人竟然射了,「啊~別射裡面!啊~」不等她說完,滾燙的精液已經射進了她的子宮。之後的男人也不嫌髒,藉著精液的潤滑作用再次插了進來。

「放心吧李書記,回城後會安排您做體檢,真懷孕打掉就是了。您真是夠美的,光看著就有些受不了了,借你的絲襪腳用用哈,嘿嘿。」不等李靜反對,一直打著飛機的王陽軍將龜頭頂在她右腳的絲襪足心,用高跟鞋張著射了。射過還不忘幫她穿好高跟鞋,「嘿嘿,李書記穿絲襪真好看,我先去睡會,您慢慢享受吧,哈哈。」

已經有些認命的李靜看到唯一認識的人已經離開,也懶得再說話,承受著村幹部猛烈的抽插時看了看那四個女孩。女孩們遠比她要遭罪的多,已經被奸到脫力的四人被村漢們解開束縛,承受著三穴齊插的兇猛火力。她們帶來的換洗衣服也被翻出,被玩不到的村漢用來打飛機,最受歡迎的就是她們的絲襪,一雙雙嶄新的絲襪被拆開,最後都是被射的滿是精液時才會放回箱子裡。

李靜感到菊穴被摸的癢癢,驚呼道,「求求你們,不要弄那裡!」此時她已經沒了多少抗拒,畢竟付出的雖然多,但將來得到的收穫會更加豐盛。不過村幹部們不為所動,想玩哪就玩哪,手指已經插進了李靜緊窄的菊穴。

「咦?嘿嘿~這騷屄的屁眼肯定被幹過!不用等明天了,現在就能肏!」玩李靜菊穴的村官對著同伴們說道,以他的經驗肯定不會判斷錯誤,大家顯得很興奮。正肏屄玩奶的人於是說道,「美女,你放心。我們不會把你怎麼樣,就要這幾天,保證你離開時完完整整。現在我們把你鬆開,你配合我們,我們就不折磨你,怎麼樣?否則我們就再叫些人,讓你和那幾個妹妹一樣。你覺得呢?」

李靜驚恐地搖著頭,「求求你,我不要那樣!我保證配合你們,你們想怎麼玩我我都配合。」

村官笑了笑,其他人早就迫不及待,畢竟固定在那裡只有一個人可以肏,鬆開之後四面八方都能盡早玩到美女。很快李靜便被鬆開,被這個粗壯的村官抱著腰猛肏,已經認命的李靜那雙誘人的黑絲長腿主動環住了村官的熊腰,嘴裡也發出了舒服的喘息聲。

「哈哈,今年的女人真是夠騷,這麼快都開始叫床了!」說完他狠狠地掐了把李靜的嬌嫩乳頭,疼的李靜眼淚都快下來了,「不過越騷玩起來越過癮,張書記,你倒是快點啊,別老佔著屄,我都快急死了!」

「嘿嘿,別急嘛!哦~好久沒肏城裡人的屄了,這感覺真好!哦~我快了!馬上就好!哦~舒服~哦~」張書記捧著李靜的黑絲美臀,抱著她肏屄,每一下都插到最深處。李靜把頭靠在他的肩膀上,發出輕輕的嬌喘,撥動著張書記的神經,也促使他有使不完的力氣,「這小屄真騷,還勾引我!哦~太舒服了!幫幫忙,快扶一下,我有些腿軟!哦~停不下來!哦~」

剛剛一直對李靜菊穴感興趣的那個人,看準了時機,扶著堅挺的肉棒插入了李靜的菊穴。從李靜背後抱著她的黑絲美腿,同張書記一起夾肏她,「小騷屄,你的屁眼被多少人幹過?這麼容易就進來了!哈哈~省去我很多麻煩呢!快說,不然把你丟我們村讓老百姓輪姦你。」

「啊~啊~不能這麼肏我!會操死我的!啊~啊~我說我說~啊~我老公也喜歡肛交,他幾乎每天都前後插我兩次!哦~啊~」李靜雙穴被肏,兩隻乳頭也被人含在嘴裡吮吸,「啊~啊~受不了了,要去了!啊~」

被強姦的人竟然率先高潮了,頓時讓這群村幹部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從來沒見過這麼騷的女人,被輪姦竟然都能高潮,看來我們這次有的爽了啊!哈哈!」

眾人紛紛點頭,全部圍過來在李靜的身上亂摸、亂肏,不多會李靜就被射的渾身是精液,性感的套裝制服也被精液弄得黏糊糊的。眾人並不嫌棄她的騷樣,而是樂此不疲的繼續在她身體內外播撒精液。這一晃天很快就黑了,不管是參加輪姦的村民,還是被肏了一天的五女,此時都需要休息。

李靜看著目光已經有些呆滯的四個女大學生,她們全身只剩下絲襪還算完整,正癱在地上抽泣。李靜想過去安慰她們,卻也不知道怎麼開口,從村幹部那瞭解的情況,這四個女孩這輩子都別想走出這裡了。她們會和之前每年送來的女孩一樣,成為每個村的公妻,每天輪流服侍全村男人,她們的家人會被通知她們是參加高度保密的國防建設。

想到這裡,李靜更加肯定安排這件事的人她惹不起,決定熬過這幾天算了,放棄了所有報復的幻想。女孩們除了絲襪和高跟鞋,所有其他的衣物全被村民們燒掉了,這是村民們對公妻的規定,她們只許穿這兩樣,絲襪高跟對男人的誘惑,不管是哪裡都是一樣的。

據李靜瞭解,剛剛經歷的是歡迎新任公妻的儀式,之後的日子裡基本不會再有這麼大的群交場面,最多就是左鄰右舍約好了一起玩。這也讓李靜放心不少,畢竟每天被輪姦,誰都受不了。

可事實上,她們五個女人只是休息了不到兩小時,就又被男人們圍住了。維持秩序的依舊是王陽軍,四個女孩連求饒都發不出聲,只能含淚被男人們肏穴插嘴。

「李書記,這些都是隔壁鄉的群眾,聽聞這次來的都是大美女,特意來見識見識。嘿嘿,說來也巧,這段時間剛好是本地一年一度的換妻節,所以十里八鄉的男人都會來玩你們,本地人也會去玩別人的公妻。」王陽軍還帶來了很多新絲襪,指揮眾人七手八腳的幫李靜換了雙肉色褲襪。

王陽軍在當地的人緣應該不錯,大家都認識他,對於他第一個肏屄也沒有意見。而且與白天不同的一幕出現了,王陽軍扛著李靜兩條肉絲美腿邊摸邊操。而李靜配合地一手握著一根肉棒邊擼邊吃,乳房也被玩著,她已經開始享受這種別樣的刺激了。

「這才對嘛,嘿嘿。不過李書記,你是我這麼多年來見過的最快配合的女幹部,也是最騷的。哦~嘿,還會拿屄夾我!看我不肏死你這騷貨!哦~哦~」王陽軍加快了肏屄的速度,玩著絲襪腿的力氣也大了,李靜也報復性的用肉絲美腿夾緊他的腰,屄肉緊緊包裹著他的肉棒。

李靜嘴上和手上也不閒著,先後有兩人射在她的俏臉上,精液讓她睜不開眼,她閉著眼一根接一根的擼動吞吐,把前半輩子沒含過的肉棒都吃了一遍。王陽軍最終也敗下陣來,先一步高潮射精,他依舊將精液射在李靜的絲襪腳和高跟鞋裡,顯然這是他的特殊嗜好。

至於之後又被誰肏,李靜也不知道了,她的臉蛋、乳房和絲襪美腿,不停的能感覺溫暖的液體。更多的精液射在她的嘴裡和淫穴,平時沒少吃丈夫精液的她也不反感,來者不拒的全部嚥下。此時的李靜已經徹底的淫亂,也讓周圍的男人更加興奮,越來越多的人過來操她,在她身上射精。

也不知道被多少人輪了一次又一次,最後李靜連手指都被肏的抬不起來,整個人都快被精液淹起來了,眾人才因為時間的關係放過她。李靜在幾個女人的幫助下洗了臉,一番交流才知道她們是之被送到這的女學生。其中年齡最大的比自己還大兩歲,已經來了12年,已經是七個孩子的母親,最近因為她又懷孕了,才能閒下來,否則還是一樣每天被不同的男人肏屄玩弄。

另外幾個女人也都是孕婦,原來在這個地區,女人是所有男人的共同財產,而且只有在孕期和哺乳期不用被肏,其他時候都要被高強度的使用。據說這些人的祖先是一個殺手組織的殘部,被敵人追的沒辦法才躲進這裡,後來發展成土匪,通過各種手段也只弄來了少量的女人。

於是他們的頭為了讓弟兄們能有後,也為了維持凝聚力,宣佈把他的妻女貢獻出來,做為大家的公妻。大家也把姓氏改成同一個,由公妻生產的後代由大家共同撫養,這樣大家就沒得爭了,這種合情卻不合理的荒唐行為也一直延續到了今天。

其實內戰結束後,政府曾經廢止過這種行為,卻沒想到這麼多年來他們的刺殺本領依然,被報復性暗殺了很多幹部。出動軍隊鎮壓也損失慘重,於是不得不對這種荒唐的行為選擇沉默,後來因為一些見不得人的交易,更是每年往這裡送女人。

李靜從孕婦們七嘴八舌的介紹中總結了如上的信息,對這裡有了大致的認識。閒聊時,這些孕婦都表示除了剛開始一段時間有些不習慣,其實這裡的男人都挺好,對每個女人都疼愛有加,她們的吃穿用度也不似山村。再說,這麼多年來每天除了被肏就是奶孩子,也已經習慣了,真讓她們回到正常社會,她們反而會不習慣。

政府在她們前來的第五年就對她們的家人宣佈了死訊,就算她們出去了,也是沒有了身份,所以她們很安心的呆在這裡。

李靜幾人聊著天剛要睡著,幾個男人進來了,他們對四個女孩很客氣,「你們今天辛苦了,我們是來帶你們去睡覺的。」說完一人一個將四個女孩抱走。

她們前腳出門,又進來了一波男人,他們顯然和這裡的孕婦很熟,輕車熟路的走到她們身邊,享受她們溫柔的口交。在孕婦們嘴裡射精後又和她們說笑了幾句才來到李靜身邊,「你跟我們走,你在這會影響她們休息。」

「可、可我腿軟,走不動……」李靜話沒說完,一個男人就橫抱住她,和孕婦們打了下招呼,帶著她離開了。

午夜的山村一片漆黑,雖然白天感覺不到,但晚上的氣溫還是很低的,只穿著一雙超薄絲襪,其他地方全裸著的李靜一出門就被凍出了雞皮疙瘩。旁邊的男人想了想還是脫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讓李靜稍微好受點。好在孕婦居所離男人們的房子不遠,兩分鐘就走到了。

進門後才發現還有幾個十幾歲的小孩,想來都是這些人的後代了。幾個孩子先是脫掉了李靜的肉色絲襪,在大人們的指導下玩了玩她的裸腿和淫穴,李靜對此十分配合。之後幾個孩子一人挑了一雙絲襪給李靜穿上,然後將他們堅硬的小雞雞插進李靜的淫穴,嘗試著肏了起來。

每個孩子都得到了大人的表揚,心滿意足的睡覺去了,這時就輪到大人們玩李靜了。於是可憐的李靜一刻不停的又被幾個人輪姦了一夜,最多也就是射完精後被男人抱著睡上不到十分鐘,接著其他人會接過她,繼續原始的運動。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第二十天,時間一天天過去,李靜每天的工作也沒有變過。剛開始幾天是早上六點就要接待附近各個村寨來換妻的群眾,最少都是四個人一起玩她,一直玩到太陽下山,現在她的雙穴已經不需要任何潤滑就可以插進肉棒。晚飯時還要在隨便一家的餐桌下幫男人口交,男人射精了,她才有晚飯吃。吃過晚飯一直到天亮,她會被不同的家庭帶回去輪姦,有時候一晚上要換三四個家庭。

其實第五天開始,李靜就已經沒有了時間概念,時間反而過得更快了。一晃眼就到了最後一天,明天李靜就要離開,她已經有些愛上了這個變態的地方。當地人為了送別她,也舉行了一個歡送會,那就是每個人都在她體內射一次精,已表達對這個有史以來最配合最淫蕩,也最美得女幹部的喜愛。

歡送會其實從昨晚就開始了,李靜已經嚥下了快一升精液,兩個淫穴內外也算是精液,換下的絲襪會塞滿她的行李箱。這是她準備帶回去的紀念品,整整兩箱沾滿村民們精液的絲襪,足夠她穿一輩子的精絲。

最後要不是李靜被熱情的群眾肏暈過去,這場歡送會都沒法結束,看到村民都捨不得李靜,王陽軍想了個辦法。他讓沒有肏到李靜的人將精液裝進礦泉水瓶,給李靜帶路上喝,於是足足收集了四瓶半精液,相信夠她喝到家了。

第二天一早,很久沒有穿過衣服的李靜,穿著性感的套裝和鄉親們告別,一步三回頭的和他們揮手告別,臨上車還承諾以後每年有空都會再來住幾個月,並保證如果懷孕就生下來,並爭取幫大家生幾個胖小子。

在回縣城的路上,李靜經常張開雙腿,將鄉親們送給她路上吃的黃瓜掰斷了塞進淫穴,再用肉色絲襪擋住,防止掉出來。嘴饞了就把淫穴裡的黃瓜拿出來吃,然後續上新的黃瓜,一路和王陽軍有說有笑。中途遇到外出回來的村民還停了幾次車,讓他們肏了自己才走,王陽軍一路上也肏了她不少次。

就這樣走走停停,到了下午三點才到縣城,王陽軍直接把車開到縣政府,帶著李靜來到縣委書記的辦公室。一進門當地的趙書記就迎了上來,「哈哈,李書記辛苦了。這段時間不好受吧?呵呵,你的事跡小王跟我都匯報了,我會如實向上匯報,提前恭喜您高昇啊!哈哈~」

李靜這時已恢復了往日的風采,只是言談舉止多了一分媚態,「呵呵,那謝謝趙書記了,聽小王說車票已經買好了?」

「對,買好了。今天凌晨的火車,後天晚上李書記就能睡在您愛人的懷裡了,哈哈~」趙書記的手已經摸上了李靜的肉絲美腿,可沒想到被李靜輕輕推開。

李靜微笑著站起身,「趙書記安排的太周到了,小靜都不知道怎麼報答了呢。」

「嘿嘿,那幫我口交報答如何?」

李靜沒想到趙書記如此直白,有些尷尬的看看王陽軍,後者不置可否的聳聳肩,「趙書記,我先去休息會,山路開著太累了,我得養足精神,晚上還得送李書記去車站呢。」

「嗯,那你去吧。」趙書記揮揮手,淫笑道,「嘿嘿~李書記還不快來?我可快等不及了啊!嘿嘿~」

李靜見沒有辦法逃避,只得蹲在他面前,含住趙書記已經掏出來的雞巴吞吃起來。想來這個趙書記也是個酒色無度的人,李靜努力的吞吐了半個多小時才讓他射了些精水,又讓他摸了摸腿與乳房,好不容易才借口上廁所得以脫身。

被趙書記搞得不上不下慾火難耐的李靜,看到門外打盹的王陽軍就撲上去,要不是怕人多被看到,當時就準備掀起裙子做愛。跟著王陽軍來到他家裡,李靜一進門就迫不及待的含住他的雞巴,順便把淫穴裡的黃瓜拿出來。

李靜的肉絲美腿剛纏上王陽軍的虎腰,就聽到他家的門響了,著實嚇了李靜一跳。正當李靜不知所措時,進門的人說道,「爸,我回來了。哦~這就是這次的公妻吧?長得確實不錯,我能玩玩她嗎?」

「嗯,這是你李阿姨,她的工作已經結束了。這是我兒子,不過不是公妻生的,所以跟我住縣裡。」王陽軍又抽插了幾下,「要不你讓他玩玩?我去做飯。」

「好吧,你兒子真帥。雞巴也大,一定比你厲害,呵呵~」李靜張開絲襪美腿,勾住王陽軍的兒子,「來,到阿姨這裡來。小帥哥叫什麼名字呀?雞巴可真大!快插~啊~進來!啊~」

「阿姨好,我叫王榮強,叫我強強就好了。」強強介紹自己時已經開始抱著李靜的絲襪美腿抽插,「阿姨的絲襪腿好美啊,摸起來好舒服。」

「啊~啊~強強好厲害~啊~怎麼這麼會肏啊~啊~」李靜沒想到他小小年紀肏屄這麼熟練。

「阿姨的屄操起來好舒服啊,我都想射了。哦~阿姨可以換這雙絲襪嗎?」強強突然從口袋拿出一雙黑色的褲襪,上面有網狀的圖案,「這是我用來打飛機的絲襪,阿姨可以穿這個給我肏嗎?」

「當然可以,那你幫阿姨換襪子好不好?」

「嗯。」強強輕聲點頭,就開始幫李靜換絲襪,同樣很熟練,只是絲襪上身後李靜感到襪子很硬,上面有很多精斑,向來都是強強的傑作了。

李靜起身轉了幾圈,用黑絲美腿挑逗了一番強強,「這種襪子確實好看,阿姨也很喜歡呢。」

「嗯,主要還是阿姨的腿又長又細,不然再好的絲襪也是浪費。」

「呵呵,你這小鬼嘴真甜。阿姨決定好好獎勵你一下!」說完,李靜蹲下身含住強強的肉棒,溫柔的做著細緻的口交,「唔嗯~唔嗯~一會射在阿姨胸罩裡好不好?讓阿姨的咪咪一路都有你精液陪伴。唔嗯~」

「嗯。好舒服~阿姨好會口交啊!哦~」

二人不再說話,身邊只有吞吃肉棒的聲音。晚飯前強強一共在李靜身上射了三次,兩次射在乳罩裡,一次內射。

吃飯時,李靜看到沒有她的碗筷,就很自覺的脫到只剩絲襪和高跟鞋,然後鑽到餐桌下,為這對父子口交。二人舒服地射精後,才給了她一碗白米飯,在山裡時李靜都是用精液拌飯吃。於是她拿出裝滿村名精液的礦泉水瓶,倒了半瓶在飯裡。

一般人光看著都覺得噁心,但此時的李靜吃著別提有多香了,很快一碗精液拌飯就下了肚。

李靜一直跟王陽軍父子倆做愛到十二點,臨出門時還讓強強在她屁眼裡最後射了一次,然後用小半根黃瓜堵住,「這些精液阿姨留著路上拌飯吃,強強覺得怎麼樣?」

「嗯。還是阿姨會玩。」

李靜又拿起他平常打飛機的絲襪,塞進自己的淫穴,「這個阿姨帶回去做個紀念,想強強時就穿上這個讓阿姨的老公肏我,好不好?」

「好!那阿姨多帶幾雙吧!我有很多喜歡的絲襪,我多送幾雙給你。」強強看到絲襪還能塞進女人的屄裡玩,激動的跑回房間,拿出一整盒用過的各色絲襪,「阿姨把這些都塞屄裡帶回去吧,都送你了。」

李靜頓時苦笑連連,「這也太多了,阿姨的小穴哪塞的下那麼多呀。」看到強強有些失望的樣子她又有些不忍,於是又說,「那阿姨試試吧,盡量多帶幾雙,不讓強強失望,好吧?」

聽到想要的答案,強強高興壞了,「嗯!」

於是李靜在強強的幫助下,一雙雙的往屄裡塞絲襪,不過乾絲襪摩擦力太大不好塞。於是王陽軍又倒出兩瓶精液,把兒子收藏的絲襪都打濕,然後李靜再一雙雙的通過淫穴塞進子宮,最後竟然把十幾雙絲襪全放進了體內。

用小半根黃瓜堵住淫穴,李靜穿上一雙乾淨的肉色絲襪,重新穿好性感的套裝和高跟鞋,「強強,那阿姨走啦。有機會阿姨會回來的,你有機會也要去找阿姨喲。」

「嗯。阿姨再見!」想了想,強強又提議道,「阿姨,可以再幫我口交一次嗎?你含著我的雞雞好舒服啊。」

答案自然不會是拒絕,為了不厚此薄彼,在車站等車時,李靜幫王陽軍也吹了一次,可惜屄裡都是絲襪,沒有肏屄的條件。就這樣,李靜帶著些許遺憾離開了這裡,踏上了回家的旅途。

兩天後,當穿著性感套裝的李靜出站時,發現他的丈夫竟然在等她。她又驚又喜的問道,「老公?你怎麼知道我今天回來呀!」

「呵呵,小軍打電話告訴我的。」

「小軍?」

「嗯,我堂弟,王陽軍。」(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您也許也會喜歡…